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案件体质女作家VS睿智刑警大队长(21)
岑哥儿2020-06-30 11:032,277

  这两天昭华和纪听的感情越来越稳定,两个人甜甜蜜蜜的,恋爱的酸臭味时刻围绕在他们周围。

  这天,他们逛到书店,昭华从书架上抽出一本书翻看两页。

  “之后我的书也会被摆到这上面,然后等着它的主人领它回家。”

  纪听牵着她的手低声道:“它们的主人已经被我拐回家了。”

  昭华害羞的瞪他一下,把书放回原位,牵着他想去买奶茶。

  突然,纪听的手机响了起来,他掏出来一看,是大华打的。

  大华很知分寸,除了要事打电话外,其余的小事都是发微信告知的。

  他来电话说明有事情他摆不平,那么,极有可能有新案子出现了。

  昭华知道他的职责,她点点电话,让他安心去接。

  纪听安抚的揉揉她的头发,然后按下接听键听对面的大华汇报。

  “老大,本来不该打扰你的,但是我们几个在会议室商讨半天也没理出个头绪来,实在没办法才来找你的。”

  纪听淡淡“嗯”了一声说道:“什么情况,先简单说说。”

  大华知道纪听的性子,长话短说,三言两语把事情叙述完毕。

  “今天上午八点左右有报案称美鑫路有一家住户被害身亡,现场被毁坏的很彻底,有用的线索不多。法医科在鉴定尸体,还需要些时间。”

  “嗯,等我回局里再说。”

  纪听歉意的看向昭华,有些无奈,今天说好了要陪她逛一天的。

  “我没事。”

  昭华扯着他的袖子晃晃,大眼睛眨巴眨巴,眼睛里充斥着真诚。

  “嗯。你逛完早点回家,如果我有时间,我就来接你。但是不要逛太晚哦。”

  他温声细语的嘱咐她,然后才在昭华的催促下离开。

  “统儿,纪听那边出了啥事?”

  昭华排队买奶茶,然后召唤脑中的系统。

  “你猜。”

  啧……肯定是自己这几天没空搭理它,它生气了。

  “别介,我俩谁跟谁,可不能因为一些小失误就疏远了关系哇。我俩可是要共度很多个一生的伙伴啊!”

  系统:啧……

  算了,看在她那么卑微的份上,还是告诉她好了。

  它把资料和画面传输给昭华,让她详细了解。

  “果然,爸爸没看错你!”

  系统:“……”

  果然,它就知道!

  队伍轮到昭华,她点了一杯混世大魔王,要了双份珍珠加全糖,然后等在一边拿奶茶。

  此次死者名为岳玮,48岁,某集团公司董事长,于今日早上八点左右在家中被发现没了呼吸,所处之地极为混乱,像是打了一场架后又去翻找财物的现场。

  但是让人感到矛盾的是,最值钱的东西并未拿走,只是拿走了一些小东西,与他展现出来的行为不太相符。

  经过众人推理,判断凶手也许只是借由盗窃杀人来转移视线,扰乱侦查目标,实质为了掩盖自己的目的而做的。

  死者关系网复杂,有一个亲生儿子叫何桐,无恶不作,很是霸道,欺压了不少反抗不了他家权势的孩子。仗着家里有权有势,什么事情都做得上来,又什么都压的下去。

  跟岳玮关系并不好,姓也是随母亲的,而他的母亲何玟欣跟岳玮也只是联姻关系,并无感情。

  岳玮为了得到何玟欣,早些年做很多混账事,将何玟欣家的公司打压到不得不把女儿嫁给他,还逼走了何玟欣的初恋。

  何家没有一个不恨岳玮的,但他的权势大,没办法。

  他的父亲是岳藤,给儿子许多权力,很多事情也都是他来摆平的。即使已经半只脚要跨进棺材了,也不消停。

  今日上午八点左右,岳玮被保姆发现死在书房里,浑身赤果被绑在椅子上,颈动脉割断,眼睛瞪得很大,面色发青泛白,他坐的椅子附近全是他留下的血液,背后的书墙无规律的呈现喷射状血迹。

  周围杂乱,书籍散落一地,沾了血的书页湿润,牢牢黏在地板上,鲜血浓的暗红,经过时间的流逝,有些小血点已经干涸。

  “059号,请凭单号领取混世大魔王。”

  昭华收回思绪,将单子递给服务员,然后捧着热乎乎的奶茶坐到了奶茶店的角落里。

  为了不让自己的行为显得怪异,她将手机拿出来播放动画片,然后才重新将注意力放回案子上。

  画面转到了纪听那儿,他跟着痕检科的同事一起勘测现场,尸体已经运走,剩下的杂乱无序,让人头疼。

  “头儿,你说这也太狠了吧,哪个心理变态能干出这事儿。”

  大华拎起一页纸,啧啧几声,提取物证。

  “见过的还少?”纪听面无表情,声音淡淡,毫不关心。

  修长的手指被紧贴着的一次性白色橡胶手套包裹着,他慢条斯理翻开地上的书籍,小心轻放。

  “勘测过一遍了?”纪听抬眸看向大华,他认真的样子很严肃,在工作期间,他就是冷面阎王。

  “昂,痕检科来过一次,全面排查过,有些已经送到痕检科化验去了。”

  纪听点点头,抽出物证袋,用镊子把某张书页底下藏的很深的一小撮短发夹到物证袋里。

  短发大概三四厘米的长度,偏棕色,有毛囊在发根。

  他晃晃手中的物证袋,挑下眉。

  大华哈哈笑着,眼神乱转掩饰尴尬。

  不愧是纪听,眼睛跟探测器一样,啥蛛丝马迹都瞒不过他。

  昭华咬着吸管笑起来,吸一口珍珠随便点两下面前的手机,换个频道看。

  “死者的社会关系都排查好了吗?”纪听站在书桌后面,拿起桌上的相框问道。

  “死者的社会关系复杂,目前进度排查了一半。”

  “嗯。”

  他手上的相框是一名中年女人和小孩,看起来很欢乐,但是从女人的细微表情中发现并不是那么真的快乐。

  跟她想要展现出来的样子有细微违和感,抱着小孩的手也不是那么娴熟,显得有些僵硬生疏。

  纪听翻看了一下相框,晃动中发现照片的厚度不对。

  他轻巧的卸下相框,果然在这张照片背后看到了隐藏的东西。

  是一张字条,看样子年代已经很久远了,边际上还有其他字眼,纸张褶皱,字迹潦草,一串没有头绪的话写在上面。

  “不得好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快穿之男配大佬又在求宠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快穿之男配大佬又在求宠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