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夜半低语
西风独酔2020-05-29 19:452,449

  我于梦中徘徊,光影阡陌,于我心头交织。

  今夜,我又于梦中立于荒芜,黑白善恶,于此红尘伴我,万丈心野肃杀八千,终不敌一壶苦酒,怅惘一世,芸芸过往,我举杯问苍穹,谁为我杯中续酒?

  仇非仇,愁非愁,情非情,亲非亲……

  是谁在耳边低语,这些恍若隔世的话语,渡人渡物渡不了自己,相门一脉,从不拾自己的命数打卦,这是祖训,流传至今,若有违背,多灾多难,殃及后代。

  而今,兰氏一门,发展到我这一辈,定当竭力驱逐这世间鬼魅,还人间清净。

  星辰依旧,梦呓已结,有时候,梦也不是梦,只看人心是否想要一个清醒。

  凌晨五点,盘腿而坐的兰城睁开眼睛,对着窗口的盘玉一轮伸出食指,指向自己的眉间,顿时一道红线析出,在水泄的光华中,像一条红色的丝鱼,在眉间游动,仔细看去,却又一丝未动,停留眉心。

  一道黑影嗖一下飞进屋来,兰城睁开眼看看,嘴角泛起一圈水波:“婆婆!您现在越来越没有长者的样子了。”

  “呵呵呵……小娃娃,明日之事,可有万全之策?”原来是诡眼婆婆,缩着脑袋,佝偻身体,飞身上床盘腿而坐,尖细的嗓音听起来,就像老鼠的爪子在铁锅中抓挠,留下令人窒息的摩擦声音,直接侵入大脑,让人压力倍增。

  “婆婆!您老人家不是已经想好应对之法了吗?”兰城不愿在婆婆面前大谈自己心中所想,客气地说。

  “小娃娃!老婆子我,大限将至,明日收了清光,也许就是我老婆子在世间做的最后一件好事,你别难过!老婆子我活了一百岁,也是时候离开了,这件事解决后,你的体内之气会大力提升,随后你的灵犀根会在体内疯长,加上人皮杖的配合,你这小娃娃日后一定比兰青子那个老东西有出息。”

  诡眼婆婆在说大限将至,那么悲伤的事情,从她口中说出,却又令人忍不住想要笑,兰城忍住笑,轻轻地问:“婆婆!您与我爷爷究竟有怎样的渊源?”

  “这个给你。”

  一本泛黄的书,棱角已经被磨成了圆边,兰城刚要拿起看,诡眼婆婆的拐杖瞬移压在上面:“娃子!这是一本记事簿,记录了老婆子行走人间百年,经历的一些事情,其中也有你爷爷,你自己看吧,看完后随你销毁还是保存。”

  “婆婆,这个好吗?一百年了啊。”

  “屁!老婆子我怎么会有一本一百年的书呢?这是我最近三十年记录的,但是回忆了一百年间的故事,老婆子的一生啊,都在上面写着,你好好看,看完了对你捉鬼打鬼都有帮助。”

  “我来,是为提醒你,大战后我便会离开,到时别吓到你们,我的诡眼和小眼儿,就烦劳你收着,日后会助你斩妖除魔,老婆子我啊!来世上一回,去了阴间三次,嗨!都是孽缘,孽缘也是缘,只是伤人伤己罢了。”

  诡眼婆婆没有正面回答兰城的提问,自顾自说了一堆:“我和兰青子那个老东西,曾一起到过阴间,红尘是非谁又说得清楚缘起何处?又灭与何时呢?”

  兰城还要再问,诡眼婆婆已经躬身弹跳,瞬间从窗户又飞了出去。

  这一刻兰城想到了自己小时候养的一只黑狸花,比一般的狸花颜色要深很多,走近看,却又发现黑亮的毛发中,间隔着许多深灰色的毛,灯光下尤为显色,加上一双幽深黑亮的眼睛,总给人一种神秘的气息。

  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猫婆身上有他家的黑狸花的味道,她看自己的样子,她速度极快飞跃上树的样子,像极了黑狸花。不过,他的黑狸花早已在多年前就悄悄离家,再也没有回来。

  听人说,有灵性的猫,在得知自己将要离开这个世界时,便会自行离家,它们不想让家人看见它死去的样子。

  如果主人够细心,就会发现,猫比平时更黏人,更喜欢安静地看着你,最后的几天里,它恨不能不分昼夜和你在一起,最后恋恋不舍地离开家,把自己葬在了苍茫之中。

  “也许,是我的黑狸花想我了,所以附身于诡眼婆婆身上?如果是,为何看不见它?黑狸花年纪那么大了,怎么会有那么好的身手?婆婆身上看不见任何被其他生灵附身的痕迹,是我多心了吧,也许黑狸花只是我一厢情愿地以为,毕竟我最大的遗憾,就是在它孤零零离开世界的时候,我却没有陪在身边。”

  “哎……”

  兰城独自叹息,窗外传来一个人应答:“公子因何事而烦恼?”

  兰城没有回答,抬手弹指,一道白光从掌心射出,窗户纹丝未动,窗外传来一声尖叫:“哎呀!我的头!好你个小兰兰,下手那么狠。”

  兰城嘴角挂着小涟漪。楼下井炎这个号称叱咤警坛多年,破获案件无数的男人,捂着脑袋站在下面大喊:“你下来!”

  “我才不去!你上来。”

  两个傻缺一高一低对起了山歌,很快周围的人被他俩吵醒,一个个跑出来看热闹,新一天的太阳还没升起,这俩货就帮忙强行拉开了新一天的序幕。

  闹哄哄中准备工作近尾声,又一个白天收工回巢,月光赶在天黑之前挂在夜的幕布上,今天的月儿似乎更亮,映射周围的星星们黯然失色。

  站在入山的路口,兰城手握人皮杖,目光如炬,声如洪钟:“今夜入山,无论山中发生什么事,听见什么动静,你们都不能离开我指定的位置,只要不离开,天亮之时,青城山便会恢复往日的安宁,如果离开,不但会影响我断案的进度,说不定还会要了我和丁乔的命,只怕是青城山从此永无宁日。”

  “小兰兰,需要我帮忙吗?”井炎插嘴。

  “你和孟森看好这两位同僚,不要让他们跨出我布置的空间,这个空间能挡妖魔鬼怪,于人却无用。”兰城在月光下淡淡一笑,眉心红线再次析出,井炎已经见过几次这情况,再无恐慌,当下点头应允,拉着几人退回屋内。

  他们刚退入房间,大门自动关上,密密麻麻的红线迅速缠绕上去,兰城手中一道黄符像条蛇一样,飞速游到门上,啪的一下贴在门缝处,瞬间上下延展,顷刻间将门缝全部蒙住,兰城打量一番才轻轻地说:“乔!我们出发。”

  “不等眼婆?”丁乔张开手掌,一团红色丝线,在离掌心五公分的位置不停旋转。

  “她已经到了。”兰城微吸鼻翼,一股熟悉的味道在心口散开,倒是令人心生愉悦。

  丁乔还要再问,一个尖细的声音回响在耳畔:“小娃娃!你在找我吗?”

  丁乔笑笑,没有答话,扔出线球,化作一叶扁舟,飞身上舟,一阵风过,他已钻入山中。

  兰城也飞上魂杖,寻味追踪,进了山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指尖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指尖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