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陌上古城2020-05-28 00:444,283

  从同泰昌回来以后,查亏空的事似乎没有了下文,颜矜只是把几个铺子的账簿都先让乔楚生看一遍,顺手给他荐了几本书,让他闲下来的时候读读看。

  这日,乔楚生窝在房间里看账簿,看着上面罗列的买入卖出,采购做工等账目,便觉着脑瓜大。颜矜敲门来给他送书,见他房间里摊开了一地的账簿,摇头笑叹道:“看来阿生挺刻苦。”她走进房间,捋好裙摆坐在他旁边,随手拿起一本翻了翻。

  乔楚生忍不住开口问:“小姐,还会看账簿?”

  颜矜低头细看着账目,闻言抬头冲他笑笑,带着几分自豪和显摆,“怎么样,你的小姐是不是很厉害?”

  晨光透过玻璃窗折射出五彩的光,她如月牙般弯弯的眉眼变得更加温和,引的他不由自主地也跟着笑了笑,点头认同道:“很厉害。”

  少年笑起来眼睛弯成一线,卧蚕显得颇有亲和,一改如常匪气顽劣,清隽灿然,颜矜定着看了很久,把账簿合上,“嗳,看不进去了。”

  “你比账簿好看多了。”

  乔楚生领略过她的顽皮话,但还是不住地脸红耳烫,只好把视线挪回账簿上。

  “这两天,我把福煦路铺子的账目看了一遍,换伙计,买蚕丝,加工,都是一笔不小的开销。”乔楚生摩挲着页脚,叹口气又道,“看账看的我头疼。”

  “这账做的是杂乱无章,任谁看都会头疼的。”颜矜把拿来的两本书递给他,“我随手拿的几本历史书,想着男士应该会对历史更感兴趣些,你看书解解闷,活跃活跃脑筋,再潜心看账才事半功倍。”

  而后,颜矜又把几本字帖递给他,“我看你字不错,可以再练练,等你练好了,我送你一支派克钢笔。”

  派克钢笔可不是一般的货,听到这儿乔楚生的动力全都燃了起来,说干就干,他坐到书桌前翻开一页,拿起钢笔一笔一划地跟着薄纸映出的字摹着。颜矜走过来探头一看,肯定道:“还可以啊,不愧是能打架的练家子,下笔稳且笔锋有劲。”因着乔楚生身上有些功夫,下手重,字也写的有棱有角的,但谈不上多好看,不过抄抄账簿写个报告倒不成问题。

  乔楚生认真地在临字帖,颜矜便坐在床尾在看书,他定睛一敲,书名叫《羊脂球》,封面有些裂痕,书页还带卷儿,看得出来她真很喜欢看书。

  腹有诗书气自华,这话说的一点没错。

  他轻轻叹了一声,很是喜欢这样的气氛,时光像水一样静静流淌,隔绝掉所有肮脏与暴戮,仿佛外面一切晦暗腌臜都与他们无关,一方净土,两个人。

  他写了会儿字帖,放下笔松快松快腕子,左右扭扭脖子,他偏头一望,见颜矜靠着沙发睡着了,他从起身蹑手蹑脚走到她身侧,将案几上的台灯熄掉。他伸手搭在椅背上,这还是第一次靠的这么近看她,乌发沉沉垂落肩侧,浓密睫毛在眼下投出浅浅阴翳,小巧的鼻子,花瓣般的嘴唇,白皙透亮的皮肤,让他想起来橱窗里精致的洋娃娃。

  颜矜不是那种懂得取悦讨好异性的姑娘,可是她或只是静静坐着,一个眼神,一个笑容,就足以让乔楚生动容。他也不知道自己以前那股江湖人的狠劲哪儿去了,竟能这么乖顺地在她身边呆着。苦海飘蓬,他不愿再像以前那种恣睢张扬,莫名其妙地想收敛锋芒,永远离开那片肮脏的修罗场。

  尽管后来,他还是干回老本行,打打杀杀地在刀尖上过日子,但他心里还是有一方温软干净的地方,是装着颜矜的。

  下午的时光总是惬意的,乔楚生临了一会儿帖子,又拿起一本书看,一坐就是一个下午,乔楚生非但没有觉得无趣难受,反而愈发觉得书中自有黄金屋,颜如玉是真真没错,难怪这么多富贵人家都舍得花大价钱进好的学堂。将要入夜,房间里光线渐渐都暗下去,只剩一盏灯照亮一方书桌。颜矜迷迷糊糊醒来,看看窗外已经暮色四合,长出一口气,揉揉眼睛才看见乔楚生还在看书,她伏在沙发把手上,支着下巴看他,“看的这么开心,看到什么故事了?”

