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跳脚怒骂的云阳令
可乐龙七2020-05-30 13:532,232

  (七十六)跳脚怒骂的云阳令

  这两列铁骑风驰电挚的赶到,为首的正是副将陈于祥。一直紧盯嬴埕唯恐他趁机溜掉的吴斌,等到云阳守军在身后列好阵了,这才朝陈于祥道:“陈副将辛苦。幸好你及时看见了我的传书,没想到你带来了这么多人,不过正好,不然只怕拿不下嬴埕。”

  陈于祥纵马走到吴斌与嬴埕中间,他看了看两边的人,皱眉道:“左更大人,云阳令,发生了什么?还有这些是什么人?”陈于祥看着陌生的地字营辰组副执仗等几人问。

  吴斌怕嬴埕又黑白颠倒,急急忙忙抢言道:“嬴埕在此拦截杀人,幸好我及时赶到,嬴埕口出狂言,连我也想一起杀了。还有这几位是飞虎令府的同僚,这位是地字营辰组副执仗。”吴斌指着辰组副执仗为陈于祥介绍。

  辰组副执仗看当前情势,将云阳令拉到自己身边:“云阳令,我看你是糊涂了。这些人分明是来助嬴埕杀你我的,你还当成了救星。不然,他们应当将此地所有人团团围住,哪会如此列阵,偏生是和嬴埕将你我两头包抄。”

  吴斌惊慌的看周围,辰组副执仗的说法果然不错,最令他心惊的是陈于祥与嬴埕听了辰组副执仗如此说,居然都是冷冷看着场中没有反对。吴斌颤声道:“陈副将,果真如此么?”

  刘榛大声道:“云阳令大人还抱侥幸么?这位副将大人只认飞虎令府的人陌生,却不知何故认识我们两兄弟。想来应该是左更大人告诉他的吧。”

  嬴埕终于开口:“云阳令若不愚蠢,怎么会偏偏跟我作对。云阳令,来云阳县时,我可是先去找的陈副将再找的你,太师的话,你不听,可有人听。”说到这里,嬴埕转对陈副将道:“该来的都来了,不该来的也都来了,不会再有人了。”

  陈副将却皱着眉:“左更大人,被你害苦了,你可没说飞虎令府也有人在?”

  吴斌终于确认了这个噩耗,他摇摇欲坠,不禁扶住了身边的辰组副执仗,那副执仗念他是个士子,只能任由他扶靠。

  嬴埕道:“总会有意外的,反正城门已经关了,任何消息都传不出去。杀尽了他们,就说云阳令私通山东六国,我们搜索全城,将城内的飞虎令府余孽全数杀了。”嬴埕当着众人的面与陈副将商量,是当云阳令等人都是死人了。

  云阳令吴斌突然勇气百倍,他冲到那一百多云阳守军前大喊:“你们可是秦国的军士,不是他陈于祥养的府丁,要知秦律如山,若是执意要随陈于祥作乱,日后事发,依律可就祸及家小了。”

  那些军士嘲讽的看着云阳令吴斌笑而不语。陈于祥讥笑道:“这些都是追随我多年的生死兄弟,不然为何三百守军,我只带来了这一百余人。云阳令不要献丑了,当真让人可笑。”

  吴斌冲到陈于祥马前,厉声道:“我有什么可笑的?我是秦公亲点的云阳令,今日是依律行事,哪怕身死,秦公也会为我立碑,流芳百世。尔等作孽,若是叫飞虎令查清,不仅全数抄斩祸及家小还要遗臭万年。”

  辰组副执仗怕陈于祥动手,急忙将他拉回。吴斌的脾气发作,可不是收发自如的,被拉回了还在那里跳着脚骂。

  陈于祥却不屑理会,他只盯着辰组副执仗道:“今日只要你立下重誓,不将今日之事外传,我就放了你和你带来的人。”

  嬴埕着急:“陈副将,这哪里能行。”

  陈于祥朝嬴埕道:“若按你所言从事,飞虎令府的人死光了,飞虎令必然会来云阳勘察。此事人多嘴杂,还不算天衣无缝。飞虎令只要稍微有些怀疑,根本无需证据就能灭了你我两府。今日,我以他们的性命来换取日后的万一,还是值得的。离开此地,他也不敢乱说,否则到了飞虎令这里,也一样是个死字。”陈于祥看着辰组副执仗:“你如何决断?”

  辰组副执仗缓缓抽出了腰间的军制秦刀:“飞虎令府没有怕死之人。”

  陈于祥道:“这就是你最后的决断?”

  辰组副执仗将吴斌拉到身后:“永护秦国,死不旋踵。”副执仗带来的六名暗探一起抽出了秦刀,齐声道:“永护秦国,死不旋踵。”

  陈于祥叹道:“果然是秦国的好汉子,只是可惜了。左更大人,看样子只能依你所说从事了。只是这善后要多费点心了。”

  陈于祥正当要挥手下令时,刘榛一声大笑,只因这刘榛是今日所有事的起因,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刘榛却挥手一掌砍向身边低头双手握拳怒气冲冲的嬴驷。嬴驷立即瘫软着躺倒在地。

  众人都被刘榛的举动感到诧异。嬴埕道:“你笑什么?你如此做,我也不会放过你。要知,我最想杀的就是你。”

  刘榛对着嬴埕道:“方才左更大人有句话说的极好,说中了我的心坎。要不是想看看这位飞虎令府的副执仗有多英勇,我早就想说话了。左更大人想知道是哪句么?”

  嬴埕笑 :“你是想拖时间么?此处荒郊野外,就是到天亮也不会再有人经过,况且,就算有人来,我也是见一个杀一个,怕什么来着。你来说说,我哪句说的极好。”

  刘榛道:“左更大人说的该来的都来了,不该来的也都来了,不会再有人了。我觉得十分应景。”说着,再也不理会嬴埕,却对那辰组副执仗说:“童国强,你是傻子不成,忘了求救骨哨了么?”

  童国强已做好了迎战准备,刘榛的大笑影响了自己的士气,还听他如此胡言不禁大怒:“此处连个鬼也没有,吹有何用?”突然想起,刘榛居然唤了自己的姓名:“你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

  刘榛叹气道:“吹吧,就当听个冲锋令也好。”

  陈于祥心里闪过不祥的念头,反应最快,勒马使马身高高立起,挥刀顺势朝童国强砍下。刘榛却迅速闪到了马前,不等陈于祥的刀砍下,一拳将陈于祥的马打翻在地。刘榛不等陈于祥落地后跳起,已经将膝盖顶到了陈于祥胸口,袖口滑出的短刀指住了陈于祥的脖子,他嘿嘿笑着:“不要着急,陈副将先看看周围。”这时,童国强吹响了撕裂黑暗的哨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秦飞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秦飞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