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生死赌局
蒙淇淇2020-06-26 11:592,714

  翡翠庄园瑰夏咖啡豆香气扑鼻。

  骨瓷咖啡杯里,咖啡微微摇曳。

  阮夕颜神色寻常,端起咖啡杯,轻轻抿了一口。

  她这根本不像是在喝毒咖啡,倒像是在品位这奢华名贵的瑰夏咖啡。

  侍从们冷冷地望着阮夕颜。

  名媛们忍不住低头窃窃私语。

  宋老师擦擦额头上的汗。

  阮夕颜抬眸,对上顾骆言的视线。

  顾骆言饶有兴致地看着阮夕颜。

  阮夕颜勾勾唇,似笑非笑,然后端起咖啡杯,突然仰头,一饮而尽。

  “天呐!”

  “她真的喝了!”

  “胆儿够大的!”

  “这么不怕死?”

  “没办法,顾少让你死,你敢不死?”

  名媛们忍不住惊叹出声。

  一个冷面侍从突然转身,冷冷地环视名媛们。

  名媛们立刻噤声。

  阮夕颜喝完咖啡,拿起托盘里的餐巾,轻轻擦拭嘴角的咖啡渍。

  然后,阮夕颜把一饮而尽的空咖啡杯,放到托盘上。

  她淡定从容地对着擎着托盘的侍从说了句:“谢谢。”

  顾骆言微微眯起眼角。

  都这个时候了,她居然还能说出“谢谢”?

  名媛们也惊讶不已。

  樊亦瑶皱着眉头看着阮夕颜。

  她真的没想到这只山沟沟里出来的野鸡,居然连服毒自尽也可以如此优雅。

  没有一点歇斯底里,没有一点丑态,一直优雅。

  她到底是小看这只野鸡了。

  如此沉稳,如果逃过一劫,未来肯定是她樊亦瑶的大威胁。

  不过幸好,野鸡已经活不了多久了。

  阮夕颜轻轻呼吸一口,坐在沙发上,垂眸,静静等待死亡的降临。

  全程鸦雀无声。

  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阮夕颜身上。

  那个冷面侍从突然开口道:“恭喜你,阮夕颜同学。”

  恭喜?

  樊亦瑶一头雾水,忍不住上前一步,怀疑自己听错了。

  其他名媛们也一脸懵懂。

  阮夕颜抬眸,和那位冷面侍从对视。

  冷面侍从面无表情地继续说:“刚刚那个只是开胃菜。”

  开胃菜?

  阮夕颜转移视线,隔着人群,和不远处的顾骆言对视。

  冷面侍从冰冷的声音继续传来。

  “你犯了欺君之罪,但是顾少有赦免权。”

  赦免权?

  果然是权势滔天、一言九鼎的顾少。

  “前提是,你要和顾少玩一个生死赌局,赢了,活;输了,死。”

  顾骆言的双眸中分辨不出任何情绪。

  阮夕颜只能转移视线,看向侍从。

  “你愿意吗?”冷面侍从盯着阮夕颜的双眸。

  阮夕颜樱唇微勾,露出一个妖娆微笑。

  “我还有别的选择吗?”

  ***

  冷面侍从点点头,转身,走到顾骆言的身边。

  他毕恭毕敬、谦逊卑微地半跪在顾骆言脚边的土耳其地毯上。

  顾骆言只是淡淡地给了他一个眼色。

  伺候顾少许久的冷面侍从立刻明白了。

  他侧过脸,对一个身穿蓝色西装制服的二级侍从吩咐了几句。

  “是。属下马上安排。”

  五个二级侍从立刻应声去了。

  顾骆言慵懒地把咖啡杯放到桌上,侍从立刻恭恭敬敬地拿走。

  一位侍从捧来一本爱尔兰作家詹姆斯·乔伊斯的《芬尼根的守灵夜》。

  是英文原版。

  乔伊斯的作品,主要表现现代人的孤独和悲观,是意识流的代表人物。

  阮夕颜读过那本《芬尼根的守灵夜》。

  那本书借用梦境表达对人类的存在和命运的终极思考,语言极为晦涩难懂。

  乔伊斯在书中编造了大量的词语,潜藏了许多历史和文化的背景以及哲学的意蕴,甚至大量运用双关语。那本书具有百科全书式结构,对现代英语乃至欧洲语言采取了革命性颠覆的立场。