  “伍子胥报仇的故事。”

  “春秋战国时期,楚平王杀死了伍子胥的全家。后来,伍子胥逃到吴国去了,楚平王料到伍子胥将来一定要回来报仇的。他为防后患,早早料理后事,在全国招来一千个能工巧匠,为他在这个湖底下建造一座水下宫殿,还为保周全,将那些木匠都杀了,只有一个侥幸保命。”颜矜侃侃而谈,“事隔多年以后,伍子胥果然从吴国领兵打回来了,引蛮河水淹楚都,侥幸活下来的木匠告知伍子胥楚平王的下落,最后找到了楚平王的尸体,原来他已闷死在水下宫殿里了。”

  乔楚生轻哼几声,将书放下,“君子报仇十年未晚。”

  “哦?谁欺负你了,告诉小姐,小姐帮你出气。”

  “以前在码头扛大包,得罪过一个洋鬼子。”乔楚生轻描淡写提了一句,也没往深了说,“所以,账簿的事不查了么?”

  颜矜微微叹了口气,“我爸说这事儿他会管,让我回学校。”

  “那这账?”

  “账你肯定得学,以后你还得替我打理福煦路的铺子呢。”颜矜道。

  乔楚生嗤笑,然后随口问道:“其实我一直好奇,小姐为什么带我回家?”

  颜矜在床尾坐下,撑着双臂往后仰,舒展着脖颈,“当然是我慧眼识珠,觉得你有潜力咯。”

  “当时码头上这么多人呢,为什么是我。”乔楚生追问。

  她听后,抬眼看他,眉目里藏着温然笑意,两下目光一交错,乔楚生追问的气势弱了下来,她语气缓和,娓娓而来,“当时是瞧见你写的那首诗,头脑一热,觉着这小哥儿喜欢这么豪情壮志的词,我打心里看得起你。后来,我着人偷偷查了你的底子,我知道你是青龙帮里混的,是个小混混。”

  乔楚生眸光暗了暗,只是笑道:“你知道我是混混,那你还容我呆着啊。”

  “眼睛。”颜矜托着腮帮子,细看他眉眼,“人心都能通过眼睛察觉一二,你身有戾气,但不见得你就是坏人,这么半个多月相处下来,你挺能干的,比之前那几个小瘪三好多了。”

  乔楚生迎上她的目光,散漫一笑,眼神却是出奇的坚定,“小姐放心,我不会让你失望的。”随后又意识到有些失礼,匆匆忙忙地收回视线。

  颜矜自未察觉他的尴尬,缓然起身往门边走去,她走到门前驻足,踅过身去看他,嬉皮笑脸道:“阿生,你是不是不会背叛小姐我的。”

  “啊,当然。”乔楚生觉得莫名,良久后问,“怎么了?”

  “那你能帮我个忙么?”颜矜眼睛朝他灵动地眨了眨,套近乎道,“帮我一次,小姐许你一个愿望。”

  尽管觉得莫名其妙,乔楚生却无法推辞。“小姐尽管说。”

  “你,带我出去喝酒吧。”颜矜双手合十讪讪笑道,“我付酒钱。”

  乔楚生稍顿了一下,咬了咬后槽牙,对于她的无理要求实在没办法接受,他走近几步,逼着她步子往门外挪。他信手关上房门,冲颜矜挑了挑眉,随即一字一句道:“不可能。”

  颜矜气急,“为什么?小姐的话不听了么?”

  “我要是带你出去喝酒,你就要失去……”乔楚生斟酌了一下,勾唇笑道,“你最爱的小白脸儿了。”

  “你!”颜矜挥拳朝他砸去,乔楚生灵活一躲,一个箭步就跑开了。她气坏,委委屈屈地追了他几步。

  “乔楚生,你给我回来!”

