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润泽天下
歌梦尽头2020-05-21 16:223,063

  长平十六年五月,天下大旱,饿殍遍野。当时正值卫明帝在位。这位在后世史书中评价其有小功无大过的皇帝,听闻大臣讲述四境之内,滴水不落;乡野之间,五谷不发;巷落之井,枯之八九;水之市价,日升斗金后,自责痛心地说道:“我大卫子民,受此灾难,是联之无能!”乃下书,诏己罪,又命人筑高台,筹祭品,选取六月元日辰时这一良辰吉日,亲率文武百官祭天祈雨。这次祭天堪称有史以来规模最大一次,却仍是未见有何处落下一滴雨。

  此时,黄昏。远在南疆十万大山之中,有一男子,屹立于高山之上,眺望北方。他身着南疆巫师特有黑色服饰,面若脂玉,凤眼薄唇,眉目清冷,一头雪白的长发惹眼。极美的容颜,足以羞煞世间美女。

  这时,一位与他身着同样服饰的女子出现在他身后,女子相貌标志,但比之男子相貌倒是远远不如。

  “师兄,你都在这站了一天了。”夕阳的余辉散在男子珠玉般的面庞上,光彩照人,不可方物。

  “哦,有吗?”男子轻声说着,显得有些心不在焉。

  这时太阳向人间洒下最后一丝光芒后完全落入群山之中。只听见男子轻轻的一声长叹。

  女子疑惑,正要询问,男子却先问到:“旱情仍未缓解吧?”

  “是啊,很多人都饿死了“女子很是担忧地说到,“师兄,你莫不是要……”

  “是的,明天一早就出发,去天岁城。”男子坚定地说到。

  女子似乎还想说什么,但看到男子坚定神色,只好作罢。这样的种情,自打她认他作师兄以来,似乎还是首次出现在他的脸上。他一直以来好像都板着那张世事与我无关的冷淡厌世脸。

  “我走以后,这里就都靠你来打理了,最好有机会的话能收个徒……”

  “啊?!”男子的话很快被打断,“不,如果师兄要去话,请务必带上我一起去。”女子更加坚定地说。”

  “你我是师傅唯一的弟子,南疆巫师的传承不能……”

  “所以师兄就要独享世间繁华,将师妹抛弃在这深山老林之中吗?”

  “不,我只是……”

  “不必说了,是师妹我看错了人,既然师兄如此喜新厌旧,那就让师妹我一人老死在这深山老林之中吧,老死后无人打理也好,就当天人合一了。”说着便转身向后走去。

  “好好好,师兄带你去便是。”男子有些无耐地说到。

  师兄虽然表面上冷冰冰的,实际上心软得很。若是自己要求的事,他起初都说不答应,可到最后该不都是依着自己。她心里想着,想要笑,却皱起了眉头。

  南疆巫师有祖训:出世不入世,入世不复回,至死方可归。

  她怕,她怕那个呆板的师兄,真的至死方归了。

  ――――

  长平十六年八月里一个注定不平凡的一天。

  这一天正赶上官员旬休。官员们虽都休假了,可皇帝还是忙的狠。此时他正在御书房批阅奏折。这些奏折中,每十封奏折,就有八封是陈述各地区旱灾灾情的。四封是上报哪哪哪开仓放了多少粮,哪哪哪粮食还剩多少,哪哪哪粮食又几乎放尽了。三封半是交代哪哪哪又死了多少人,哪哪哪又迁走了多少人,哪哪哪又迁入了多少人。最后那一封是禀告哪那哪发生了民变,哪哪哪又传了什么谣言,请求陛下另寻方法,一起要控制住灾情云云。

  皇帝看着这一封封奏折,从脑门疼到了脑后跟,这些天来,他日日心急如焚,几乎没睡过一个安稳觉,翻来覆去睁眼闭眼,都是旱灾灾情。本就不太黑的头发转眼就又白了大半。

  上个月举办的那么浩大隆重的祭天仪式到现在似乎成了笑话。后来也请了不少道士、僧人施法布雨。其中有能感动上苍,让老天爷掉几滴眼泪的,现在都像神人一样供奉着。再想到这些天朝会时,有的大臣直言不违,强烈要求皇帝再寻方法;有的推荐这神人那仙人,说其有怎么怎么样的神通,可就从来没有管过用的;有的一脸忧愁,想说又不敢说,说也不敢太明说;有的谎报灾情,阿谀奉承着要讨好自己……于是明帝更加愁苦头疼了,莫非真的像流言所说的那样,大卫气数已尽,这是老天的意愿?明帝不敢再想。

