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瓜呢
一颗果汁2020-08-19 23:052,160

  清晨,天刚蒙蒙亮,青鸟惑惑步出它位于一棵老榕树上的小木屋,抖了抖头上的冠羽,啼叫两声,展开翅膀向空中飞去。

  从空中俯瞰,西瓜田里有一个人正蹲着身子埋头忙活。

  偷瓜贼?

  惑惑向瓜田俯冲,化作人形扑向那人。

  那人向旁边一闪身,躲开了惑惑。

  惑惑来不及减速,扑到了地里,沾了一手一脚的泥,却巧妙地避开了地里的瓜,甚至连一片叶子都没有压到。

  “嘘!”那人冲惑惑竖起一根手指。

  惑惑把脚从泥里拔出来,问道:“你蹲在这儿干什么?”

  那人挪回刚才忙活的位置,小心地把西瓜藤的根茎按照它原来的状态埋好,再注入一些灵力,助它恢复生长。

  “种瓜。”

  惑惑这才发现,地里的瓜们,位置变了。

  “啊!瓜!瓜!”惑惑捋着瓜藤数瓜,“少了四个!”

  “付酒钱了。”那人拿起另一支根茎,向旁边跨了两步,把它塞进一个新露出来的浅坑里。

   

  昨夜。

  酒过三巡,有竹已经不省人事。他闭着眼,垂着头,可依旧坚持在矮桌前端坐着。

  “要不让他睡在我这儿吧?”麦加提议道。

  “他可是奉仙国的长老,不能醉宿郎月国的酒铺。”如风抱臂看着有竹,“我得趁天黑把他送回去。”

  “那我找人帮你。”麦加道。

  “不用。这种身轻如燕的公子,一脚就送到了。”如风说着,向有竹抬起腿……

  麦加一愣,以为如风要上脚把有竹踢出去,正要去拦,却见如风一脚踢开有竹面前的矮桌,横跨在他身前,提起他的右臂,一回身,把他搭到自己背上,背了起来。

  麦加捂着嘴,掩住笑出的声。

  如风背上有竹,向棚外走去,脚还没出棚檐呢,却听身后有人道:

  “付钱了吗?”

  麦加和如风同时一愣。

  说这话的是有竹。

  麦加笑道:“不用付钱。”

  “不行!”

  有竹支起脖颈,从如风的背上跳下来,似是醒了。他在自己身上摸了个遍,也没摸出什么值钱的东西。

  “付钱!”他朝如风一挥手。

  如风一愣,在自己腰上摸了一把,摸到了御龙索。

  “这是银的吗?”如风扯着御龙索,问有竹。

  有竹把脸凑到如风腰际,拨着御龙索仔细瞧了又瞧,“不是。这是银铁,比银子值钱多了。”

  “那正好,把它放在店主这儿,我们以后还可以来喝酒。”

  “不行,”有竹一本正经地冲如风摆手,认真的表情像在规劝如风万事都要小心,“以后这店就不一定还在不在了。万一她拿了银铁跑到别的地方去开店怎么办?”

  麦加哭笑不得,对如风道:“要不你弄个西瓜来抵吧。正好这些天暑气也上来了,有客人问我要呢。”

  “好。”有竹点头同意。

  “也好。”如风无奈道。

  她翻手就拖出一个大西瓜。可是她忘了,瓜连着藤,藤连着瓜……这一下堆了满地,连泥带叶,恨不得在铺子里堆出个瓜田。

  “……”

  如风想说点儿什么,却一时找不到说辞。麦加先开了腔。

  “我把这熟的摘下,剩下没熟的你拿回去再种上。”

  她真是善解人意,如风心想。

  麦加扭着腰身,脚下小心避开瓜藤,挑了四个大个儿的西瓜摘下。如风帮忙搬到一旁的矮桌上放好。

  有竹倚坐在矮桌旁,闭着眼睛,歪着头,似乎又睡着了。

  瓜摘完了。如风一挥手,地面恢复如初,连个泥点儿都没剩。

  “走吧。”如风拉起有竹的右手,回身想把他再背起来。

  “多了。”

  有竹抽回手,把矮桌上的一个瓜抱进怀里,摸了摸,“这西瓜在朗月是稀罕物,半个足可抵一顿好酒。”

  如风翻了个白眼,向有竹抬起脚……

  麦加拦住如风,对有竹道:“我找些钱币给你。”说着出了酒棚,向自己的棚屋去。

  如风无奈地看着有竹,问道:“你到底是怎么当上长老的?啊?”

  有竹又闭起了眼,垂着头,怀里抱着的瓜慢慢地从他怀中滚出……

  如风蹲下身,将瓜接住,放回矮桌上。

  “凭可爱当上的吗?啊?”如风说着,捏了一把有竹的脸。

  有竹睁开眼,看着如风,半晌,认真道:“别走啊。”

  “不走,等着找钱呢嘛。”如风道。

  很快,麦加拿着一个钱袋回来了。

  她把钱袋塞到有竹手里。

  有竹拿着钱袋掂了掂。

  “可以了吧?”如风起身欲走,却见有竹打开钱袋,把钱币一股脑倒在矮桌上,一枚一枚数了起来……

   

  瓜田里。

  惑惑质疑如风道:“一顿酒喝掉四个瓜吗?不是说要拿这些瓜过冬吗?现在少了四个过不完冬天怎么办?让你去拿玉器,拿到了吗?”

  如风翻出一把各国的钱币,金的银的铜的铁的,方的圆的条的块的……总算是堵住了惑惑的嘴。

  瓜田边的梨树上,有竹被惑惑的说话声吵醒。他拂去脸上碍事的笠帽,想要翻个身,却身下一空,猛然清醒,想要翻回去已经来不及了。

  如风丢掉钱币,倏地向上飞身,一手抓住下落的笠帽,一手推着有竹的胸口,把他重新按回树上,然后身子一缩,蹲在了他的肚子上。

  笠帽重新扣回到有竹脸上。他在惑惑的眼中消失了。

  “是人!”惑惑变回鸟,飞上如风的肩头。

  如风嘘了一声,不知是在让惑惑噤声,还是在让身下想要起身的有竹不要乱动。

  “你抓了个男人回来!”惑惑在如风的肩头跳了两跳,“要成亲吗!成亲吗?”

  如风在惑惑的鸟嘴上一弹。惑惑依旧跳来跳去,却不再开口了。

  笠帽下露出的嘴,弯起了嘴角。

  如风把笠帽稍稍掀起,看着有竹。

  “笑什么?”

  有竹也看着如风,笑而不语。

  “惑惑,去帮全叔做饭。”如风挥开肩上的惑惑。

  惑惑扑棱着翅膀飞走了。

  如风看着惑惑飞远,又低头看向有竹。

  “你有事瞒着我?”

  有竹道:“有好多。你指哪一件?”

  如风一愣,倒是不知该从哪一件问起了。

  她向有竹俯下身,右膝抵上他的心口,又横过小臂,压在他的锁骨上。

  “你是龙族?”如风沉声问道。

  这次换有竹一愣,不知该如何回答了。

  如风继续向前探身,小臂也向前移了半寸,抵上了有竹的脖颈。

  “神龙国的王族,跑到奉仙国来做长老?”

  有竹心口一紧,敛去笑容,努力回忆思索。

  昨晚到底发生什么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中有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中有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