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过往
陈三上2021-01-15 19:061,652

  我叫乔安生,来自北方,八岁以前和外婆生活,八岁以后被母亲接回身边。

  我姓乔,但是我的父亲却姓夏。

  独居的那段时间里,时常会想起小时候,那片开满雏菊的废弃花窖,我追着蜻蜓在空旷的院子里奔跑,由于跑的过快,一不小心被一块石头绊倒,摔出去的瞬间身子与地面摩擦,缓缓坐起发现膝盖裂开一道难看的口子,它好像长着嘴在那里嘲笑,鲜红的血液从那嘴里顺着骨骼结构往下流淌,侵染了新换的白色袜子,厌恶至极。我用手捂住嘲笑的嘴,血又从指缝间溢出来,固执的和我做起斗争,就像会隔代遗传的爱情。

  陈嘉宁说,安生,或许我们本就不应该再一起,你知道的,我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我们是这样分开的,你知道,我爱你。

  那天,天空飘着缠绵细雨,水珠细微的堆满陈嘉宁的发丝和睫毛,我清楚的看见他充满红血丝的眼眶,我想,他的眼泪大概是和雨水融合了,所以找不到流下来的轨迹,就像我们的爱情,在过往的记忆里消失,不留任何痕迹的消失。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任何语言都显的苍白无力,我站在原地只有不停的流泪,干涩的喉咙里冲刺着一阵阵疼痛,然后他转身模糊在我的视线里。我失去了他,人流把我的目光撕碎,我再也找寻不到他的影子。

  我想起三岁的时候,母亲红着眼角,眼白也是冒着这样的红血丝,她说她要去创业,她咬着唇角,用力的将我抱在怀中然后松开转身离去,那个瞬间,我开始撕心裂肺的哭喊。每天夜里都带着泪水卷缩在门口,听楼道里是否有母亲的脚步声,直到精疲力尽昏睡过去。 外婆见我这般模样自然不大高兴,骂我没出息,是个多愁善感的种。她是一个婚姻失败的女人,带着四个女儿离开了外公,母亲是家里的长女,母亲生了我,我们一家子全是女人。外婆眼神冷漠,对男人恨之入骨,这都源于外公给予她的耻辱,这种耻辱如同溃烂的伤口,始终无法愈合,她把这种耻辱同样遗传给母亲和三个姨娘。母亲带着一岁的我办理了离婚手续;二姨刚生完孩子不到一岁就面对丈夫出轨;三姨四十五岁才把自己嫁出去,无儿无女;四姨还算好一些,年轻的时候打打骂骂的过日子,但是日子终究还算过的下去。

  从母亲离开以后,我渐渐发现我的听觉越来越灵敏,尤其是深夜,卫生间里水管里的水流声音,楼道里野猫爪子抓地板的声音,甚至云被风吹走的声音……我在这些复杂又细微的声音中长到八岁,八岁以后被母亲接回身边。

  母亲的眼神锐利幽凉,鼻梁笔直挺拔,鼻尖上翘,据说这样面相的人大多都很刚强。母亲接我回家的那天,我在她的身后看见一张陌生的面孔,那张带着慈父般的面孔走进我。

  ‘你好,安生!’那张面孔露出温暖的笑容,母亲也走了过来。

  ‘安生,这是夏叔叔,我们将要在一起生活。’

  我没有说话,木讷的看着这张让母亲走出阴霾的面孔。从那时候起,我想这是爱情给母亲带来的转变,又想到外婆嘴里所说的那些男人时的青面獠牙,大抵是虚假的罢。

  后来我们住到一层小楼,三室一厅,我选了一间最小的北面房间,这个房间终年没有光照,冬天过后,屋子里会又有潮湿的味道,我喜欢闻这个味道,它会填满我身体里的空洞,无论是难过还是高兴的时候。

  ‘安生,你应该是快乐的,你和其他八岁的孩子没有什么不同,如果你愿意,你也可以叫我爸爸。’他穿着围裙在厨房里手拿着饭勺为我盛饭,米饭稍稍越过碗沿成弧形,饭粒饱满松软冒着热气。

  母亲还没有回来,他也把母亲的碗筷备好,筷子摆到白瓷碗的右边,汤匙摆在碗的左边。

  他待我和母亲极好,一个温厚会做各种美食的男人,时常在我放学回来的时候往我嘴里塞进去一块酥肉。他还有一个儿子长我三岁,叫夏果,上半脸遗传了他浓密的剑眉,但嘴里有两颗虎牙。

  暑假的时候夏果来我家,他好像不大喜欢我和母亲,时刻充满警觉,警觉背后一种带着隐晦的影射。

  ‘夏果喜欢吃什么?’母亲问他。

  ‘明天要去游乐场吗?’

  ‘那行吧,你若喜欢什么可以随时告诉我。’

  夏果一声不吭的看着电视,那张面无表情的脸像极了外婆看待外公的样子。

  啪~夏叔叔用力地扇过去一个耳光‘你是聋了吗?是谁教你这么没教养?’

  ‘你干嘛呢?吓到孩子了。’母亲把夏叔叔推到卧室里。

  电视屏幕的反光在夏果脸上闪烁,我看到他的眼眶里的泪水漫过睫毛,唰,顺着鼻翼两侧流进嘴角。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家里家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家里家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