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红河鬼母②
西风独酔2020-05-31 08:193,415

  “吱……呀……”

  客栈大门发出老旧失修的尖叫,不情愿地向两边退去,一股幽绿色气体毫无征兆地游了出来。

  兰城一言未发,伸手指向绿气,红白相间的蛇像是见到久违的美味,迅速膨胀,一秒钟就变成了篮球那么大,张开比篮球更大的嘴巴,急速出击,瞬间清扫了门口的绿气。

  “乔,跟紧我。”清退眼前的绿气,兰城回身浅笑,居然露出一个迷人的笑脸,丁乔差点被迷得坐到地上。

  “行走阴阳,百鬼夜行,与我共修,泣血兰花,缘何害人?速速说明。”兰城忽然双掌一击,红白大蛇吐出一口指尖血,对着门内一个黑影断喝。

  丁乔这才发现,门内黑影头发很长,像是一个女人。

  她蹲在地上,头发又顺又滑,倾泄在地上,地上散发阵阵绿气,好像那些头发之上又长了许多绿色小绒毛,看起来让人毛骨悚然。

  盯着那那满地长着绿毛的长发看看,丁乔叫了一声:“我滴亲娘!这头发上都长毛了。”

  话音未落,长发女人忽然慢慢转过脸来,一张闪着青光的脸,正在对着他俩笑,咧开的大嘴就像一个黑漆漆的洞,瞪圆的眼球似乎随时会爆裂一般,从眼眶中凸出。

  只见她鼻翼飞速吸动,整个头就这样,缓慢地转过来,转过来,又转过来,最后居然转了360度后,再次停下后,大嘴撕到了耳根,她一笑,嘴里就往外冒着汩汩绿气,最后吐出一条长长的舌头后直接从地上弹飞。

  一阵猩红色从她的嘴里喷出,顿时整间屋子被红色侵染,一股熟悉的血腥味,在空间里炸开,兰城顿足跃上魂杖和红蛇的结合体,红白长蛇吐出长长蛇信,与对面的女人对峙。

  女人伸长舌头发出惨叫声声,泣如鬼嚎:“哈哈哈哈哈……你以为,你不想伤人,我就会放过你吗?我要复仇,挡我者,必死!”

  “生死瞬间多少回,斩妖除魔渡红尘,转阴入墓几多回,我兰城什么鬼事没见过?什么鬼话没听过?今日你若不能如实招来,休怪我无情。”

  兰城一开口,周身被一层白光包裹,女人长满绿毛的长发,像被电击一般,飞速向后缩去,片刻间只够盖住脚面。

  “此生我入九幽,乃是我夫家所为,想我怀胎十月,为他家诞下一对龙凤胎,却在我大出血时命人将我抛于河中,可怜我落入河中之时,还有气息,你能想象我内心的惊恐和怨念吗?我恨他们,无情地将我抛弃,当时我就发誓,如果上苍懂我心中悲愤,让我还魂归来,我定灭他满门。”

  女人边哭边说,直哭得天昏地暗,红河水翻滚,层浪卷起来拍打在木屋上,发出骇人的声音,兰城忽然厉喝一声:“眼儿!”

  只见一只灰色眼球,眨眨眼盯着兰城看,迅速飞到他的手臂,极速风火轮转起,片刻就钻进他的皮肤,来不及眨眼,眼儿已变成了红色眼球重新飞出,在兰城眼前飘动,红色火舌喷发而起,直冲木屋的房顶,一个洞顿时出现在眼前。

  随着一道火光飞天,木屋后暴躁的红河水,慢慢隐去,木屋归于平静。

  木屋附近升起两块深红色石块,每一块石头上均坐着一个小孩,一个男孩,一个女孩,男孩身穿红色连襟衫,头戴瓜皮帽脚踩红色帆布鞋,女孩身穿红色长缎裙,双髻发,头戴小红花,脚踩一双黑色帆布鞋。

  两个人的眉心都镶嵌一粒红色玉石,散发出红色的光晕,两个孩子手中都拿着一串糖葫芦,每一粒糖球都有酒杯那么大,上面的红色糖浆,还在往下滴落糖汁,每落下一滴,都在石头上留下一道红印,男孩伸出舌头,舔了一口还在滴的糖汁。

  女孩怔怔看着男孩,她也舔了一口自己的糖球,也许是甜蜜的幸福,女孩露出甜美的笑容。

  这一笑,满嘴的小碎玉牙,一个个从嘴里掉落,一粒两粒很多粒,只用了一个眨眼的光景,女孩的嘴就变成了屋内女人一样的黑洞。

  慢慢的,黑洞里伸出一条红色的长舌,舌尖冒着幽幽绿光,一条绿色长毛蛇就这样悄无声息地从女孩的嘴里滑了出来。

  浸骨的寒气从她那边慢慢溢出来,绿毛蛇滑溜地绕在女孩的脖子上,女孩的嘴慢慢地合上,两条墨绿色的汁水,分别从她的两个鼻孔,像两条绿虫一般,游了出来。

  丁乔到底是没有兰城底子厚,吓得肝颤皮麻手心冒汗心惊肉跳,不由自主地看向男孩。

  男孩再次舔了一口自己的糖葫芦,似乎觉得不够甜,居然撇撇嘴就哭,使劲地往女孩那里看,还将手中的糖葫芦往女孩那边送,送了好几次女孩都没有动,蛇和她似乎被人定住,完全僵直地看着正在盯着她看的丁乔。

