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莲叶田田
池禽春生2020-05-26 20:554,662

  许临海高中解元后,他本就是天之骄子,这下更是风头无二,杭城宴会都以有他为荣。

  本来已经逐渐平息的退婚事件随着许临海的高中又屡被人提起。

  城中有人取笑之前高家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一个姑娘家再怎么和顺稳重,被人如此取笑也会黯然神伤。

  彦庭按照祖母意思,想在世交中寻找合适人选,可都一时碍于退婚一事不大愿意。

  倒是一些穷困潦倒的书生、泼皮无赖看中高家钱财前来求亲,被彦庭气得打了出去。

  ……

  东南形胜,三吴都会,钱塘自古繁华。烟柳画桥,风帘翠幕,参差十万人家。三秋桂子,十里荷花。每年仲夏,城中最盛之事莫过于赏荷。映映荷花,清清湖水,柔柔轻风,阵阵暗香,让酷暑也不那么难熬,反而到显得格外热烈。

  游人摩肩接踵,人山人海。文人骚客,吟诗弄词。贩夫走卒,亦自欣赏。欢声笑语,不一而足,一派江南风光。

  虽盛世太平,百姓生活富庶,可到底还有贫苦人家。每年这时都会举办莲池会,邀那文人墨客写字作画,小姐们刺绣女红,士绅富商资助物件,再行拍卖,所得银两皆用于资助穷苦孩童。此等义举城中士绅富豪均竞相参加。

  莲池会已举办多年,众人关注。每年此时,城中盛名才子会题词写字作画,而一些小姐们则会拿出看家刺绣作品。

  时间一长,已经不仅仅是筹集银两那么简单,反倒成为个比拼各家小姐才艺的场合,谁家小姐女红作品做得好,拍卖的银两多都是倍有面子的事。

  每年女红最优者,还能得到“莲花仙子”的美称。对未出嫁的小姐来说,这等好名声自然是人人都想要,城中人家也以能娶到莲花仙子为荣。

  今年莲池会又格外引人注目。许解元亲自写字作画,他的作品本就不多,加上前程大好,城中各家都磨拳霍霍,看这情形势必要争执一番。

  有了许二公子这样的珠玉作品在前,小姐们今年更是不敢马虎,都拿出自己的看家本领。有些把自己绣了一两年的巨幅作品拿了出来;有的用了孔雀金羽线,那可是比黄金还要珍贵;有的更是别出心裁,在绣品上添加宝石等珍贵玉石,势想一举夺魁。

  莲池会正式拍卖前,有三日的展览,供人观看品赏。城中众人在赏荷同时,也都会来看看这些作品,一饱眼福。

  莲池会作品一般会提前一个月向各家征集,高家历年来都会捐赠一二。

  小姐没有成年前,都是每年捐个物件啥的,图个省事安稳。这几年虽然小姐们都已成年,但两位小姐都已订亲,高家为人低调,也不想要那虚名声,还是捐个物件省事。

  今年情况又有所不同,高家想到彦雅所受非议,也想争个一二,为彦雅洗脱名声,也好日后说亲。

  遂与彦雅说拿出刚绣好的文人听琴图出来。这图三尺长,一尺半宽,选题高雅,绣工精绝,流畅自然。各位夫人小姐们都见多识广,知道这幅作品的价值,如果拿出去十之八九能夺魁。

  但彦雅想法不同,她自然理解长辈们的一片苦心,也希望能够洗刷污名一二,可她本性低调,不愿意做这出头之人,也不认为一个荷花仙子就能彻底改变自己的名声。

  但为穷苦孩童筹集善款是积德行善之举,加上也不愿意让长辈们失望,最后把所绣的花篮图捐了出来。

  此花蓝为彦雅亲手所插,竹篮编织精巧,里面放满了各色鲜花,有秋葵、栀子、百合、广玉兰、石榴。小小花篮盛有繁花似锦。

  绣幅虽然不大,但是描绘细腻毕微,敷色艳丽雅致,构图稳定饱满,小小一幅作品,却有整个夏天扑面而来。

  但这样一幅小作自然不能和那些讨喜的巨幅作品相比。

  ……

  莲池会作品展出第一日,便有那赏荷百姓排队观看,人山人海。

  许临海捐的作品是一幅用没骨法所画的墨荷。与工笔画设色淡雅描绘精妙不同,这幅墨荷图却只画了一枝菡萏,含苞欲放,却又蓄势待发,寥寥数笔,尽显其神。

  画上题字则更显功底,刚遒有力,力透纸背。今日不同往日,许临海已是解元,围绕这画是里三层外三层。

  彦庭和彦雅姐妹三人今日也来赏荷,看了不少才子作品,各显神通,各有千秋。待看到那最热闹处,知晓是许临海作品,彦雅不欲前往,一来到底心里还是膈应,二来怕被好事之人认出后又生口舌是非。

