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婚约难退
池禽春生2020-05-28 21:383,176

  回来路上,三位姑娘一辆马车。

  “刚才没来得及和你们说,知道男宾宴席谁来了吗?你们肯定猜不到。”彦敏兴奋道。

  彦雅哪有心思去猜,谭茵已经知晓也只能装作不知道。

  “谁啊!让你这么激动。”谭茵配合做出好奇的表情道。

  “我量你们也猜不出来,是镇北侯杨澈,那个大败大夏,平息叛乱的杨澈啊……”彦敏眨眨明亮的大眼睛,幸福地看着大家道。

  “啊!这人为什么会过来?”谭茵装作惊讶道,也很好奇杨澈为何此时来到杭州。

  “你们刚才换衣服不是去了好长时间吗!男宾那边就有消息传过来,说是代天巡狩,陛下派他过来安抚苏湖官民。”彦敏说。

  “哦,原来如此!”谭茵这下明白了。

  “你看起来对杨澈印象很好啊!”谭茵笑道。

  彦敏一向神采飞扬,疏朗大方,此刻一幅小儿女样真是少见。

  “那是自然,你可知我们大昭对阵大夏已经十年没赢过了,英雄啊英雄!听说还长得天人之姿。”彦敏继续花痴中。

  “我不行了,得找个机会见见真人,有啥办法呢!”彦敏陷入思考。

  “……”

  彦敏历来言必行行必果,已经在考虑行动方案了。

  “我听说他这次安歇在畅春园中园远香堂,翻墙我是不行。要不然让大哥前去拜访王家公子,我装作小厮跟进去。或者我直接去拜访王明珠,然后混进去……哎呀,都不行,远香堂肯定戒备森严。”彦敏一边想方案,一边又在否定。

  “咳咳咳。”谭茵被呛到了,看到彦敏一幅少女怀春样,提醒道:“某人可是有婚约在身!”

  “这有什么关系,我不过就去看看,又不是要嫁给他。世英说不定还想和我一起去呢!他上次听说北疆大胜高兴地几天没合眼。这次大哥收到邀请,他没接到真可惜!”彦敏撇了撇嘴。

  林世英是彦敏的未婚夫,两家为世交,两人又青梅竹马长大。林世英的认识中始终有两句话,阿敏说的都对,如果不对,参照上一条。

  林家一直希望两人能早点晚婚,可囿于彦雅迟迟未出嫁,不能越了过去。

  “林世英也真是惯着你。”谭茵摇了摇头。

  “那有什么,你和二姐姐换衣服的时候没听到,不知道有多少夫人小姐们在打听。听说那王家也虎视眈眈,准备推出珍藏多年的明珠姑娘。”

  王明珠,那个明艳无匹的绝色少女?也不知道何人能配得上如此美人,如果是杨澈,相貌倒是配了,可这性格就……

  “这……难道你们就没听到此人别的名声?”谭茵讶异道。

  “当然听说过,大丈夫不拘小节,有点是非也很正常吗!”彦敏洒然一笑,不以为然道。

  “……”好吧,果然女人是盲目的,再说也不是彦敏要嫁给他。

  说得正起劲,彦敏见彦雅半晌没有声音,也发现不对劲了,便问发生何事。

  彦雅便将李夫人和许夫人趁着换衣服相看自己的事情告诉了两位,还将许夫人所说的婚约还没有取消也说了出来。

  谭茵已经从杨澈那儿听到这消息,现在再次听到还是很震惊,不明白是哪儿出了问题。

  彦敏听此更是大惊,此事非同小可,没想到彦雅婚事如此多磨,看来家中又要折腾,顿时把要见杨澈的儿女心思暂放一边。

  ……

  高家一行人回到家后,立马聚在前厅,商量畅春园聚会发生的事情。

  彦雅说了许夫人探看她的情况,如果说之前许临海想再续前缘还不过是停留在流言和猜测的话,那今日许夫人和李璨的一番话已经明确无误。

  兹事体大,长辈们也不顾彦雅是否害羞,毕竟关系姑娘家终身幸福,直接问彦雅是否想与许家结亲。

  “祖母,各位长辈,为了我的事情让大家如此操心,我心里很难过。这许家工于心计,反复无常,又身居高位,雅儿实在害怕。”彦雅又羞又怕道。

  “今日许夫人话语中尽是自高自傲之语,对之前悔婚之事只字不提,许家对高家毫无尊重,视我们为无物,召之即来挥之即去。再说,再说……”彦雅说不下去了。

  “再说这许家妻还没娶,这妾就已经相好了。”彦敏气道。

  那芸仙身为青楼头牌,善于魅惑,彦雅性格温柔,为人善良,这不妻不妾的,爱女之家都不会同意。

  “看来我高家今日能有这么多人出席宴会,是占了许家的光。”大老爷轻嘲道。

  “我有个问题一直百思不得其解,这许临海为何前后变化如此之大?”三老爷问道。

  众人被三老爷一问,也觉得奇怪,不禁看向彦雅。

  彦雅看到众人目光,摇了摇头道:“我实在不知,我还是上次在西湖边与他见过面,阿敏和阿茵那日也在。他过来向我道歉,也没说太多话,只说等京试结束后再过来赔罪,我也没多搭理他。女儿发誓与他毫无瓜葛,也从未私下与他相会。”

