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御龙索
一颗果汁2020-08-18 23:212,458

  出了帐篷,如风回头看了有竹一眼,转身跃至树上。

  月色正好。那一眼过后,有竹伏案的孤独背影便在如风的脑海挥之不去。那帐篷透出的微光也如影随形。

  如风决定喝点儿酒压压惊。

  向西南方穿出林子就是朗月国。那里有她常去卖瓜换酒喝的铺子。铺子主人麦加是个眼角带笑的美丽姑娘,几日不见就叫人想念。铺子里卖的酒和麦加一样极有风韵,几天不喝也会想念。

  如风踏着树杈加速向前跃去。

  有竹看完了如风写的“诏书”,放开手。树皮纸又淘气地缩成一卷。

  突然,一股力量扯住他的手腕,把他向帐外拖去。正是来自那条他缠上如风腰间的银色细链。

  如风只觉腰上一紧,却并没有在意,继续加速向前跃去。

  有竹随着自己那只不听使唤的手臂,一路在林间穿梭,来不及躲避的枝杈打在他的身上、脸上,狼狈至极。他蹬着树杈向前冲了几次,将将赶上如风的速度,可如风却又突然加速,牵得他向前飞出。他像一只身不由己的风筝,先前翻飞,只不过不是翱翔于穹宇,而是困于遍野荆棘。

  在枝杈间跳跃的如风感受到一股强大的灵力,充满杀气地向她袭来。她抓住一根枝条翻身减速,停下来,环视四周。

  有竹趁机抓住一根藤条,飞身绕到一棵树后,躲避如风的视线。他靠在树上松了口气,哭笑不得地摇了摇头,又置气般甩甩缠着细链的左腕。忽然,一道黑影一闪,半跪在他身前。

  “退下。”有竹几近无声地呵斥。

  黑影一闪,消失了。

  如风没看到什么异样,耸耸肩,再次启程,向前跃去。

   

  朗月国中,月色更加明朗,森林更加幽暗。国中多竹林。

  国民们昼伏夜出,因此肤色大多白皙。眼瞳或毛发多有异色,十分丰富多彩。

  麦加的铺子叫麦坊,是竹林边一座吊脚棚屋环绕的小院,里面不只酒水一绝,下酒菜也足具特色。因此不只本地人常常光顾,南来北往的过客也纷纷在此驻足歇息。

  如风赶到时,月亮已经西斜。客人也将要散去。

  “你来啦!”麦加身着碧绿轻纱,见到如风,快活地迎上来,好像这一晚才刚刚开始一样,精力充沛。

  如风在一个矮桌旁席地而坐,心想今天喝哪样酒好。

  “喝蓝月吧。看你今天心情不错。”麦加替如风做了决定。

  如风摸了摸自己的脸。

  麦加凑近如风,碧绿的眼睛眨了眨,“你的心情不是写在脸上,是写在眼睛里。”

  如风眨了眨眼。

  麦加又向如风凑了凑,“咦?你眼里有个人……”

  如风笑着勾住麦加的脸,“不就是你嘛。最近又有了女妖的传闻……”

  “我不抓他们回去,直接在林子里验明正身不是更奇怪。”麦加佯装委屈,“我可是把他们都原封不动地放回去了。他们在我这里也过得很开心呢。”

  如风道:“我是想提醒你小心,别被人抓到了。”

  麦加粲然一笑,道:“我就是知道你对我最好了。我去给你拿酒。”言罢便开开心心地给如风提酒去了。

  酒棚外,有竹捡下挂在身上的枝叶,拍掉粘在身上的灰土,扯了扯衣衫上被划开的口子,把手指伸进口子,抠了抠……

  麦加提着一只硕大的琉璃壶,走到如风的桌边。壶边跟着一只巴掌大的黑色小猫。

  小猫用与麦加一样的碧绿圆眼盯着壶嘴,细长的尾巴高高翘起,有意无意地擦蹭着壶身。

  麦加摆上琉璃碗,半跪在如风身边,提壶给她斟酒。

  蓝色的液体从壶嘴里汩汩流出,落入透明的碗中。

  小猫跃上矮桌,趴在酒碗边,仰起脸。从碗中溅出的酒水滴落到它的脸上,它满足地伸出粉嫩的小舌头舔了去。

  麦加向如风倾身,借着潺潺注水声的遮掩,小声说道:“夜郎王派出和亲的使团,现下已经到奉仙了……”

  看来似雨是在逃婚,如风心想。

  “咦?”麦加放下酒壶,手伸向如风的腰间,顺着如风的腰际,扯出了那条细链。

  “御龙索?”麦加将那细链挑在指尖细看,“你逮到什么了?”

