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大慈恩寺下
池禽春生2020-07-08 21:204,458

  谭茵赶回寺庙时,前山已是人山人海,好不容易在侧院厢房找到彦敏卢晴。

  彦敏看到她,“你总算回来了。”

  “怎么还这么多人?”

  彦敏撇了撇嘴道:“你走开了不知道,先是许家子斐公子,再是王家明珠,里三层外三层,能不热闹吗!”

  “阿敏,你这语气!子斐公子……”卢晴促狭道。

  彦敏没好气地说:“怎么,难道还要我像外面那些姑娘们,准备花果,掷果盈车不成。”

  谭茵看了看厢房,问道:“彦雅呢!”

  卢晴兴奋道:“刚才彦雅抽到一只上上签,沙弥说这只签十年一遇,与她极是有缘,主持慧光大师将为她亲自解签,领她去见大师了。”

  谭茵道:“你们没跟过去?”

  “不让我们跟过去,丁香跟着。”卢晴看了看谭茵,“你怀疑有什么问题?别人求都求不来。”

  “是我多想了,大慈恩寺是皇家寺庙,今日人又如此多,能有何事。”

  谭茵发现两位夫人都不在,“我娘和姨母呢!”

  “她们被靖宁侯夫人叫过去了,本来叫我们一起过去的,我们托辞要在这里等你才没去。”

  今日各家子女过来的颇多,各位夫人也借机相看,嫁女择婿。

  彦敏有点无聊颓废,“听说镇北侯也来了,可惜他随贵妃娘娘和太子殿下又走了。哎,我都来上京了,离他已经这么近,何时才能见到他!”

  谭茵有点心虚,眨了眨眼睛,“总归会有机会的。”

  彦敏对着大家招了招手,示意几人围坐得更紧些,小声道:“依我看,这王明珠就是冲着许家兄弟来的,许临风已经准备婚事,她能相中的也就这许临海了,其他那些人入不了她的法眼。”

  卢晴疑惑道:“她如此美貌,太子登基在即,进宫做娘娘不是更好。”

  彦敏摇摇头,“你没听到山门前那两位姑娘所言吗,她出身低微,又有这么多出身显贵的绝色佳人在前,这条路太凶险,她不见得会选这条路。”

  卢晴回道:“富贵险中求,王家能成为浙江首富,一定深谙这个道理,怎么会舍得放弃这么好的机会。”

  谭茵思索片刻道:“他们上次想打杨澈主意,结果不成,太子将来为天下之主,不知见过多少绝色,纵然王明珠绝色,但出身低微,进宫之路仍然曲折,不如选个权臣做个正妻反而更好。”

  卢晴点了点头,“阿敏,那你想怎样?”

  彦敏说道:“你想啊,这许临海如果被王明珠所迷,不就会主动退回庚帖了吗?”

  谭茵思索片刻,“问题是许临海会被王明珠所迷吗?他要是着迷在杭州就迷上了。”

  彦敏道:“当时王明珠可没主动抛绣球。那时许临海连举人都还没中,虽然有名气,但不像现在这样声名赫赫,以前叫许家二公子,现在叫子斐公子,王明珠明送秋波,这天下还有不上钩的男人吗?”

  谭茵疑惑道:“那镇北侯不就没被迷倒吗?”

  彦敏“切”地一声,“战神岂是许临海能比的,怎么可能被她迷倒?他还不如回家照照镜子,看看自己!”

  卢晴扑哧笑出声来。

  “你想想看,现在有人私下在传王明珠就像‘洛神’一般,许临海又号称才高八斗,这是什么?这简直就是大昭的曹植与洛神啊!这像不像传说?你们觉得浪不浪漫,期不期待!“彦敏瞪大眼睛,到是很充满期待地看着大家。

  谭茵看着彦敏很是兴奋的样子,笑道:“阿敏,你不去说书真是浪费啊!”

  彦敏白了一眼谭茵,继续道:“你们啊,想得太简单,这王明珠刚到上京,就有这么大的声浪,还有‘洛神’这样的名头出来,你们以为这是偶然?”

  谭茵与卢晴两人面面相觑,这里面还有什么学问?

  “王家那是出名的会炒作,他们家做生意那声势贼大,东西吗也就那样,盛名之下其实难副,不过人家会忽悠百姓,老百姓吃这一套!”

