第八十七章 第二道族令
可乐龙七2020-06-01 15:432,092

  (八十七)第二道族令让嬴氏全族都震惊了

  这道族令给所有失去世袭的嬴氏族人新的授爵机会,众人细细盘算后,都应了。想反对的人怕被人嘲笑是不文不武的废物,只能齐声应了。大家听见秦孝公说的是第一道族令,便耐心等待第二道族令。秦孝公却问起了嬴裕:“不知府中收成如何?”

  嬴裕道:“秦公是为难我了,我哪里算得清,这要问管家。”

  秦孝公道:“我来前为你算了一次。那么算账给大家听听,也让众人知晓一下。你是公乘,原有武都一百里封地。封地纳粮与俸禄合在一起,大约五千石。你虽失了封地,但国库增收了八倍,我将所有的俸禄也涨了八倍。去年年末,你拿到的俸禄是两千石,虽然还不到一半,但我相信,秦国会不断丰收,国库收入会越来越多,再过几年,你一定也能拿到五千石。”

  嬴裕执礼:“秦公,封地与爵位是祖先世袭下来的荣耀,不能以钱物来计。”

  秦孝公道:“但我觉得,国强才是最大的荣耀。你是愿意守着那摇摇欲坠的百里封地,只等着亡国后一无所有,还是愿意看到各国来拜的强盛大秦?”

  嬴裕思忖着,终于执礼:“嬴裕错了。”

  秦孝公见终于说服了爵位最高的嬴裕,心下大喜:“其他众人大致如此。你们总认为卫鞅变法是为难盘剥嬴氏,所以反对变法,反对卫鞅。那么,我宣布一个消息。经飞虎令提议,太后做媒,莹霞公主十日后将嫁给卫鞅,卫鞅此后也是我嬴氏王族一员。你们若是还信不过卫鞅,总该信得过莹霞公主不会以变法来故意为难嬴氏吧。”

  众人大惊,窃窃私语之声又生。有人大喊了一声:“还不如联姻飞虎令,才能更让嬴氏安心。”秦孝公朝那人方向看去,那人又缩回了人群。但周围的人群这次不让他再藏匿起来,纷纷让开,让他暴露在秦孝公视线中。周围有人举起了大拇指:“好主意。”那人尴尬的摸摸脑袋,正是嬴裕之子。

  秦孝公道:“此言也算有理,我怎么就没想到,我定要好好在族中选择合适的女子,但飞虎令是我秦国保护之神,不知看不看得上我嬴氏的凡夫俗子。”秦孝公忽而惊喜忽而失落的自言自语让嬴氏众人纷纷侧目无言以对。

  秦孝公道:“还是先说莹霞公主大事,这是嬴氏王族难得的喜事,我希望大家都留下来参加。”众人三三两两应了。

  秦孝公见还有多人对此当作未闻,就转了话题:“在公布第二道族令之前,我想先说说嬴挚。”

  嬴挚犯得是王族大忌,众人听秦孝公又说起,都聚精会神的听着。秦孝公道:“觑觎国君之位,是株连的大罪,无论秦律还是族令都是如此。我细细想来,其实是我先错了。祖训有言,不立太子国无储君既是乱国先兆。但渠梁无能,只得一子,嬴驷无德,这储君之位,只能悬空。为免嬴氏族人再犯嬴挚的错,第二道族令就是。八年后,若是嬴氏有道,由飞虎令及卫鞅在嬴氏适龄族人中选择太子,不论爵位,只凭学识担当。”

  众人一下被惊得头晕眼花,这一次却是充满了惊喜。家家户户都有适龄的族人,那就是说家家户户都有机会成为太子。秦孝公看众人脸色,追问道:“你们有异议么?”

  嬴裕抢先:“无异议。”其余众人都齐声回应:“无异议。”

  秦孝公喜道:“那么,本公知道如何祭告天地祖先了。”秦孝公说着转身,面对牌位深深执礼:“秦国欲强,变法是唯一大道。嬴氏族人永护秦律,以助秦国大出天下。”

  众人随后齐声:“秦国欲强,变法是唯一大道。嬴氏族人永护秦律,以助秦国大出天下。”

  卫鞅与莹霞公主的婚礼是秦国近些年来最大的盛典。栎阳全城欢歌盛舞,这个消息彻底消除了秦人心中的疑虑。突然间有了自己田地的秦人心里总是不踏实的,他们也听说了朝堂上的对立,总怕着有一天,卫鞅与秦律及这田地会一起消失。如今卫鞅与莹霞公主联姻,那么,秦律便与王族嬴氏捆绑在了一起,大势尘埃落定。

  刘榛恰恰在这天赶回了栎阳。左庶长府内,参与庙堂冬祭的嬴氏族人一个不少的参加了这个盛典才刚刚散去,秦孝公正与莹霞公主最后告别时,刘榛飞马冲进了左庶长府。

  秦孝公看见刘榛一扫多日的郁闷,哈哈大笑:“飞虎令来的晚了,这酒要罚上三杯。”

  卫鞅与莹霞公主一起执礼:“飞虎令终于来了,不然就是卫鞅的人生大憾。”

  刘榛道:“左庶长的婚礼是本令定下的,本令怎么会不来?本令是去准备大礼去了,秦公,若你知道本令备的是什么礼,这三杯你一定会抢着喝。”

  秦孝公看了看刘榛的马和刘榛全身上下,没发觉有什么独特之处:“你给卫鞅的礼,本公为何要凑热闹来替你喝酒。况且,本公与卫鞅一般,不喜欢太小的玩意。还有,以后该称呼大良造了。如今的卫鞅是我秦国的大良造了。”

  婚礼前,秦孝公颁令,升卫鞅爵位为大良造。大良造是秦国二十级爵位中的第十六级,比刘榛的大庶长虽差了两级,但比之前嬴氏族人中爵位最高的嬴阼还高了一级,更是一举超越了上将军嬴虔和太师甘龙。除了神龙不见尾的刘榛,在如今的秦国,卫鞅是真正的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了。卫鞅变法,秦国的变化众人都看在眼里,此刻还成了王族一员,这道秦公令,没有任何的反对声。

  刘榛道:“那东西大的很,只怕本令现在拿不出来,这大良造府也装不下。”

  秦孝公已经开始倒酒:“飞虎令还是先喝了酒再说。”

  刘榛凑到秦孝公耳边:“本令说的是河西之地,秦公欢喜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秦飞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秦飞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