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我的新同桌
来自鬼庄园的九九2020-06-25 16:153,363

  我们班原来是六班,学校原先准备六班分科后为文科班,但是全班五十个人中有三十一个选择了理科,这对学校的分班来说是很难调剂的,于是,我们班就改成了理科班,但班名换成了原本为理科班的九班。

  分科以后,从别的班进来十九个人,但新老学生的融合是个问题。为了新来的同学和原有的同学尽快熟悉起来,老师对新位置的布置还是煞费苦心的。我们班原来的同学都是很活泼开朗的,上课下课总是有意无意的开玩笑,自习课并不算很安静,加上夏天燥热的空气和有又多又难的作业,真的是让人很烦闷。齐睿钊还是一如既往地细心的为我讲题,不过是在上自习的时候,难免会惹人不快。面对有怨言的新同学,我也是自认理亏,不愿多生是非,忙摆手示意齐睿钊扭回去在自己的课桌上学习,下课再给我讲题吧。但他执意讲完这一题再回去,便压低了声音继续讲。新来的同学也不是好惹的,“要说话出去说,当这里是哪里,谈情说爱也不看看地方,看看时间。”当着全班同学的面,当时我俩又急又愧,面子上实在是挂不住,齐睿钊起身就朝着那个同学走去,一脸怒气,当场与他理论起来,新同学也不示弱,两人越说越激烈,眼看着就要打起来了,同学们又不敢去告诉老师,只能一些男同学上前拉住他们,拽回了各自的位置。易宵蓝出面当了个和事老,“好了,好了,上课了,不要在闹了,”班里面的同学还是第一次在班里面看见这么严重的情况,以前的班级很和谐,从来没有争吵。大家总还是在一个班里面,抬头不见低头见,撕破脸也不好看,毕竟传出班去名声也不好。因为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上自习我们班的学生都安分了不少,即使没有老师也是很乖的。我更是心虚了几分,问题的时候只可以挑下课时间。

  我的前面还是齐睿钊,新同桌是易宵蓝,学霸一个,戴着眼镜,显得斯斯文文的。用个四字成语来形容他是最适合不过的,斯文败类。我俩刚同桌的第一秒,他就威逼利诱我让我做他的小弟,叫他老大。他列出许多的好处,“有一个厉害的老大,就没有人欺负你了”,“可是现在也没有人欺负我呀!”“有一个厉害的老大,你想问题就问题,多方便啊”“我现在问问题也挺方便的”“额,总而言之,认我当老大简直就是很好啊”“现在你是在胡搅蛮缠吗?这种老大也太没魄力了吧?”同桌的易宵蓝从坐在我的旁边就没有停止过说话,真是连脾气好的我也觉得有点烦了,但是初次同桌,真是不好意思不给他面子,只好屡次把他的话题岔开。万般无奈之下,我为了不在忍受这聒噪,只好认贼作父,“老大,你的作业写完了吗?新来的数学老师特别厉害。”“没事,没事,我这就做。”

  在我和我的新同桌同桌一周还是很风平浪静的,但没想到一周之后,他的本来面目就露出来了。有时候我的胳膊因为写的东西太长,胳膊会向他的那边稍稍杵过去一点,没想到他真是一点面子都不给,就重重的给我一拳,让我自己吃痛把胳膊缩回来,但当他写东西的时候总是肆无忌惮的占领我的地盘,真是有点气啊。但是为了这点小事伤了同学间的和气,未免有点小题大做了。况且,我也不是小气的人。没想到,我的宽容大度竟然纵容了这个可恶的赖小子。

  那时候班里面总是一阵一阵的流行一些小玩具,炸弹形状的水壶,在学校厚街的文具店就可以买到,两块钱,实属不贵的。能喷水一米多远,上课的时候,总是有同学趁老师看不见就开始喷水,离得不远的,正好喷在目标同学的脸上,给一阵清凉与惊吓,离得远的,难免要祸害周围的同学,水花四溅,惹得一些受害人或是恼羞成怒,绝地反击,或是不痛不痒,不理不睬。观感实佳。

  每次高高兴兴坐在椅子上准备认真学习,忽然感觉屁股上一股清凉,这个坏小子,居然在我的椅子上喷了水,已经是上课了,我又没有办法处理椅子上的水渍,只好坐着等裤子干了。这种事情做了一次,第二次我是绝对不会上当了,当我确认我的椅子是干净的我才会坐下去,可是他呢居然在上课上一半的时候,悄在椅子边喷上水让水沿着椅子的纹路流在我的椅子上。真是太可恶了。抑或是在我下课是迷迷糊糊睡着的时候,大叫我一声,然后喷我一脸清凉无比的水。或是,趁我不注意的时候将透明胶带剪下一段来轻轻粘在我的头发上,我的头发又短又碎,粘住了,是很不好处理的,这个熊孩子。