  谭茵明白了,“你是说这‘洛神’的名号是王家在背后做推手。”

  彦敏点了点头,一副孺子可教模样:“否则一个姑娘刚到上京,就算是国色,也不会短短一个多月就如此声名远扬吧!再说这次在上京的绝色少女还少吗!更不用提不少还出身名门。”

  谭茵想了想,说道:“王明珠若是想进宫,不会想要‘洛神’的称号,甄氏可是下场很惨。”

  这下两人明白了,这‘洛神’是要向才子抛绣球。

  彦敏看两位已经明白她的意思,说到兴起,抬起手臂,晃了晃半袖,露出半截雪白胳膊,“这许临海是好色之徒,之前在杭州就与那芸仙勾三搭四,原来杜艳也为他要死要活,我就不信他见到王明珠会不动心,既然都是娶个商家女,还不如娶个绝色的首富之女,何况还有这样的美名。”

  谭茵想到王明珠那绝色姿容,这天下能不动心的男人恐怕一个手指头都没有。

  彦敏继续道:“所以我们要促成许临海与王明珠好事。”

  卢晴惊讶道:“你要撮合他们!”

  彦敏露出狐狸般的笑容,用手指点了点卢晴的头,“聪明!我与王明珠有过数面之交,如今在上京碰面,刚好借机去拜访她。”

  “一来,也好让她彻底放心,我高家无意与她争许临海,反而乐观其成。二来,也好打探情况,确认王明珠真实心意,再给她加加油。”

  彦敏看着谭茵露出狐疑的眼神,“你不相信我,这事对王明珠有利,她为什么不同意?”

  “我不是不相信你,总觉得会不会想得太简单。”谭茵回道。如果许临海是个简单的好色之徒,高家还有必要这么折腾吗?

  “不试试怎么知道!”

  “也罢。”没有更好办法,谭茵只得同意。

  彦敏说道:“二姐姐去了这么久,怎么还没回去。”唤木槿前去寻找。

  ……

  彦雅被小沙弥一路引至后院,香客不允许入内,人迹越来越少,彦雅心中疑惑不安,但想到今日香客众多,又有僧人引路,想必贼人不会如此大胆,只是脚步却是越来越慢。

  “女施主,快要到了。”小沙弥指着前方一处院子道。

  彦雅按捺心中疑惑前往,小沙弥打开院门,请她进去,丁香欲一同入内,被小沙弥拦住,彦雅一惊转身便欲离去。

  “二姑娘请留步。”

  彦雅转过身去,看到那人立于庭院中一株老梅树下,顿了顿,终于向他走去。

  小沙弥出去把门带上,丁香也只得守在门外。

  树下有一桌两椅,满地落梅,斯人早已沏好茶等候。

  既来之则安之,彦雅坦然坐下。

  石桌石凳上都铺着软垫,上有一壶两杯,靳白的茶具,武夷的红茶,羊脂白玉般的杯中盛着红褐光亮的茶汤,彦雅闻了又闻,清香扑鼻,却不单纯是茶香。

  “把冬雪与梅花置罐,储存地下一段时日,再取出来泡茶。”似是明了她的疑惑。

  轻啜慢饮,唇齿留香,果然好茶。

  喝完后,彦雅仔细端详手中茶杯,素色白瓷,与一般茶杯不同,杯口为圆,下面逐渐变方,杯底则是方形,刻有靳白印记。

  “此杯名‘方圆’,取天圆地方之意。”

  彦雅想起家中那三只花瓶,说道:“多谢你送的花瓶。”

  许临海轻笑道:“你喜欢便好,你若有空,我可以陪你去见见靳白。”

  花与器一体,花之道与茶之道一样。

  彦雅不接话,打量了许临海一会儿,“你找我何事?”

  许临海微牵嘴角,“你我未婚夫妻,难道还需有事才能见你!”

