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再度相逢
池禽春生2020-05-28 21:383,770

  却说谭茵跟随李夫人婢女秋月出了月门,进入回廊,走了十几步,出了月门就是一处雅致的园子,就在刚才院子的后面。

  已过午时,正是太阳最盛之时,园中景色甚美,谭茵却不敢走远。秋月领她进来后就走开了,许是今日所有奴仆都去东西院服侍,这个精致的园子空空荡荡的。

  谭茵也没心思观赏美景,正百无聊赖间,忽然看到远处芳草萋萋、庭院深深处,有一人身着红衣,过了小桥缓缓走来,那人身姿修长挺拔,似在画中一般。谭茵一惊,此人看起来悠悠,却步履极快,很快便来到她面前,待见到本人,顿觉这满园芬芳都要沦为绿叶,让人不敢直视。

  看来这李夫人一石二鸟,不仅帮彦雅安排了剧目。

  那人刚看到她时顿了顿,似在回忆,又似在欣赏。等了好一会,没看到反应,看到她疑惑不解的样子,轻笑道:“姑娘不记得我了吗。”

  谭茵努力回忆,实在回想不起来,这人凤目灿若星辰,似乎在哪见过,但其面容肯定没见过,这样的人见过一次是不会忘记的。

  那人见她回想半天还是不得要领,心里叹口气,举起右手,晃了晃大拇指,一枚碧绿的玉扳指映入眼帘。

  谭茵愣了一会,半晌突然想到什么,惊呼出声,“哦,你是……”

  那人见面前少女恍然大悟的表情,眼睛睁得像桂圆,嘴巴张得可以放下个鸡蛋。

  谭茵立马上前,拉了拉他手和胳膊,又拍了拍他身,“你没事吧,当日我将这扳指送给林伯后就走了,一直担心他有没有及时救你,当时那情况很凶险。”

  那人看她拍拍这拍拍那,像只小鸟这儿啄啄那儿啄啄,心中似有一股暖流流过,笑了出来。

  谭茵听到笑声才反应过来,自己对着一个成年男子又拉又扯又拍,连忙放下手,退后几步,脸都红了,有点不好意思。

  那人看她退后,生疏有礼起来,有一丝失落,“我没事!林伯收到你报信后,立马带人前来,很快就找到了我,一点都没耽误。”

  “那就好那就好。”谭茵听了事情经过也觉得后怕,虽然事情已过了这么久,还是觉得胆战心惊。

  “只是当时情况特殊,也没办法及时告知你,后来我又有要事缠身,到累你担心了。”那人道。

  “没关系,没事就好!”谭茵摆摆手安慰他道。

  那人对她鞠躬郑重行礼,“还没感谢姑娘大德,救命之恩没齿难忘!”

  谭茵连忙还礼道,“公子不必多礼,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那些人竟在佛门重地刺杀,可见是穷凶极恶之徒。想必公子平日也多有积德行善之举,佛祖慈悲,让我在进香的时候能遇见你。”

  那人听此嘴角含笑,没想到自己杀戮甚重,还能得佛祖慈悲。

  “听公子口音,不是杭州人。”谭茵闲聊道,

  “我是京城人士,有事公干来此。”

  “觉得杭州如何?”

  “甚美,果然人间天堂。”

  两人久别重逢,兴奋劲一过,冷静下来,谭茵便觉奇怪。

  “对了,你今日怎会在此?”

  “我来参加畅春园宴会。”

  “那你和李夫人很熟?”

  “嗯,认识一些年头了,今日也是得她帮助才能见到你。”这人倒是坦诚。

  “难怪,我这几日一直在想为什么李夫人会邀请我娘和我,原来是你!”谭茵总算明白自己母女会受邀参加此次宴会的原因了。

  “怎么,不喜欢这宴会?”

  “嗯……还好。”谭茵斜着头道

  那人听到她言不由衷的话笑了。

  “我也不喜欢。”

  “那你还来!”

  “和你一样,身不由己吗!”

  两人对视一笑,同病相怜,发现距离近了很多。

  “那我外祖家其他人也是你邀请的吗?”谭茵有点疑惑,看刚才李夫人情况,心里也知道应该不是,只是今日这事实在蹊跷。

  “我只让李夫人邀请你们母女,你外祖家其他人不曾邀请。”

  “果然是许家。”谭茵咬咬牙。

  “许家二公子与你表姐有婚约在身,许家通过李璨,有所提携也是正常。”那人看她神情,想起许家和高家之事。

  “提携!”谭茵哼哼冷笑道。

  “怎么,还愤愤不平?许家婚约一事做得的确欠妥。”这人看到谭茵如此神情,知道高家气恼。

  谭茵抬头看了他一眼,从世人角度来看,的确是“提携”高家。

  “谁要他家提携,高家与他许家已经没有瓜葛了。”

  这人沉吟半刻说:“只怕事情没这么简单。”

  “这话何意?”谭茵一听此话急了。

  “你们对许家不是很了解,许临海可不是轻易放弃之人。”这人看了她一眼,轻叹道。

  “你会不会想多了,我外祖家不过普通商贾,比我二姐姐容貌才识胜过之人不知凡几。那许临海又是眼高于顶的,以许家今日地位,与高家结亲对他们没有任何好处,他们之前不就是这样认为吗!”