  如风也瞧着那细链,见链中有灵光流动,确实像是御龙索。

  “有这么细的御龙索?这还不得把兽头勒下来?”

  麦加笑道:“少来,御龙索是靠灵力锁住灵兽的,又不是靠蛮力,你最清楚不过了。原来今晚在你眼中的不是人,是只灵兽。让我瞧瞧。”

  麦加握住御龙索,猛力向里一拉。

  屋外的有竹猝不及防,被拉起左腕,连带着全身向酒棚里飞去,一路横飞进棚中,眼看就要撞上如风面前的矮桌。

  如风见状悬起酒碗和酒壶,一脚踢开矮桌。

  有竹想要以手撑地,可左臂传来一阵剧痛,让他分了神,直接冲向了地面。

  眼看有竹那张俊脸就要抢地了,如风拉过有竹的右臂,让他掉转方向,扑向自己怀里作为缓冲。

  如风被有竹扑得向后仰去,索性躺倒在地。

  有竹及时以右臂撑地,避免了压在如风身上,可左臂传来的剧痛令他手臂一软,又向如风近了几分。

  一切发生在一瞬间。麦加惊讶的表情还没来得及退去。

  “哈……哈。”麦加尴尬地笑笑,“原来是位身轻如燕的公子,真是不好意思。今天的酒我请了……”为了缓解尴尬,麦加起身去捡桌子。小猫立在悬于空中的酒碗边沿上,好奇地看着地上二人。

  有竹疼得闭起了眼。

  如风端详着他,发现他眼角有一道划痕,透着血丝,再偏一点儿就会划伤眼睛。如风用食指轻轻地抚上那划痕,用灵力加速伤口愈合。可惜她学艺不精,没法让他恢复如初。

  “还以为你身法不错呢。这么危险的东西以后不要再用了。”

  如风轻轻吹掉有竹耳边一片勾在发丝间的嫩叶。叶子悠悠下落。

  有竹睁开眼。

  “要是龙飞上了天,你还有办法下来吗?”如风问道。

  叶子落在地上。

  有竹适应了剧痛,坐起身来,背向着如风坐得端正。

  麦加重新摆好桌子,添了一只琉璃壶和一只琉璃碗,给有竹斟酒上淡红色的酒水。

  如风瞧着有竹端正的坐姿,觉得有趣。她坐起身,拉过他的左手,向他体内注入灵力,帮他缓解疼痛。

  “摘了吧。”如风道。

  这御龙索只有套索的人才能摘。或者,被套的人如果不怕疼,不怕死,斩断自己支撑气血的“骨”,也可以摘。

  “不摘。”有竹缩回手,向矮桌挪了挪。

  麦加对如风笑道:“还不是怕你跑了,像风一样抓不住。人如其名。”

  麦加把斟好的酒推到有竹面前。小猫跃上有竹的右肩,尾巴从他的颈背甩到左肩上,亲昵地蹭着。

  “我不喝酒。”有竹道,“喝酒误事。”

  “放心吧,特意给公子挑了不醉人的果酒,小孩子都能喝上几杯。”麦加道。

  有竹不为所动。

  如风也坐到矮桌前,和有竹并肩。

  “你看这月色。”如风向悬在空中的明月一指。

  有竹依旧不为所动。

  “还有美人作陪。”如风又向麦加一指。

  有竹还是没动。

  如风拿起自己的酒碗,拍到有竹面前,“喝完,我跟你回去。”

  有竹看向如风。

  如风也看着有竹,眯起眼来笑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中有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中有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