  这时,有待卫进来,禀报皇上说时隔多少天之后,又有人撕下了征集能祈雨之人的告示,是一个衣着古怪黑色服饰,戴着银面具的白发男子,和穿同样衣服女子,自称他们南疆巫师,说是能解陛下之忧。

  “南疆巫师!”明帝心中一惊。明帝心中对此早有耳闻。传闻说南疆有巫师隐居在山林之中,有无边法力。于是明帝又不禁燃起了一丝希望,吩咐敢快把两人请进来。

  于是,这两位在皇宫中的闲庭信步的南疆巫师就被请进了御书房。

  男于身长七尺,发白异众,着古怪服饰,一只银面具遮往了上半张脸,不知其年几何。身后跟着的女子面目素洁清纯,一双大眼睛闪烁灵气,一只樱桃小嘴更是富有南方女子的秀气。

  明帝起身看向走来的人。

  不知为什么,明帝一生可谓阅人无数,可第一眼看到那名男子就被深深地吸引住了,惊为天人。

  只见两人走到明帝身前,男子深深一拜。“南疆巫师晟,携师妹婴拜见陛下”。女子也有样学样一揖到底。

  明帝满脸笑意,绕过几案,满是热情地将自称是晟的南疆巫师扶起,说:“先生来我大卫国都天岁城见寡人,想必便是来为这天下万民祈雨而来。实不相瞒啊,自五月到如今,这两个月,大卫国国境之内可以说是滴水不落。寡人这些日为这旱灾当真是愁白了头啊。听闻远在南疆那十万大山深处却是照旧风调雨顺,看来便是您二位之功劳了。寡人一见先生,便觉是仙人下凡,看来寡人可以高枕无忧了,这祈雨之事便交给您二人全权打理,寡人相信先生二人一定不会让寡人,让天下万民的失望。”

  晟又一拜,说:“一介南疆草民,得陛下信任,三生有幸,定不负君恩。”

  明帝微微一笑,说:“好,那寡人就等一场润泽整个天下的雨了。”

  晟告诉明帝,他需要在帝宫中建一座高塔,方可祈雨。这在群臣中引起了争议。明帝还是同意了,对他说:“只要先生能为我大卫国,为天下万园祈来雨,先生需要做什么寡人都同意。”

  但,另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是:当夜,晟作法时,随着晟跳起独特的舞蹈,天地肃穆。九天之上似有僧弥诵经文。天地沐浴在庄严的诵经声中。这一夜,应晟的要求,整个天岁城没有一处燃过灯火,整晚无月无星辰。当次日第一缕曙光划破黑夜之时,人们看到一座九重高塔巍然耸立在浩荡天地之间。后世传言,这一刻,于高塔之上的云层中,有九条龙交织盘旋,遂此塔命名为九龙塔。

  当大阳完全升起在天边之时,巫师晟屹立于九龙塔之上,巫师婴侍立身后。晟左手执令旗,银面具下面容肃穆而庄严。他嘴念咒语,起舞于高塔之上。舞毕,晟左手高举令旗,整个天空霎时阴云密布,电闪雷鸣。俄而,有青龙自东方而来,伴随着一声贯彻天地的清悦龙啸,天上下起了瓢泼大雨。久违的雨水重归大地。它汇入如裸露的河床,黏合干裂的土地,滋润着枯萎的禾苗。

  见到这一幕的贫民百姓,无不以为天神显灵,纷纷跪倒在地,感激涕零。皇帝激动的泪流满面,朝天跪拜。文武百官也从震惊中回过神来,纷纷跪拜,每个人均是热泪盈眶。

  当晟从九龙塔顶影缓缓走下时,雨势稍缓。此时众人已经起身,明帝激动得一把拉住巫师晟的手说:“先生真乃大神人也!今日,先生施展大神通,为天下苍生祈雨造福,寡人在此替天下万民谢过先生。”言罢,明帝微微鞠躬,执大夫礼。晟急忙还礼,说:“陛下不必如此,这只是臣该做的。”

  明帝说:“先生不必推脱,联愿拜先生为我大卫国国师,先生一定要答应寡人。”

  晟沉默了一下,说到:“一介草民晟,谢过陛下恩典。”

  国师者,自卫国开国至灭亡唯晟一人耳。

  后世有人评价这一日:国师晟夜起九龙塔于帝宫,引青龙布雨,润泽天下。延长卫国国祚二十八载……

  这一天,其实还发生了另一件十分重大的事。

  这一天夜晚亥时七刻,卫明帝容穆第四子容熙降生。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倾尽天下之江山此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倾尽天下之江山此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