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七宝天】
蓝雨2020-05-30 18:042,395

  正在陆啸训斥林勇林猛之时,宇文轩已和护送队伍由幽州主道来到了幽州城中心,这里随处可见的吆喝声,要价还价的争执声,声声入耳,真是一副繁华热闹的景象。

  “这幽州知府到不像是个平庸之人。”看到如此景象,罗晋不假思索的感慨道!

  “哦?听罗大人此言,像是对这幽州知府有所了解。”宇文轩回过头看了看沉静在这繁华都市的罗晋,似有疑惑的说道:“不过也是,这北境三座城池已失,而这里依然歌舞升平,不免让人佩服这幽州知府治理有方。”

  文王的一番话,让原本正在佩服这位知府大人的罗晋,突然缓过神来,思虑了一番,说道:“殿下说得极是,从兵力上来说,这幽州的兵力布防不及乾州的五分之一,连乾州都已沦陷,这突厥人为何不一鼓作气将幽州也拿下呢,就算这知府再怎么不平凡,也不可能用这一千的将士守住幽州,除非……”

  “罗大人不愧是兵部侍郎,对各州的兵力分布了解的如此清楚。”还没等罗晋把话说完,便被文王的话打断了,似乎再提醒罗晋此处人多嘴杂,文王微微一笑,扯开话题说道:“这幽州知府还真是大忙人,我这都进城半天了,怎么也不见有人前来迎接。”

  “也是哦,你说这……”

  原本罗晋还想说幽州知府有怠慢之罪,可还没等罗晋把话说完,从人群中便传来了一个呼喊声:“殿下,文王殿下,恕下官有失远迎啊!”

  随着声音的到来,一个穿着四品朝服,面带微笑的人在两名手下的开路下来到了宇文轩的面前,他恭恭敬敬的向宇文轩行了一个礼,然后微笑道:“下官虽一早便收到文书,说文王殿下车驾可能会路经幽州,没想到殿下真的来到此处,真乃下官荣幸,可以一赌文王殿下的风采,下官已在府上备好晚宴为殿下接风洗尘,这便带您以及随从入府安顿。”

  眼前的这位大人,一看便知道是这幽州的知府大人—徐天德,宇文轩一入幽州城,便搞的家喻户晓,这位知府大人又岂会不知呢,但让人不解的是,这知府大人本该得到消息便一早前来迎接,为何他们入幽州有段时间,才见到这位大人,难不成这徐大人公务繁忙。

  “徐大人,不必如此客气,本王只不过途径此处,明日便要出发去边境大营,就不麻烦大人了,况且我若住在大人府中,晚间就没办法欣赏这幽州夜景了。”

  宇文轩自然知道,来者不善,但他也很想知道这幽州知府到底在打什么主意,便将自己的行程完全透入给了这位徐大人,一旁的罗晋听到文王此番话,又想起刚才与文王讨论这位知府大人,心中难免不安,但以文王的才智,不至于如此疏忽,便没有刻意提醒。

  “既然如此,那就让下官来给您安排吧!”

  “好,那就麻烦徐大人了!”

  说完,徐天德便在前面带路,没过多久便来到幽州城最为繁华的街道——庆阳街。

  “殿下,请看,这高耸的酒楼,便是七宝天酒楼,地处幽州中心,是我幽州最为豪华的酒楼,酒楼为宝塔型建筑,高七层,从这第七层望去,便能将幽州景致尽收眼底。”徐大人给身边的手下使了个眼色,那手下便匆匆跑进了七宝天酒楼,“殿下稍作休息,我以命手下去包下这第七层房间,可供殿下及随从使用。”

  徐大人的解释倒是一点也不夸张,在北周境内,很少有这种七层的酒楼,能造到七层的酒楼,想必这酒楼老板实力雄厚,当然这七楼虽是欣赏景致的好地方,但也是最为危险之地,要是火灾,如此高的地方,也不容易逃脱,这一点,别说宇文轩,就连罗晋也已经想到了。

  “包下整个第七层?”罗晋本来就是个急性子,这一听,便再也安耐不住了,“殿下,这未免有些扰民了吧?”

  罗晋虽然知道住七层是非常不妥的事情,但徐天德就在一旁,他怎么可能把原因挑明呢,便只能找了一个扰民的说词。

  “罗大人,你这是什么话,本王此行本就是一去不回,让我在这北周,再奢侈一番,又当如何?”文王微微回过头给罗晋使了个眼色,罗晋便没有继续插话,随后又转头微笑道:“此事就有劳徐大人了,想必徐大人公务繁忙,接下来,就让我的随从打点吧!”

  徐天德当官也不是一天二天,文王此番话似有支开他的意思,不过他所安排的一切,这文王到底还是接受了,想必也是个贪图享乐之人,既然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那便没有什么大问题了。

  徐天德想到这个文王如此好对付,不禁露出了坏坏的笑意,原本他计划火烧七宝天,让那文王和罗晋死于一场意外,但由于此前陆啸已派人交代过他,说那文王若是死在幽州境内,朝廷必定详查,会因小失大,所以只能待安定好文王后,再行商议!

  “殿下,那下官先行告退了,晚宴时,再来陪殿下喝上一杯,希望殿下在幽州度过难忘的一夜。”徐天德说完,便带着手下扬长而去。

  随着宇文轩一行人入住七宝天酒楼,罗晋虽然对文王已信任无间,但以他的脾性,自然就入住七宝天酒楼这么危险的决定,要问个清楚,他形色匆匆的向文王房间走去,可没走几步,便看到墨翟在房门外闲逛,这墨翟平日里跟文王称兄道弟的,今日怎么会被闲居在外,实乃让罗晋感到好奇。

  “墨公子,今日怎么如此清闲,不在屋内陪着殿下聊天。”

  “这还不是知道罗大人要过来,我特地在屋外等你。”

  “哦?”罗晋一时没搞明白什么状况,这一向不愿理睬别人的墨翟,竟然亲自在屋外等他,而且好像猜到他会来一样,便问道:“这墨大公子,你怎么知道我会过来?”

  “你这也太明显了。”墨翟的才华可不亚于文王,不过多了一种轻佻浮躁,便不屑的说道:“至我们遇到这徐大人,你便好像话中有话,以你的性格,自然会在这徐大人走后,向老三问个明白,此时我在此处等你呢,是想告诉你,现在老三屋内有人,不方便见你。”

  罗晋现在算是明白了,此时文王定在屋内会见什么重要的客人,所以不方便接见任何人,这让他想起文王故意支开徐天德的那一幕,不过这才没多久的时间,这屋内的客人到底是何人,从何处而来,为何文王会在徐天德安排的酒楼会见此人,这一切问题都萦绕在罗晋脑海中,不过做为护送使者,这些都不是他关心的问题,他只需要在规定的时间将文王和义和金送到突厥人的营帐之中,便算完事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龙渊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龙渊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