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吃太撑了
雪倾城2020-06-30 11:012,354

  今天是周末,单解语累到虚脱,早中晚加起来共上六节课,嗓子疼,腿也疼。

  下班时,看见手机有七八个未接电话,其中两个分别来自室友袁熙和白萱,一个是合租室友打来的。

  最后四个是舅妈打来的。

  她划开屏幕,先给舅妈回了过去。

  意料之中的,舅妈是为了催债,说表弟今年也上大学了,学费和生活费都是一笔不小的开销,让她尽快还钱。

  解语因为嗓子疼,只淡淡应声,听着舅妈在电话那边发牢骚和哭穷,最后承诺三天后会转账给她一些,因为那时是发薪日。

  应付完尖酸刻薄的舅妈,解语取过自己的包,和几个同事摆摆手道别下班。

  回去的路上,她打开微信,白萱给她发了好几条信息。

  小白:【解语解语,你今晚回不回宿舍啊?】

  小白:【明天专四考试,你复习怎么样了?我有种又要自挂东南枝的感觉。】

  小白:【怎么不接电话,你不会还没下班吧?】

  解语目光停在那些字面上,意识有一瞬间的恍惚,仿佛看到这些文字才记起来自己还只是一个学生。

  她在R大文学院读英语专业,今年大三。

  白萱说的英语专四考试是Test for English Majors-4,只有英语专业的需要考。

  专四和专八只有两次考试机会,一般是在大二时报考专四,如果没有通过,第二年可以补考一次,只此一次,必须是在第二年考。

  解语去年因为一些事状态不好,没有考过,今年是最后一次机会。

  手机屏幕还亮着,解语喝了口水,含一片润喉糖,没给她回电话,只回一条信息。

  听说她今晚回宿舍,白萱很高兴,立马回了一条语音,告诉她今晚袁熙男朋友请她们全宿舍人吃饭,她给解语打包了一份回去。

  A市是一线城市,很大很繁华,到处是忙忙碌碌的人影,晚高峰的地铁能把活人挤成肉饼。

  所幸上班的地方离R大不远,六七站的路程。

  还没走进校门,合租室友于姐的电话再次打了过来,躲不过,解语只好接听。

  于姐算是她的二房东,找她无疑就是为了催交房租。

  解语嗓子疼得厉害,没能及时出声,于姐以为她想拖欠,便委婉地说如果解语不租了,她得马上找下家。

  夜色渐沉,天上隐约有点点星光。

  解语仰头,眯着眼启口,“于姐,还有三天才到日子,过几天我就给你转房租。”

  那边于姐很高兴,“那行,其实我也愿意租给你,你这人不事儿逼。”

  “嗯,谢谢于姐。”她合租的房子在工作地附近,上下班方便。

  她的工作有时候会下班比较晚,如果长期晚归,她担心会影响宿舍其他人,只好在外面跟别人合租。

  兼职的工资会在每个月十号到账,却不会在她的账上停留,她的银/行/卡如同一个中转站,总也没有多少属于自己的钱。

  进校门前,她在花坛隐蔽处点燃一根烟,深深吸起来,夜色给了她排压的勇气。

  路灯下,陆陆续续有一波一波的学生走进校门,他们说笑打闹,他们青春飞扬,意气风发,与校园的气息相得益彰。

  男生甲:“下次咱们开学餐别吃自助了。”

  男生乙:“卧槽,白吃白喝你还挑三拣四的。”

  男生甲:“吃太撑了,想吐。”

  男生丙:“我去,酒鬼你千万要忍住,海鲜自助二九九一位,你吐一口就值好几十块。”

  男生乙:“酒鬼你瞧你这没出息的样儿,只要有咱霍哥在,你别每次都当成最后一次吃行不。”

  男生甲:“这不一个假期没见咱霍哥了吗,一激动……嗝,就吃撑了。”

  男生丙:“还是咱霍哥牛掰,整整比咱们晚五天开学。”

  被唤做霍哥的人:“今晚开黑还是吃鸡?”

  甲乙丙:“哪个有妹带就玩哪个!”

  男男女女,笑闹声不断,这才是大学生该有的生活,可以肆意挥霍青春的年龄。

  而单解语拥有的,则是一颗历尽沧桑的心。

  自嘲地半截烟丢进垃圾桶,她用矿泉水漱漱口,抬脚走进校门。

  ——

  周一考完专四,接下来学习任务上能轻松一段时间,解语计划找两个家教的活儿。

  计划还没实施,一些杂事接踵而来。

  新学期开始,校内会有一些活动,第一个迎来的就是迎新晚会,接着是教师节。

  解语从不愿参加这些活动,但自从去年迎新晚会上临时应急替别人上台表演了古筝以后,这次校学生会的人点名让她参加,系文艺部是墙头草,竟第一时间代她应下。

  她自认参加这些活动等于是浪费了赚钱的时间,不过,目前的身份终归是学生,学业和学校活动也不能耽误。

  硬着头皮也得上。

  迎新晚会定在九月八日,文艺部长这回要求她唱一首英文歌。

  解语苦笑,嗓子至今还没好利索,而且她既不属于文艺部,也不是音乐社团的成员,能答应上台只是为了不想得罪人。

  白萱和袁熙则很兴奋,帮她张罗服装和设计造型。

  最后,大家一致决定由美妆达人袁熙给她化妆,演出服则是由另一个室友蔡佳童提供的。

  转眼就到了九月八日,历年的迎新晚会节目都很丰富,今年亦然。

  R大向来挺注重迎新晚会的,每年都用心策划和筹办,舞蹈类、歌唱类、语言类应有尽有。

  解语的节目排在靠中间的位置,是歌曲独唱《Dream It Possible》。

  上台之前,收到小姨的微信,问她暑假既然没回去,十一放假要不要回去。

  解语眯了眯眼,没有回复。

  如果可以,她永远也不想回去那个小镇,那里给她留下的记忆都是磨难。

  她还欠小姨家五万块钱,小姨当时说了不用还,但那些钱毕竟不是小姨自己的。

  小姨只是一个家庭主妇,在家中没有经济来源,如果因为这个而被婆家为难,她心里会过意不去。

  这种情况下,她更不好去叨扰小姨一家。

  除了看望外婆,她一点都不愿回去。

  舞台上灯光闪耀,男女两个主持人妙语连珠报完节目,终于轮到解语出场。

  她缓缓走上台,垂着眼帘,脑海中闪现着自己沧桑的二十二年,跟上节奏启口吟唱。

  Dream It Possible,但愿梦想能变成真。

  她的梦想是……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渣过别人之后他被渣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渣过别人之后他被渣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