  颜矜坠着他在客厅里玩起了猫抓老鼠的游戏,二人在沙发前后四处追打,乔楚生身手敏捷,一闪便躲开了颜矜的手,她不服气,跺脚耍赖,最后干脆一屁股坐在地上撒泼。

  乔楚生悠悠呼出一口气,蹲身在她身侧,伸手扶她起来。颜矜睨了眼他的手掌,抬手拍了拍,兀自站了起来。

  “那陪我去另外一个地方吧。”

  颜矜神秘兮兮地带着乔楚生去到一座老旧的居民楼,顺着楼梯爬上了顶层,空旷的天台能俯瞰租界景致,能看清大街弄堂的来往人潮,歌舞升平。

  她朝他扬眉一笑,走到天台边,转过身跨过围栏,乔楚生一把拽住她,吓得面容紧绷,“小姐,你干什么?”他以为她要做傻事,先拉住了再说。

  “想什么呢?我不跳楼。”颜矜扶着围栏而坐,双腿悬空,面对着眼前物欲横流的街景,舒畅地呼出一口气。

  乔楚生也翻身越过围栏,与她并肩而坐,他探头望了望脚下,有些发怵地握紧了围栏,眼前是一片绚烂的霓虹,身后是浓墨般的天边,繁华的上海滩皆在脚下,颇有一种睥睨天下的快感。

  “你怎么找到这种地方啊?”乔楚生转过脸望住她侧颜。

  颜矜略微颔首,扬起一抹优雅的弧度,她轻声笑道:“我妈去的早,我是我爸带大的,缺失母爱的孩子总格外敏感叛逆,小时候没少和我爸吵嘴,被骂哭了我就跑出家门,到这儿来多清净,等哭够了缓过劲儿了,再回家。”

  乔楚生不知道颜矜还是这样的往事,他眼光在她脸上停留,似乎觑到了几分落寞与哀伤,夜色愈浓,在她身上染上一层淡淡的神秘与清冷,平日里明媚端方的颜大小姐,原来也有柔软不堪一击的一面。他双手撑在身后,往后仰了仰,笑着道:“原来小姐也有这样一面啊。”

  “不然呢?”颜矜挑眉瞥他,小巧的鼻子努了努,“以为我是天仙下凡,不食人间烟火,脾气温顺又柔和?我是人,不是神仙,我也是有脾气的。”

  这一点乔楚生已经领教过了,他点点头,同意道:“小姐死缠烂打,撒泼耍赖还挺有一套的。”

  “嘁,才几天啊,你就敢打趣我了。”颜矜憋着笑,佯装一副要生气的样子,她忍不住,噗地一声笑出来,她抬手,作势要推他下去,“再取笑我,把你推下楼去。”

  乔楚生勾了勾唇角,伸手握住她腾在半空的手向前一锁,她整个身子便被他固在怀里,手肘桎梏住她的脖颈,将人擒住。

  颜矜被吓了一跳,伸手拍打他的手臂,“行了行了,打不过你,快松开。”

  乔楚生松开她,从围栏翻身下来,看着揉着手腕的颜矜,低声道:“你打不过我的,小姐。”

  “谁要跟你打,我一介弱女子,怎么打?”颜矜皱眉,垂首揉揉手腕,耳边几捋头发落下,轻轻荡漾,她嘟囔道,“你还真敢使劲,好日子过够了你。”

  “啊?”乔楚生有些慌,走上前去一把抓住她的腕子,果然有一条淡淡的红痕,他抱歉地看着她,笨拙地吹气帮她缓解,“我明明没使劲啊。”

  颜矜见他发慌,咬住唇瓣偷笑几声,才开口道:“没事,没多大劲儿,不疼。”她伸指推了推他脑袋,“乔楚生啊乔楚生,胆子够大的。”

  “小姐说给我撑腰的,可不得横着走了么。”

  他顺着调侃了一句,借着通明的灯色,他不经意地抬眸瞥了眼她,身侧的小姑娘低眉顺眼,清丽柔媚的容颜一半藏在了阴影里,眼睛里映着光影,似乎整片星空都在她眼眸之中一般。他慢慢收敛会眼神,氲着笑意,伸手捞住人手臂牵她从围栏下来,颜矜纵身一跳,脚下一崴,半个人都跌进了乔楚生的怀里。

  颜矜清瘦的胸脯紧紧贴着他滚烫的怀里,呼出的鼻息轻轻打在她耳廓,忽强忽弱的,染红了她粉嫩的耳垂。她连忙往后退了一步,窘迫地低下头,心口乱跳,她捂着脸跑下了楼梯。

  乔楚生仰起脸,拧着眉看着颜矜落荒而逃的身影,轻轻摇头,笑了笑,马上抬步小跑跟上。

  “小姐,你害羞什么呀,等等我。”

  (ps:*单方面宣布这就是乔四爷和白月光的美好婚后生活了。多嗑糖,以后就没有了(狗头保命))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民国奇探2:事业爱情两手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民国奇探2:事业爱情两手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