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艳烟于飞
池禽春生2020-05-25 19:263,516

  转眼间乡试已结束一个多月,众人莫不翘首以盼。

  这日,谭茵进入母亲房中,谭夫人正在看信,看她进来,把手中的信递给她,原来是李征来信,说他高中乡试第三名,张子清也中了。

  两人与其他举子在城中游玩,李征言道金陵的玄武湖甚美,希望日后能与老师夫妇一起共游。

  谭茵看到此,看到母亲正笑盈盈地看着她,不禁脸上一红,李征哪是只是想要与父母共游啊!信中充满欣喜之意,知道他二人中举,谭茵极是欢喜。他二人准备回乡休整一段时间,便准备前往京城。

  顾子俊、赵旭两人也中了,赵旭更是乡试第二名,真是皆大欢喜。

  许临海果然高中乡试第一名解元,高家得知后心情也很复杂。

  ……

  杭州知府杜政,夫人生有一子一女,妾又生了一子二女。杜家嫡出大小姐单名一个艳字,人如其名,端的是艳丽无比。

  高老夫人与知府母亲杜老夫人年轻时是闺中密友,高老夫人一直给杜老夫人调理身体,一直往来颇多。

  杭州大盐商王木有私家园林畅春园,素有江南第一园之称。每年春夏都会广邀城中富贵家眷赏花,特别是内有宝珠山茶三四株,花时钜丽鲜妍,为江南所仅见。春日赏山茶,夏日赏荷,都是杭城一景。

  这日,畅春园又广发名帖,邀请达官贵人、名士富豪前往观赏,杜老妇人邀请高老夫人带着几个小姐一起,除了赏花,却还有别事。

  本朝太子选妃历来都在三品以上官宦之家中产生,这次倒是扩大到五品以上,杜家小姐就在其中。

  杜老夫人最为疼爱这长孙女,可杜小姐却不愿意参加选秀,一直抑郁寡欢,彦雅前段时间突遭变故,想来同病相怜,便希望高家几位小姐能来开导开导她。

  杜政妾室赵姨娘还在边上不识趣,“老祖宗,你心疼大小姐,可也要心疼几个小的,虽说不是嫡出,可也不能不管啊!”

  “谁说我不管,这朝廷王法说太子选妃只能正五品以上官员家嫡出小姐参加,这还是皇恩浩荡,体贴下官,艳儿也是有福才能参选。二丫头和三丫头不能参选我有什么法子。”老夫人看到赵姨娘,绷起脸来。

  赵姨娘看到老夫人不高兴,不敢再说,转向杜夫人道:“姐姐真有福,大小姐这么美丽动人,可是做贵妃的命,到时可不要忘了两个妹妹,想那苏贵妃也是五品官员出身……”赵姨娘正在滔滔不绝,被杜夫人喝住,“休得胡言,贵妃娘娘也是你能说的。”

  “姨娘,八字还没一撇呢!”杜艳冷冷道。

  杜夫人见她在外人面前讲些不三不四的话,面孔板了起来,赵姨娘见杜夫人生气,一脸没趣,再不敢多说。

  老夫人让几位姑娘们去花园逛逛,自己和高老夫人说会话。

  山茶花位于畅春园中园,中园是整园精华,几乎占据一多半面积,极为精致,移步换景,别有洞天,几人游玩了一会,便在假山上凉亭中坐下。

  “高小姐,真对不起,我不知道祖母怎么想的,反而让你们来安慰我。”杜艳苦笑道。

  “我当时一心想着子斐,他去哪儿我就去哪儿,他喜欢什么我就去做什么,一心想引起他注意。”

  “我知道他喜欢怀素的狂草,打听到湖州有一户人家有,不顾体面去湖州购买。那人家不允,我就拿家中一幅李乔的画去换。他喜欢宝芝斋的端砚,我就拿银子去买,银子不够就典当首饰,真像着魔一样。”

  “父亲知道后大骂,说我不顾千金小姐体面。可我这么喜欢他,总得去争取争取,要不然我也就像那些普通官家小姐一样嫁人生子。却没有想过自己是不是伤害到别人,也是报应,我也被拒绝了。”杜小姐苦笑道。

  “我没有怪你,你不要自责。”彦雅看她如此神伤,也是痴情女子。

  “虽然被拒绝了,我却不恨他,他从来都没说喜欢我,我送他怀素的字和端砚都被退回。都是我一人在单相思,一味地讨他喜欢,只不过他不稀罕罢了。”

  “我整天唉声叹气,祖母和母亲都为我担心。听到高小姐拒婚后,我也像被人打了几巴掌似的。纵然自己再爱,那人若不爱你又能奈何,只不过是自我折磨。”杜小姐微笑道,话中充满惆怅。

