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洗魂宫主魂力残存
西风独酔2020-07-29 10:291,856

  兰城细观洗魂宫主,除了惨白如纸,其余并未发现端倪,而作为生活在地下的半人半魂的他们,本该就是白如纸张。

  况且一路过来,司马只说了经过,并未说明宫主究竟伤势如何,因此不好妄论。

  “哈哈哈……”宫主忽然大笑,笑声如乌鸦鸣泣,悲怆无比,整个正殿内充满了苍凉的声音。

  兰城已经在第一时间屏住呼吸控制心脉,仍旧不可避免地受到笑声传染,产生了悲凉之意。

  一旁的司马虽然一直伺奉左右,也还是无法免去被这份从地底钻出的凉至骨髓的悲伤,立刻下跪请宫主停止大笑。

  一直候在外面的宫人喜鹊也发出惨叫,只听扑通一声,门外便没了动静。

  这傻鸟是晕过去了吧?兰城暗惊,同时外面传来此起彼伏的痛苦尖叫,再这样下去,只怕宫人都会受损,也不知道会不会影响地面上的李默,想到这儿,他只能硬着头皮顺着司马的话施礼请求:“还请宫主明示,需要在下做什么?”

  宫主并未因为司马和兰城一起请求就停止大笑,一直到笑出眼泪才慢慢停止。

  “唉~”最后用一声叹息结束大笑,解除了警报。

  司马向宫主点点头,转身跑了出去。

  兰城知道他定是出去查看外面受损情况,而自己也只能保持安静等待宫主发话。

  时间仿佛停滞了,整个空间仿佛停滞了,什么都没有,兰城眯起眼睛暗暗调动周身,专注地收集来自本体外的信息。

  “兰城小兄弟~”宫主终于开了口,“想不到你定力那么好,刚才我只是试探一二,受伤后我已无法完全控制自己的力量,更可怕的是,刚才并非我故意,而是随时都有可能爆发的伤情加重。”

  什么?我的天啊!这一发作就这样,要是再发作几次,洗魂宫还会存在吗?

  兰城吞了一口唾沫,却发现嗓子眼已经焦灼冒烟了。

  “你别担心,这一年我才发作两次,大部分时间我都在积极医治,刚才只是巧合,想我洗魂宫千百年来一直以洗魂碎魂为己任,向来任劳任怨,这次遭此劫难,若不能全身而退,那便不是我洗魂宫被灭那么简单,而是万界都会受到波及,到时候生灵涂炭只在呼吸。”

  是啊~无数的魂片飞散在人间,那时就不是寻求可以附身之人那么简单,而是为了存活只要找到活物便可附着的情景,也许是兽、也许是人、也许飞鸟,或许是河鱼,到时候各界出妖魔,这世间还会存在吗?

  想到这儿,兰城浑身打了个寒颤,定定神才施礼问道:“兰城斗胆,请问宫主的身体是否已经到了膏肓之境?”

  “你倒是伶俐,不愧是兰青子的孙儿,竟然看出我的残破之魂已然无法支撑下去,实话告诉你吧,在发作一次我便会在自己的悲凉笑声散尽魂力,没有魂力的我便会消散在洗魂宫,一旦我消散,洗魂宫便会崩塌,压制地狱的封印便不复存在,无数魂片爆发而出,人类消亡只怕是顷刻便会完成。”

  “所以我一直命司马寻找兰青子,没想到这老家伙阳寿已尽,天意如此吧,你若不经过这里,我们也无法召唤到你。”

  谁说不是呢?冥冥中都有注定,若不是一路向西,洗魂宫的地盘谁愿意踏上?

  兰城甚至觉得,那些事情都是天道无数个环中的一个扣,天意要自己出来帮助西南刀马寨的三只鬼,也不会被引进洗魂宫。

  “天若不亡你,你这洗魂宫就不会出事。”兰城抬起头笃定地说。

  “那就谢过兰城小兄弟~若是有什么需要,尽管吩咐司马去做,若是我不在此次劫难中活下,洗魂宫也没被灭,上天会派新的宫主来管理洗魂宫,只请你将我即将消散的魂片全部收集起来,我这半人的躯干葬与洗魂宫入口处的老树下。”

  宫主说的悲凉,有几粒叫眼泪的水滴从眼眶溢出,饶是兰城做了准备,仍旧被感染,小声抽泣起来。

  “小兄弟的心肠软,又是世间罕见的灵器之体,上天要你来破这个局,真是选对人了,我受伤后已经无法离开正殿,所以就算我伤情加重发作,也只会殃及正殿四周,其他地方还是能保住的。”

  宫主弹指间,一张叶片飞到兰城手中:“此叶能助你眼耳心通,并不会被邪物侵袭,我知道你想问为什么不给宫人?”

  “眼下我已经无法制出那么多的冰晶叶,每一片叶子都是我魂力所制,我人类的躯干中注入的就是冰晶树熬制而成的汁液,以往我用自己的魂力制成的冰晶叶,帮助魂力低下的宫人们,让他们能够心无旁骛在洗魂宫工作,直到能够轮回的那一天。”

  “直到最近一个月,我才发现我已经无法制出更多的冰晶叶,这才有了适才发作波及宫人的情形。”

  宫主似乎说累了,半靠在躺椅上身子微微发颤,兰城低头看手中的冰晶叶,这一看,顿时大吃一惊。

  冰晶叶,纹理清晰,根根细密的茎就像血管一般,能清楚看见里面流动的血液,天啊!这~这是~这是宫主注入自己的魂力制作而成,还是注入了自己已经少之又少的血元?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指尖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指尖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