  谭茵却是好奇,拉着彦庭彦敏前去观看。几人看过后互相对视了几眼,内心都叹了口气,从里三层外三层的人群中硬是挤了出来,默默不再言语。

  又赏析了其他几幅书画,有一幅工笔马很是特别,画面背景淡蓝色,马匹褐色有斑,色彩之间却带有奇异的协调,是许临海好友邱礼的作品。

  几人又去看了女红刺绣,大都是花海富贵、喜上眉梢、松鹤延年、年年有鱼等吉祥之作,用料考究,绣工不俗,都是佳品。

  其中畅春园王家小姐王明珠的花开富贵,李布政使之女李玉玲的莲花观音都是大开幅绣品,五尺长两尺宽,均是上佳之作。

  彦雅是刺绣高手,各位小姐也是见多识广。

  “我看了一圈下来,都没有彦雅这幅花蓝图好看。”谭茵仔细看了几幅上佳巨幅之作后,小声说道。

  “阿茵,你这是癞头儿子自己好。”彦雅笑了。

  “才没有,我觉得他们这些花开富贵和莲花观音什么的都太普通了,没让人感觉眼前一亮,也就是说没有新意,还是在讨好口彩。你看啊,这里佳作有一百多幅吧,我看了不下十余种花开富贵,虽然花有大有小,颜色不一样,但是整体相差不大。”谭茵说道。

  “阿茵说得对,你看这喜上眉梢也有三幅,这莲花观音倒是精妙,可是观世音菩萨的华严宝相却没有完全表现出来。针法、用线、配色也没有突破,哪像我们选题、针法、绣工、用线、色彩都为一绝。”彦敏也指着一幅作品端详道。

  彦雅看到两位妹妹如此王婆卖瓜自卖自夸,摇摇头笑了。

  ……

  展出第三日下午便早早结束,送走观赏的百姓,迎来了两位客人。

  莲池会管事在馆外迎上了杭城的两位风流才子。

  许临海与邱礼进入书画场,管事陪同两人一边参观一边介绍。

  “许公子、邱公子,你们两幅作品真是让整个莲池会耀耀生辉,今年来看展览的人比去年多了一倍还不止。”管事笑着感谢道。

  “我可没那么大魅力,是子斐的墨荷图。”邱礼笑着道。

  “你谦什么虚,你这幅工笔马设色独特,描绘精妙,神态自若,我的画何时及过你?”两人走到邱礼的工笔马前,许临海道。

  “你这幅墨荷立意独特,没选择盛开的荷花,未选择设色工笔,反倒是这一只菡萏,寥寥数笔,虽孤零零,却又有无限可能,边上还有你的题诗,你的字你自己知道。”邱礼回道。

  “两位公子的画都是极好的,二公子的字更是一绝,百姓里三层外三层。”管事说道。

  “只怕里三层外三层看的不是画吧!”邱礼对着许临海挤挤眼。

  “你又来了!”许临海见好友打趣自己,无奈道。

  “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自从你退婚后,整个杭州城都在打听!之前大家还打你那一本正经兄长的主意,但后来听说他可能尚主,加上也不在杭州,便都放弃了。”

