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显赫世家
池禽春生2020-05-24 11:153,259

  不知不觉,来杭州已有大半个月,谭钧在杭州已经游玩许久,准备不日启程前往九江。

  离别在即,这日,大公子和彦雅彦敏姐妹,陪谭钧一家三口再次前往城中游玩。

  沿街都是酒馆、商铺,人头攒动,比肩接踵,叫卖声、讨价还价声不绝于耳。

  姑娘们看到卖的糖人、小首饰等五颜六色的玩意,甚是喜欢,走几步就停下来。

  谭钧彦庭他们见姑娘们喜欢,也乐得帮她们挑挑拣拣,不一会儿,小厮手里已经有了不少东西。

  中午时分,去城中著名酒楼会仙楼吃饭。

  会仙楼声名远播,不少来杭州的文人墨客,商贾旅人来此尝一尝杭州名菜。

  会仙楼古色古香,装饰典雅,共有两层,一楼堂吃,二楼包厢。

  一楼早已是高朋满座,还有不少人在等位,大公子早已使人订过位子,小二看见几人,便直接领去二楼一处包厢,包厢直面湖水。

  进得包厢,墙壁上挂了名人字画。室内一角放置案几,几上置放梅瓶,插了几只腊梅。还有一香炉,点了三只香,香味清淡,不知道是什么香。

  大公子点了西湖醋鱼、龙井虾仁、宋嫂鱼羹、东坡红烧肉和叫化鸡等几道名菜,又叫了几壶上好的女儿红,招呼各位用餐。

  醋鱼酸甜味道掌握极好,多一分则过酸,少一分则无味;虾仁本来腥腻,用龙井茶煮过后格外清爽。红烧肉肥而不腻,瘦而不柴;鱼羹色泽金黄,鲜嫩润滑。

  又让人端了那新鲜的鱼脍上来,竟然是生的鱼片,谭茵都不大敢吃。

  彦庭笑道:“这鱼一早从海上捞上来,快马加鞭送过来的,粘上这店家秘方酱料,极是新鲜美味。你尝一口。”

  谭茵夹了一块,粘上酱料送到嘴里,鱼肉鲜嫩肥美,嗯……美味萦绕整个口腔。

  天气晴好,和家人们一起吃着美食,看着美景,真是人生快事。

  谭钧看大公子做事稳妥细致,不禁暗自称好。妻舅家做事体贴,妻女自然不需担心。几人一边吃,一边听大公子述说城中的趣闻轶事。

  这杭州春花秋月夏荷冬雪,山上湖边寺庙道观,达官贵人升斗小民,各有千秋,各有不同。湖光山色,鱼米之乡,才造就这人间天堂。

  ……

  用完餐,大公子让人上了那上好的西湖龙井,几人坐着闲聊。

  千古苏杭,文人骚客,故事不知凡几,谭茵听得是津津有味,不是插嘴问话,因是在家里,谭钧也随她去了。

  一边听着轶事,一边喝茶,谭茵随意打量了一下包厢,发现了一幅书法和一幅画,那幅画挂于西首,描绘的是西湖十景雷峰夕照的景象,笔法老练自然,应是名家之作。

  而那幅书法却位于东首,写的是苏轼名句“若把西湖比西子,浓妆淡抹总相宜”,字体苍穹有力,但与画相比,却并不算突出。

  那书法周围半丈处均用木栏杆遮挡,栏杆内外都放置膝盖高低的兰草,让人只能远观,不可近看。

  “大表哥,这幅书法有什么特殊之处吗,为何要如此保护?”谭茵感到奇怪,不禁问道。

  彦庭笑道:“你不知道,那幅画是杭州名家吴许之作,也是珍贵,但这幅书法是厉尚书的亲笔之作,店家视若珍宝。”

  说着,便给众人讲起厉家的事情来。

  杭州历来人杰地灵,世家众多,以百年望族厉家最为显赫。

  厉家世代为官,祖上曾任宰相,在朝中位居高位者很多。

  今上还为太子时,厉家嫡长女美丽多才,身为吏部尚书之女,一朝被选为太子良娣,只在太子妃一人之下,多有宠爱,且生有陛下长子。

  今上登基后,厉家小姐被封为淑妃,只在皇后之下,其父后登阁拜相。

  皇后过身后,苏贵妃进宫,今上独宠。

  宫内没有皇后,贵妃便位居各宫之首,生有一子,便被立为太子,厉家小姐所出皇长子被封为安王。

  谭钧自然知道朝中之事,谭茵在父亲熏陶下也知道一些,但夫人和小姐们只知道一二,听到此处觉得有异。

  “那厉家肯定不满今上如此安排。”彦敏快人快语道。

  “是啊!她本位于皇后一人之下,被封为淑妃,结果苏贵妃进宫后,反而比她位阶还要高,贵妃之子还被封为太子。”谭茵也说道。

  “在此处言此似有不妥。”谭钧为人谨慎,不欲说今上是非。

  “姑父不用担心,会仙楼是我好友家所开,这包厢我来过多次,这墙板都是用那厚重楠木,隔音甚好,不会被听去。且这事也是天下皆知,城中讨论颇多,更有读书人春秋笔法。”彦庭道。