  “这世上之事如果是道理能讲得清楚的,也就没那么多事了。”

  眼前的姑娘豆蔻年华,父母宠爱,自小顺遂,纵有一二不如意,也不过伤心个几日便过去了,又怎想到世事有时复杂艰难。

  “你说许家是不是有什么毛病,朝朝暮暮,反反复复,想要退婚的是他们,现在想要再订婚约的也是他们。”谭茵气道。

  “再订婚约?你们是不是有所误会,婚约不是一直都在?”

  谭茵听了此人话语,心里一惊。这近半年时间,彦雅婚事一直不谐,先是退婚,这几个月想议婚又不顺,但高家上下对未来都抱有很大期望,认为这场风波早晚都会过去,以高家家世和彦雅才貌找个门当户对的人家总不难。但如果与许家婚约还未了结,那何谈其它。

  “这不可能!”谭茵这下是真的急了。

  这人没说话,只是看着他,谭茵看到他这幅表情,知道十之八九是真的,脸色慢慢变白。

  那人见她脸色慢慢变了,有些不忍道:“许临海已中解元,明年京试也大有金榜题名之势,如今许家想要继续婚约,这等好事别家可是求都求不来的。”

  “哼,谁要求给谁去,我们不稀罕。”谭茵冷笑一声。

  “你不要着急,这些事你外祖家都会处理。你只顾你表姐,对自己之事到不关心。”这人见她姐妹情深,一股心思都放在高家小姐身上,而她自己却也在经历风波。虽然这话以一个男子对一个姑娘来说似乎过于亲近,但此时此刻倒也不显突兀。

  谭茵知晓他所说何事,有点不好意思,但也知道他是在关心自己。

  “我好多了,嘴巴长在别人身上,我也没办法,等过段时间就好了。”

  虽然还不能全部当做没事,但也基本恢复正常,特别是在看到彦雅经历了这么多,张杜二位小姐的遭遇后,自己这点挫折又算得了什么。

  这人听到此点点头,看她今日盛装出席,这一身玛瑙红衣衫和头上珠翠衬得她更为清丽,眉目如画,与上次灵隐见到的简约朴素又有不同。

  谭茵刚才与此人说话,细细想来,疑点颇多。这人与自己言语颇为温和,但容貌之盛,气势逼人,绝非普通人。他是怎么找到自己的,当日自己并没有留下只言片语,他还与李夫人相熟,话语中似是与许家交往也不少。

  “对了,说了半天,还没请教你尊姓大名。”

  那人双手作揖道:“云湖杨澈杨雪原见过谭小姐。”

  杨澈?这名字怎么这么熟悉?肯定在哪听到过?

  谭茵突然想到,此人如此气势容色,上次被三十余名高手围杀尚能突围,又与李夫人相熟,此时出现在畅春宴席中,难道会是那名动天下的镇北侯?

  “杨澈?镇北侯?”谭茵小心问道,心存侥幸。

  “正是。”好吧……。

  脑海里迅速闪过此人的种种传奇,说书也没他精彩。

  幼时凄苦,被赶出家门,与母相依为命。少时惊艳,被人抢夺,其母为救他而死。成年后与太子关系暧昧,立下赫赫战功,加官进爵。这次平叛,再度封赏,名震天下。

  喜着红衣,性情乖张。噬好杀戮,纵兵屠城。性好渔色,男女通吃。混迹青楼,放荡不羁。

  杨澈看到谭茵脸上白了又红,红了又白,知道她在想什么。

  谭茵回过神来,连忙行礼道:“如雷贯耳,久仰久仰!”

  看她迅速收起表情郑重的样子,杨澈不禁轻笑起来。

  “久仰我什么?”

  “侯爷大败北疆,让我大昭扬眉吐气,保我边界安宁,百姓生活安康。加上此次迅速平叛,苏湖一地平安得保,百姓甚是感激。”谭茵把从谭钧李征高彦庭那听来的全倒了出去。

  “这么说来我名声还不错?”杨澈挑了挑眉看了看她。

  “那是自然。”恭维话还是要说的。

  你的表情可不是这样想的,杨澈心想。

  谭茵心想这人今日倒是和蔼,与传言不同,又想应是自己对他有救命之恩缘故。此人与自己如云泥之别,加上传言流传甚广,估不为虚。这些权臣喜怒无常,心思深沉,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还是小心为上,与他莫要再有牵连,免受池鱼之灾。

  “侯爷,我从宴席出来已久,要回去了。”

  杨澈看了看她点点头,脱下拇指上的玉扳指说,“大恩不言谢,你若他日有事,便凭着这玉扳指前来寻我。”

  “这……此物如此贵重,我怕会丢掉误事。”谭茵推辞道。

  杨澈看她如此,不再勉强,说道,“也罢,以后你报上名来找我便是。”

  “多谢侯爷!”谭茵对他点点头。

  正在此时,秋月过来寻谭茵,说彦雅正在找她。谭茵如释重负,与杨澈立马告别,转身离去。

  杨澈看她恨不得马上离开的样子,知晓她心中所想,看着她急速离去的背影,没想到自己会被这姑娘嫌弃,不禁摇摇头,自嘲地笑着离开。

  谭茵听到刚才杨澈所言,心急如焚,待见到彦雅,见她神色有异,知晓也不会有好消息,两人急忙回到宴席中。几位夫人见她们去了这么久还没回来,很是心急,看到她俩终于回来,放下心来。不一会儿,李夫人和许夫人也回到宴席中。

  两人心事重重,可在宴席中也急不得,还得摆出正常姿态与人招呼,一概事项只得等回去后再从长计议,所幸宴席不久后便结束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芳茵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芳茵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