  “你二公子现在乃是苏浙士子魁首,高中解元,京试指日可待,加上年少英俊,乘龙快婿说的就是你。”邱礼瞥了他一眼道,心想你小子就装吧。

  “那是那是,今年莲池会女红作品都多了不少,而且比以往更胜。”管事也附和道。

  许临海没理他们,走开去看其他书画作品,虽佳作不少,但也无甚惊人之作,几人看了一圈便出去了。

  “你说今年的女红作品比以往多了不少,不乏佳作?”走出馆外,正准备离开,邱礼问管事。

  “正是,二位公子既然来了,不妨看看。”管事建议道。

  “女红作品你又看不懂。”许临海对着邱礼蹙眉道。

  “既然来了就看看吗!听说王明珠也有作品展出,还有好几家小姐。”邱礼挑高了音,脸上露出几丝玩味。

  感情他看的也不是刺绣作品,而是想透过作品看佳人。

  “女红作品那边有位吴娘子,是刺绣大家,我让她给讲解讲解。”管事殷勤地推荐道。

  许临海看好友这样,也不再推辞。

  ……

  吴娘子看到管事与两位公子前来刺绣馆,觉得诧异,但也不好多问,便领着几位进入馆内,边走边看,做些讲解。

  邱礼走马观花,直奔巨幅绣品,看了几幅后,便问起王明珠等几位城中名门闺秀刺绣何在,吴娘子心中明白,便领了几人前往。

  王明珠的花开富贵篇幅巨大,气势恢宏,牡丹国色无双,倒也映衬其本人的明艳无匹。

  李玉玲的巨幅持瓶观音寓意吉祥,描绘精细,端庄慈祥。

  两幅绣品都是今年的上佳之作。

  如无意外,今年莲花仙子将会在两者之间产生。吴娘子对两位介绍起绣品的门道来,两人虽不大懂,但毕竟见多识广,也能看出一二。

  “怎么样,我拖你来没错吧!这王明珠除了国色外,还多才多艺,琴棋书画精通不说,竟然女红也好,难怪王家视若珍宝。”邱礼赞叹道。

  “你若有意,也可前去王家试探一二。”许临海看好友面露向往之色,扬了扬眉轻笑道。

  “王家虽然只是个富商,可他家可是接待过圣上的。王明珠从小到大闻名遐迩,眼高于顶,哪看得上我!”

  “这杭州城也就你们兄弟俩能入得了他王家法眼,听说之前还想参加太子选秀,可惜身份不够。”

  “大公子现在人家也不敢打主意,之前你有婚约也就算了,现在你婚约取消,大家的心思都活了,去年这王明珠可没参加莲池会。”邱礼这八卦的水平还是不低的。

  许临海看话题不超过三句就绕到自己身上,也不多言,转身离开去看看别的绣品。邱礼看他面无表情,听到如此佳人对他有意也面无喜悦之色,不知道他内心到底怎么想。

  许临海目光横扫之际,忽然看到一幅作品,便径直走去,邱礼和管事陆续跟上,吴娘子面露迟疑,顿了一会,只得跟上。

  许临海仔细端详那绣品,看了好久,扭头转向吴娘子,吴娘子目露尴尬之色,走上前去。

  “这幅作品虽然不大,可是很逼真,我也说不上哪儿好,吴娘子你和我们说道说道。”邱礼说道。

  “两位公子,这幅花蓝图是先插花然后再绣的,这原作就立意高雅,配色浓淡相宜。”

  “这幅绣品针法独特,糅合了蜀绣和苏绣的针法,还加了不下十余种独创的针法,你看这山茶花的花瓣光针法就十几种,而秋葵的针法又是几种,百合又是另外几种,每朵花的针法都不一样,都是根据花朵设计针法。”

  “再看这丝线,虽然不是寸金寸线的孔雀羽线,但是这丝线是普通丝线再一劈六,就是看起来是同一种颜色,其实里面有六种颜色过渡,所以你看着花朵和枝叶之间颜色过渡特别自然流畅,是不是特别逼真。”

  “还有啊!很多绣品虽然逼真,可是过于拘谨匠气,但你看这幅绣品,不落窠臼,洒脱自然,看上去是不是像整个夏天在迎面扑来。”

  吴娘子一提到这幅作品就滔滔不绝,说起内行门道来。

  “还真是!和那些绣品还真不一样,难怪刚才远远一看,那么多作品,临海一眼就看到这幅。”邱礼又看了一眼道。

  “这幅绣品尺寸虽小,却是这所有作品中最好的,可惜时人都喜欢巨幅绣品,加上讨个好口彩,要是拍卖,估计赶不上王李两家小姐的绣品。”管事是个行家里手。

  “何止在莲池会最好,我入行三十多年都没见过更好的。绣工超过这幅绣品的大有人在,但能糅合两大绣法,又有独创,选题上佳而又洒脱自在,真没见过更胜的。”吴娘子眼睛发亮,发自内心地赞道。

  “这是哪家小姐作品?怎么不选幅大的出来,那今年的莲花仙子不就十拿九稳了吗!”邱礼疑惑道。

  “其实还有一幅文人听琴图更大更好,可他家并不愿意,我们也不好勉强。”吴娘子说道。

  “也是奇怪!还有不想当莲花仙子的!”邱礼疑惑道。

  “各人有各人的想法,两位公子,这边请,这儿还有几幅好作品。”吴娘子没接话题,连忙引几位往别处走去,一边又给管事使了个眼色,管事这才反应过来,心中暗怪这吴娘子为何啰嗦这么多,也帮着招呼两位公子跟上。

  “吴娘子还没说这是谁家小姐绣品?”许临海待在原地,看着吴娘子问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芳茵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芳茵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