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被你怎么样
雪倾城2020-06-30 11:013,380

  听她如此说,霍殷词眉眼飞扬,眸中涌出恶劣,“哦,怪不得你看起来比我老呢。”

  看得出来单解语想躲着他,甚至挺反感他,不过,刚刚她连制服都没来得及脱,就跟他一起来了派出所,挺仗义的。

  由此可见,她可气的同时,也有点可爱。

  解语抬眸睨他,明媚轻笑,“应该说我比你成熟稳重。”

  这是暗讽他是幼稚鬼呢,霍殷词听出弦外之音,哼一声,“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那天晚上占我便宜。”

  占他便宜?

  解语愣怔,随即挑挑眉梢,“我怎么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占过你便宜。”

  即便他拥有令女生们垂涎欲滴的容貌和身材,也不能一概而论认为所有人都喜欢他吧。

  “倒是你,当时醉醺醺的靠我肩膀来着。”她揭露道。

  他不服气地辩驳,勾人的桃花眼闪动着亮晶晶的光彩,“你就是占了我便宜,你跟别人说你是我姐,这不算占便宜?”

  听到这话,解语好气又好笑,也不想想她都是因为谁。

  当时情况紧急,她迫不得已才随意编个借口,这人却反咬一口。

  早知如此,就不该多管闲事,让那个浓妆艳抹的老女人把他给糟蹋了才好。

  “让你叫声姐,也不算占你便宜吧,毕竟我比你老。”解语代入他的话自嘲。

  霍殷词自相矛盾地反驳,“你还顺杆爬了是吧,少在我面前倚老卖老,你年纪再大也是被我……”压的那个!

  虽然是在梦里。

  他忽然顿住口,解语不明所以,疑惑道:“被你怎么样?”

  霍殷词兀自清清嗓子,觉得屋里有些热,“——被我保护的那个。”

  他敢肯定,她不会想听到实话的。

  手心火辣辣的疼,霍殷词每看她一眼,都觉得手掌的热度正在流向全身。

  他撇开头连忙转移话题,“你以后不准再去夜店兼职了。”

  解语注视他别扭又傲娇的神情,心绪复杂。

  无论自己有多么抵触他,今晚的确是他帮她出了一口恶气,而且还连累他被警察抓进派出所。

  她掏出包里的湿巾,然后托住他右手,给他轻轻擦拭红肿的手掌,“今天只是个意外。”

  平时她很少有机会吃亏。

  听出她在抵抗自己的命令,霍殷词愤愤然,“你再怎么缺钱,也不应该拿自己的人身安全和尊严去做赌注啊。”

  话糙理不糙,解语明白,然而,他不曾站在过她的角度,永远不会明白她有多么需要钱。

  “我会记住你的提醒。”她将湿巾拢成一团,在他手心上轻沾。

  手心处传来微凉,霍殷词才惊觉到单解语竟然在,摸—他—的—手!

  霍公子的脑回路就是这么与众不同。

  她的手很软,每在他手心上点一下,都犹如施了魔法,酥酥麻麻地席卷他全部意识。

  霍殷词挺直僵硬的腰板,好巧不巧地想起那个梦来,完了,怎么有种要阴沟翻船的不可控制感。

  为了不让脑子里的秘密流露出来,他在心里默念三遍:我不紧张,我有过十多任女朋友,我不紧张。

  呱噪之人突然变得一言不发,解语挺不适应,见他俊脸上隐隐泛红,就问道:“你是不是热的慌?”

  霍殷词:“嗯,热。”

  解语:“要不我去帮你接一杯冷水喝?”

  霍殷词:“不用。”

  解语:“你打那女的时候挺使劲儿的吧。”手心都肿了,可想而知那女的为啥脸肿得像个猪头。

  霍殷词:“嗯,是。”

  一问一答像在跟机器人说话,解语笑,“有绅士风度的男人很少有打女人的,你是不是有家庭暴力倾向?”

  霍殷词:“嗯,是。”

  眨眨眼,似乎回味过来什么,“呸呸呸,你少恩将仇报啊,我才没有家庭暴力!”

  门口的韩诗颖抱臂歪头,凝视着自家表弟和那个身穿制服的女生,唇角不由地扬起弧度。

  刚刚来的路上她还在想,一向肆意横行的表弟这次居然晓得把人拽到店外面再打,她以为表弟是为了不给店里惹麻烦。

  现在看来,分明是不想牵连他身边的那个人。

  孩子终于长大了,做事懂得轻重缓急,会考虑后果了,可是,这些改变却是因为一个女生。

  心里忽然有种自己养的猪终于要拱白菜了惆怅感。

  “韩诗颖,你脸上那副老母亲般的微笑是怎么回事?”

  男生不耐烦中略带尴尬的声音将韩诗颖拉回现实,她挑眉,“霍殷词,厉害啊你,以前我一直认为再混的男人也不会打女人,你这回真是让我大开眼界。”

  她故意损坏他形象的言词使得霍殷词很气愤,睁大漂亮的眼睛瞪向她,梗着脖子强词夺理,“就打她怎么了,在我眼里,没有男人女人之分,只有欠打的和欠修理的。”

  “行,你是正义的使者。”韩诗颖看破不说破,似笑非笑地睨一眼表弟身边那个女生,“不介绍一下?”

