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牢狱之灾
蒙淇淇2020-09-09 04:032,108

  “你们在干什么?疯了吧?”

  “快住手!一群禽兽!把这里当什么了?”

  狱司们发出震惊的怒吼,立刻冲上去,挥舞警棍用力击打囚犯们。

  原本就斗得双眼血红的囚犯们,肾上腺素本就数值飙升。

  此刻他们杀气腾腾地转过脸来,对施暴的狱司们怒目而视。

  狱司们被囚犯们前所未有的血性所震慑,一时之间停止了动作。

  “兄弟们,上!打死他们!”

  满脸横肉和刀疤痕迹的囚犯突然激情洋溢地厉喝一声。

  狱司们还没反应过来,带头的囚犯就一拳打在一个狱司的脸上。

  被打的狱司整个身体往后跌去,发出滞重的声响,鼻血喷溅而出。

  “反了啊你们?找死!”

  其余几个狱司瞠目暴怒,疯狂地抓起那个满脸横肉的囚犯,一拳击中面门。

  大块头的魁梧囚犯重重跌在阮夕颜的身边。

  鲜血喷溅了阮夕颜一脸。

  血是热的,带着浓浓的腥味儿。

  还有一些血沾染上阮夕颜的睫毛。

  可她自始至终,面无表情。

  即便被血喷溅了一脸,依然纹丝不动,波澜不惊。

  陷入疯狂的狱司们宛如地狱的魔鬼,开始攻击同样爆发的囚犯们。

  穿着蓝白囚服的囚犯们和穿黑色制服的狱司们的斗争,宛如修罗场。

  不断有鲜血喷溅到阮夕颜的脸上、身上。

  阮夕颜静静地望着眼前不堪的混战,仿若整个事情与她无关一般。

  隔着一段距离,隔着一排金雕栅栏,有一双眼一直在凝视着她。

  那宛如黑曜石般澄亮耀眼的黑瞳,闪着凛然的英锐之气。

  剑眉入鬓,高挺的鼻梁下是两瓣噙着桀骜的薄唇。

  细碎的墨发散落在眸光中。

  他身材颀长健美,那套蓝白囚服在他身上,反衬出他桀骜不驯、放荡不羁。

  “那是谁?”男人的声音醇厚磁性,自带魅惑。

  此人坐牢,居然还有随从。

  穿蓝白囚服的随从相貌清俊,低眉顺眼,异常谦恭。

  “秦少,那是今日刚入狱的女囚,据说是谋杀罪。”

  谋杀?

  秦沛色淡如水的薄唇缓缓勾起。

  不远处,厮打混乱的现场,刺目的红色警铃疯狂旋转,晃人眼目。

  唯独阮夕颜纹丝不动。

  又有鲜血喷溅上她的脸,阮夕颜面无表情的脸,倏忽勾起嘴角。

  始终凝视、观察着她的秦沛眉心微蹙。

  阮夕颜缓缓伸出舌尖,舔了舔嘴角的鲜血。

  将这一切尽收眼底的秦沛再度勾起嘴角。

  “我要知道,她的全部资料。”

  秦沛薄唇微掀,气息慵懒吐出。

  “秦少放心,属下马上去办。”

  随从掏出一个手机,迅速发送了一条信息。

  坐牢还有手机?

  此人究竟是谁?

  终于,一直被观察的阮夕颜觉察到异样。

  她缓缓地转头,视线淡淡地投向不远处秦沛的方向。

  电光火石之间,两人的视线交接。

  隔着混乱的打斗场景和鲜血喷溅的残酷,隔着血腥、疯狂和人性阴暗面。

  隔着这世上肮脏龌龊、上不了台面的一切。

  阮夕颜和视线和秦沛撞在了一起。

  所有的一切,嘶吼声、辱骂声、警铃大作声、摔地声、呻吟声、厮打声……

  一切都消失了。

  全世界突然安静下来。

  满脸血污的阮夕颜,静静地望着一脸平静的秦沛。

  这是阮夕颜第一次见到秦沛。

  那时的她,还不知道自己和他,未来会有那么那么漫长的故事。

  此刻,她只是静静地望着他。

  一秒,两秒,三秒。

  阮夕颜悠悠地勾起嘴角,绽放出一个满脸血污的微笑。

  ***

  监狱大门。

  夜沉如水,警铃大作,红光刺目。

  穿着笔挺蓝色制服的狱司长肥头大耳、身宽体胖,气喘吁吁地跑着。

  狱司长一路穿过长廊,跑得满头大汗,也顾不上擦,粗重的呼吸回荡。

  “久、久等了!”

  狱司长着急忙慌地跑过来,表情谦卑,迅速低头行礼,毕恭毕敬。

  “罗庭长!有失远迎,有失远迎!”

  狱司长就差跪下了,想要伸手,可又担心手里太多汗。

  “里面怎么了?”

  上了年纪的罗庭长身后跟着六个侍从,一声剪裁得体的黑西装,气势威严。

  “囚、囚犯们闹事,罗庭长放心,我、我们马上能处、处理好!”

  狱司长又紧张又胆怯,说话都结结巴巴了。

  “闹事?”

  罗庭长蹙眉。

  狱司长的汗珠滴落到眼睛里,他忍不住伸手揉了揉。

  “昨儿进去一位女囚……”

  狱司长的话被打断了。

  “阮夕颜?”

  狱司长惊讶地睁大鱼泡眼。

  “罗庭长怎么知道?”

  罗庭长微微眯起眼。

  “我今晚,就是奉命来提她的。”

  “啊?”狱司长惊讶了一秒,立刻点头哈腰,谄媚赔笑,“没问题,没问题。”

  几个狱司跑了过来,狱司长朝其中一个狱司耳语了几句,狱司领命去了。

  “罗庭长稍等,那位女囚马上过来。”

  “嗯。”罗庭长始终淡定从容,脸上不辨神色。

  狱司长很清楚,罗庭长是贺廷熙贺少手下的人。

  “罗庭长,那位女囚是贺少……”

  罗庭长听闻此言,脸色一变。

  “这轮到你问?”

  ***

  混乱的场景终止了,几个囚犯被打得奄奄一息。

  几个狱司头破血流,被其余的同事抬走。

  “让开,一群没出息的。”

  刚刚和狱司长说话的那个狱司,一脚揣上一个被打成重伤的狱司的腿。

  四个没有参战、刚刚赶到、制服笔挺的狱司走到阮夕颜面前。

  “跟我来。”

  他们不知道阮夕颜是什么人,是什么背景,不敢造次,却也没有太谦恭。

  阮夕颜慢慢站起来。

  不远处,一双黑曜石般的灼目,眼角微微上挑。

  “谁提的?”

  秦沛声线低沉磁性。

  随从低眉顺眼,毕恭毕敬地回答:“罗庭长。”

  “哦?”秦沛挑眉,“她是贺廷熙的女人?”

  浓浓的兴趣弥散在秦沛的双眸中。

  他的视线追随着阮夕颜渐行渐远的身影。

  倏忽,和四个狱司走向门口的阮夕颜停下步履。

  似察觉到什么,她背影一顿,蓦然转身。

  秦沛的视线,再度撞上阮夕颜的视线。

  “怎么啦?”带头的狱司觉察到异样,转过头来。

  阮夕颜摇了摇头:“没什么。”

  她转过身,避开那如看到猎物一般炽热的眼神,走向外面。

  另一边,秦沛盯着渐行渐远的阮夕颜发出意味深长的微笑。

  “还会再见面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首席大佬,你人设崩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首席大佬,你人设崩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