  谭茵心中暗叹这杜小姐的多情,又想许临海到底是彦雅的未婚夫,你追求他时可曾考虑过别人。彦雅所受到的伤害可远多于你,好在彦雅坚强冷静,总算熬过来。

  几位姑娘安慰杜小姐几句,杜小姐见彦雅还安慰自己,很是感动,想来彦雅也不会太过责怪自己,愧疚的心少了几分,心情也逐渐好起来。

  “你要参加太子选妃?”谭茵问道。

  “父亲希望我能光耀门楣,说我美丽动人,却不知道天下最不缺的就是美丽的女子,我家地位又不高,我连许公子都无法吸引,还怎么能吸引东宫太子。”杜小姐苦笑道。

  春光明媚,百花盛开,正是一年最美的季节。只是几人心情复杂,看这春花也不够明媚。

  几人同行一段时间,杜艳碰到熟人,便停下说话,几位姑娘便继续前行。

  ……

  姑娘们喜欢清幽,往一处小路走去,路边绿意葱葱,水声潺潺,离道路也越走越远。

  忽然听到声音,只见不远处池塘边假山上坐着两个人,其中一位是小姐,身着白衣,身材修长窈窕,举止娴雅,生得花容月貌,一看便知是大家闺秀;另一位则是少妇,身着绿衣,富贵逼人。

  几位姑娘此时想退回,又怕弄出声音,只得躲到一棵树后。

  “紫烟,你莫傻了,爹娘对此次太子选妃志在必得,已经多方打点,哪容得你任性,你趁早打消念头吧!”

  “姑母是陛下的妃子,才能有张家的一门荣耀。如今太子如日中天,日后继承大统,君临天下。我张家若想长保富贵,希望只能落在你身上,这也是姑母的意思,你就算不为自己想想,也要为张家着想!”

  “再说储君容颜俊美,雄才大略,天下少女无不希望得他垂青。你去侍奉他,若能得他宠爱,再生下皇子,也是张家的造化了。”那绿衣少妇苦劝道。

  “嫂嫂,你的心思我明白,你怕我做出糊涂事,让家里丢脸,自己也没个好结果。”

  紫烟本来坐着,这时却站了起来,语有凝噎道:“爹娘为我四处打点,姑母在皇帝和贵妃面前为我说尽好话,他们用尽心思,我岂能不知。”

  “可是你们想到张家、想到姑母、想到你们自己,谁又为我着想。我不想去皇宫,姑母虽然贵为娘娘,可还时刻战战兢兢,生怕出错,贵妃恩宠,淑妃权重,姑母对谁不是委婉顺从。”

  “你们都以为她过得如何尊贵,如何心满意得,可我却不喜欢。我不喜欢见到丈夫每次都要下跪,不喜欢见到丈夫别的妻妾还要屈身行礼,不喜欢时时刻刻都胆战心惊,这一刻还是宠妃,下一刻就被打入冷宫。不喜欢想见到丈夫还要听候宣诏。”

  少妇见她语气凝重,想她个性虽婉约,却不是言听计从的懦弱之人,又想她为人善良,不知道怎么才能在宫中生活,不禁叹了一口气。

  “再说你们以为我进宫就能保得张家恩宠?听闻太子眼界极高,寻常官宦之家的美貌小姐根本不入他眼,又听说朝中丞相和尚书家小姐均是倾国之色,咏絮之才,又加上地位显赫,怎么会有我的立足之处,只怕一个不好,反而得罪了她们,到时死无葬身之地,反而连累了爹娘和大哥大嫂。”

  绿衣少妇听了也只能劝慰道:“你如此美丽聪慧,太子会发现你的好。如今爹娘心意已决,你多想也无益。”

  紫烟回过头去,对着那绿衣少妇道:“嫂嫂,紫烟知道父母之命不可违,爹娘也是想为我找个好归宿。可是一入宫门深似海,我以后见家人都很难,何况是林公子,嫂嫂,你就让我见他一面吧,也好让我死了心思。”说话中已带有哭音,看来她的心上人今日也来赏花。

  “唉,冤孽,我答应你便是,好在今日带来的婢女都是你我的贴身婢女,要是让爹娘知道了,可了不得。”

  紫烟哽咽点头,姑嫂二人带着婢女们一会儿就走了。

  “是浙江巡抚小姐,张家本来只是个普通人家,后来张家小姐选秀进宫,因为温婉美丽,颇得皇帝欢心,封号柔妃。张柔妃依附厉淑妃,张家才能做上这巡抚。可惜柔妃只有一位公主,难怪张家如此费尽心机想重走此路。”彦敏看着远去的张紫烟道。

  待她们走远,谭茵几人唏嘘不已。

  ……

  晚上回家后,谭茵碰到彦庭,说起白日之事。

  “大表哥,怎么张家小姐和杜家小姐都要参加选秀?”谭茵觉得事有蹊跷。

  彦庭沉吟了一会儿,说道:“如果我没有料错的话,这是要变天了。这些人本来都依附厉家,如今却要参加太子选妃,其实是在向太子表忠心,与厉家划清界限。”

  “原来如此,这些人真是墙头草,毫无节操。”

  “官场本就是如此,成王败寇,哪有什么节操!”彦庭嘲道:“只是不见得会如他们所愿,现在为时已晚。”

  谭茵仔细想了想,太子羽翼已丰,现在靠过来对他没有任何意义了。

  “大表哥,高家会受影响吗?”

  “我们不过是商家,上次姑父和我谈过后,我回来就排查,果然有一两个手脚不干净的与厉家生意有瓜葛,被立马处理掉了。”彦庭现在想来还觉得后怕。

  谭茵心想升斗小民的命运固然随波逐流,可那些天潢贵胄的命运也不见得就能自主,只觉得朝事诡谲多变,令人恐惧,哪得家乡世事安稳。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芳茵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芳茵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