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殷殷之情
池禽春生2020-05-29 19:453,060

  一夜无眠,第二天起了个大早,彦敏就来找谭茵。两人昨天回房后又将来龙去脉和发生事情仔仔细细地想了一遍,发现还是没啥线索。

  谭茵有种感觉,许临海绝不只见过一次彦雅,但是彦雅这半年一直和大家在一起,且从上次西湖见面的情况来看,不像私下有碰面的样子。

  无论如何,比起彦敏订亲的林家,两家心意相知,两人情投意合。而现在的高家和许家已经相差甚远,连对方的心思和意图都需要猜测,彦雅对许临海更是害怕和抗拒,齐大非偶,难为良配。

  两人吃完早饭后,就有婢女过来,请两位小姐前去书房。进得书房,发现三位老爷和大公子已经在等候她们二人。

  “茵儿、敏儿,今日叫你们两人过来,是想问点事情。”高大老爷开门见山。

  昨日彦雅说与许临海没有私下见面,当时场面混乱,也没细问,几人今天约在书房好好商量,便把平日与彦雅在一起的两位姑娘叫过来问话。

  两人回答一直与彦雅在一起,的确没见过她与许临海私下有交往,谭茵也说了西湖见面时的情况,应该之前没见过。

  几位老爷和大公子听后思索了很久,两位姑娘看他们不说话,互相交换了眼神。

  “老三,许家那小子为啥前后不一致,我们要知道干吗?”二老爷嘟囔着。

  “二哥,我们总要分析分析原因,才能知道怎么办?”三老爷无奈道。

  “老三,你整那么复杂干吗,我们就是要退婚。”二老爷很不耐烦地说。

  “那你现在退得了吗?”三老爷颇为无语。

  “我……”二老爷一时语结。

  “二哥,这问题并不这么简单。”

  “那你说怎么办,我刚开始不同意退婚,是你们劝我要退。现在好了,我要退婚,你们反倒劝起我来了。”二老爷气呼呼地道。

  “二叔,你别生气,别怪三叔多想,如果只是涉及普通人家,我们自然没必要庸人自扰。但是涉及许家还有朝政,我们无论退不退婚,都要从长计议,以免行差踏错。”大公子看两位叔叔僵了起来,赶忙打着圆场。

  “退不退婚?还能不退婚!我可就彦雅一个女儿,你们可不能看着她往火坑里跳啊!”二老爷这下急了,跳了起来。

  谭茵看到二舅这副焦急紧张的表情,心里似有一股暖流淌过。

  想起父亲曾经说过,“你外祖家真是难得的商贾人家,有情有义,教子有方,爱而不娇,而大多数家庭生儿为了养老,生女为了联姻。”

  二舅舅为人耿直,没有大舅舅那么智慧决断,也没有三舅舅那么深思熟虑,可是对女儿的爱是到心骨里的。

  “老二,你说得哪里话,雅儿是你女儿,难道不是我们侄女?老三你继续说。”大老爷沉着脸说。

  二老爷看到大老爷这样说,只得闭嘴听着。

  “大哥二哥,我是这样想的,这许家前后反复只有两个原因,一个原因就是年少慕艾,这许临海对雅儿动了情思。”

  “但刚才茵儿和敏儿都说许临海只与雅儿见过一面,且谈话时间不长,自然是不可能动了情思,那为何还要继续婚约?还要用这种不入流的手段。”三老爷继续道。

  “不错,许临海未中解元之前都不愿与我高家结亲,现在已中解元,明春就要京试,都在说能中前三甲。加上许临风都在传言马上就要成为吏部左侍郎,以许家现在的地位,为何还要继续婚约,这与常理不合。”彦庭想了想道。

  ……

  谭茵觉得几位舅舅和彦庭是不是想得过于深了,也许许临海就是对彦雅情根深种,想继续履行婚约。但是一来她觉得这与事实不符,且想得过于简单,二来这许临海心思深沉,实在不像是情种的样子。

