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远山查案
西风独酔2020-05-23 19:472,537

  远郊,有一座山,山上有座庙,山下有个村,村里死了一个女孩。

  赶到山下的警察兰城,蹲在村口仔细查看风的方向。

  刚是傍晚,天空已经被染成了灰黑色。

  滚滚而来的云团,争先恐后盘踞在半空,有风吹过,山野的清香和动物粪便的奇臭,还有死去动物尸体的腐败气味混杂在一起,闻之窒息。

  所有人都露出无法言喻的痛苦神色。正想着如何解决作呕气味,警官兰城的手机唱起歌来,刚接通里面传来一个脆生生的女音:“带我出去。”

  “你是谁?”声音如细丝钻入耳迈,兰城强做镇静,一字一顿地问,“你在哪儿?”

  “我是你要找的那个女孩,我在我家的床底。”女孩的声音很冷。

  “我怎么没看见你?”兰城觉得自己心神晃了一下,抬高音调说,“你出来,我就在你家院子里。”

  “你再看看,我在床底!拉我出来!”女孩的声音很好听也很遥远。

  兰城没动,目光在面前的尸体上扫了两圈,确认没有异常,蹲下身看看床底,什么都没有,这才放心:“我看了,床底没有。”

  “你看啊!我在床底,拉我出来,拉我出来!”女孩好听的声音忽然变成了嚎叫,像是无数把钢针穿过耳脉,让人头痛欲裂,兰城极力控制情绪,调整呼吸,心里默念:“幻觉,这是幻觉。”

  “哈哈哈哈……我不是幻觉,拉我出来,拉我出来。”

  女生笑得上气不接下气,电话里传来刺刺拉拉,不稳定的电流声,有一根顺着耳朵爬进了兰城的大脑,他大叫一声不好!扔掉手机,盘地而坐,紧闭双目,双手交叉握紧,两根食指交汇,对准自己的眉心戳去。

  “啊……”一声尖叫传来,所有人都楞在原地,小女孩的尸体在地上拼命晃动,兰城眼中火光冲天,他一眼看出,地上的尸体正在画一个圆,如果让她画成就糟了!

  来不及解释,兰城大喊:“按住她!空出脑袋!”

  话音刚落,几个人猛扑过去,一个人肉小山丘隆起在屋内,兰城抓起手机对准尸体的眉心砸下,忽然一条白色雾气,钻入兰城手机,尸体不再挣扎,周围陷入死寂,兰城拍拍手说:“好了!散开吧。”

  窗外的夜色已深,风儿吹来了山谷里的野生气息,兰城站在院子里,悲从心来,举起手机对着忽明忽暗的月亮,轻轻说道:“没事了!我带你回家。”

  手机屏幕自己闪了两下,彻底黑了下去。

  荒山野岭,独立一冢,夜色深沉,浓雾团涌,深山渐隐,只闻风声,不见林森。

  猫头鹰的叫声,伴着寂静山谷里的风鸣,送来一串串森诡气息,惊醒的鸟儿,暴飞而行,在无法辨别方向的浓雾中,迷失了方向,狠狠地撞在前面的一棵大树上,一声惨叫后,山谷归于寂静。

  潮湿,腥气,被浓雾源源不断送进来,仰天看去,星空不再,触手可及的低矮团雾,压抑得人心口隐隐作痛,一条青环蛇悠闲起吐着蛇信,悄无声息地滑行而来。

  每滑行一会儿,它周围的团雾就会自行减弱,山谷里的落叶,在潮湿中浸泡,形成了一层厚厚的地毯,它的腹部在湿哒哒软绵绵的落叶上,轻轻移动,一棵大树挡住了去路,青环发现了刚才暴走的鸟儿,溅落在地的尸体。

