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渡亡灵
西风独酔2020-05-23 19:594,478

  “这就死了?”灰色眼珠,居然从树干上飞了过来,盘旋在立先生的尸体前,诡眼太婆的声音再次传来:“眼儿,回来。”

  灰色眼珠变成一片绿叶,向高空飞去,猫头鹰看了看,也张开翅膀,飞进森林。

  山谷中的参天古树上,不知何时多了一座木屋,木屋的主人是诡眼太婆。

  绿叶向上飞去没多久,就到了木屋,诡眼婆婆站在木屋唯一的窗前,拄着拐杖,伸出一只手,绿叶稳稳落在她的手心。

  “眼儿,你自己去瓶子里好生休养。”木屋的灯亮了,婆婆的右眼,发出阵阵火蓝色诡异的光,里面一团火,烧得正旺,她布满皱纹的脸,笑得像一只干瘪的橘子,她苍老而尖锐的嗓音,开始讲故事,讲一个男人和一条蛇的故事。

  从外面看,黑漆漆的山谷里,却什么都没有,一只猫头鹰静悄悄地飞来,落在木屋的顶上,收拢翅膀,静静看着离自己很近的月亮和星星。

  山脚下,兰城送走死去女孩的尸体,手机中的白光再次闪现,他叹口气把手机放进口袋里,走出了小院。

  村长那个干巴巴的老头儿,不知什么时候站到了院子门口,看见兰城阴沉着脸走出来,连忙迎上去:“兰先生!这是要去哪里?”

  “有些事情要处理。”对于特巡部门的人才,常年行走于各大凶案现场,各种离奇案件,诡异事件,还没有他们不能解决的事情,他胡乱应付村长的问话,埋头往村外走。

  “兰先生,你这是要进庙吗?”村长的白色胡子在夜晚的月光中,居然微微泛着银光,兰城不禁停下脚步:“村长,您知道我要做什么?”

  “我当然知道。”村长指指他口袋里正在闪亮的手机屏幕,“你要超度亡灵。”

  兰城盯着村长看了一会儿,忽然眼神一闪:“村长,您的右眼?”

  “小娃娃!我的右眼如你所见,能够助你一臂之力。”村长说完,掉头就往山上走。

  “丁乔,速速到村口等我。”兰城抓住通讯器联系助手。

  “收到!”

  兰城追上村长,刚要问话,忽然发现村长的身后多了两条黑影,不动声色地走了一程后,他发现黑影并未有恶意传出,他觉得是村长的右眼在作怪。

  没有多问,他把手放进口袋里,死死抓住还在不停闪光的手机,刚才收了一个暴力的灵魂,必须送去庙里放在佛像下超度。

  一阵悲哀由心而来,什么时候他一个前途无量的超级警官,变成了一个行走于边缘地带集道士和尚跳大神于一体的怪物,哎!能超度那些因为暴戾而无法安心上路的亡灵,他也算是功德无量了,想到这儿,心也渐渐安定。

  “兰城!是你吗?”丁乔的声音在村口响起,随即一个亮光闪了几下,兰城知道,那是手机自带的电筒。

  “是我。”盯着村长看了一眼,一人三影正在认真行走,毫不顾忌他的注视。

  “越去庙里?”丁乔抬眼看看天空,干净透彻的夜空,散落的小星星,很亮,看着很安心。

  “你知道的,那个女孩……”兰城指指口袋,他的手机自从去年,在西藏的喇嘛庙里掉进过庙里的荷花盆,拿出后就多了个功能,对于这个问题,他从不去深究,他觉得世间万物终有灵性,不纠结于此,不惧于此,才能无畏前行。

  丁乔没说话,点点头跟着他们一起往山上走。

  兰城问丁乔:“你觉得村长如何?”

  丁乔看了一眼村长不紧不慢的走路的样子,一脸疑惑地问:“没什么啊,咋?”

