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史无前例的冬祭
可乐龙七2020-05-30 13:582,348

  (八十)秦孝公定了史无前例的冬祭

  等在政事堂的两位嬴氏王族此时正在兴奋的商量以后到底该怎么做。两人都有点责怪对方的想法居然和自己的不一样,都觉得自己选择的路才是正确的。吵吵闹闹之时,秦孝公带着满脸冰霜回到了政事堂,两人顿时闭了嘴。方才去见飞虎令时的秦公明明是一脸欢喜的样子,回来却成了这个样子,两人暗自打算,自己可没做能被飞虎令告状的错事啊。

  秦孝公在政事堂上坐好,再没心情去看这两人。他唤来了内侍:“传令:嬴氏族内凡弱冠以上二十日之内到栎阳祭祖。无故不来的,逐出庙堂。”

  那两人第一次听到秦孝公如此不假思索的下了这么霸道的族令,顿时张口结舌了。自古以来,各国王族祭祖,有春祭的,那是祈求一年的风调雨顺,也有秋祭的,那是对一年收获的感恩戴德。从来就没听说在大雪纷飞的冬季祭拜祖先的。看见秦孝公从春风满面一下子转成了冬雪萧瑟,两人谁也不敢吭声。秦孝公看见两人的惶恐,心想毕竟与他们无关,于是收敛了一些怒气:“你们去驿站住下,不要离开栎阳,二十天后,一起祭祖。”

  嬴氏族人纷纷接到了这个族令。虽然没人能搞明白秦孝公为什么突然搞这个谁也没听说过的冬祭,但所有的人接令后无一例外的都做了准备立即动身,最远的嬴氏族人接到族令时已近十天,来不及准备立即和秦公府的内侍同时启程。秦孝公连太子嬴驷都逐出了庙堂,没人再把这四个字当作恐吓。若真的被逐出庙堂,那是这一代的爵位也会被立即剥夺。贬为庶人可不是闹着玩的。

  秦孝公发出族令后,立即匆匆赶到太后寝宫。莹霞公主也在,正和太后说着什么,看见秦孝公如此迅速进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惶恐的站起执礼。秦孝公似乎忘了上次大闹太后寝宫的事了,和颜悦色的在太后床边坐好,也请莹霞公主坐在自己身边。莹霞公主难得见到这样和善的兄长,眼眶立即就红了。

  秦孝公道:“今天不说其他事,只说你的事。”

  太后疑惑了:“莹霞又犯了什么错?她可是天天都在我身边。”

  秦孝公笑道:“母亲误会了,今天我说的是好事。飞虎令今天进府,对我说起此事,我突然发现我原来竟是如此之蠢。如此简单的事,我居然一直都没想到,真不应该。”

  太后迷糊了:“你这样说事,只会让人越发不明白。”

  秦孝公正色道:“我想把莹霞嫁给卫鞅。这事,我只提建议,想先听母亲与莹霞的意见。我不强逼,以你们的决断为准。”

  太后听了便看着莹霞公主:“莹霞,自古公主的婚事都身不由己,即便是我也没逃过。但我不愿意延续这样的不幸,此事,以你想法为准。不管你怎么决断,我都赞同。”

  莹霞公主见秦公说的居然是这事,不禁羞红了脸,思考良久才轻轻道:“当初嬴驷出事,我就起誓若是卫鞅能顺利处置,保住嬴驷性命,我便愿意嫁他。”

  秦孝公进来时见莹霞公主红着眼在和太后说话,知道她们说的定是嬴驷,怕破坏了说这件喜事的气氛,就忍住了不说。此刻莹霞公主又说起,只能转了脸色严肃道:“妹妹,那个逆子已被逐出庙堂,你就别记挂了。由他自生自灭吧。”

  莹霞公主气道:“我为什么就不能说了,不说清楚,你让我怎么安心嫁卫鞅。”

  秦孝公道:“母亲,妹妹。今日飞虎令进府,对我说了一些事。事关我嬴氏全族,我也让你们知会一下。前几日,我嬴氏一族被飞虎令灭了第四府,是那左更嬴埕。”

  太后一声惊呼,莹霞公主不禁掩住了口制止了自己的惊呼,两人都对这个消息惊诧万分。秦孝公道:“嬴埕到云阳县替太师串联云阳守将,飞虎令以谋反将两人斩首。嬴埕之子嬴挚,是因嬴驷被废后太子之位悬空,觑觎太子之位,也被飞虎令依律斩首。这便是嬴驷留给我的新的难题。为解这个难题,我已经发出族令,二十日后,全族弱冠以上都来栎阳,我带他们冬祭,即时我要训话。”

  秦孝公说着,抬头扫视了室内的两名侍女。那两名侍女也是乖巧,立即转身出去,还关上了大门。

  秦孝公继续道:“这次训话,我想宣布两个消息。第一个,就是莹霞的婚事。卫鞅变法,为的是我秦国大利和包括嬴氏在内的百万秦人。可惜嬴氏全族没几个人懂这个道理,他们将卫鞅视作外来的敌人,所以大多都倒向太师与卫鞅作对。卫鞅若能与莹霞联姻,卫鞅就是我嬴氏王族一员,即时嬴氏王族必会重新倾向卫鞅。这对变法是极大的利好,也能弥补嬴虔退隐后的损失。”

  太后点头:“说的有理。莹霞,你意下如何?”

  莹霞公主盯着秦孝公:“兄长,你还没说嬴驷。”

  秦孝公道:“我训话的第二件事就与嬴驷有关。嬴驷是我独子,我也希望他好。但这次嬴驷的错,实在离谱。你们几时听说过,近半秦人一起反国的前例?放眼天下,哪国也无此先例,这是亡族亡国之相。归根结底,是嬴驷没将秦人的命当作一回事,这也是我没有时间教导的缘故。嬴驷出外游学,老秦人就是最好的师傅。我训话的第二件事,就是下任秦公的决断。倘若飞虎令觉得嬴氏有道,下任秦公许他们在嬴氏中自定。”

  莹霞公主道:“等到那时,倘若嬴驷在游学中已经学到足以执掌君权的学识,你要许他也一起接受挑选。飞虎令不懂公权,要卫鞅与他一起挑选。”

  秦孝公看着莹霞公主坚毅的脸色,叹气道:“即时,若真的如此,我会将他重新回归庙堂。”

  太后叹了口气:“渠梁,为变法,嬴氏付出的代价太大了。”

  秦孝公道:“母亲,值得的,相信我,再大的付出都是值得的。想想当初六国谋秦,母亲连头上唯一的金钗都献了出来,秦国才凑到了五千金。年初,飞虎令独力去与六国的二次谋秦斗智斗勇时,我给了一万金都不致艰苦。如今,国库盈满,而这都只是开始。母亲,秦国会越来越强盛,越来越好。”秦孝公转眼看向莹霞公主:“妹妹,你呢?”’

  莹霞公主终于哭出了声:“兄长,我答应了。我本就愿意嫁给卫鞅,不觉得这也是嬴氏付出的代价。我会照顾好卫鞅的日常,我会让他长命百岁,我也要你长命百岁,让你看到秦国大出天下的那天。”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秦飞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秦飞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