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难道撞邪了?
西风独酔2020-05-24 14:472,726

  井炎感觉寒气越来越重,整个人都开始打寒战,扫视一圈,其他人并没有自己的感受,难道感冒了?

  晃晃脑袋看着女人,女人把黄色纸重新叠好放在他手中:“收好!你们同事进山前说了,这个给进山的人,留下那两人好好招待,给了我两千块钱。”

  手中黄纸一抓,井炎冰凉发胀的脑袋顿时又轻松不少,感冒症状也有所减轻,低头看看手心的三角形黄纸,一时间有些想不起来自己刚才怎么了,本能地摸摸脸,这一摸,想起来了,刚才后脖颈冰凉刺骨,现在一切如初。

  “难道是产生幻觉了?”井炎自言自语,看看村长家门口,村民们自发组织的白事流程,跟电视上演的没啥两样,唢呐吹得声声入耳,不由得悲从心来,纵然叱咤风云,总逃不过一死。

  井炎把背包取下,再次检查兰城叮嘱必带的东西数量,确认无误后把黄纸装进上衣口袋,贴着心口存放,小兰兰给的东西一定是好东西。

  打好背包,抬眼看天:“哎呀我去!这天变得够快啊!叶子?你说呢?”

  “叶子?”

  井炎喊了两声,发现一贯俯首帖耳的搭档,并未回答自己,他扭头一看:“唉我去!叶子呢?”

  “什么叶子?”一旁正在打包的孟森问。

  “秋叶啊?我们早上一起来的啊,我靠!你不要告诉我,你没见到他。”井炎有些不确定,看看四周,空无一人,他们的座驾停在村口旷的草地上,这画面有点像乡村深处,一头牛在一片草地上孤单地站着,主人在田里干活,需要的时候,牛就上前帮个忙,很有乡土气质。

  “你发癔症了吧?”孟森拍拍捆结实的包,背在身上跳了几下,点点头,“不错!这包的肩带有弹性,你家小兰兰推荐的东西就是赞。”

  “死过去!”井炎心里简直比吃了五只苍蝇还要恶心,秋叶没来?那禾苗呢?这混球因为要进山,拿自己开涮是吧?他又看看不远处村长家门口,确实有人在办白事,除了吹手,还有几个绑着红色布带的小孩在玩耍,没错啊!

  一个小孩还停下对自己笑,这一笑,刚才热乎起来的心,又有了寒意,他用脚踢踢孟森:“禾苗呢?去厕所了?”

  “什么禾苗?”孟森开始警觉。

  “你的好基友,好搭档,禾苗啊!”井炎盯着孟森的眼睛看,没找出玩笑的成分,他顿觉心跳加速,血流上脑,顶得脑袋急速膨胀,“NN的!你别告诉我他也没来。”

  “老炎,你咋了?发癔症了?”孟森上前摸摸井炎的脑袋,“不烫啊!”

  “滚!”井炎一巴掌打掉孟森的手,心情烦乱得很,哪有心情跟他玩笑?

  “好好,言归正传,你说,你好端端地问啥秋叶和禾苗?他俩今早不是被你派去别的地方了吗?”

  “我说了吗?”

  “难道是我说的啊?你还说了,进山人多反而容易误事,给他俩发去邻市了,说协助那边警局侦破一个离奇失踪案,你忘了?”孟森说完,又用手背靠了一下井炎的脑门,确认没有发烧,张张嘴没再说下去。

  这么一说,井炎脑袋里的空气一下子就炸了,这特娘还真是撞邪了?他连忙跑回车上看看,确认无人,又狠狠地掐了自己的大腿,疼得龇牙咧嘴,这才慢悠悠地说:“孟森,我觉得我刚才见到鬼了。”

  “啊?天还没黑,你就撞鬼了?”孟森以为炎少爷在开玩笑,他也顺着开了一个玩笑。

  “什么天没黑?是上午好吗?”井炎看看天,确实是要黑的样子,山里的天果然易变。

  “哈哈哈!你要不是跟我在聊天,我真以为你撞邪了,你看看时间,下午四点半了,山里啊天黑得快,别再说了,出发!”