  她锐利的目光将霍殷词弄得心底莫名发毛,不自在地轻咳一声,“这是我表姐韩诗颖,这是我……校友单解语。”

  他简单解释,没有阐明双方身份。

  解语礼貌微笑,颔首点头,“韩小姐你好。”

  韩诗颖略微眯眼,似乎心情不错,颇和善的回应道:“你好解语。”

  从这个女生的制服上可以看出,她是魅族的员工,而韩诗颖则是魅族的老板,显然表弟并不想挑明她们之间的这层关系。

  霍殷词双手插兜,站没站相的冲单解语懒洋洋道:“她都是俩小鬼的妈了,你叫她韩女士就行。”

  还是那么睚眦必报,混世魔王怎么可能一夕之间改邪归正。

  韩诗颖默叹着,丢给他一个白眼儿,“现在你们可以离开这里了,是都跟我走,还是你们自行有安排?”

  “你这不是废话吗,当然是你送我们回去啊,我又没开车来派出所。”

  解语忙摆手拒绝,“不用麻烦了,我自己走就可以,我得先回店里换衣服,你们回家吧,真不用管我。”

  她暗暗感叹此人的小霸王本质,跟自己表姐说话也这么冲。

  不过可以看得出来,他们表姐弟之间的关系一定很亲近。

  韩诗颖耸肩,没再强求,直接看霍殷词。

  霍殷词蹙眉,俊脸上带着不满,“自己走干嘛,让韩女士把咱们送到魅族,正好我车停在那边,取了车咱们再一起开车回学校。”

  解语抿唇,“霍师弟,真不用麻烦,我自己打车回学校就行。”

  她当然不好意思大晚上麻烦已经有两个孩子的人,孩子晚上都比较粘妈妈。

  然而,‘霍师弟’这三个字彻底将霍殷词激怒,“单解语,你矫情什么啊,你一个女生大半夜自己走,不怕让色狼跟踪给奸杀了吗!”

  话音落下,韩诗颖扶额,讲真,她表弟如果不是有钱又长得好,真找不着女朋友。

  解语微窘,她不是矫情,只是不好意思麻烦他表姐,而且也不想让韩诗颖误会自己和霍殷词的关系。

  “你手肿了,能开车吗?”她善意地问。

  还挺懂得关心人,霍殷词心底乌云散开,孔雀开屏般道:“你放心,用一根手指都能稳稳的把你带回去。”

  回学校的路上,霍殷词静静开车,眉眼飞扬,唇角的弧度压也压不住,自己都不明白在高兴什么。

  “咳,那个帖子的事,我已经帮你解决了。”他说。

  解语侧头看他,要笑不笑的样子,显得别样风情,“帮我?”

  说起来,她只是不小心在洗手间偶遇过他一次,就被他连累得被人骂成小三和狐狸精,没追究他责任已经算是宽容,还有脸说是帮她。

  幸好她性格足够顽强,要是其他女人被人那样骂,早哭哭唧唧了。

  这几天,她走在路上都能听到别人的窃窃私语和背后的指指点点,连同班的几个女生都还曾阴阳怪气的问过她是不是真勾引过霍殷词。

  拜他所赐,她再一次体会到了过街老鼠的感觉。

  也是因为他,她最近甚至不再愿意去食堂吃饭。

  “对啊。”霍殷词继续厚颜无耻地邀功,“如果不是我修理他们一顿,这事能这么快销声匿迹吗。”

  解语低低嗤一声,片刻后,她问道:“你连你的前任也打?”

  在她面前提及前任女友,不知道为什么感觉怪怪的,霍殷词莫名心虚,“你这人怎么思想那么暴力,修理只是广义的形容词,又不是只代表打人。”

  这姑娘为什么就是get不到他像特仑苏一样纯洁的内心呢。

  ——

  霍殷词是那种你越不让我干什么,我就偏要干什么的人,少年时候就叛逆的不行,现在没人管没人顾,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他看得出来单解语不喜欢他,于是他偏要往她跟前凑,偏不让她如意。

  周五吃完午饭,霍殷词特意找出一件衬衫穿上,貌似之前听倪冠秋说过,女生都喜欢成熟稳重的男生,因为成熟的男生会给她们安全感和崇拜感。

  白色的衬衫比起T恤显得中规中矩,穿在他身上,偏偏多了几分凛然不羁的气质。

  他手臂白净却不细弱,手指修长匀称,艺术品般整洁。

  此时他垂着眼帘,侧颜沉静,鼻子和薄唇的弧度完美无瑕。

  他低头摆弄手机,对周围的事物仿若没有丝毫兴趣,流露出一股难以遮掩的冷淡。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渣过别人之后他被渣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渣过别人之后他被渣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