  彦雅一下愣住了,半晌才反应过来,“人们都说读书人的脸皮薄,做官的人脸皮厚,你将来肯定能做大官。”

  许临海被咯了一下,毫不在意笑道:“有二姑娘如此鼓励,子斐必不会令你失望。”

  看他打蛇上棍,彦雅只得转换话题,“之前人人都说你会与令兄一样,高中魁首,还没恭喜你。”

  许临海在殿试中被圣人点为状元,果然书写“一门两状元”的传奇。

  许临海抬了抬眉,“状元如何,不是状元又如何,我还是我。”

  看他傲然神情,想起时人评价“顾盼熠然,斐然成章”,彦雅心中即使对他再有看法,也不得不承认众人的眼光。

  彦雅饮了一口茶,“果然好茶,武夷红茶,梅花雪水相辅相成,加上这靳大师的茶具,真是浑然天成。果然这物与人一样,也要相符相配才是。”

  许临海看着彦雅的眼睛,没有言语。

  “高家世代开药铺,各药相协才有药效,人亦是如此。”彦雅继续道。

  “你怎知各物之间就不协,就像这红茶与梅雪,有人觉得梅花混淆了本来茶香,我却觉得甚好。别人喜欢不喜欢与你何关,只要你喜欢就好。”许临海看着彦雅的眼睛道。

  “你送我靳白的花瓶,当知我喜插花,花开花落总有时,若是过了那一刻,花不是那花,器也非那器。”

  “花落还会再开,这世上那么多花、茶、器、壶,花与器,茶与壶遇上便是缘分。”

  “若是有缘,当初便不会错过。”

  “若是无缘,如今便不会再遇。”

  彦雅看了许临海一会儿,“佛家有语,活在当下。”

  “这句话还有前后半句,不恋过往,不畏将来,否则怎能活在当下。”许临海直直地看着彦雅道。

  彦雅轻笑一声,“去年至今,我听到最多一句话是麻雀妄想成为凤凰。有句话叫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可那鸿鹄安知那燕雀之志。”

  “鸿鹄之志,鲲鹏展翅九万里,想要同行者天下不知凡几;而燕雀不过只想安居一屋一宇,乐在其中,并不慕那天之高地之远。鸿鹄燕雀本就不同,道不同不相为谋,何必偏要携手同行。”

  许临海听到麻雀妄想成为凤凰,深吸一口气道:“鸿鹄燕雀,焉知鸿鹄不是燕雀,燕雀不是鸿鹄?”

  彦雅看说了半天,还是围绕话题在绕,“我不和你绕圈子,我俩婚约怎么回事,你我心知肚明。”

  “我不解许家为何如此执着,之前想退婚的是你们,现在又想继续婚约的还是你们。若说是怕失了名声,之前为何退婚,再说是我高家退婚在前,被嘲笑奚落的也是我高彦雅,你还是如云如玉、毫无瑕疵的子斐公子。”

  许临海面带愧色道:“此事是我错了,日后我自当竭力弥补。”

  “我不需要谁来弥补,各自安好才是最好!”

  许临海笑笑,并不作答。

  “我出身商贾,不懂礼数,才貌简陋,与你相距甚远。”

  “你又何必过谦。”许临海挑了挑眉,“再说,你真的这么想吗?”

  彦雅问道:“你什么意思?”

  “你过于褒我,又故意贬己,不过是把旁人说的那些陈芝麻烂谷子事情再重复一遍罢了,但你内心真的这样想吗!”

  彦雅愣了一会儿,这人打得什么哑谜,不去想它,“你这是打定主意不退庚帖吗?”

  许临海喝了一口茶,并不言语。

  彦雅看他油盐不进,一下恼了,“既然话说到这个份上,我不管你打的什么主意,但我告诉你,我并不中意你,慢说婚约退了一半,就算婚约还在,无论别人怎么想,我也势必要退。”

  许临海看着彦雅,收起神色慢慢道:“我能打什么主意?高家除了你有何能让我打主意?我为何如此,你难道还不明白吗!”

  彦雅听此一愣,想起去年碧烟阁所见所闻,半晌轻笑一声,“纵然你舌灿莲花,可我并不是那五六岁孩童,再说你怎么想我并不在意。”

  许临海沉默良久,嘴角泛出几丝苦笑,“我知道你现在气头上,说什么你也不会信,这也是我咎由自取,以后慢慢来。”

  “信与不信并不重要,我要解除许高两家婚约。”

  许临海对着她笑笑,给她斟茶,举起茶杯递给她,“别急,喝茶。”

  彦雅看他露出云淡风轻的样子,似是这个话题不值得再说下去,气不打一处来,倏地站了起来,许临海也跟着站了起来。

  “我先走了。”也不等他回应,说完就转身准备离去。

  “彦雅,你仔细想想我如今所言所行,不要被一时愤恨迷了心眼。”

  彦雅听到背后所言,脚下不作任何停顿,往院外走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芳茵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芳茵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