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另一个妹妹?
雪夜陛下2020-05-24 13:192,474

  “有我在,她们母女娘休想踏进我尚书府的门槛!”

  秦楚说的是那么坚定,大夫人的突然病逝对她来说打击已经够大了。

  “楚儿休得无礼,你母亲的死我也很难过,人死亦不能复生,就让她在九泉之下安息吧,莫楠好歹也算的上你小娘,你竟然如此大言不惭。”

  秦尚书很是难为,他也绝不是那种忘恩负义之人,大夫人的死放得下,是一件难做的事……十几年了,他也该给莫家母女一个交代。

  都是年青时犯下的罪孽,若不是……也不会有后来的那么多事。

  大夫人一气之下将莫楠赶出尚书府,侃苦自己不晓她已有三月的身孕。

  “爹爹!你怎么能这样,娘亲可是尸骨未寒啊?”

  秦楚眼里的泪水几乎都快溢了出来,望着秦尚书,迟迟未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她举起衣袖,擦去泪痕,捂住嘴跑了出去。

  “哎……这孩子。”

  秦尚书感到万般的无奈,秦楚是尚书府从小捧到大的掌上明珠,自然是不知人间的辛酸苦辣,更别说外界的风雨。

  ……

  “迎莫家母女进门。”

  管家也是无心,鞭炮声啪啦啪啦地响,盖过了这令人厌烦的声音。

  莫小娘一副苍老态,被赶出去的日子并不好过,见她身上穿的破麻布衣,还没尚书府的一个下人装扮的精致。

  “客气,客气。”

  秦尚书出门亲自迎接,

  “这些年苦了你和咱女儿。”

  一段语重心长的话语,感动的莫小娘热泪盈眶,不知如何作答才好,扑到了秦尚书的怀里。

  “嫣然呢?”

  “这死丫头,早早地跑到后院耍子去了。”

  秦尚书还专门为莫小娘准备了一场接风席,排势搞得比结婚还大,宴请的都是些亲戚朋友,名门贵族倒很少,但传闻今天太子悦会来。

  这丫头叫秦嫣然,是个实实在在的野丫头,说她从小野到大,也不是夸大。

  府里的丫头对她议论纷纷,各有各的说法,但都不是什么好名声。

  “这姑娘还是跟她娘一样一脸狐媚样。”

  傍晚……

  宾客在尚书府大厅里云集,真是密不透风啊!

  “太子悦驾到----”

  只见一个风度翩翩的男子站在大门的门槛上,灯光将他的身躯映照的五彩斑斓,今晚重量级的嘉宾登场,他向人群走了过来,画中上天将他描绘的惟妙惟肖,走出画中,气宇轩昂,彬彬有礼的一位美男子。

  “秦伯伯恭喜!”

  尚书大人迷迷糊糊地端着酒,耷拉着太子悦的肩。

  “你能来呀……就是我最大的福分哪!快,小柔快带太子入主席。”

  “不用了,你还是伺候好尚书大人。”

  “好。”

  太子顺着人流找到了自己的座位,好像大家今天都很高兴。

  太子悦入座后,宴会才算真正的开始。

  “今天呢,有两件好事!一是莫小娘重回尚书府,二是小女秦楚与太子的联姻。”

  太子向一旁的秦楚礼节性的微笑,似乎全世界都知道这件事,只有秦楚不知道。

  她将气撒在了一旁嬉戏打闹的秦嫣然,

  “笑什么笑!我出嫁了,你和你娘别得意,妄想得到尚书府的家产。”

  秦嫣然被吓得一头雾水,这是个脾气暴的姑娘。

  “秦楚你什么意思?我们不稀罕尚书府的一花一草,别仗着自己是嫡女,就可以为所欲为,别忘了我也是尚书府的千金。”

  怼人时也不忘多啃啃手中的火鸡腿,秦楚一脸的不耐烦,却哑口无言,这才注意到这是宴会,丢了大家的脸面才是重事,耍脾气都是些无关紧要的。

  “妹妹,不不不!你误会了,我的意思是咱们家还没个男娃,小娘赶紧和爹爹为秦家添一个。”

  大家都明白,却不肯与这尴尬的场景附和。

  于是,装作说话引起了一阵哄堂大笑。

  “我想择日不如撞日,就明天这个吉日吧!准备是有些仓促,但有大家的支持应该不成问题。”秦尚书腼腆地笑了笑

  圣上只负责赐婚,并不管结婚礼成的事情,都是有太子府的人操办。

  “没问题秦伯伯,明儿一早我就抬着轿子来迎接,聘礼的什么。今晚我叫阿福送来。”

  能嫁给太子,是修了多大的福分。以后圣上一驾崩,太子登基,这个名正言顺的太子妃不就成了母仪天下的皇后,就算她莫家母女是有多强也干涉不了我,到是母亲刚完白事,我却要忙活红事,实属不孝。

  “嫣然,你刚来府上不久,还没见过什么世面,就陪着姐姐去太子府住上两月再回来。”

  “嗯嗯。”

  还没等秦尚书说完话,就表出了肯定,太子悦看见秦嫣然这幅蠢萌蠢萌的模样,心里一个暗劲地笑,世间竟有如此可爱的女子。

  “太子哥哥,听说太子府有许多的好吃的东西是不是真的啊?”

  “真的。”

  太子本来可以不回答她的,却情不自禁地迫切地想告诉她。

  “耶!那我可以饱餐一顿喃。”

  “早听闻妹妹最贪,今天一见还是真的呢!”

  “哼----”

  比起这个,小孩子脾气更为严重。

  第二天……

  锣鼓喧嚣,门外早早的翻云覆海,这个气派也只有太子府才能做到,秦楚这个准太子妃,也打扮的别出心裁,只是少了个送行的娘亲,她在镜子面前,一遍一遍地梳理着自己的头发。

  “新娘子,新娘子该带红盖头上花轿了!”

  “是的,容妈妈。”

  秦嫣然那边也算是鬼画一般,好像就没画过妆,将自己整成这番鬼模样,路过瞧见她的丫鬟都偷偷地笑了起来。

  “再笑,打死你们!”

  秦楚见了,

  “妹妹只是我大喜的日子,你这副妆容又是为何?”

  秦嫣然跑去照了照镜子,觉得自己什么也没有。

  “都怪我自己天身丽质,打小就没画过妆。”

  “少臭美了,耽误了吉时,可不得了。”

  容妈妈急急忙忙地将秦楚拉了出去,秦嫣然跟在后面,太子殿下在门口等候多时。

  秦楚上了轿子,她也明白从此刻开始,她就是太子妃了,往后的日子好着呢。

  太子一路上盯着秦嫣然脸上的妆容,憋住笑意,

  “嗯?”

  比起姐姐这个妹妹甚是可爱,不是嘛!虽然有些不懂规矩,但这样才没被这封建教育给抹杀,变得虚假。

  太子府晚上热闹极了,来的都是些名门望族,本来这次圣上也会来参与,但因公务繁忙,只有祖贤皇后来主持大局。

  这也可见纳兰王朝的强大,纳兰明珠今晚喝的烂醉如泥,跌跌撞撞地进了后院。

  池边传来了一个女子的吟诗的声音

  “愿君归兮,伴奴一世。”

  这是《念娇奴》纳兰明珠的诗,这女子是何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毒辣美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毒辣美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