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初三
少更时越2020-05-17 14:251,236

  “生,在司马迁眼里重于泰山,亦轻于鸿毛,他看到了生与死的轩轾。史铁生在卧榻里写到“走下山收尽夕阳苍凉残照之际,也是它走上山布散烈烈朝晖之时”他把生与死看成一个“八卦”其思想莫过于“生生相克,生生不息”罢了,我认为不论生死都是为了活着的人,既然的矢都一样,这就意味着我们可以撇开一些世俗,活出真人性,撇开生死的桎梏,淡看爱恨情仇,似不羁之舟,澄澈如水。蓦然回首,你会发现社会并不肮脏,一些事只是情理。”

  18岁,本该意气风发,英姿飒爽的年龄,我去去探讨生与死的问题,现在看来也真是奇了葩了。

  这篇文章,我脑袋短路一般转发给我曾经暗恋的对象。我的天哪,当时她回复我一句“生当夏花之灿烂,死之秋叶之静美”、KO 。寥寥数语,让我石化了。呵呵!在后来的一次聚会上提及此事,当时她还谈笑风生那,偶尔还调侃我一下,知道聚会结束后,看她在一个马路角落里慢慢啜泣,才知道,当时她家里发生些变故,姐姐因病去世,她说的那句话,实际上也是自我的一种慰藉。而我也阴差阳错的变成了另类的安慰。造化弄人,呵呵,真是造化弄人。

  《七月不远》-2010 7月

  站在七月的湖畔

  触摸七月的残阳

  伛偻的樵夫

  撑着蒿儿

  自我身旁漂过

  樵夫“七月远吗”

  “不远,真的不远”

  翻过这座山

  便是七月

  七月的熹微更美

  也许

  途径七月的山里更幽更静

  也许

  七月的道儿坎坷,路儿悠昧

  莫怕

  在七月的山里

  埋葬了一双黑夜的眸子

  它会照亮一切

  一切植物

  一切黑夜

  七月远吗

  “不远”

  过了七月

  八月便会踏着双畔的蘼芜

  扶着樵夫的船儿归来

  归来------著作于北京暑假

  2010年七月,夏日朗朗,惠风和畅,适合仰望天空。适合放空思想,看待尘世浮沉。

  在北京打暑期工的那段日子,让我睁开眼睛看看大都市的繁华,生活在农村没有见过那么的车,楼,人。在北京都看到了,当时内心还是想皮筋一样,绷得很紧,唯唯诺诺形容在合适不过,松开皮筋,会疼很久。自卑的人不管走到哪儿,都要去迈出思想这道坎,不是吗?这是他们的世界,但我们的世界是不是和他们的一样。我后来知道是一样的。同样的天地,山水,花草,树木,空气。

  《北京》--2010 7月6日

  雨要来了

  天空嵌上了一片翡翠

  真的很美,很美

  完美无瑕的绿

  浸染了双瞳

  净化了心灵

  绵及了灵魂

  忙于饮食的人儿

  不愿染斥双眸

  忙于打扮的人儿

  不愿荡涤心阙

  忙于宴安享乐的人儿

  不愿抚慰灵魂

  黄昏啊!黄昏

  你不寂寞

  有我与你同殇

  黄昏啊!黄昏

  还绽放这方蔚蓝

  有我在静静地看

  你不寂寞

  这文章,传统的是个方式,我当时比较喜欢看。一些六七十年代作家的文章,有些东施效颦的味道。那是即将离开北京前的额黄昏所做,感觉文字的基调还是在给自己作茧自缚,这也是为性格变化的一个主要牵引,或者是前因。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成长小憩杂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成长小憩杂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