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单单别闹
雪倾城2020-06-30 11:011,680

  朋友圈发完不到十分钟,评论有五六十条,还不算只点赞的。

  他微信通讯录里总共才一百多人,除去一部分被他屏蔽的,估计其他人都过来留了脚印。

  这帮人特么眼睛都不离手机吗,评论得如此火速。

  霍殷词蹙眉滑动屏幕,大致浏览一遍评论。

  酒鬼:【霍哥你咋了,犯心脏病了吗?】

  豪哥:【不动就死了。】

  陆子俊:【求桃花运秘籍。】

  泥鳅:【啊啊啊!!!是我想的那样吗?】

  韩诗颖:【emmm——】

  陈泽轩:【看手相算命了解一下。】

  江楠:【此图已转卖给手控腐女,净赚人民币50元。】

  手指再次往下滑动,看到最后一条评论的那个名字时,霍殷词明显感觉心跳又乱得不行。

  单解语:【记得抹消肿药膏。】

  很简单的几个字,而且自带絮絮叨叨老妈子模式,霍殷词却越看越高兴,兀自笑得像个花痴。

  正笑着,屏幕上方显示一条来自他妈妈韩梓茹的信息。

  唇角渐渐下弯,笑容随之消失,明眸中溢出冷戾。

  很多人的梦想是有钱,有很多很多钱、有豪宅豪车、有身份地位,等等。

  霍殷词的梦想则简单许多,小时候的他希望有爸爸妈妈相陪,哪怕只是一家三口简单的聊会儿天,静静的吃顿家常饭,或者去公园划划船。

  人们所奢望的,往往都是自己不曾拥有的。

  霍殷词所奢望的那种一家人其乐融融、相依相偎的感觉,从来没有得到过。

  爸爸是知名企业家,是顶级富豪,每天不着家,忙着工作,忙着应酬,忙着在外面风/流快/活。

  妈妈是影后,忙着拍戏,忙着当小鲜肉们的老板,忙着演绎人生,更是不曾把心放在家里。

  夫妻两个人即便是吵架,都不像平常人家那样又哭又叫,他们不说脏话,却能用最冷漠的语言含沙射影。

  自从记事以来,爸爸不曾陪他讲过故事,妈妈不曾给他做过饭,他们甚至忙到不曾用心的抱过他。

  作为一个大活人,霍殷词只是担了他们儿子的名分而已,其他一无所有。

  既然不爱他,为什么要生他。

  霍殷词以前常常这样歇斯底里地质问他们,后来,他累了倦了也就放下了,渐渐只把他们当做茫茫人海中的过客。

  所以,他除了有钱,什么都没有。

  别人羡慕他的荣华富贵,而他憧憬的,只是淡淡的岁月静好。

  韩梓茹发的信息很简单,和单解语的简单不同于,她的字里行间潜藏着责备和冷漠。

  她说:赵阿姨说你很久没回家了。

  霍殷词冷蔑而笑,他回不回去有什么区别,反正他爸他妈又不回去,质问别人的时候怎么不想想自己是否以身作则过。

  那个宫殿一样富丽堂皇的家,还不如一个快捷酒店有人气,他住在里面心都是冷的。

  有时候他怀疑自己是不是领养的,或者爸爸妈妈有一方不是他亲生的。

  这个推测当然不成立,因为所有人都看得出来他外貌集中了父母双方的优点,一半像妈妈,一半像爸爸。

  既然不是血缘有问题,那么,只能说是他们夫妻二人太糟糕,他们不配为人父母。

  在宿舍拖延至下午,霍殷词才开车回云鼎庄园,三层楼的独栋别墅,无论内外皆尽显豪华。

  一楼客厅的灯光很亮,水晶灯璀璨夺目,晃得霍殷词眼睛生疼。

  一条二哈跑到玄关处扑进他怀里,不停摇头晃尾,舔他手背,呜咽几声,表达着它对主人的想念和喜爱。

  霍殷词抬手摸摸它脑袋,拍拍它脖子,“单单别闹。”

  狗是他买回来的,名字也是他给起的,孤单的单,意寓着他从小到大都生活在孤单中。

  客厅华贵的真皮沙发上坐着一个看不出实际年龄的女人,她美丽、雍容、贵气,以及掩饰不住的冷漠。

  见到儿子进门,韩梓茹嫌恶地瞥一眼那条狗,放下咖啡杯,“你都已经大二了,不应该还这样叛逆。”

  “呵——”霍殷词把车钥匙撇在玄关的衣帽台上,继续安抚单单,“有娘生没娘养,不叛逆才怪吧。”

  韩梓茹眉眼骤冷,即便非常生气,看上去依然从容不迫,“以无理取闹来引起父母注意,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很幼稚。”

  霍殷词咬牙,“我是幼稚,那你就不要承认这个幼稚可笑的人是你儿子!”

  他是幼稚,不然不会在收到她信息以后心里又升起一丝丝希望,希望她能回心转意,像平常人家的妈妈那样,给他一点温暖。

  事实证明,他不仅幼稚,还愚不可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渣过别人之后他被渣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渣过别人之后他被渣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