  “没什么。”兰城没有继续这个话题,他不想在深夜告诉丁乔,他看见了两个黑影,一直贴着村长在走,已经走了有一段时间。

  以村长对自己手机中亡灵的反应来看,村长不可能没有察觉身后两条黑影,但是他不说,这黑影也许就是他夜间行走的伴吧?兰城决定不再纠结这个问题,推推乔,快点走,不要连村长这个小老头都追不上。

  三人到达小庙,打过招呼,兰城取出手机放在佛像下面,双手合十,口中念念有词,他也不知道,自己是从那一天开始,忽然就会这一套流程,嘴巴里念叨的什么?他也不知道,只要双手合十,那些话就像平时说话一样,脱口而来。

  村长警惕地在佛像周围慢慢踱步,每走两步就回头看看,并点燃三根香,背在身后,走两步,晃两下,直到兰城的手机屏幕再次亮起。

  村长将三根香置于胸前,死死盯着手机,只见白光屏幕以超过平时几十倍的亮度,持续亮起三分钟后,一道白光从屏幕中飞了出来,直直飞入了佛像下面用来接纳亡灵的稻草人身上,稻草人的眼睛,亮了一下又灭了。

  村长将三炷香请到稻草人前,放入香炉后,双手合十拜了三拜后,眉心忽然渗出细密的血珠,村长大喊一声:“不好!这丫头临时变卦。”

  “丁乔!”兰城来不及细想,大喊一声,摸出手机对着稻草人就扑了过去。

  没等丁乔和兰城飞到稻草人身边,村长已经瞪圆双目跪在原地,只有出气没有进气了,兰城看了一眼稻草人,抓起三炷香,对准村长的眉心扎去,三炷没有燃尽的香居然离奇地插入了村长的眉心。

  “卧槽!”丁乔大喝一声,抢过兰城手中的手机,抓起稻草人,倒转头部,对准村长眉心中间的三炷香,三点火光直接刺入了稻草人的头顶,一阵香气从稻草人头顶传来,紧接着白色烟雾从稻草人头顶袅袅飘出,不等兰城发出指令,丁乔手中的手机屏幕已经盖上了稻草人的头顶。

  “啊!”一声尖叫,一道白光从稻草人的头顶,再次钻进兰城的手机。

  丁乔把手机还给兰城,顺手拔出稻草人头顶的三炷香,拔出的瞬间,丁乔大吃一惊:“我的天!香居然还未燃尽。”

  望着村长眉心直直站立的三炷香,兰城上前拔除香,说来也怪,这香一旦拔除,村长立刻回过神来,长出一口气,幽幽地说:“小兰先生,这丫头身上怨气太重,我们渡不了她,只能先收着,等另一个阴阳眼之人前来,我们合三人之力一起超度,方能成行。”

  “听村长的。”兰城上前扶起村长,村长眉心的血珠已经完全消失,他摇摇头笑着说:“我住庙村七十年,送走了多少亡灵,今日这小丫头的怨气很重,不能渡她,那就解铃还须系铃人了。”

  说完,村长往深山处拜拜。

  “村长,您说的阴阳眼,是不是那个诡眼婆婆?”兰城觉得村长说的那个人,就是失踪的阴阳眼老婆婆,他也看向村长拜的方向,漆黑一片,偶有猫头鹰的夜啼之声传来,一片死寂的山林,难道老婆婆会躲在里面?这些天她是如何生存的?听说她可是一百多岁高龄的驼背老太太,事情越发有意思了,他想。

  “这老妖婆年轻时候就能见鬼,因此她吓坏了周围的所有相邻,她也乐得自在,当然也没有男人愿意娶她,一直到四十岁那年,有个男人得了重病,家人被他折磨几年早已苦不堪言,最后男人离家出走,在山里遇见了正在采药的老婆婆。”

  “男人落寞的神态让老太婆见了心生悲悯,收留了他,后来她问他,愿意娶她吗?娶她,可以无病无痛活三年,不娶她,痛不欲生活三年,她算过,他只有三年的阳寿可用。”

  村长看着远处幽深的山谷叹息道:“男人当即答应,他俩就在山里住了三年。”

  “然后呢?”丁乔忍不住问道。

  “三年一到,男人一觉就睡了过去,无病无灾无痛苦,老太婆答应的事情做到了,她带着儿子回到山下,住进了她父母留下的老屋,那一片就是她的天地,因为相邻们早已搬离她家很远,儿子结婚没多久,带着媳妇出去旅游,离奇失踪了,最后被发现,双双死于那个景点里的一个山洞里。”

  “老太婆知道后,开启了阴阳眼,帮助那些被鬼缠身痛苦不已的人,摆脱鬼魂的纠缠,不出三年,她就声名大噪,不但把孙子带大,还解救了乡里乡亲,大家渐渐的也就不再害怕她。”

  “哦!”兰城点头,忽然他又问,“村长,您老人家是不是不久于人世了?”

