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危险临近
蒙淇淇2020-09-27 19:023,268

  一辆镌刻着猎豹标志的劳斯莱斯幻影,停在奢华的停车库里。

  这里全是豪车,都是上千万的,最便宜的居然是迈巴赫。

  楚承爵径直坐电梯去了客房。

  他累极了。

  刚刚结束发配,他就飞到阿布扎比休息一下。

  顶级的总统套房里,香气袭来。

  这种香气是水木兰。

  很多香氛原料中会用到水木兰这一原料,因为水木兰十分温柔,清新,所以能够给人带来不一样的感受。

  温暖的茴香极具穿透力,融合着水果的清香令人愉悦;有点鲜苔及木香的辛辣香气的丁香花能舒缓因情绪郁结而产生的不快,高雅的茉莉让您信心倍增,振奋心情,优雅的木香使人平静,犹如霜降后的十月,漫步在江水边看到如美人初醉般的花容与潇洒脱俗的仙姿的芙蓉女神。

  “楚少,给您准备了香槟浴。”

  “等等,我歇会儿。”

  楚承爵坐在沙发上,头往后仰,享受着室内的香氛味道。

  在一个空间里,香味所带来的记忆是长久的,比视觉和听觉触觉更加长久,当你离开了一个充满温柔香气的空间的时候,你的脑海里或许已经遗忘当下的场景和遇见的人,但是鼻腔中那股若有若无的缕缕清香,却能够让你的大脑永远的记住,通过嗅觉加深对场景的印象。

  “楚少。”楚承爵的侍卫长走过来,毕恭毕敬。

  侍卫长一身博柏利的西装,西装上用金色丝线绣着猎豹的标志。

  “怎么啦?”

  楚承爵正躺在沙发上,仰着头闭目养神,并未搭腔。

  “贺少也在酒店里。”

  楚承爵眉心一颤。

  “贺廷熙?”

  他居然也在?

  真是无巧不成书。

  楚承爵猛地睁开双眼,眸中迸发出愤怒暴烈的光彩。

  上次,贺廷熙把楚承爵发配到西伯利亚的事情,楚承爵可记仇着呢。

  “楚少息怒。”

  楚承爵的侍卫长刚刚说完,房门被敲响。

  酒店服务人员推着酒水车走了进来。

  “楚少,打扰一下,请问您想喝点什么?”

  楚承爵头也不抬:“龙舌兰。”

  龙舌兰酒是墨西哥的国酒,被称为墨西哥的灵魂,该酒是以龙舌兰为原料经过蒸馏制作而成的一款蒸馏酒。

  龙舌兰酒常常用来当做基酒调制各种鸡尾酒,常见的鸡尾酒有特基拉日出、斗牛士、霜冻玛格丽特等。但是,楚承爵不喝鸡尾酒。

  他喝纯饮的龙舌兰酒。

  龙舌兰酒纯饮,先将龙舌兰酒含在嘴里,待舌头微麻时,慢慢下咽,会进入到一种忘我的境界,当然必须是墨西哥原装进口的100%的龙舌兰酒。

  龙舌兰有一种鸡尾酒叫“地狱龙舌兰”。

  用它来形容这种烈酒是最适合不过的。

  楚承爵,就像一杯“地狱龙舌兰”。

  “是,楚少。”

  酒店服务人员点点头,先行退下,给楚承爵准备纯饮的龙舌兰。

  楚承爵望着他的侍卫长。

  “贺廷熙在哪里?”

  “回楚少的话,贺少……在和一位女士共进晚餐。”

  楚承爵蹙眉:“女士?”

  贺廷熙不是向来不近女色的吗?

  怎么还会和女士吃饭?

  楚承爵并未穿西装,他的着装风格,如他的人一般张扬暴烈。

  此刻他穿了一件玫瑰嵌花羊毛和马海毛混纺针织衫,此款格纹V领针织衫饰有季节性玫瑰图案嵌花,款式醒目个性。奢华的羊毛和马海毛面料与磨破设计下摆形成对比。品牌是范思哲。

  针织衫下面是衬衫,衬衫是混合印花棉府绸衬衫,此款棉府绸衬衫饰有经典条纹图案,融合叶蓟属植物叶片、玫瑰花等元素,全新诠释了楚承爵的个性。

  细条纹羊毛长裤饰有精美的Gianni Versace签名。

  在细条纹羊毛长裤下面是一双爱马仕的休闲鞋,经典的方巾图案Brides de gala巧妙运用在运动鞋上,体现品牌鞍具渊源。舒适的套穿式设计配以黑色织纹鞋面,完美平衡色彩光泽与纹理细节,点缀运动装扮。

  “几个月不见,贺廷熙居然转性了?”

  楚承爵忍不住轻笑了几声。

  房门再度被敲响了,酒店服务人员推着酒水车走进来,毕恭毕敬地行礼。

  “楚少,您的纯饮龙舌兰。”

  楚承爵却站起身。

  “不用了,我直接去餐厅喝。”

  楚承爵的爱马仕休闲鞋奢华的鞋底摩擦着桃心木地板,发出声响。

  他要去会一会他的仇人。

  还有他仇人的女人。

  仇人的女人,自然,也是仇人。

  ***

  酒店餐厅是纯欧式的。

  让人依稀产生自己生活在佛罗伦萨的错觉。

  阮夕颜虽然是初次体验上流社会的生活,但是也体验过了许多就餐时的奢华享受,有时,餐厅窗外是溪涧山谷,有时,窗外是无垠大海,有时,窗外是摩天楼的尖顶,还有交错的红色屋顶在山脚下连成片,日出的金光宛如神迹一般打在大教堂的穹顶上,晨雾缭绕在丘陵之间,而她宛如在云端。

