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齐大非偶
池禽春生2020-05-24 21:543,043

  如此过了半月,谭钧向岳母高老夫人提出择日去九江,老夫人虽极力挽留,但知道谭钧此次有事,便也不再勉强,只吩咐媳妇和婢女们多准备途中的物品。

  老夫人与各位夫人叫谭钧放心,保证把谭夫人和谭茵照顾得好好的,一根头发丝也少不了。

  告别老妇人后,一家三口回到自己院中休息,几人正坐在厅中说话,忽听到有人敲门,原来是彦庭。

  彦庭坐下和大伙儿说了会话,谭钧见彦庭有话欲言又止,知道他有事。

  彦庭从小钦佩这位姑夫,谭钧性格沉稳,心思缜密,见解独特,不禁把烦心事说了出来。

  他从小就学着打理生意,高家的生意做得风声水起,可本朝仍和历代一样重农轻商,至于读书人更是鄙薄经商人家。

  高家生意做得甚大,虽也有几个本族在朝中做官,但品级较低,因此虽然在城中也有些名望,但到底比不上那些世代官宦人家。

  彦雅订下的亲事许家是世代官宦人家,近几代逐渐没落,到许家上一代,家中人口颇多,生活窘迫,高家接济颇多,便许下亲事,将彦雅许给许家二公子,当时自然是你情我愿,皆大欢喜。

  许家老爷业已过世,现在许大公子掌家。

  两年前,许家大公子高中状元,他不像其他杭州出身的士子那样与厉家相交,反倒投入储君门下,深受东宫赏识。

  山东贪腐案盘根错节,案中案,迷中迷,牵扯朝中多名要员,被他巧设迷局,声东击西,查了个水落石出,一举将朝中数人拉下马,狠狠打击了厉淑妃一家,使得厉家元气大伤,再加上这次厉家在北方打了败仗,后杨澈扭败为嬴,储君地位越发巩固。

  时人皆曰许大公子胜过数千才子,杨侯爷胜过数万将士。

  许大公子甚得圣上和太子青睐,朝中祖上有交情的官宦也颇多照顾,虽然只有二十二岁,已是正四品官员,更加上是太子近臣,正呈蒸蒸日上之势。

  许大公子未婚妻没过门就去世了,朝中公侯人家趋之若骛想招为乘龙快婿,更有传言其可能尚主。

  许家二公子今年十九岁,杭州百姓都说不输其兄,都说明年状元非他莫属,虽已订亲,可还有不少人家在打听。

  彦雅一向温柔内敛,彦庭心疼这个堂妹,现在许家和高家地位相差悬殊,怕事情起了变数。

  就算能如愿嫁入许家,可是有一个公侯小姐甚或公主的妯娌对商贾之家的彦雅来说,意味着什么大家都明白。

  ……

  听了彦庭说的这些,谭茵问道:“可是那许家二公子悔婚?”

  谭茵知道如果许家没有一点想法,大表哥不会这样说。

  果然,彦庭说道:“那许家之前一直与我们交好,逢年过节总要派人问候,平时也来往颇多。可近几年来往却越发稀少,倒要我们先去拜访,他们才来回访,爹爹和几位叔叔不放心,命我多方打听。”

  “这才知道这许家二公子之前年岁小,也随家里意思,这几年逐渐长大,有了自己的主意,他才华横溢,眼界颇高,甚是喜欢活泼艳丽的女子。”

  “杭州知府小姐对他颇为有意,小姐开朗妍丽,就这样二公子还看不上,何况高家不过是个商贾之家,二妹妹个性还不合他意。”

  “这两年我们一直催许家早点完婚,可许家说男儿先立业后成家,要等高中才说。”

  “可等他高中差距还要大,更是没有希望,这不过是推脱之词,二妹妹已经十八岁了,不能一拖再拖。最近许家二公子和城中碧烟阁魁首芸仙又相交甚好。”彦庭说完,眉头紧皱,愤愤不平道。

  “大表哥,你不要着急,彦雅表姐虽然外表柔弱,却并非那毫无主见之人,你不要太过担心。”谭茵劝道。

  “彦庭,婚姻大事,马虎不得,品德性格缺一不可,依我之见,还是再要多打听打听,探探许家的口风。”谭夫人道。

  “就怕这许家想退婚,却又不愿主动开口,怕被人说成是忘恩负义之辈。此事不要勉强,如若他们真的不愿,雅儿真的嫁过去,日子也不好过。我再修书一封给你父亲和二叔三叔,再商量商量。”谭钧郑重道。