  每次拿铅笔写题的时候总会和我抢橡皮,那是我的橡皮了,橡皮掉在地上从来不会主动捡起来,等我捡的时候总是压着我的头不让我起来,这个家伙,总算是认清他的真面目了。既然如此,我是不会手下留情的。

  趁他不注意抽掉椅子,让他摔个大屁股只是一个小小惩戒,我是一个好孩子,做了错事,当然应该拿着涂了牙膏的奥利奥向受害人真诚的道歉。“这是奥利奥吗?怎么咸咸的,有点苦,还有薄荷味?”“这是奥利奥新出的口味,怎么样,够独特吧。这样才能显示我道歉的诚意啊。”看我说的这样好,坐在我前面的齐睿钊也忍不住想拿一块吃了,我立马拍掉他伸过来的手,“我的爱心饼干,专门给我老大吃的。”他悻悻然缩回了手,这话说的我小脸一红。心不惊,肉不跳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我被老大为了迷魂汤了。马屁拍的真足。其实是我在饼干里面加了牙膏。哈哈哈哈,真是一天好心情啊。

  吃了几次亏,易宵蓝的脾性倒是稍稍收敛了一点,但仍是调皮捣蛋啥也敢干。每当我气急了举起拳头准备暴揍他一顿的时候,总是委屈巴巴的,像是我欺负了他一样,拽着我的衣角,“姐姐,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演戏真是一流啊,差点眼泪鼻涕一起留下来了。还举着自己新买的零食同我分享。既然如此,我就勉为其难的原谅他吧。

  易宵蓝是很好相处的人,班里面的同学和他关系都不错,自来熟说的就是他了。我还给他起了一个好听的外号,小猪猪,别看它通俗,也是有来源的,受到了四周同学的一致认可。易宵蓝有鼻炎,一到春秋两季更加厉害,卫生纸是所到之处的必备物品,一擤鼻涕就像猪叫一样,而且和猪一样吃的很多,下午许多学生都会在学校吃饭,饭菜是可以添加的,每次别人吃完一盘大米,他已经添了三次米饭了。久而久之,我们都在叫他小猪猪,有的人嫌麻烦,直接叫猪,他也并不是很嫌弃,这个外号就成了他的新名字。

  分科之后,茜楠要和新同学打交道,不便与我同去餐厅吃饭了。每次去都能碰见易宵蓝和齐睿钊,况且餐厅的座位也不好找,如此我们便一起去吃饭了。一日,正在餐桌上细嚼慢咽,一声“九”听得我直起来身子,九月是我的小名,我是九月出生的,以前妈妈就经常叫我这个名字。但是上学以后和同学们一起玩,他们经常叫我一个字的九,我也不太在意,尤其是关系比较好的同学。叫我这个名字一定是熟人了,抬头一看眼前站着干净清秀的“南瓜”,不错,正是苏楠,她是我的小学同学,因为初中是按地方分配,我们便不在一起读书了,她是我小学玩的最好的同学了。简单的寒暄了几句,她便和她的同学一起走了。能看见苏楠,我还是很高兴的。回到班里面,不知不觉,我就多了好几个名字,阿九,九儿,九九。尤其实在那年,新播了一个电视剧叫九九,坏了,我好好的名字就变味了。叫的人多了,我也就不太计较了。

  分科之后,每门课程都很紧张,时间不等人啊,再过两年就高考了,高二正是浪子回头的好时机啊。我们还重新换了老师,新来的数学老师尤为严厉,不怒自威,连头发丝都服服帖帖的紧贴着头皮,没有一根乱了形状,衣服整整齐齐,没有一个褶皱。细节见真章,老师不好惹这是真的。这个老师还有严重的洁癖,上课的椅子桌子黑板,都要擦得干干净净,连进门的灯都要求擦干净。多媒体上课用的键盘是白色的,搁置了一个暑假落了灰尘,老师要求拿着和酒精去擦一下,一上课就开始提问数学公式,不会的全部罚写十遍,这个老师真是不好对付啊。但与此同时,我们班同学的学习效率直线上升,上课再也没有人打瞌睡,做小动作了。严师出高徒,老师对每个同学都很尽心尽力,上个学期我的数学在班里面还是垫底的,经过数学老师每节课的认真“辅导”,我的数学进步巨大啊。但就是生物的孟德尔定律,化学的方程式,物理的力作用依旧使我烦心。哎,每当我拿着这些愁人的东西问易宵蓝,总是摆出一副老大的模样,“熊孩子,这么简单的题都来问我,这是辱没了你老大啊”,说着,一副嫌弃我不争气的眼神,“老大,我知道你心底善良,聪明伶俐,这些小题怎么能难倒你呢?”他拿起笔在我的草稿纸上画他的鬼画符,解决问题简直是简单粗暴。这就是我的新同桌,有点聪敏,有点善良,有点调皮捣蛋,还有点贪吃讨厌,但上天可以作证,他和我一样,还是一个好孩子。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夏末盛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夏末盛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