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初到小庙村
西风独酔2020-05-24 11:582,523

  小庙村,依山而建,进出只有一条路,绵长,且弯道缺口多,稍不留神,就会进错缺口,而进错缺口后,唯有原路返回,才能继续前进。

  村民说,那些缺口都是山中阴湿之气聚集,一些体虚之人,易被邪风入侵,而看见那些原本看不见的缺口,那些缺口,据说是通往阴间的引魂口。

  寻常人无意间进入引魂口,会被里面的亡灵阴气所逼,自动退出,体质孱弱,进去后易被阴风入体,出来后便会无端发烧、咳嗽,伤风胃疼。而修道之人,通常能分辨何处有引魂口,从而避免被阴风吸进去,损了阳气。

  前晚接到兰城的电话,说要进山渡魂,结果忙了一天后,昨晚死活联系不上他,井炎感觉不妙,立刻召集人马,天一亮就赶往小庙村。

  通往小庙村的这条路,弯弯曲曲,坑坑洼洼,车辆行驶起来,十分不便。

  上午八点多,就在这条路上,跳跃式前进,路不好走,又不能不走,开车的井炎一个头有八个大,边开边抱怨:“兰城自打去了一趟西藏,回来后就神神叨叨的,我这百十来斤啊,早晚折在他手里。”

  “你个大名鼎鼎的炎少爷,也有怕的?”老搭档秋叶一边啃着面包,一边腾出空来刺激两句。

  “快拉倒吧!我一个好好人得罪谁啦?非要喊我来见证奇迹,这路确实很奇迹,我很好奇,为什么在如此发达的城市,还有这样隐蔽的破路存在?”临时被井炎拉来做壮丁的孟森,一脸被贼惦记的倒霉相,说完,还没忘啃两口面包。

  “你们都歇歇吧!好吗?你们都跟他去过西藏,我呢?我一无所知的人,你们拉我来干什么?嫌我命太长?送来折折阳寿?”禾苗举起水咕咚咕咚灌了几大口,强烈抗议没有经过特别训练就加入战斗,不过抗议效果有点差强人意。

  抱怨的一群人,都属超自然机动小组成员,去年他们出差西藏,刚好被派去别处执行任务的何苗没有参与那次西藏之行,所以对于在西藏发生的事情,也是一无所知,对超自然的现象和解决方式,更是一窍不通。

  一窍不通的人被拉来战斗,一般确实是嫌命太长。

  禾苗感觉这路越走越压抑,有一种乌云密集大军压境的紧迫感向他袭来。他缩着脖子看看时间,问井炎:“炎少爷!还有多远?”

  “快到了!”井炎拿出第一次来小庙村的时候,兰城发给他的定位图,根据上面提示,还要直行三公里,看见右手边的一块牌子下拐进去就到。

  “这图上是直行,为何我觉得这车一直在不停地画S线啊?我还看见了不少道口,这个小山村,旁边不是也没有村庄吗?”秋叶看看粘贴在架上的手机画面,箭头指示,只要前进就好。

  外面的白雾越来越浓,井炎开启了自动识别驾驶,一百米范围内有障碍物就会自动减速避让,而且这路坑坑洼洼无法提速,也省的他瞪圆眼睛看路了。

  “我去!这雾也太大了!我们早上出发时,好像没什么雾吧?”秋叶看看外面,能见度只有十几米,大倒苦水,“炎哥,你这是要去哪儿?这天,高速都封了吧?山上那能见度估计为零吧?”

  “都闭嘴!好好休息,一直联系不上兰城那家伙,丁乔的手机也一直是关机状态,前天夜里联系的时候,他可说了,这山上有那东西。”井炎看看手机屏幕,显示二十五米处就拐弯了,忙说,“不说了,都收拾收拾,目的地很快就到。”

  五分钟后,他们的车停在村口那片超大的草地上。他们看见殡仪馆的车也在,不少小孩头上胳膊上都套着红布或白布,看来有人家正在办白事儿。

  小孩子不懂事,无论大人哭成什么样子,他们依旧追追赶赶,玩的开心。

  往前走了几步,井炎就认出这是村长家的院子,正在想,村长家的谁没了?村长那个精干的样子,不会吧?

  “你是警察?”一个女人认出井炎来,井炎回头一看,这不是上次问过笔录的本村女子吗?连忙客气地问:“您好,村长家这是谁走了?”

  “村长自己走了!”女子笑笑,端着一个盆从他们身边越过,往村子外面走,边走边说,“村长在床上躺了两天,前晚忽然一句话没说,就走了,哎!里面正在做法事,你们可以进去参观。”

  思前想后,井炎还是放弃进去参观的想法,他不想还没找到兰城,队员就先吓疯两个。

  看看时间还早,进山准备的一切事物都准备好,几个人背着包就我山脚下走去。

  “你们要进山?”刚走到村口,那个女人又端着盆回来了,不过刚才盆里有不少馒头,现在是空的,一看他们的装扮就知道他们要进山,有些疑惑地问,“真要进山?”

  “这还有何好骗你的。”井炎说完还自我缓解尴尬,笑了好几声。

  “村长临走之前,就是冲撞了不干净的东西,最后没挺过去,你们懂道法?”女人又问。

  “我是警察,你见过的,他们也是。”井炎指指另外几人介绍。

  “我劝你们,不要那么大目标进去,山里最近不太平,好多人都离奇失踪了,枉死的没有黄泉路引,可是进不去鬼门关的,城门外已经聚集了大量的孤魂,听说闹得很凶。”

  “额……”女人一说,禾苗更害怕了,对于不了解的食物,有足够的害怕心理,这是常态,没什么不对。

  “我看了一下,我觉得你和这位哥哥,可以去,另外两位印堂发黑,要有霉运,还是留在山下吧,你们可以住村里,也可以搭帐篷,我说的,都是你们的同事告诉我的。”女人说完,害怕大家不信,搬出了兰城这杆大旗。

  “真的假的?我们同事也不在,他哪能知道我们印堂发黑?”禾苗和秋叶一起表达心中不满。

  “这个我也不知道,他当时给了我一张纸,让我放口袋里保管好,说如果看见他同事来要进山,只要看见你这样的色气,就让我无论如何都要劝住你们。”说完,女人从口袋里摸出一张叠成三角形的黄色纸块,展开后递给秋叶。

  “我去!这不是我和秋叶吗?”禾苗伸头一看大喊道。

  井炎和孟森探头一看,直接笑出口水:“我们的小兰兰简直是太神了!”

  只见那张黄色纸上,赫然画着两个简易小人,但是小人的眉心有一道竖起的黑线,若隐若现,倒是栩栩如生,而且简笔画小人的胸前都写着名字,一个叫孟森,一个叫禾苗。虽然就是个线条画,但是他们还是一眼就认出谁是谁,然后才看见胸前的名字。

  忽然井炎感觉背后一阵发凉,不自觉地回头看了一眼,什么也没有,但是他的觉得后脖子的寒意更甚,感觉脖子变成了一根冰棍,又硬又凉,伸手在后颈处摸摸,爽滑冰凉,像丝缎一般顺滑,他忽然一个激灵,猛地转身,后面仍旧什么都没有。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指尖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指尖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