  “是啊,彦雅表姐真要嫁过去,相公又不喜欢他,那怎么过!”谭茵说道。

  “我们不是那些官宦之家,那些虚伪的礼节也没必要遵守。我要写信给几位哥哥,要是许家不同意,那就我们主动退婚,可不能让雅儿受委屈。”谭夫人气道。

  “姑夫、姑妈,高家女儿爱若掌珠,我们又怎肯让二妹妹受委屈,爹爹和我的意思都说要退婚,可是二叔说退婚不好,影响雅儿声誉。”

  “雅儿的终身比那些名声要重要得多,姑夫也多劝劝二叔。”高彦庭说道,谭钧点点头。

  “背信弃义也就算了,竟然还想让女家退婚,这种没信用没担当的男人不嫁也罢,我也会多开导彦雅的,大表哥你放心。”谭茵很是气愤。

  “本来我也不想说,姑夫马上就走,总不能叫你们烦心。但事情牵涉较大,想让姑夫你们出出主意。你们既然这么说,我也知道,回头我便禀明爹爹和二叔三叔,再详加打探,如若许家果真不愿意,我高家的女儿又不是嫁不出去。”彦庭怒道。

  “大表哥,你也要听听彦雅的意思。”谭茵问道。

  “恩,那是自然,只是二妹妹平时不善言辞,家里婶婶们是长辈,太熟反而不好多话,阿茵刚过来,和三妹妹反而可以多问,你们几个也帮我探探彦雅的口风。”彦庭说道。

  谭茵一口答应。彦庭见天色已晚,便起身告辞。

  “爹爹,官宦之家和我们这些平民真的相差那么大吗?”谭茵问道。

  “那许家现在权势显赫,又岂是高家能比的,士农工商,高家只是个商贾之家。”谭钧叹了一口气道:“早点睡吧,你们明天几个去彦雅那边看看再说吧!”

  ……

  第二天一早,谭茵和彦敏去彦雅处。

  彦雅正在刺绣,绣的是一副文人听琴图。

  时下一般姑娘绣娘绣的都是蝶恋花类似的蝴蝶牡丹图,抑或是猫狗动物、花卉水果等。

  但彦雅绣的这幅却是题材高雅,技法独到,配色精妙。丝线极细,纤毫毕现,栩栩如生,将那树下听琴文人的雅致、闲趣表现得淋漓尽致,没想到彦雅竟有如此好的刺绣手艺。

  “二姐姐,你这技法到是与苏绣和蜀绣不同,到是还要多上几种。”谭茵说。

  “我看了很多幅苏绣和蜀绣,又琢磨了很久,加了几种针法。还有把丝线再劈成几道,这样绣人物的时候就更精细,也更有光泽。”彦雅浅笑着说着自己的经验。

  “二姐姐如此心灵手巧,那许家二公子真是拣了个大便宜。”谭茵开玩笑道。把话头慢慢引到彦雅的婚事上。

  “许家二公子风流倜傥,才高八斗,可是杭州城内有名的美男子,和他哥哥被称为杭州双璧!”彦敏笑道。

  彦雅性格温和,听到两人打趣,不好意思地低下头,两人见此便知彦雅对许家二公子情深匪浅。

  一位姑娘对自己的未来夫婿总是有着种种幻想,虽然只远远见过许二公子一面,但从各种传言来说,她未来夫婿都是才高风雅之辈。

  再说,小厮婢女们只会说许家二公子怎么怎么好,城中人怎么为他疯狂,却不会告诉彦雅他喜欢的是哪种女子,更不会告诉他留连青楼,在彦雅心中自然将许二公子的光辉形象无限放大,只想着等许家来迎娶,自然对他是一往情深。

  谭茵和彦敏两人思索再三,只得硬着头皮实话实说

  彦敏咬了咬牙道:“阿雅,我们昨天去吴山游玩,经过碧烟阁,看到一名男子,大哥说很像许二公子,我们想哪可能啊!肯定是他看错了,怕婢女们私底下传来传去不好听,过来和你说一声。”

  彦雅咬住下唇,沉吟了片刻。两人见此也忐忑不安,不知道该说什么。

  “阿茵,有什么话就直说吧。”彦雅聪慧,知道二人为何而来。

  两人只得硬着头皮将彦庭的话说了出来,少不得遮遮掩掩,语气婉转。

  彦雅听后久久不语,众人看她努力镇定神色的模样,一阵心痛。

  最后,彦雅恢复神色道:“让我好好想想!”

  两人出得门来,吩咐婢女们好好生看着小姐。回去后将事情告诉给了谭钧和彦庭他们,众人皆唏嘘不已。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芳茵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芳茵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