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没有枕边风。桐禄,我屋里没人。
语不息2020-05-22 22:412,229

  适逢谷雨节,皇后于宫中设宴,邀请平城贵胄子弟出席,想为几位适婚公主择婿,也为看看各家好儿郎。

  顾朝语刚从边境归来,身上自带杀伐之气,妇人看来爷们的紧,惹得几位贵女多瞧上几眼。

  顾朝语在白桐禄旁边的位置落座。小声跟他讨论宫里的糕点。

  顾朝语一手撑着脑袋,偏头看白桐禄,边指着一般白色糕点边说:“桐禄,你尝尝这个,这是甜白玉。”

  白桐禄尝一小块。

  顾朝语赶紧问:“好吃吗?”

  白桐禄点点头。

  顾朝语手指另一盘说:“桐禄,你尝尝这个,这是杏仁佛手。”

  白桐禄尝一小块。

  顾朝语赶紧问:“好吃吗?”

  白桐禄点点头。

  顾朝语手指另一盘说:“桐禄,你尝尝这个,这是合意饼。”

  白桐禄尝一小块。

  顾朝语赶紧问:“好吃吗?”

  白桐禄点点头。

  顾朝语手指另一盘说:“桐禄,你尝尝这个,这是金丝酥雀。”

  白桐禄尝一小块。

  顾朝语赶紧问:“好吃吗?”

  白桐禄点点头。

  ……

  谷雨宴中,太后身旁依偎着一位美人,杏眼圆脸,红唇轻起。美目四顾中瞧见了左上位的顾朝语,有些魁梧的身膀上,一双秋水含情目衬的整个面庞都略显秀气。

  美人正是适婚公主之一,瑶池公主。

  瑶池并不是皇后所出,而是早年为北魏征战的南方桐族族长之女,桐族为北魏平南方四强之乱,族长带领全族青壮参战,全军覆灭。族长家仅余一五岁幼女,乳名唤瑶瑶。当今皇后看着不忍,收做养女。因皇后膝下并无女儿,对瑶瑶真是当做亲女儿疼,后宫皆知皇后将瑶瑶视为眼珠子。有什么好东西都是紧着瑶池公主先挑选,竟是比皇上的嫡亲女儿们更尊贵些。

  瑶池自然被养的恣意妄为,没那些小女儿的拘谨。抬手附在皇后耳边耳语几句。

  皇后便差顾小爷舞剑,让大家见识一下边疆将士们的风采。

  顾朝语便执一把桃木剑,手腕内旋,划一立圆,起势一出便带了一股肃杀之气。随后的一招一式却渐渐抹平杀气,由一种悲悯之气代之,众人犹如置身佛家讲经之地,顾小爷仿佛高僧附体,舞出了悲天悯人之感。

  顾朝语因为年纪尚小,将军没有让他真正上阵杀敌,但常让他跟着去打扫战场。将军说,想做武将,要先学会抬尸体,体会士卒的流血牺牲,心中有悲悯,上阵才能不杀红了眼。打仗不是为了杀戮,而是为了以战止战,是求取和平的下下策。

  瑶池看的发怔,抬手一擦才发现自己已然泪目。

  瑶池记得大哥当年也这般大,十六岁的少年没有成年人的棱角,带着些许温润的书生气质。出征那天,她抱着大哥的腿不撒手,哭的惊天动地。她只要一哭,大家都会心软,凡事都会依她。她以为,她哭的够大声,大哥就会留下来。但那一次,不好用了。大哥说,哥哥去打仗,不是要离开你,是为了千千万万个家日后都能向咱家一样,家人围坐一团,平安喜乐。

   

  武江右肩扛着一个箱子,左手提着一筐杏子走进来。

  顾朝语屋里的管事丫鬟跟在后头进来,说:“管家正在分皇上赏来的物件,这是今年春季的贡茶和雨前的甜杏儿,其余的都让丫鬟们搬库房了。这是公子屋里的单子。”

  顾朝语接过单子,一手托腮看着淅淅沥沥的门外,说:“皇上是朝臣都赏了么,还是只赏赐了亲眷?”

  管事丫鬟说:“回大公子。别的不知道,听管家说,这甜杏儿挺珍贵的,是单送给公主的。说是只有宫里的娘娘和咱们公主有,公主还在郊外佛寺住着,管家怕坏了,就做主送你屋里了。”

  顾朝语一下蹦起来,对丫头说:“你去都洗干净,挑个漂亮的篮子装起来。武江,走,咱们带去给桐禄尝尝。”

  武江正吃着一个,说:“无染寺骑马去也就一个时辰,你不给公主送点?”

  顾朝语:“公主这么多年都吃腻了,才不稀罕呢。有好东西应该跟同袍分享。你少吃点啊,拢共就那么一筐。”

  武江皱皱眉,便伸手多拿两个,顺顺气。

   

  顾朝语都没让白府下人通传,直接进去就喊,“桐禄,好吃的到啦。”

  一进书房门,才发现还有个碍眼的在。

  孟瑞说:“哎呀,我真是有口福。”

  顾朝语抽他一眼,说:“你要吃,便找你贵妃姐姐要去,我这就一小篮,不够你分的。”

  “哎,这怎么了,走的时候还是好兄弟,回来就翻脸,谁跟你吹枕边风离间咱两兄弟了?”孟瑞说着便作势要打。

  顾朝语赶紧解释:“我没有枕边风。桐禄,我屋里没人,别听他瞎说。”

  白桐禄打岔道:“顾兄,这手里提着什么?”

  顾朝语掀开盖子,漏出里面的甜杏儿。说:“今年春雨前的甜杏儿。”

  孟瑞手快,拿了两个,说:“我替白兄尝一个,嘿嘿。”绕道武江身边,递给他一个。

   

  “我新得了一处庄子,那有一片桃花林,明日休沐,咱一起去瞧瞧?”孟瑞是丞相夫人的老来子,放在心尖尖上疼着。平日里得了什么好处,都赏给他,可谓是这帮酒友中最富庶的人。

  白桐禄大拇指往外一掰,甜杏儿就变成两瓣,食指与中指一捏,杏核被轻巧的取出来。

  顾朝语偷偷看着。白桐禄的手指很好看,青葱鱼白,看得人口干舌燥。

  白桐禄说:“好啊。能入得孟兄眼,想必是处美景。”

  孟瑞与武江对视一眼,“我突然不想带你了。”

  顾朝语一个杏核扔过来,“带不带?”

  孟瑞躲到武江身后,说:“武江,顾小爷欺负我。”

  武江低头,“我是顾小爷的侍卫。”

  孟瑞说:“顾朝语给你多少钱,我出双倍。”

  “顾将军给了我这条命。”

  孟瑞,“……”

  “哈哈哈哈……”顾朝语,道:“你死心吧,武江是我爹养大的,跟我兄弟一样。我把金山给你,你也不能动你大哥一根汗毛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桐花万里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桐花万里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