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诱饵
一颗果汁2020-08-17 00:142,782

  一只青色的鸟,拖着长长的黑色尾翼在天空盘旋。

  天空下,山林间,一只二十人左右的队伍,分散在成荫的树下休憩,躲避一天之中最毒的日头。

  队伍的主人一袭白衣,盘腿坐在锦垫上,闭目养神,很是惬意。尽管天气炎热,这人身上却十分清爽,没有一点汗湿的痕迹。

  其他人就没有这般气定神闲了,不是拿着盆大的树叶呼呼扇风,就是倚着树墩扭来扭去地蹭痒。

  两个年纪尚小的仆从围在堆放行李的板车旁,有一搭没一搭地理着物件,看起来十分敷衍。

  青色的鸟轻轻地落在两人头顶的树干上,抖了抖头上飘逸如絮的白冠,转了转赤色的眼珠,若无其事地东张西望。

  树下两人正在窃窃私语。两个小脑袋凑在一起分不清哪个是哪个。

  “已经在这林子里转了七天了,主上到底要干啥呀?林子那头可就是朗月国了。”

  “呵,八成是迷路了,又不好意思说。”

  “要是一不小心晃到朗月那边去,会被抓住做成活尸吧。”

  “那不能。我们主上又不是凭好看当上左长老的。”

  “我听说,朗月国的林子里有一种女妖,看见长得好看的男人就抓走。要是被好看的女妖抓走当夫婿也还行,要是当食物就惨了。”

  “放心,有主上在,抓好看的轮不到你。有我在都轮不到你,少操点儿没用的心,还能凉快点儿。”

  “确实。那我就放心了。”

  “小七小八,取些水来。”锦垫上端坐的男人发话了。两个小仆赶紧放下手里摆弄的物什。其中一个小仆麻利地翻出一只玉壶,快步向男人走去;另一个则端出一只玉杯跟后面。

  青色的鸟一歪头,扑扇着翅膀向天空飞去。

   

  同一片天空下,一个小小的村落隐藏在茂密的林间。十几间木屋依着参天的林木而建,其中有几间稍小一些的,轻松跃上枝头,立在枝杈之间。

  屋与屋之间蜿蜒着小路,一些比较开阔的地方被开辟出来,种上了菜和瓜。有人在地里忙活。

  一个看起来二十左右岁的汉子拉着板车出现在小路上,车上满满地堆着货物。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女灵巧地从车上跳下。

  在各处阴凉中避暑的一个老汉、两个少年和一个小男孩听见车轮声,纷纷冒了出来,围到车子跟前凑热闹,顺便帮忙卸货。屋里的老妇听见吵嚷声,也跑出来,围到车边。

  老妇发现汉子拉回的东西都是办婚宴要用的,酒,布匹,香烛,香料……车后还跟着一只乖巧的小白羊。

  “阿木,闷声不响地就把阿鱼娶了可不行。”老妇道。

  名叫阿木的汉子挠挠头。

  少女阿鱼挽上说话的老妇,“阿木给我买了布。连婶您得帮我做新衣服。”

  连婶乐呵呵地拍了阿木一把,“快把布拿来,这就给你们做去。”

  阿木赶紧把包着布匹的包裹翻找出来,递给连婶。包裹下压着的一个小酒坛露了出来。

  阿木双手捧出酒坛,宝贝似的在衣服上蹭了蹭,向村子正中最大的一棵树走去。

   

  那是一棵古老的橡树。二十人才能环抱的树干,从两人高的地方开始分出枝干,向四面八方伸展,蜿蜒遒劲,如同被风吹乱的群蛇乱舞。顺着抵在地面的粗枝便可走到树上。

  树的高处横卧着一个人,穿着杏色的粗布衣裤,头枕着双臂,一只腿支起,另一只腿悠哉地垂下。小腿和脚丫裸露在外,被阳光照到的皮肤白得刺眼。

  “村长!”阿木洪亮的喊声穿透枝丫。声音路过的橡叶跟着颤了颤。

  树上的人纹丝不动。

  阿木自顾自地说下去,“今天进城采买,给你带了一坛好酒,比俺给婚宴备的酒贵上好几倍。您尝尝!”

  “阿木,我们可都听见啦。”正从车上抬下大酒坛的老汉喊得和阿木一样大声,引起众人哄笑。

  “俺不怕听见。好东西就得给村长留着。村长就是俺的再生父……”

  啪的一声脆响,阿木被阿鱼敲了头。

  阿鱼低声呵斥道:“如风姐休息呢。瞎喊什么!”