  上流社会的生活,是一种瘾,一旦沾染,就再也摆脱不掉。

  阮夕颜这才更加深刻地懂的,为什么大家那么急功近利。

  为什么大家非要过上人上人的生活。

  简单粗暴地说——这才是人过的日子啊。

  “想吃什么?”贺廷熙一边走一边问阮夕颜。

  他俩并肩走在阿布扎比酋长皇宫酒店的大理石奢华长廊上,头顶是纯金打造的穹顶,长廊两侧是漂亮的棕榈树,微风吹拂,满满的罗曼蒂克的气息。

  “我都可以。”

  阮夕颜不挑食。

  何况,在这种奢华至极的酒店,无论什么珍馐美馔,都是全球顶级的。

  毋庸置疑。

  贺廷熙微微思忖:“那就法餐吧。”

  “好。”

  阮夕颜颔首。

  贺廷熙其实并不太爱吃法餐,但是,法餐特有的罗曼蒂克的氛围,很容易让人陷入恋爱的错觉。贺廷熙不太爱吃法餐,但是他喜欢和阮夕颜吃法餐。

  他要的,就是这种——恋爱的错觉。

  错落有致的台阶,使得无论哪个角度望出去,都能观赏到窗外无边无际的大海。翡翠色的玻璃配紫红色的真皮装饰,布置得华丽而低调。遥望大海时,特别在晚上,会让人以为自己处于世界最繁华之地。

  贺廷熙事先了解过,这家餐厅及酒吧的主厨是为数不多的巴黎先锋派厨师,曾在香港、伊斯坦布尔、澳大利亚和土耳其等多个美食国度,并从简单传统的食物中吸取灵感,自成一派,开创出有意思、有新意、大胆,甚至是非常奇妙的美食,诱惑味蕾、创造惊喜。

  “贺少请。”

  “阮小姐请。”

  贺廷熙和阮夕颜落座。

  隔着雕金屏风,楚承爵看到贺廷熙和阮夕颜落座。

  阮夕颜?

  楚承爵望着阮夕颜,总觉得有一丝面熟。

  好像……在哪里见过。

  贺廷熙倒是一如既往的矜贵优雅。

  他今日非常的朴素休闲,喷的是爱马仕大地馥郁香根草淡香精。

  浓烈强劲的香根草融合花椒与青佛手柑的蓬勃活力。

  嗅觉记忆是从干香到辛辣。

  主要材质是青佛手柑、花椒和香根草。

  脚下,是爱马仕的绿色休闲运动鞋。

  贺廷熙刚刚又换了一套衣服,从下午茶服,换成了晚餐服。

  但也是休闲服。

  柔亮的乌木色拉链衬衫为柔软鹿皮大衣增色,却又与柔和的棉质羊绒混纺衬衫特质相异、相互碰撞,打造现代风格。

  提花修身衬衫,饰有爱马仕的图案印花,配有软领,纯正珍珠母贝纽扣,单叠袖口饰有镀钯“马鞍钉”纽扣。

  全棉“运动胶囊”系列慢跑长裤,饰有爱马仕运动技术面料滚边,配有拉链侧袋,腰部配有撞色抽绳。

  看起来矜贵潇洒。

  “最近贺廷熙的装扮很年轻啊……果然是恋爱了……”

  楚承爵眯起眼,喃喃地自言自语。

  “看来,那个叫阮夕颜的女人,对贺廷熙来说,非常的重要。”

  楚承爵忍不住思忖道。

  那么,要报复贺廷熙很难。

  但是,报复贺廷熙的女人,就简单多了。

  阮、夕、颜。

  楚承爵在心里默默地念这三个字。

  “阮、夕、颜。”

  电光火石之间,楚承爵想起来了。

  在盛京大学入学考试的马场上,这个不知死活的女人,侮辱了他最喜欢的马术,他的安达卢西亚马差点把她蹬死。就是这个女人。楚承爵想起来了。

  很好。

  那么就朝这个女人,报复起来吧。

  楚承爵这么想着,招招手,示意他的侍卫长凑近。

  楚承爵的侍卫长凑近,楚承爵低声吩咐了几句。

  楚承爵的侍卫长表情一变,看了看楚承爵。

  “楚少?您确定吗?”

  楚承爵点点头。

  “是,楚少,属下明白了。”

  楚承爵的侍卫长走下去,吩咐二级侍卫。

  楚承爵高大挺拔的身材藏匿于暗影之中,依然默默地窥探着不远处的阮夕颜和贺廷熙。而阮夕颜还丝毫没有察觉到,危险的临近。

  ***

  高雅舒适的格调与沉静稳重的色彩罩染在柔和的灯光下,铜色的镂空屏风映衬银色德国HEPP餐具,极具设计感的桌面花艺摆设,进一步增强了整体的艺术气息。餐厅中最引人注目的莫过于位于中央的开放式厨房。这里的两台Molteni炉具是烹饪炉中的顶级精品,手工打造,无论是在产热性能还是炉火温度方面均无可挑剔,是所有顶级餐厅的梦想之选。

  此刻,那两台Molteni炉具,正在为阮夕颜和贺廷熙制作法式餐厅。

  鹅肝、龙虾、牛排、柠檬酸奶冰、红白银鳕三文鱼、意式松蓉米饭。

  阮夕颜端起香槟杯。

  贺廷熙微笑着端起香槟杯。

  两个人的杯子轻轻触碰。

  阮夕颜用餐巾擦了擦唇角。

  “不好意思,贺少,我去一趟卫生间。”

  贺廷熙微微颔首。

  阮夕颜离席,转身朝雕栏画栋的卫生间走去。

  楚承爵的一个二级侍卫连忙跟上。

  机会来了。

  而阮夕颜,丝毫没有觉察到危险的临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首席大佬,你人设崩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首席大佬,你人设崩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