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一个难题
厌笔生萧2020-07-01 15:262,484

  “公爵说他的所作所为已经暴露。为什么?“

  封刀候:“刚才进入将军府的时候,我看到了梓落坊中出现的神秘女剑客。毫不奇怪,她应该是饶无双派来打听我的。“

  “她知道你在将军家里吗?”

  封刀候淡淡地笑了笑:“从她的位置上自然看不出谁出现在将军的办公室,但她知道我不喜欢光的习惯,所以我一进将军的卧室,房间里的灯就瞬间熄灭了,所以她不能不知道。”

  “既然明白了,为什么要这么做?”

  封刀候又喝了一口酒,悠闲地说:“狐狸如果没有外在的威胁,怎么会露出尾巴呢?让它们露出狐狸尾巴的唯一方法就是让它们多动。只有搬家,他们才会犯错。更何况,我的藏匿毫无价值。“

  季无叶露出沉思的笑容:“还有一点,就是你不喜欢因为别人而改变自己的喜欢。”

  “是的。”封刀候说:“要改变我的缺点,恐怕很难。”

  季无叶抬起头喝,心里却叹了口气:“如果你连这个弱点都没有,我大概就不敢用你了,伯成风。”

  很长一段时间,伯成风都没有说话。

  “主在想什么?”

  伯成风淡淡地说:“明天。”

  饶无双一个人走在街上,但突然身边多了一个人。

  简上邪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饶无双这边,简上邪只出现在饶无双这边。饶无双甚至连头也不转地张开了嘴:“结论是什么?”

  “第三个人确实是伯成风。伯成风已经提前进入兮址。“

  饶无双笑了笑:“虽然季无叶的首席智囊团是下个月的蓑衣客,伯成风的心智很深,但也不容小觑。现在伯成风到了兮址,影国内部的这种权力游戏就更加有趣了。“

  “你不怕掉进这个权力游戏的漩涡,脱不了身。”

  饶无双断然说道:“如果一个人对所谓的权力嗤之以鼻,权力游戏的纷扰又怎会影响他冷静的判断?何赋可以形成影国,季无叶和何毓三足鼎立的局面。这正是原因所在。我比他强。我总是置身于权力游戏之外,可以冷眼旁观。“

  这话确实有点自负,但不得不承认。

  冷眼旁观,自然能看得更多,更理性。这与智慧的比拼无关。

  “或许可以避免陷入权力的漩涡。感情的漩涡呢?梓柔,莳月,你对这两个女人来说很特别。“

  简上邪看着突然停下来的饶无双,表面玩味的色彩变浓了。

  她不是一个喜欢笑的女人,所以她很冷淡,但是她笑起来的时候,就像花开了一样。美得几乎让人惊心动魄。

  饶无双转过身来,看到了美丽。他盯着简上邪看了很久,然后突然笑道:“过去,你从来不关注我的私事,但自从你来到兮址后,你不止一次提到梓柔和莳月。你在嫉妒么?坦白说,你已经喜欢上我了?“

  简上邪露出了轻蔑的笑容,声音一下子凉了下来:“你觉得你在我心中的地位能比肩我父亲德夫德吗?”

  饶无双笑了笑:“你怎么这么认真?我只是开个玩笑。无论是你还是我,无论是月渺渺还是乔匠心,他们都会回到我们原来的地方。这也是我们合作和创建七伏庄的基础。“

  “你能理解这一点是很自然的。”简上邪冷冷地说道:“因此,我要提醒你,不要因为你的感情外遇而错过我们的事情。否则,我不介意先为你摆脱莳月和梓柔,让你彻底心狠手辣。“

  饶无双挥手道:“她们是两个美丽的女人。你不能杀了他们,除非你为自己补偿我。不过,现在还不是讨论这件事的时候。现在我们需要休息。夜已经很黑了。“

  他笑了笑,看了一眼梓落坊的方向,叹了口气:“明天一定是极其有趣的一天。我希望他们能参与到这件有趣的事情中来,至少不要让我太失望。“

  简上邪盯着饶无双的后面,眼神更冷,侧面更危险。

  她实在不喜欢这个男人的行事风格,但她不得不承认,这个男人是个难得的智谋和武功天才。

  然而,这名男子的身份和身世更是不同寻常。她不仅知道黑人和白人丈夫等一些古代人物的困境,还提到了一些不为人知的所谓人物如西蒙吹雪。她甚至怀疑这个男人是从那个世界来的,知道这么多心密。但她实在不愿意探究这个男人的过去。正如梓柔所说,这个人是一个无底的深渊。

  探得越深,就会陷得越深,无法自拔,无法脱身。

  有些人的弱点从来不愿意在别人面前表现出来。梓柔就是这样的人。当她进入梓落坊时,她泪流满面,但当她来到小屋,看到她还在等待小邬铮和何赋时,她还是一如既往的优雅,冷静和理性。

  在草堂与饶无双的一次问答中,梓柔并没有给出任何需要隐瞒的东西,包括饶无双对第三人称的判断以及此行的目的,再加上对何赋提出的条件。

  她只说了这些,没有发表意见。她准备把他们交给何赋和邬铮进行判决。

  何赋前前后后走了十多趟。

  无论是邬铮还是梓柔,我都没见过何赋这么犹豫。

  过了一刻钟,何赋才开口:发言人说:“明日是饶无双与季无叶为期三天的预约。以饶无双的性格,一定会去将军府。今天发生了这么多事情,饶无双正处于危险之中。“

  邬铮看着何赋,冷冷地说:“你连自己的事都不操心,却操心他?”

  “担心饶无双其实就是担心衔砂。”何赋说:“如果今天出现在梓落坊中的第三个人是封刀候,就像饶无双的判断一样,那么明天饶无双肯定不会单独面对季无叶,还有封刀候,甚至蓑衣客和如意虎也会出现在总处。他们的判断可能和季无叶的判断不一样,然后饶无双可能会陷入可怕的报废。“

  梓柔的手轻轻地颤动着,但他平静地说:“难道饶无双不知道褚有这种事情吗?”

  何赋苦笑了一下:“既然饶无双可以推断出伯成风可能已经出现在兮址中,同时也知道暗夜的四大猛将未必忠于季无叶,自然可以推断出明天的报废。如果不出意外,这应该是饶无双考验我的一场游戏。“

  “测试?”梓柔说:“什么测试?”

  何赋看着邬铮苦笑着说:“邬铮兄弟,你为什么不说呢?”

  邬铮轻轻地看了看桌面,沉了沉声音:“饶无双设置的测试无疑是看何赋能否从混乱复杂的信息中看到明天,但这只是其中之一。最重要的是,他想让何赋在明天一天之内调查和氏璧是否在季无叶手中,这样饶无双和衔砂就有了合作的前提,否则饶无双和衔砂只能是敌人。“

  “还不错。”何赋叹了口气:这是饶无双提供给衔砂和季无叶芯片。也许我四哥也可能知道这个芯片。梓柔女孩,你知道的饶先生真的不简单。‘

  梓柔有些好笑,心里喃喃道:“如果他简单,那就不是饶无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秦第一剑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秦第一剑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