  如风再没法装睡,翻身从树上跃下,落在阿木身前,一翻手,手中凭空多出一只粗陶小碗。

  “倒酒。”

  “好嘞!”

  阿木一掌拍下封泥,开了坛子,小心地将坛口对准碗口,生怕撒了一滴。

  清澈酒水流入碗中,酒香四溢。

  如风小呷一口,“好酒。”

  其实这酒与她曾饮过的千金难求的佳酿相比,还是糙了些,但这酒中心意却是无可替代的。

  “帮我收好。我慢慢喝。”

  “好。”阿木小心地将坛口封上。阿鱼夺下坛子,“好什么好,如风姐喜欢,当然得喝个够。收起来还能一坛变两坛不成。”

  “对对对。”阿木挠挠头,“爱喝得再买。”

  “这么贵重的酒,自然是要慢慢喝的。”如风笑看着两人,“正好我有个贺礼给你们。”

  如风左手拿过碗,右掌摊开,掌心里便悬出一对玉环。两只玉环一般大小,一环扣住一环,玉质光滑圆润,朴实没有雕饰,环中似有光波流溢。

  “这是同心环。祝你们长长久久,相亲相爱。”如风道。

  阿鱼又惊又喜,眼中流溢出光彩。

  阿木却皱起了眉,“这不好。”

  “放心吧。这是我从前替人除邪灵时收的,不是偷的……”

  “我不是这个意思。” 阿木粗声粗气地打断如风。

  “不是就收着,不要委屈了阿鱼妹妹。”如风抬手,送玉环飘向一对新人。

  玉环在空中分离,分别飘向阿木和阿鱼手中。

  “这对玉环可感应彼此。你们二人不在一处时,一人佩一只,就能感应到对方。”如风解释道。

  阿鱼轻轻抚摸着手中的玉环。

  阿木突然抹起了眼泪。

  “后日俺成亲,有了家,再有了娃,就算在这儿扎下根了。原本想等您先成亲,可等来等去……”

  啪的一声脆响,阿木又被阿鱼敲了头。

  “哭什么呀,姐姐收留我们的时候,我们不就有家了?”

  “对对对。”

  青色的鸟悠悠划过天空,落在了橡树上。

  “你们去忙吧。” 如风拿过阿鱼手中的酒坛,呷了一口酒,跃回树上去了。

   

  青鸟飞落到如风身边,化成人形,赤身裸体地坐在枝杈上。一头白发棉球一样,蓬蓬地顶在头上,却意外地给人柔顺的感觉。一双眼睛赤红,瞳孔却是黑的。皮肤上一层淡淡的青色绒毛,使他整个人笼罩着清凉的光晕。如风给他取名叫惑惑。

  惑惑夺下如风手中的陶碗,将碗中的酒一饮而尽,一抹嘴,拿过酒坛,给如风斟酒。

  “这酒不错。”

  惑惑把斟满酒的陶碗递还给如风,怀中抱着酒坛。

  如风接过来,呷了一口,“说正事。”

  “是左长老。”

  “谁?”

  “就是右长老的那个左长老。”

  “奉仙国什么时候新出了个左长老?”

  “不知道,看着很年轻。一共二十一个人,十八个护卫,两个侍从。他们带了很多玉器,成色极好。”

  “今年收成不错,回头我带些西瓜到朗月去买,够我们过冬的。”

  如风剥开一个橡果递给惑惑。惑惑伸头想用嘴衔走。

  “用手。”如风合上手掌。

  惑惑撇撇嘴,双手掰开如风的手指,取走果子,抠出果肉吃了。

  “那些人带着值钱的东西在我们周围转了三圈了。陷阱都设好了,就等着你去呢。还不快去。”惑惑囫囵吞下果肉,伸手摘下近处枝丫上一个新果,低头恨恨地剥着。

  如风笑道:“许是迷路了。”

  惑惑不再言语,专心地剥果子。

  这个小村子被如风用结界围住,路过此地的人都会绕道而行,且不会看见这村子。

  如风心想,定是似雨把我出卖了。可要是找我,派人破了我的结界不就好了?干嘛绕圈啊?不会真是迷路了吧……

  “这林子里有抓男人的女妖吗?”惑惑突然问道。

  他仍埋头抠着果子。

  如风瞟了他一眼,轻咳一声,道:“没听说。”

  惑惑道:“我听那些人说,这林子里有个女妖,专门抓好看的男人。他们说左长老就很好看。”

  “哦?那我要去瞧瞧。”

  “哼。”

  “哼什么。去看看那诱饵是什么成色。”如风剥出一颗果肉递给惑惑,“再决定吃还是不吃。”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中有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中有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