  孟森说完,抬起腕表寻找方位,找到一个方向,大步走去。

  “我去!你不能等等我啊?”向来大大咧咧的井炎有点心虚,连忙追过去。

  追上孟森后,他还回头看了两次,确认无误,还是那个位置,他想不明白,既然秋叶和禾苗没来,为何一路开来的场景就在眼前?一场梦?那自己就在打背包的时候睡着了?

  那……井炎的手,不由自主地拉开防风服的拉链,伸手进去摸摸衬衣口袋,一个硬邦邦的东西接住了他的手,沿着边缘摸了一圈,果然是三角形,哎呀我去!他心中大骇,脚上失了频率,跳了几下才重新跟上孟森的步子。

  “怎么了?”孟森漫不经心地问,用一根长棒往两边拨半人高的草。

  “没事!”井炎已经恢复正常,他想既然指出了方向,又给了黄纸,不可能要害自己,这么一想,也就不再害怕。

  抬腕看方向,腕带上自带罗盘,根据兰城最后发出的定位,罗盘指针带着他们往山谷走去。

  走了半小时,天完全黑了下来,他们戴上头戴式电筒,腾出手来继续干别的。

  走着走着,他们发现前面的草清一色地往两边倒,看来这就是兰城昨天进山走的道,被草和藤蔓植物覆盖的小道,已经被开出一部分,顺着这条线走,应该就能找到兰城。两人同时发现这点后,刚才耗去的精力好像又回来了,脚下的速度明显有了提升。

  路上也没有听见电视上常演的,一进深山必有乌鸦怪叫,密林深处必有猛兽出入,寂静山林巨蟒突袭,啥也没有。

  唯一让人感觉紧张的是,不断飘出的白雾,带着水汽,一团一团往外涌,但是山中有浓雾,这是常识,也无法用来当做惊恐的借口,井炎自嘲道:“孟森!我这行走江湖久了,胆子却越来越小,看来我要退休了。”

  “人对不了解的事物心生敬意,纯属正常。”孟森安慰,不过这话听起来咋有点耳熟呢?

  井炎甩甩头,决定不去想那些会引发紧张情绪的事情,找点好笑的话题聊聊:“你大爷的,孟森!我听说你有女朋友了,也不带来给炎哥看看。”

  “别听他们嚼舌,没有的事。”咔嚓,孟森折断挡在前面的两根伸长的树枝,“我去!这树枝伸的够远的啊。”

  “树枝?”井炎越过孟森的肩膀,伸头看看,“哎!无人问津的深谷,长成啥样都正常。”

  “嘘!”又往前走了五分钟,钻出一团白雾后,一片细密的草挡住了去路,孟森伸出食指放在唇上,面沉如水,打量眼前的这片半人高的草,前面什么也看不进,头灯的光亮范围,只有草,抬腕看方向,只能前进。

  “这小兰城和丁乔是怎么进去的?草一点没动啊。”井炎有些好奇,跟前面明显走过的痕迹相比,这里简直就是一片死寂。

  “你没闻见什么味儿?”孟森压低声音问。

  “味儿?”孟森这么一提醒,冯不也闻见了一些臭烘烘的味道,还夹着一些腥气,他略显迟疑,“孟,这难道是臭鸡蛋的味道?”

  “这老树林里何来臭鸡蛋?”孟森摇摇头,用夜视仪对进行一番仔细扫描,没有任何生物迹象,收起夜视仪指着前面的草说,“前进。”

  “啊…啊…”

  刚要抬脚往里走,两声诡异的乌鸦叫,吓得他俩又缩回脚,抬头看看天,看不见天空的颜色,只有黑漆漆肆无忌惮延长交织在一起的枝头遮住头顶,一只乌鸦不扑棱棱地飞往更黑的地方。

  “我去!自己吓唬自己,真能吓死自己。”井炎踢了孟森一脚,绷紧声音说,“走。”

  两人并排前进,一人向左拨开齐胸的草,一人向右拨开这有些拉人的草,用力将草往地面按压,以便能够看清楚对面的情况。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指尖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指尖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