  男孩哭得更凶,但是却没有一滴眼泪,他只是拼命做一个哭的表情罢了。

  最后一次他终于能够完全转过身体,就在糖葫芦触及女孩手的同时,男孩用力掰过的脑袋,咔嚓一声掉了下来。

  “卧槽!”丁乔捂着嘴喊了一句,兰城手中的红白长蛇闪电般出击,接住了男孩的脑袋,来不及细看,脑袋已经被红白蛇放回男孩脖颈,紧接着兰城手中一道符箓已经飞了过去,粘贴在男孩的胸前,顿时男孩的表情恢复正常,两只眼睛变得没有光泽,手中的糖葫芦也变成了黑色纸糊的长棒。

  惊魂未定,忍不住又看向女孩,丁乔发现女孩手中的糖葫芦已经被吃了一半,一半在女孩嘴里,一半在手里。

  但是,嘴里的一半还挂在外面,和手中抓的一样,分明就是纸糊的黑色长棒。

  兰城不言,直接一纸符箓飞贴过去,一股重重的白光弹射出去,女孩口中吐出的半截黑纸,黑纸在半空中就变成了无数只细小的蚯蚓状的虫子,悬在半空中聚集成一块褐色的蚯蚓盾牌,挡住了符箓。

  符箓贴在蚯蚓盾牌上,顿时引来一阵刺目的白光,轰的一下燃烧起来,符箓和蚯蚓一起消失在空气中。

  红河水忽然钻出一道一米多高的水柱,上面挂着刚才那个女人的头颅,而她的身体正是那道水柱,随着一阵水流哗哗的声音,女人长满绿毛的长发,忽然齐刷刷变成了钢针,直击兰城面门而来。

  “哼!”兰城冷哼一声,飘与眼前的红色眼球,忽然利剑出击,直接钻入女人水柱组成的身体,穿透过去后,水柱中留下一个洞,女人发出一声哀嚎,钢针变回长发,转瞬间口中长蛇飞出,转而攻击丁乔。

  “留着小命回去发呆!”兰城断喝一声,丁乔还未做出反应,手腕处的红环已经展开,幻化成无数红色丝线,每根丝线上都挂着一个暗勾,形成一个巨大的红网飞上半空,从上方对准女人和两块石头罩下。

  “你要灭我们娘三个?哈哈哈……”女人忽然大笑起来,远处飞来一团黑色旋风,卷起一层红河水,变成无数水刀组成的墙,直直压向兰城和丁乔。

  “起!”兰城一声轻呼,眼窝居然飞出了蓝色眼球,红色眼球接到信号飞速回转,人皮杖瞬间和红蛇分离。

  “去!”兰城立于魂杖杖上,食指指向自己眉心,一道红血析出,红火和蓝火顿时合二为一,滴入红血的火蓝之火顿时喷出一条巨龙,怒吼一声直接穿透黑色旋风。

  “日照其昼,月照其夜,行走阴阳,唯我独尊。”只听兰城轻轻吐出一句话,食指间的飞出一滴血,手动的瞬间,一滴血变成了一条红线,像是长了眼睛一般,直接飞去火蓝蛇飞去的方向。

  而兰城的右臂瞬间和红蛇交织在一起,人皮杖盘踞成一块人皮蒲团,他盘膝而坐,一手指向眉心,一指向前伸直,那道红线直接落入火蓝色中,爆发出一股夺目白光,瞬间包围了黑色旋风,随着一声尖叫,黑色旋风散尽,几缕黑色羽毛,缓缓飘与红河水面,随后慢慢归无。

  “原来是一只黑乌鸦!”丁乔趁机喝道,“收!”

  话音刚落,红色大网直接将女人和一双儿女网住,红网像橡皮筋一般,月收越紧,女人凄厉的嘶号,长毛发全部下垂,再无力气幻行,脸色渐渐由绿色变成了死灰白,身体也慢慢地变成正常的女人状,身体不断往外冒血,完全露出了死前的样子。

  五分钟后,女人不再挣扎,男孩和女孩也变得和纸人一般,轻飘飘地飘在河面上,风儿一吹,纸人就被荡起,再回落,竟未湿身。

  火蓝色再次喷出白光,那两个飘荡的纸娃娃,慢慢地在红河面上,化为灰烬。

  再看红网中的女人,手中抱着两块石头,上面的两个孩子也慢慢萎落下去,最后变成两滩黑水,从女人的手指间流入红河水,红河水竟然变成了黑色,女人被捆成了粽子,来不及发出最后的嚎叫,就被红绳捆成了一个红色膏状物。

  再看红河水,已经变成了青色,屋顶的兰花忽然尽数散开,跌落在河中,瞬间隐入河中,长出一朵朵莲花,巨大的荷叶上,几滴水珠儿,轻轻地滚来滚去,晶莹剔透,仿佛珍珠一般,在如水的月色中,散发婉莹的光芒,整个红河水,再无阴邪之气,淡淡地发出优雅之香。

  兰城从人皮蒲团上站立,静静地看着已变回纯净的河水,微微露出一抹浅笑。

  抬头看天,月光依旧,火蓝之蛇慢慢幻回原形,一只钻入兰城的怀中,一只隐入他的右眼,红蛇变成红色缎带,绑在人皮杖上,飘飘然,煞是好看。

  东方的鱼肚白,在晨光中渐渐成了锈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指尖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指尖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