  谭钧听得彦庭所言,放下心来。

  “厉淑妃本为陛下潜邸旧人,位于皇后一人之下,中宫无子,皇后去后,按照历朝历代惯例,理应成为继后,且她生有陛下长子。”彦庭继续道。

  “可陛下并未再立后。”谭茵听到这里,说道。

  “陛下宠爱贵妃,即使想立后也只想立贵妃,但考虑厉淑妃情况,只能作罢。但他仍立贵妃所出之子为太子,淑妃之子为安王。”谭钧说道。

  苏贵妃也是我朝传奇,少女时就是名动天下的美人,求亲的媒人把苏家的门槛都快踏破了。

  今上登基后年富力盛,后皇后无子过世,陛下一直有些郁郁。

  太后亲自过问后宫之事,苏贵妃美名远播,一朝选在君王侧,六宫粉黛无颜色,自她入宫后,已经独宠近二十年,这都是天下皆知的事。

  “安王的封号颇为微妙,虽然册封旨意上说的是安宁固邦,但也可以说是安分守己。”彦庭说。

  谭钧点点头表示赞同。

  彦庭继续道:“厉家以杭州为据点,在苏浙两省深耕百年,两省官员与厉家牵扯颇深,很多更就是厉家门生。苏浙才子众多,每年进士占据大昭三成;富甲天下,税负占天下二成还强,厉家根基非同一般。”

  “那苏贵妃呢?”谭茵问道。

  ”苏贵妃不过区区五品官员之女,家族无甚实力,全凭陛下宠爱。”彦庭答道。

  “那这不是留有祸根吗!”彦敏直言。

  “是啊!如若陛下春秋鼎盛,厉家纵然心有不满,也不敢有所行动。但陛下近年多病,太子监国已有数年,东宫多智善谋,深谋远虑,心思深沉,加上眼光毒辣,善于笼络,手段老成,羽翼已逐渐丰满。”谭钧答道,对太子到是颇有嘉许。

  “只怕厉家不会甘心,见此会放手一搏!”彦敏道。

  “那太子和安王的才智如何?”谭茵问。

  “安王母族出身世家,加上天潢贵胄,自然也是当世英才。只是太子行事之谋和用人之准实是无人能及。杨澈任北疆之战主帅就是他力排众议,还有上届状元许临风……”彦庭说到一半突然顿住。

  “许临风?不是二姐姐未来的大伯吗!”彦敏突然想起来。

  彦雅听见此言不好意思,她本就性格内敛,被说起未来夫家,脸刷地红了,不禁低下头去。

  “姑父,只怕时局有变。”突然想到什么,彦庭皱眉道。

  谭钧明白彦庭所言,时间并不站在厉家这边。

  一来安王并不占名分优势,虽说立嫡立长,安王虽身为长子,但太子为陛下亲立,自然占有道义上的正统。

  二来东宫羽翼日丰,杨澈、许临风、李璀等左膀右臂已经势起,再等下去,东宫实力越发强大,也就失去先机。不如趁陛下多病,东宫羽翼尚未完全丰满前行动,还能有几分机会。

  苏浙是天下的粮仓和钱袋子,兵马未动粮草先行,钱财是一切事情的基础,厉家在此深耕百年,东宫那边自然也不会轻易放过此地,不知两地又要有多少人家会被卷入其中,可惜了这无边胜景。

  “彦庭,高家与厉家有无生意往来?”谭钧知道彦庭所忧。

  “姑父放心,我高家主要做的都是药材生意,都是到各地药材商那边收过来,其他一些丝绸布铺等也都是正经生意。”

  “这两年因为……因为与许家有婚约,父亲严厉要求我们不得与厉家有任何生意往来。只怕到时若有波折,不管是否有涉,杭州城诸家都要受影响。”彦庭提到许家,稍微顿了顿,蹙眉担忧道。

  “大表哥,覆巢之下,安有完卵,若只是影响生意一二,折点银子还算幸运,只要不是直接牵连就好。”谭茵安慰道。

  彦庭闻言对谭茵笑着点点头,阿茵表妹到是豁达。

  ”挂一漏万,也搞不定下面会有一二牵扯,到时万一有事也说不清。”谭钧沉思片刻说道。

  “好,我回去立马就查。”彦庭知道姑父所言。

  “但也不能明显,到被有心人抓住把柄。”

  “这个我省得,自然要私密婉转。”

  众人没想到出来游玩,闲聊到是聊出这么些事来。

  谭茵心想,听刚才所言,彦雅未来大伯许临风已是太子心腹,舅舅家不与厉家生意往来,也是不想有所牵扯。事后想,这日父亲和彦庭所言就是笃定厉家会败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芳茵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芳茵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