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赐婚卫鞅
可乐龙七2020-05-30 13:562,148

  (七十九)赐婚卫鞅

  刘榛问:“秦公又在认错,这次错在哪里?”

  秦孝公道:“渠梁只是知道,飞虎令要是站在这两块石碑中间等我,渠梁一定是错了。但渠梁这次连自己错在哪里都不知,更是错的离谱。渠梁惭愧。”

  刘榛道:“本令听说,几年前,秦公派了几位嬴氏族人到齐国游学,如今学成归来,秦公想派他们公职。”

  秦孝公道:“正是,嬴氏族人不能靠着祖宗的功劳过日子,都应尽展所长为国效力。这几个都是嬴氏的佼佼,刚才我考验了他们一番,感觉满意,拟授公职。一人说想去左庶长府助卫鞅一臂之力,另一人想去县里做事,我正考虑安排去处。”

  刘榛道:“秦公,我提醒一下。这几人在卫鞅变法前就离开了秦国,如今学成归来,但对秦律和秦律的执法如山都不甚了解,你是想他们一边学习新律一边就执掌着公权么?原先的老旧作风,一下是改不掉的,将他们立即融入到变法中去,秦公思量,是否合适。本令只怕,到时本令一一依律起来,嬴氏是否承受的住?”

  秦孝公点头:“飞虎令言之有理,是本公疏忽了。”秦孝公坦然受了,但想起这样的疏忽哪里值得飞虎令就此转了血字碑的方向,他再细细琢磨刘榛的话,觉得话里有话,没有这么简单。他试探着问:“飞虎令,渠梁哪里错了?”

  刘榛道:“秦公,你忙于政事,无心督管嬴氏全族,如今嬴氏人心涣散,似乎听不进你的话。”

  秦孝公这下明白了:“可是嬴氏又有人违律了?”

  刘榛道:“今日,政事堂上可是少了左更嬴埕与其子嬴挚。”

  秦孝公顿觉心痛,这嬴挚在去齐国之前就是三人中最讨人喜欢的,本是寄予厚望想委以重任的,听言是又犯在了飞虎令手上,不知违的是哪一条。秦孝公道:“他们做什么了?”

  刘榛道:“秦公不用等了,他们已经被本令依律处斩了。”

  秦孝公一下无言以对了,半饷才道:“左更嬴埕在梅县案后,曾上书,言誓死护法。”

  刘榛道:“那就是知人知面不知心了。左更嬴埕本该来栎阳,却中途转道云阳,以太师名义去串联蛊惑云阳守将陈于祥。事败后,结众截杀云阳令。本令以谋反之罪,将三人都处决了。也算应了他的誓言。”

  秦孝公恨道:“又是太师,真是可恶。”

  刘榛道:“太师地位尊贵,门生遍及全国,在栎阳及全国各县都能做到一呼百应。眼下,他与本令呈对峙状态。太师愁的是,找不到抨击秦律的机会,嬴剡大闹政事堂,嬴晔劫杀颁令使者,嬴定谋划白家庄惨案以及太子嬴驷怒杀白姓族长,事事都有太师的影子。本令强势推平,但算算总账,吃亏的却不是他。太师事事都把嬴氏族人推在前头,本令不得不依律处置,到头来,嬴氏王族受损惨重,上将军也已经隐退,秦公在嬴氏中威望也急速下降,卫鞅越发势单力薄。而本令愁的是,太师老奸巨滑,本令没有真凭实据。虽然拿镇国秦剑,也能强势扑杀。但太师不同嬴氏,拿不出证据,只怕朝堂上对立加剧,各县官员近半都要还乡,如此只怕会拖累变法。”

  秦孝公不住点头:“飞虎令所言极是,本公该如何是好?”

  刘榛道:“前边本令说的是秦公犯得第一个错。现在本令要说说秦公犯得第二个错。”

  秦孝公执礼道:“渠梁聆听教诲。”

  刘榛道:“秦公,你体弱只得一子。嬴驷犯错,你按族规罢免了太子尊爵,本令无话可说。但太子位悬,新的祸事便生。嬴氏族人都开始觑觎太子之位。嬴挚并没谋反,这都是左更嬴埕狡猾,他做了两手准备,一边迎合太师,一边迎合秦公,唆使嬴挚谋划太子之位。无论太师得势,还是嬴挚上位,他都是嬴氏之主。”

  秦孝公道:“本公绝不迎回嬴驷这个逆子。”

  刘榛道:“本令也没想如此。但你没有让嬴氏全族断了杂念,嬴氏就是一盘散沙,这都是你的错。”

  秦孝公道:“渠梁认错。没有飞虎令指点,本公始终被蒙蔽双眼。请飞虎令指教。”

  刘榛道:“本令为秦公想了三个应对,秦公可斟酌决断。第一、严苛考量官员政绩,各县凡属太师阵营的官员要加快裁撤更换,以防太师狗急跳墙釜底抽薪。”

  秦孝公道:“不错,我回去就和卫鞅商议如何加快进程。”

  刘榛道:“第二、将莹霞公主与卫鞅联姻,赐予卫鞅王族身份。如此嬴氏族人大半会回转心意,毕竟血浓于水,太师始终是外人。哪怕信不过卫鞅,他们总信得过莹霞公主不会为难嬴氏。”

  秦孝公大喊:“好。这个主意本公怎么就没想到,真是失策。飞虎令放心,这个妹夫,绝逃不掉了。不如,请飞虎令做媒如何?”

  刘榛道:“我哪有时间,说完我就要离开栎阳去做事,连喜酒都不知道有没有时间。这个媒,太后才最合适。”

  秦孝公兴奋的两脸通红,急的立即就想冲到后宫去找太后做媒,竟催促刘榛:“这第三到底是什么?”

  刘榛道:“秦公,这第三才是最急的,秦公需要尽快警示嬴氏了。秦公,太子位悬,哪个适龄的嬴氏族人不在觑觎,本令如果一个个查清了,你嬴氏岂非要灭族?”

  秦孝公出了戒屋急急的往政事堂走,飞虎令一下子指出了这么多不足与应对,在秦孝公看来,件件都要紧之极不能拖沓,否则夜不能寐。秦孝公恨不得能分身几处,一下全完成才安心。突然,秦孝公想起,居然忘记向飞虎令提议,请飞虎令去训导上将军嬴虔了。他停住脚步急转身,又听见了前边响起的马蹄声。在这秦公府里能纵马的也就是飞虎令了,飞虎令还果然说完就走。秦孝公想到,飞虎令考虑时局如此透彻,既然没有主动去找上将军嬴虔,那就是说此事还没到时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秦飞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秦飞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