  远在千里之外的许临海如果看到听到高家现象力如此丰富,估计血都会喷出来。

  “那许家为何想要再与我家结亲?”彦敏被他们给绕糊涂了,问道。

  “这也是我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三老爷说道。

  “我在想,这次为何是杨澈代天巡狩?难道只是因为他更加位高权重?”彦庭话锋一转。谭茵和彦敏都跟不上思路,不知道怎么话题突然转到代天巡狩上了。

  “不错,杭州出身的许临风不是更合适?他是太子近臣,马上就要负责才选,以家乡人抚慰家乡人不是更为亲近,也更有说服力。”三老爷听到彦庭这样说,突然眼睛一亮。

  “这次平叛许家从头到尾都没有参加,传言厉家谋逆一案是杨澈所查,也就是说许家怕被别人说成想取而代之,成为第二个厉家。”彦庭想了一会说道。

  “这样说来,许家深谋远虑,非同一般。”三老爷继续道。

  谭茵和彦敏听得有点糊,两个人互相看了看,不知道刚才还在说彦雅的婚事,怎么突然就说到朝堂政治了。

  “之前有传言说许临风可能尚主,而尚主意味着放弃仕途。以目前许临风要任吏部左侍郎,还要主管才选的传言,许家兄弟肯定不愿意放弃前途,他们很谨慎,免得给人猜忌。”彦庭想了一会道。

  “许临风主管才选,对才选之人就有提携之意,甚至有师徒之情,本就容易做大。所以他们应该不会再与权贵之家联姻,否则过于势大,有结党之嫌。”三老爷接着说。

  众人眼睛一亮,这下都明白了。原来如此,这许家兄弟二人得太子信任,将会委以重任,为了让圣上和其他官员信任,自然不会与任何人结盟,不会再选择显贵之家结亲。

  “我还是不明白,这与彦雅有什么关系,这许家怎么想是他们的事,与我高家何干。”二老爷见他们分析了半天,得出这么个结论,不知道管啥用。

  “二叔,你想啊,许家不再选择显贵之家结亲,自然只能选择普通人家结亲,所以想和我高家再叙前缘!”彦庭耐心地对着二老爷解释道。

  二老爷这下明白了,谭茵和彦敏也明白彦庭所言。

  “可许家可以选择任何一家普通人家,没必要再选择我们高家!”彦敏说道。

  “这许家兄弟心思深沉,所谋长远,都是人中龙凤,前途不可限量!”大老爷听了半天都没有发言,此时突然叹道。

  “不是,大哥,许家这小子做事不地道:不是端方纯善之辈,你怎么……”二老爷看大老爷这样说,似是对许家有所赞赏。

  “那不一样,之前我们认为他们嫌弃我高家低微,是想择选名门闺秀,攀附权贵帮助许家更上层楼,认为他们也不过是那种蝇营狗苟之辈。”

  “才选一事今年二月就已传遍天下,酝酿时间则更长,太子查厉家谋反之事的时间也绝不会少于半年一年,所以许家一开始就没想过要与权贵结亲,他们是要靠自己。”

  “父亲,你的意思是说,也许我们都想茬了,许临海刚开始就是因为不喜欢雅儿才要退亲,现在就是因为喜欢雅儿才要结亲?”彦庭反应过来。

  “应该是对雅儿应该也有几分喜欢。再说既然娶谁都是娶,不如继续原来婚约,也维护许家守信重诺的好名声。”大老爷捋了捋胡须道。

  “就这么简单?”谭茵和彦敏两个人互相看看,被绕了无数个弯后,竟然回到起点。

  “不是,大哥,这是你想茬了吧!这怎么可能……”二老爷被绕了一圈,也绕晕了。

  “只能这样认为,否则没有别的解释。”大老爷很坚定地说。

  “可彦雅只和他见过一次面,时间也不长。”三老爷疑惑道。

  “也许有别的机缘我们不知道,这只能听许临海自己说了。”大老爷肯定道。

  谭茵暗叹了一口气,想起父亲所言。三个舅舅中,小舅舅深思熟虑,但这大舅舅最是谋而能断。

  “那也许是许家大公子厉害,许临海也许不过尔尔。”彦敏不服气道。

  彦庭回道:“我了解过,三年前乡试许临海未参加,以他之才高中没问题。有人说他是不想与哥哥竞争,这或许是原因之一,但他后来去游历了近三年,去年底才回来,更有传闻许家两兄弟很多事都是相互参与,这个许临海绝不是泛泛之辈。”

  这下大家都沉默了,这样一来事情的性质就变了。

  现在关键变成高家要不要这样一个人中龙凤做女婿,他曾经不管不顾,罔顾高家情意,让高家蒙羞,成为城中笑柄,而现在展示诚意,期望共结良缘。

  要还是不要,这是个问题!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芳茵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芳茵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