  兰城的黑眸一眨不眨地盯着村长,村长回看他足足一分钟,才叹口气大笑起来:“哈哈哈……你这个小娃娃,哪有这样问老人家的?不过,你说得对!老朽我,已经收到催命符了。”

  村长取出一根烟皱皱巴巴的烟,在皱皱巴巴的手指中夹着,兰城摸出火机,打着后伸到烟的下面,村长欣慰地把烟屁股放进嘴里,吸食几下后,烟头冒出了红光。

  “你啊!是不是看见什么了?”村长吸了两口烟,吐出一堆白雾,有些呛人。

  “我看见你身后一直跟着两条黑影,但是我看不出脸。”兰城摸摸口袋里的手机,刚才再次进去后,小女孩的亡灵似乎受损,一直没有动静。

  “可能是你开眼时间不长,道行不够,过两年啊,你就能见到催命鬼了。”村长很快把烟吸完,他把烟屁股放在脚底碾灭,然后把烟屁股装进口袋里,笑着说,“山里人,要时刻注意火种。”

  兰城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忽然问人是不是快死了,确实不礼貌,偏是人家没生气,还立刻承认,这就有点不好意思了。

  “打你收了那丫头的亡灵开始,我就注意你,刚好我收到催命符,所以我决定帮村里做最后的一件事,没想到没能如愿啊。”村长的眼中尽是不舍。

  兰城又一个没忍住:“村长,您刚才说住了七十年,七十岁咋就被催了?阎王爷是不是弄错了?”

  “哈哈哈!人命不由我,阎王错没错我不知道,但是我今天八十有五了,可是真的。”村长忽然大笑起来,一点不像八十五的老人,底气十足,仙气飘飘。

  “您十五岁才来庙村?”

  “对啊!我是个流浪儿,十五岁那年,遇见了二十岁的老妖婆,她说我以后会变成一个有用之人,并用一根针穿在我的眉心,七十年了,我果然活得十分逍遥。”

  “诡眼婆婆为何要躲起来?她又没杀人。”兰城终于将话题撤回到现实上。

  “那老太婆说,最近庙村不安定,山里来了一个怪物,吃人吃鬼还吃动物,她说要去收了他。”

  “怪物?”丁乔忽然有些忍不住自己的笑,“这是要回到史前文明了吗?”

  “别闹!”兰城丢给丁乔一个大白眼,乖乖地他听村长继续说,他发现如果再不抓紧问,可能就没时间知道更多了,因为村长的身体越来越模糊,总有种感觉能够看穿他的身体去,他身后不远处有一棵树,刚才无意间的一瞥,居然看见了树的完形。

  “你们要去就赶紧去,去晚了,诡眼婆子可能就会离开一段时间,我听说,那个怪物的父亲,诡眼婆婆也无法战胜。”

  “那个怪物叫什么?”兰城问。

  “立先生。”村长的身影更弱了,兰城有些不忍心再看他,但是又想知道这个立先生的事情,只好继续提问:“这立先生是人?”

  “似人非人,身材中等,面白如纸,脉络走向皮下清晰可见,最大爱好是吃活物,夜晚出来觅食,多为山中鸟兽,最近好像出了什么事情,导致经脉逆转,时常到附近村子里偷人吃,许多人离奇失踪,报案后警方也无能为力,一点线索没有,警方当然无能为力。”

  村长叹口气,笑着继续说,“去吧!看见你,妖婆一定愿意接受你的帮助,她也一定能够看出,你是唯一能帮助她渡过难关的人。”

  “村长!”兰城忍着悲伤喊了最后一声,村长消失在眼前。

  与此同时,村子里发出一阵悲鸣,村长的院子里,忽然喧闹起来,哭声和叫声,交织在一起,原本寂静的小山村,变得热闹无比,兰城往密林深处看看,那儿已经有了淡淡的红光,看来天就要亮了。

  兰城摸摸口袋里的手机,屏幕终于有了反应,亮了一下,再次变暗,他忽然感觉这丫头的存在,或许是一件好事。

  冥冥中,似乎有一股力量在指引他,找到这孩子的尸体,收了她无处安放的灵魂,也许接下来的山野之行,她能帮到自己也说不定。

  手机忽然嗡嗡震动一下,兰城低头看看,手机平静如初,他的嘴角挂上一圈涟漪,目光中水光闪闪,看着远处的山林,打了个响指说:“准备进山。”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指尖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指尖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