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留宿
Lemon柒2021-01-16 17:582,387

  侍童小心翼翼地端上了两杯茶水,露涟现在是非常规矩的。坐在蒲团上一点都不敢乱动。

  “难道你有封神之心?”

  松渊帝君一语命中。露涟心中的确有这种想法,但是她现在的修为太过于浅薄,和那群人比起来根本不值得一提。

  露涟低下头并未说话,不过松渊帝君却是了心中知晓她有这种想法,可是这封神可不容易,稍有不慎便会打入凡尘要重新修炼。

  “那你可有做好封神的准备,这封神说小不小说大不大,一旦被封了神那你可不能像今日这样鲁莽。”

  松渊帝君那一双平坦的眉微微簇起,他是在提醒露涟,但也同样他也带着几分希望。就算你是祸世妖心又怎样,你若一心向正那一样可以保佑人世。

  “帝君我的确有这样的心,可是对于封神我觉得对我太过于渺茫,而且封神那些人实在是太强了,我……”

  露涟说着她也有些沮丧,她才仅仅三百年的修为,怎么和那些要封神的人比,那些人随便一出招很有可能都会要了她的命。虽然说露涟她有九条尾巴就象征着有九条命,可是也经不起她这样耗费。

  “距离封神节还有些时日,所以你修炼是来得及的。”松渊帝君伸手轻轻地拍了拍露涟的头,这也算是一种鼓励吧。

  露涟突然抬头对上了松渊帝君那双深沉的双眼,她那双桃花眼中再一次燃起了希望,她也相信封神节上可以封神。

  “可是帝君千百年来,从未有妖做过这九天之上的神,若你此番这样说,到时候她输得落花流水岂不是又要来怪你。”

  侍童突然也跪在了蒲团之上,谈及这个问题帝君突然冷眼警告了侍童一次,侍童也能察觉得到帝君的眼神,便低下头,意识到自己刚才再一次说错了话。

  露涟听到侍童说的话扭头看着松渊帝君,她眼中的神色不明不暗,有几分胆怯却又有几分期待和希望。

  “帝君难道真的没有妖做着九天之上的神吗?”露涟问出了口,其实她早就已经知道了答案。妖神本就不是一片天地的人。

  松渊帝君咽了咽喉,托起矮桌上的茶杯抿了一口:“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你若真有心那便好生修习,至于做不做神这由我们帝君来定夺。”

  松渊帝君此话一出,其实也算是给露涟提了一个醒,就要她好好修习,参加封神节那同样也可以获得封神的机会。

  “是,露涟谨记!”露涟突然站起来恭敬的对松渊帝君行了一礼。

  没过一会儿,露涟准备起身回九千阁了。

  “今日天色已晚,难道你真想现在回去吗?若你现在回去被九千阁侍童抓到,又不知道要在无堐面前怎么参你一本。”

  松渊帝君突然开口说话,露涟便停下了脚步他说的也的确在理,如果她现在回去被侍童抓到恐怕无堐帝君知道她又完了。

  她看向窗外,天边早就已经挂上了一轮明月,有几片薄云飘渺般的遮住明月,看起来不是很明朗。

  “给她安排一个房间,今晚她就睡这。”松渊帝君说着便轻轻抖袖起身,而侍童也更是惊愕。从前松渊帝君可从来不留客住宿。今日松渊帝君为了露涟一次又一次违反自己曾经定下的规矩。

  但是他现在又怒不敢言,只好按照松渊帝君的吩咐,给露涟安排了一个小小的房间。

  推开房门。抬眼便能看到一张方桌,方桌上文房四宝一应俱全,还有淡淡的书香味结合着檀香真的沁人心脾。

  两处都有屏风阻隔,一边是沐浴所用,一边则是闺房,房间里面摆放了六个烛台都已经点上了烛,房间瞬间就明朗了。

  在这个房间里面依然也有翠竹的身影,看来松渊帝君特别的喜欢竹子,当她把目光投放到侍童身上时,便发现他有几分不情愿。 “怎么,小侍童?帝君留我在池崖居休息一晚,你可有异议。”露涟拿此事向侍童示威,她灵动的双眼中充满了几次挑衅,侍童看到她这副样子,是真的在强忍着自己的怒气,以免被帝君知道又要受罚于他。

  “今日天色已晚,还是请露涟姑娘早些休息。”侍童努力地掩盖着自己的怒气,他向露涟鞠了一躬之后便准备退出房间。关上房门的那一刻侍从眼中有了一抹淡淡的杀意。

  露涟走到窗边,将窗户轻轻推开,一阵微风席卷而来,轻轻的撩起了了她额前的那些碎发,她靠在窗边仰头看着那一轮不太明朗的明月。

  狐族灭亡距今已经过去了三百年,这三百年来,每一个日夜,她都能梦见狐族狰狞害怕的嚎叫以及面孔。

  她不是不记得只是不想提及,她被无堐帝君接上九天之后,在九千阁处处的人被人嘲讽针对,只是因为她是一只九尾狐,给狐族带来了灭顶之灾,而狐族却用所有人的命来保住了她。

  “露涟啊,露涟想要给狐族报仇,唯一的一条路就是封神,然后带着人杀回妖族。”

  露涟对着那轮明月自言自语道。

  她心中的苦闷也只有在这个时候才能发泄,当她转动眼眸,才发现她的房间那里有一颗攀岩松,在月光的笼罩下的确非常应景。

  深夜静谧,而露涟一直趴在窗边也不知看什么,反正就是看着那一轮明月,发了很久的呆。

  不知不觉中,露涟那双灵动的双眼里,突然笼罩上了一层雾水还带着几分猩红,过去了三百年,就连她娘亲的样子都快要记不住了。

  可是明月又哪里能知晓她心中的愁,她心中的怨,她心中的思念,在这九天之上她就是一个外族人,不过好在有无堐帝君,否则她都不知道这三百年能不能活下来。

  明月依然还是这么冷清,九千阁的那些书籍里面的文人墨客永远都把明月当成是一种相思情,可为什么她感受到的只有冷清?

  她的九条尾巴她现在可以毫无顾忌地露出来,因为无堐帝君不准她把九条尾巴露出来,但是松渊帝君似乎并没有在意这么多。

  露涟突然想着就便想到了松渊帝君,她起身往侧边一看,不远处那边去松渊帝君房间的窗户。

  之前月光被几片薄云遮住,所以不能朗照,但是现在明月高高挂在空中。所有植株都披上了一层银光。

  一只狐狸爪子想要攀到那窗沿上,但是怎么也够不着,她一只爪子紧紧地抓住树枝,而另一只爪子只是想要去抓住窗户,这个动作从向往上看也的确非常怪异但也形成了一道独特的风景线。

  露涟是真的,使了很大的劲儿,但是怎么也抓不着,再往前走走她就抓不住了。

  底下可是万丈深渊,她可不想掉下去,掉下去她就没活路了。

  终于她的爪子抓到了窗户上的木板,唰唰唰的声音在房间里响了起来,而躺在床上的松渊帝君听到声响,也并没有在意一手支着头双眼轻闭。

  “抓不住了,抓不住了,抓不住了!”露涟不禁喃喃自语。她终于抓住了窗沿,可此时窗户突然被打开。骤然,她瞳孔一缩。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狐动九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狐动九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