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芍药被欺
乐天LIULI2020-06-12 13:163,276

  看着芍药端过来的一盘已经切成了小块的黑乎乎的东西,白苏子无论如何也不能把它和肉联系到一起。

  “你别只顾着看啊,快吃,凉了就不好吃了。”

  你确定这东西热的时候就好吃?

  姑娘,我与你无冤无仇,你为何要害我?

  白苏子身为狐族身份地位最高的,哪一天不是锦衣玉食,珍馐佳肴?何曾见过如今这阵仗?

  “你已经好久没吃东西了,又受了这么重的伤,不吃东西可怎么行?”

  不,我宁愿饿死,也不要吃这东西。

  白苏子一下子蹿回了床上,不理会正在给他夹肉的芍药。

  芍药心中也在犹疑:这家伙到底是吃生肉还是吃熟的呢?管他呢,他若不吃,我就吃了,这么好的东西浪费了多可惜。

  举着筷子准备递给白狐的芍药这才发现,原来白狐早已经躲得远远的了。

  “既然你不吃,那我吃了啊!”

  看着芍药没有丝毫迟疑的将那黑乎乎的所谓肉的东西送进嘴里。

  还一副吃到了世间最好吃的食物的一脸满足样子,白苏子都怀疑自己是不是错过了什么。

  莫非是这只是卖相不好?

  心中如此一想,肚子也配合的开始【咕咕】的叫了起来。

  白狐拖着自己满身绷带的身子,慢慢的磨蹭到芍药身边,目光在眼前的黑色的肉和芍药意犹未尽的脸上来回的看着。

  “看吧,你还是想吃本姑娘亲自下厨做的美食的。来,本姑娘就大方的分你一点儿吧!”

  说着,用筷子将盘子中的肉分开了两份。

  白苏子试探性的伸出舌头舔了一添,这一舔,差点儿没把他送走,让他开始怀疑了“狐生”。

  这东西苦中带涩,辣中又咸,居然还有醋的酸味。

  这味道太过上头,白苏子再也忍受不住,激动的昏了过去。

  朦胧中,被人提起,粗暴的扔到了一个硬硬的地方。

  再次睁开眼睛,没有看到那个自称芍药的女人。

  入眼的是一个笼子一样的东西,旁边堆了许多的木柴。

  一群人在房间中忙碌的走来走去,叫骂声,刀与案板的撞击声,燃烧木柴的噼啪声……

  “快点儿,快点儿的。磨磨蹭蹭的,你们都是猪吗?”

  “耽误了老爷宴客,看我不扒了你们的皮。”

  “唉唉唉,你干嘛呢?还不赶紧去洗菜,切菜?等着菜自己下锅呢?”

  “还有你,笨手笨脚的,加火,加火会不会?”

  白苏子抬眼看去,是一个五大三粗的胖男人,满脸横肉,对其他的人指指点点的催促着。

  这一切的一切无不在告诉白苏子,他如今是身处何方:厨房。

  不待白苏子多想,他所在的笼子便被一个瘦弱的男人提溜了起来,只见他对着胖男人点头哈腰的说道:

  “老大,您看这只狐狸怎么办?”

  谁知被称作老大的男人一脚踢来,瘦男人连带着白苏子一起被摔在了地上。

  “问问问,你就知道问,真是不愧对你爹娘给你起的名字:尤千问。你简直就是我的克星,我叫莫问,你叫尤千问。煎烤烹炸煮,都可以,只要把这只狐狸做熟就行。但,你还是得洗洗剁剁吧?干啥啥不行,吃啥啥不剩的东西。”

  尤千问踉踉跄跄的爬了起来,依旧是一脸谄媚的样子。

  “好好好,我知道了,我现在就去办。去把这只狐狸洗干净。”

  白苏子被叫做尤千问的男人提着来到了厨房后院。

  “狐狸啊狐狸,你可别怪我。我呢,就是一个下人,上头人咋吩咐,我就咋干。你若是死的有啥冤屈,可千万别找我,要找就去找别人。”

  尤千问小心翼翼的打开了笼子,伸手便抓住了白苏子的脖子,没有给他逃走的一丝丝机会。

  难道,这是天要亡我?

  莫非是那个叫芍药的小妮子坑害了我?

  就是因为吃了她做的肉,我才会昏倒的。

  不不不,她看起来并不像坏人,我肯定是错怪了她。

  若是她想要我的命,也不用等到今时今日了,当初,不救我不就好了吗?