  它伸长蛇信,探测周遭环境,红外线探测,没有扫到危险的存在,它无声地收回信子,又伸出去探测,安全!它悠闲地继续赶路。

  “哔……”一声细小到几乎听不见的声音传来,青环眼珠突出,被一根银白色的针,钉在了树上。

  浓雾再次聚集,密林深处传来一声一声的拖沓音,猫头鹰站在枝头看着远处。拖沓音越来越近,猫头鹰的目光聚集成一道光,紧张地盯着声音传来的地方。

  一个黑影从团雾中,慢慢地走到树下,抬眼看去,青环的七寸刚好被钉在树干上,黑影抬手轻挥,青环蛇就到了手中,猫头鹰不露声色不出大气,严密观察下方动静。

  “哈哈哈哈……”黑影发出一串比哭还要难听的笑声,抓着青环的头,一口一口咬下去,不紧不慢地嚼食,两分钟后,青环从头到脚全部被吃完,黑影呸了一口,大声说:“诡眼猫婆,现身吧!”

  “哟哟!这不是立先生吗?我老婆子可不敢出来,回头也要被吃了,岂不冤哉?”一个阴森森的苍老女音,从更深处传来,立先生立即吐出一根银白色的针,对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笔直地飞了过去。

  “呵呵呵……立先生,难道以为我老婆子会傻到出现你的攻击范围内吗?”苍老的女音逼近,却丝毫未见活人的气息,银针像长了眼睛一般,很快又飞回立先生的身边,他一张嘴,银针自行飞了进去。

  “诡眼老妖怪,你出来!”立先生暴戾之气迅速缠绕全身,张开双臂仰天长啸,原来黑影是他的长斗篷,斗篷滑落在地,瞬间周围的团雾自行散去,月光从头顶洒下,照在立先生的脸上,青环的血迹残留在他的嘴角、脸颊,一双眼睛闪着绿光,惨白的皮肤下面,暴起的血管内,急速游走的血流,一览无遗。

  “呵呵呵……你真以为我不敢出来?”见到立先生的斗篷滑落在地,诡眼婆婆立即送来一句话,随即天空飘来一张纸。

  纸在立先生的眼前忽然自燃起来,片刻就化为灰烬,最后变成一只灰色眼珠子,漂浮在半空,滴溜溜地转了几圈后,和立先生绿色的眼珠子对峙,立先生伸出枯瘦的大手抓向灰色眼珠。

  灰色眼珠在那双大手刚要动的时候,就已经有所动作,只见它飞速弹向树干,加速度撞上树干后再直直弹回来,立先生根本没有反应,灰色眼珠就已经和他的右眼合二为一,他顿时捂着眼睛干嚎起来,深谷里惊起无数仓皇逃窜的鸟儿,猫头鹰也展翅飞去更高的枝头。

  “诡眼妖婆,你给我出来!”立先生大喊,剧烈疼痛使得他无法站直身体,灰色眼珠似乎要从他的右眼直接钻进他的大脑深处,立先生抱头倒在地上,哀嚎不已,却始终不愿求饶。

  “哈哈哈哈……”诡眼太婆的尖锐笑声划破了整座小山。立先生却感觉,这笑声就在他的大脑中,撕扯脑子,吸食脑浆,他觉得自己是大意失荆州,低估了那个号称一百五十岁的老巫婆。

  “我爸不会放过你的。”立先生大喊一声,张开枯瘦的大手,对准自己的右眼狠狠插了进去,瞬间迸出的血喷溅到了树干上,转眼他的手中多了一只眼球,只可惜这不是刚才钻进去的灰色眼珠,大脑里又传来猫婆的笑声。

  立先生毫不犹豫对准右脑又抓了下去,随着他凄惨的嚎叫一声高过一声,很快他就把自己的右脑抓了出来。

  扔下脑子,他又抓了进去,在里面掏了好久,也未找到刚刚钻进去的灰色眼球。

  第三次抓向大脑深处还没来得及开始,立先生瞪圆了左眼,右脸被血液和脑浆完全遮盖,带着不甘心,带着愤怒咽了气。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指尖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指尖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