  听到彦雅这样说,大家也是费解。

  “不是已经解除婚约了,许家为什么说还没有。”大公子蹙眉不解道。

  大老爷和二老爷也面面相觑,这许家唱的是哪出!

  “庚帖和信物都退回去了,许家这是什么意思?”二老爷不解地看着大老爷。

  老夫人急了,说道:“你们几个再想想,可有什么遗漏?”

  大老爷来回踱着步子,左思右想,突然停住,对着二老爷问道:“老二,当时我们两家都退了信物。我高家退了许临海庚帖,许家说彦雅庚帖在当家许家大公子处。”

  “当时许大公子远在京城,许家叔伯说等他回来就把彦雅庚帖给退回来。这事本来就这么定了,后来事情一多,我就没问你,彦雅庚帖退回来了吗?”

  时人订婚,要交换信物和男女庚帖,退婚时则要退回信物和对方庚帖才算正式退婚。

  “这……没有啊!这事不都了结了吗!后来事情一多,我也没关心这茬!”二老爷一听这话晕了。

  “你怎么这么糊涂呢!”这下大老爷急了,跺脚手指着二老爷恨恨道。

  “我想信物都退了,许临海的庚帖也退给他们了,再说是他们想退婚,许家说大公子一回来就把庚帖送过来,后来我又到山西收药材……”二老爷吓得浑身直冒冷汗。

  众人一听都慌了,竟然还有这等事。

  “既然我们已经退了庚帖和信物,他们也退了信物,许家长辈当日也来过我高家,事情都说好了。人证都在,难道他许家说不算就不算。”大公子倒是冷静下来。

  “这话虽如此说不假,但人证物证,缺了这最关键的物证。就算是人证,这许家要是死都不承认,也是麻烦事。”三老爷叹道。

  大公子听了这话脸色也是一变。

  “这……许家是书香门第,还能这么不要脸。”彦敏气道。

  彦雅一听整个人都不好了,面色煞白,站都有点站不稳。

  谭茵心想这算什么事啊!这是结亲还是结仇?

  “那许家这做派,意思是婚约还继续有效,所以也没必要再过来提亲?”老夫人气道。

  “我看八九不离十。”大老爷说道。

  “冤孽啊!我们高家做了什么孽,惹上这么个祖宗!”老夫人哭天喊地,捶胸顿足。几位夫人和谭夫人连忙上去劝,有人端茶,有人揉胸口,有人细语安慰。

  “我不管,就是告御状,也不能把我的雅儿嫁入此家。”老夫人稍微平稳了呼吸,恨恨道。

  “母亲别恼,你先去休息,我们几个商量商量。”大老爷兄弟几个忙过来安慰。

  今日之事实在震撼,彦雅一时还回不过神来。

  她自小体贴懂事,从不用长辈费心,看到看到一家子人仰马翻,为了自己把全家折腾得这样,心里更是难受,向众位行了一礼后就匆匆回房了。

  大厅内一片混乱,加上今日大家都很累,几位老爷让夫人们扶着老夫人前去休息,又让谭茵和彦敏早点回去休息,两位姑娘一路同行回去。

  “阿敏,你还记得那次我们在西湖茶馆喝茶谈诗吗?”谭茵回忆道。

  “我记得,当时隔壁有笑声,那屏风也不隔音,出来时看到许临海在看我们。”彦敏也慢慢想道。

  “难道是他发现二姐姐的好啦?”

  “那次我想是发现了,可只有一次有这么大的变化吗?”彦敏疑惑道。

  是啊,一次碰面就能让这人改变想法?或者只是因为钟情彦雅就如此大费周折吗?看到许临海几次设计,想到东宫、杨澈和许临风这些人的手段。这些人真的是儿女情长之辈吗!谭茵真不敢如此想,如果父亲在就好了,明天去和大表哥再说说吧!

  今日发生的事情实在太多,两人都头晕晕的,遂各回各房,一夜无眠。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芳茵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芳茵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