  正在白苏子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尤千问已经利索的把白苏子洗了个干净。

  尤千问迅捷的动作,一度让白苏子怀疑自己是不是对这个男人有什么误会:刚才还唯唯诺诺的人,此刻竟然有一种不真实的存在感。

  白苏子虽然很是疑惑尤千问前后不一的表现,但还没等他想出个所以然,便被又提溜到了厨房。

  一盆热水【哐当】一声,被放在了尤千问的面前。

  “快把它褪毛,去皮,剁块。”莫问指挥着尤千问说道。

  没有迟疑一下,尤千问便准备把白苏子放入滚烫的热水之中。

  “住手。”一声娇喝传来,白苏子本来打算咬了尤千问逃跑的计划被打断了。

  他转头看去,来人不是别人,不是先前不见了踪迹的芍药,又能是谁呢?

  芍药急匆匆跑了过来,抢过尤千问手上的白狐,抱在自己的怀里。

  白苏子瞬间便觉得软软的感觉,很是舒服。一股少女的清香气息传入他灵敏的鼻子中,让他不禁又深深的嗅上两口。

  往芍药的怀里又使劲的钻了钻,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被抱着。

  感受到白狐亲昵的动作,芍药心中一股暖流瞬间传遍四肢百骸。

  “这是我的朋友,你们想干什么?”芍药将白狐又抱紧了一分。

  莫问走上前来,趾高气扬并没有因为芍药的身份有丝毫的收敛:“启禀大小姐,这只白狐通体雪白,看起来就是很可口的,用来招待贵客再合适不过了。”

  一句话气得芍药浑身发抖,他们居然想趁自己不备杀害了白狐。

  “我知道我自小不在府中,你们便不把我看在眼中,但是,无论无何,我也是这家的大小姐,轮不到你放肆。”

  芍药自从呱呱坠地,母亲便因为她难产而死。父亲对芍药更是看得见的不待见,于是便派人将她送到了深山老林,派了一个老妪照顾她。

  也是芍药命硬,老妪在到达深山之后,不久便撒手人寰了。

  老妪的去世并没有让芍药有一丝丝的难过,这一切都是因为老妪对因为芍药的关系被送往深山这件事耿耿于怀,对芍药一路之上都是非打即骂。

  若是彼时的芍药懂事,必定会暗暗庆幸老天有眼,收了老妪也是解救她于苦海炼狱。可当时的她不谙世事,自然也没有诸多庆幸。

  为了芍药可以活下来,她的父亲找了好几位奶妈,但只要其中有人对芍药不好,便会受到各种各样的莫名其妙的伤害:轻者被人下黑手,打一顿。最严重的会被人以极其恐怖的报复方式杀害。

  长大后的芍药,对于自己遇到的事情,感觉这些事说出去都没人信,她也曾怀疑是遇到了好心人的接济,但她始终没有办法查出来是何人对她如此照顾。

  久而久之,芍药也便习惯了她的“好运气”。

  因为芍药身边的人总会受到各种伤害,因此,喜欢她的人少之又少,随着芍药一天天的长大,她身边的人便一个接一个的以各种理由离开了。

  俗话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而芍药觉得是:没人爱的孩子更懂得照顾自己。

  当没有人替自己擦去眼泪,那便要学会自己舔舐伤口。

  当没有人扶自己站起,那便要学会自己双手撑地爬起。

  当没有人愿意对自己微笑,那边学着对镜子里的自己笑。

  因为这个世界,不会因为谁的不幸,而停止运行。

  “哈哈,大小姐说笑了。我们呢,只不过是府里的下人,怎么敢放肆呢!不过,这只狐狸是老爷让杀的,你最好不要阻碍小的们办事儿。”莫问话虽说的委婉,但那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摆明了没把芍药放在眼里。

  说着就要上手去抢芍药怀里的狐狸,白苏子看着那胖乎乎的大手,一下子拍了上去,锋利的指甲将莫问的手掌划的道道血痕,触目惊心。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了,快到莫问感觉的疼痛的时候,狐狸早已经收手,钻回了芍药的怀中。

  若不是手掌上的鲜血,莫问都不敢相信自己真的是被一只狐狸给抓伤了。

  越长越生气,莫问不甘心就这样放过白狐,骂骂咧咧的再伸手去抓。

  “你这该死的畜牲,胆敢咬我,一个黄毛丫头怎可能护得了你?看我不把你大卸八块。”

  看着莫问恼羞成怒的样子,芍药下意识的去保护怀里的白狐,不料竟被莫问拉住了芊芊玉手。

  这样一下子整个厨房瞬间炸开了锅,谁都知道:女子若被人拉了手,便是被轻薄了。

  女子被轻薄便是要下嫁的,无论这个人身家地位财富如何都不能拒绝。除非这个人不存在了。

  莫问并没有因为要娶大小姐而开心,人尽皆知:大小姐身有煞气,凡是与她接触的人,没有几个有好下场的。

  芍药自然也是千百万分的不愿意,但是,若是这件事情传了出去,她便没脸再见人了。

  她抱着怀里的狐狸,头也不回的以最快的速度逃出了厨房。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夫君是只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夫君是只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