  阮夕颜当时读那本书,差点读不下去。

  但是,在小镇的时光,她必须多读书。

  她没钱学习乐器,也没钱学习什么网球、高尔夫、马术。

  但是,至少,学校有免费的图书馆,她可以读书。

  这是让她和其他小镇女孩不一样的地方。

  在书籍面前,没有高低贵贱,大家都平等地汲取人类历史文化的精华。

  这是她未来拼搏的资本。

  这是她拼杀到上流社会的工具。

  顾骆言似乎有些百无聊赖。

  侍从们恭恭敬敬地送上湿巾。

  顾骆言擦了擦手指,再翻开那本《芬尼根的守灵夜》。

  阮夕颜轻轻开口。

  “Television kills telephony in brothers’ broil。 Our eyes demand their turn。Let them be seen! And wolfbone balefires blaze the trailmost if only that MaryNothing may burst her bibby buckshee。”

  顾骆言眉心微蹙,显然非常意外。

  他不会知道,这段是阮夕颜刻意背下来的。

  顾骆言抬眸,看向阮夕颜的视线愈发有了兴趣。

  雕花木门被打开,两个侍从端来两把左轮手枪。

  所有人都震惊了。

  宋老师脸色微变。

  俄罗斯轮盘赌?

  在任何地方只要有一张桌子,就可以掏出一把左轮手枪并塞入一枚子弹,转动转轮对自己的头开枪。当然以左轮手枪的六发储存的转轮来计算,每一次扣动扳机并射出子弹的概率都是六分之一,这是一个简单的概率问题。

  却关乎生死。

  十九世纪,监狱狱卒强迫死刑犯玩这种刺激的赌博游戏,还有,这也是俄罗斯江湖的亡命之徒一种决斗方式,考验的,是双方的勇气,以及运气。

  可是,为什么有两把手枪?

  阮夕颜的视线落在两把左轮手枪上,再抬眸看顾骆言。

  她朱唇轻启。

  “怎么?顾少要和我一起赌?”

  顾骆言挑眉:“当然,这种游戏,自然是两个人刺激。”

  他一动,金丝框眼镜的防滑链微微浮动,衬托得他五官愈发鲜明俊美。

  帅得令人无法呼吸。

  不少名媛花痴地流口水了。

  阮夕颜眸光中闪过惊讶。

  她没想到顾少也会参与这生死赌局。

  果然,有钱人也追求刺激。

  阮夕颜缓缓勾唇。

  勇气她有,至于运气。

  她能走到今天,见过了四大家族和皇室奢华威严,已经运气够好了。

  还是那句话,不成功,便成仁。

  一个侍从捧来了两条丝带,一条黑色,一条红色。

  这是用来蒙眼的。

  俄罗斯轮盘赌,要蒙眼才够刺激。

  冷面侍从恭恭敬敬地把一个“二龙戏珠”左轮手枪送到顾骆言手上。

  枪身左侧的龙,龙首在弹巢上,龙尾盘在枪管上。

  龙爪和龙眼周围都采用了黄金镶嵌。

  最令人叫绝的是木质握把上的金属镶嵌龙身。

  四大家族用的东西,已经是顶级奢侈了。

  阮夕颜无法想象那位首席薄先生,会过着怎样云端的生活。

  她无法想象。

  只能等未来去探索,去了解,去接近。

  侍从们给顾骆言戴上黑色丝带,遮住了眼睛。

  阮夕颜自己戴上了红色丝带,遮住了眼睛。

  左轮手枪,咔的一身。

  生死就在一瞬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首席大佬,你人设崩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首席大佬,你人设崩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