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请左更大人指点,我哪句话说错了
可乐龙七2020-05-30 13:502,222

  (七十三)请左更大人指点,我哪句话说错了

  刘榛道:“原来左更大人只是问一问,我看左更大人如此着急就下了定论,还以为是在断案。”

  嬴埕没料到眼前这个秦人居然如此胆大,咬紧了自己竟然不放了,怒道:“三方我已问了两方,确凿无误,难道非要听你不成。来人……”

  刘榛冷冷道:“左更大人还不是官,就好大的官威,吓得众人不敢吭声。若是有朝一日左更大人做了官,秦人还有活路么?再提醒左更大人一声,左更大人未掌公权,这声来人也只唤得动自己的府丁,你想唤你的府丁在云阳县执法么?左更大人口里的秦律就是这个样子么?”

  嬴埕不禁退了一步,重新上下打量了刘榛。

  围观的众人亲眼看见刘榛面对嬴氏王族,以弱敌强,并且句句在理,直叫那嬴埕哑口无言,真是过瘾之极,不禁大声喝彩。那几名随云阳令而来的官差本来差点就随了嬴埕的下令出列了,听得众人的喝彩,犹豫了一下,看了看云阳令也是满脸的犹豫,就没动弹。随嬴埕到云阳的几名随从倒是走了出来,但听刘榛说的在理,又听众人的大声喝彩,便不敢亮兵器。走了几步,停了下来,不知该进该退。

  刘榛大声道:“云阳令大人,在下兄弟二人都是安分守己的猎人。依律在此设摊。眼前此人以秦钱数枚强买这张罕见的豹皮,还动手伤人。请云阳令大人按律处置。”

  嬴埕听刘榛三言两语就将事情当众说明白了,来不及阻止,顿时就急了。

  三年前,秦孝公上任初期,选派了三名嬴氏族中弟子前往齐国稷下学宫学习各大家精要,如今学成归来。秦孝公下令,三人先回家探亲,待冬雪降临,秦国空闲下来了,再召见三人,政事堂考验过后,将安排相应合适职位。嬴挚正是三位中的其中一位,他回家待了几天,嬴埕便带了他往栎阳赶。绕道云阳,是为太师甘龙给云阳令吴斌带话。这云阳令吴斌士子入仕那年,太师甘龙还是上大夫。吴斌深得甘龙照应,一直视甘龙为师。但在卫鞅变法之后,因一贯政事勤勉,得卫鞅重用,执掌一县。太师甘龙的话也简单,等太师声讨卫鞅旗起,吴斌也该紧随呐喊助威。这让支持变法的吴斌左右为难。而嬴埕对此次携子嬴挚入都还有一些自己的小心思。如今秦国没了太子,如果此行嬴挚言行能入得了秦孝公的眼界,秦孝公崩逝之后,自己是嬴氏爵位最高的,嬴挚做下任秦公也是极有可能的。

  嬴埕看得明白,今日嬴挚无理是事实,不管事出何因,动鞭打人已是违律。若是被云阳令依律处置,消息传到栎阳,再有可能的事也都变成了没有可能。刘榛咄咄逼人,嬴埕便不想再说,既然嬴氏王族的名声压不住此人,再说只是让围观民众越发兴奋。他冷冷瞥了刘榛一眼,走到云阳令吴斌身边:“那就请云阳令依律处置。”

  云阳令吴斌看见此状,哪里会不知事由,不禁暗暗叫苦。见双方终于达成了一项共识,便道:“那就到县衙来处置吧。”

  刘榛朝着围观的秦人大声道:“此事牵扯三方,但围观的秦人都能见证。县衙太小,挤不下这么多人。听闻前些时候左庶长与飞虎令在梅县当场处置了太子、上将军与太子傅。请云阳令大人也学一学左庶长与飞虎令,当场处置,也让秦律在左更大人说的朗朗乾坤下,见见分晓。”

  嬴驷听刘榛说起了太子,不禁低下了头。嬴挚是远房堂兄,素未见面,原也不怕他能不能认出自己,但嬴埕在小时却见过一次。嬴驷怕若是被认出,那真是无地自容了。嬴埕一到,嬴驷就一直低头不语,现在刘榛说起了太子,嬴驷更怕当场有在梅县见过自己的人在,头低的更沉了。但嬴驷哪里想得到,如今他猎人打扮的模样,又被嬴挚两鞭抽破了脸与手,一副狼狈样。别说当初远观的三姓老秦人了,就是见过面的嬴埕只怕当面细看也认不出他来。

  云阳令吴斌勤政爱民,秦人知他脾气便有胆与他说话。围观的秦人也就随着胡乱喊着:“云阳令大人,有理没理当场一问便知。”

  嬴埕更加急了。若是回县衙,就有回旋余地,逼着这伙外地的商人就能定案。但若是当场办案,秦人耿直真会作证,只怕嬴挚会反被定罪。他冷冷看着吴斌,吴斌却依然一副犹豫之相。

  吴斌犹豫的是,他也清楚明白在哪里断案其结果截然不同。他的脑子里还一直记得,先前在县衙嬴埕提到的事,他还没有决断。其实,此案的决断与那事的决断是一致的,无非就是选择卫鞅的秦律还是太师与嬴氏王族的复法。

  嬴埕哪能不知道吴斌犹豫的是什么,此刻是否支持太师与自己悄悄图谋的大事相比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嬴挚绝不能在云阳受罚,否则自己的期望就化为乌有。他不愿意当着众人的面催促吴斌,于是指着刘榛道:“你辱我嬴氏王族,我就以嬴氏族规先处置了你。”

  刘榛奇道:“你听到我说什么就是辱你嬴氏了?”

  嬴埕朝嬴挚道:“你说。”

  嬴挚看围观众人竟是群情汹涌是要将自己留在当场,嬴挚心下有些发慌,这时听嬴埕问起,倒不敢乱说了,努力回忆着:“他说嬴剡和嬴阼两位伯父都该死。”

  嬴埕气的几乎要晕过去了,这两位是被如今手握镇国秦剑的飞虎令执罚而死的,当然都是该死了。这个嬴挚在该胡造时偏生就胆小不敢说了,嬴埕本来正是等嬴挚胡乱说些什么,然后不等围观众人反应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拿下这个挑头的猎人。他对嬴挚道:“还有呢?”

  刘榛大声道:“这位王族不记得了,那我就再说一遍。我说的是爵位中更的嬴剡与爵位少良造的嬴阼,因违秦律都被依律刑杀了。栎水边被执罚的嬴氏王族,你的手指都数不过来。先别说你的父亲只是个左更,就说你,能抵得过栎水边的哪个嬴氏族人,就敢在这里抢劫,还口口声声要打要杀。”刘榛说完朝嬴埕道:“请左更大人指点,我哪句话说错了,哪句话是在辱没嬴氏王族?”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秦飞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秦飞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