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险
秣马东篱下2020-06-10 20:344,224

  却说慕容霸与封奕下朝回到驿馆,见到阳鹜,慕容霸将殿上情形描绘一番道:封叔叔,我已拜见过石虎,已将来意禀明,他让我等候结果。我现在还猜不透他到底是怎么打算?

      封奕道:公子可知石虎其人?石虎虽然残暴,多年随石勒南征北战,赵国江山有一半是他打下来的,羯族人数少,能打下万里江山,石虎功不可没。石勒死后,将江山传与其子石宏,而没传位给石虎,石虎愤恨,所以才发动政变夺位。石虎性情残暴,视人命如草芥。但武功盖世,且善于用兵,手下更是聚集了氐族苻洪,羌人姚弋仲,以及石闵等能人,确实是难得的人才,也许正是这样,当初石勒虽然也清楚石虎的野心,却没有杀石虎的原因。石虎好大喜功,对宠妃郑樱桃言之即从,但绝非没有头脑之人,如公子今日殿上所见,我猜测请他与我们联手对付段氏鲜卑,他必定会出兵,但等段氏溃败之后,以石虎的野心,肯定会借机出兵功我慕容氏以及宇文氏。

  慕容霸道:封叔叔放心,此事父王早已预料到,等石虎出兵,我慕容氏会作壁上观,任他劳师动众。

  阳鹜道:下一步公子有何打算?

  慕容霸道:当下之急,有两件要事要办,首先为防有变,请封叔叔明日就去接回我弟弟慕容德,以免石虎反悔。其次这些年我父王在中原秘密设立了三十六处钱庄,用来探听中原动静,阳大哥需快速从钱庄中多取银两,结交各个权臣,以示友好,尤其是石虎宠妃郑樱桃,更要不吝金钱。

  封奕阳鹜都一一应允。

  慕容霸接着说:石虎回复之前,我想先去拜访一下高僧佛图澄,人道:西南范长生,东北李长庚,中原佛图澄,这三位大师,一僧两道,无论是武功还是修为都传说是冠绝当世,高僧佛图澄早年随石勒征讨天下,石氏武功出自佛图澄,灭王弥、曹嶷、刘曜,他们哪一个不是乱世枭雄,可却都为石氏武功所灭。范长生立足西蜀青城山,宣传五斗米教,支持李特李雄称霸于西蜀。阳大哥,封叔叔,你们都知道我辽东鲜卑慕容氏一族的武功来自辽东九顶铁刹山八宝灵光洞长眉李大仙李长庚道长一派,能与长眉道长齐名,又得到暴君石虎器重的佛图澄,定然不是凡夫俗子,我来中原一次不容易,一定要去拜会。阳鹜道:少主,我早已打听到石虎专门为高僧建造了佛图寺,就在城郊四十里。明日我们就去拜会。慕容霸道:好的,封叔叔,我想问您一下,您学富五车,见多识广,可曾听说十二铜人的事情?

    封奕笑道:公子问起这,想必是今天在太武殿外的那两尊铜人了。

    慕容霸道:正是。

    封奕接着道:秦始皇灭六国,收缴天下之兵刃,铸成了十二铜人,据传里面藏着无敌于天下的秘密,摆在咸阳宫内,至此开始,各路英豪就为这十二铜人厮杀,秦灭后传与汉,汉末年,董卓为了得到这无敌于天下的秘密,毁了这十二个铜人中的十个,可依然没有找到其中的秘密所在,当他想要将其余两个毁坏时,王允设连环计,杀死董卓,这两尊铜人就留了下来,再后来石虎将这两尊铜人运到邺城,摆在太武殿外,想参透这无敌于天下的秘密,正因为如此,公子今天才能在邺城看见这两尊铜人,石虎这些年无敌于天下,不知道是不是已然参透这铜人的秘密。

    慕容霸道:封叔叔说的我也了解一些,我虽没想过无敌于天下,可好奇心总还是有的,只要那两尊铜人依然屹立在太武殿外,我终有一天要参透这铜人的秘密。

    三人吃过晚饭,各自回房,夜幕降临,月亮升起,慕容霸在院子中踱步,欣赏着月色,正在这时,屋檐上嘎吱的响了一下,慕容霸马上警觉的察到房上有人,他迅速拔出宝剑,厉声道:房上的朋友,既然来了,就显身吧! 只见从房顶跃下两名黑衣人,全身都是黑色,用黑巾蒙着脸,月光下,只有两柄宝剑闪着寒光,这两名刺客并不答话,手持宝剑,左右开弓,向慕容霸刺来,慕容霸侧身闪过左边的宝剑,右边的剑紧跟着刺来,慕容霸用宝剑挡开刺剑,左边的宝剑又跟着刺来,这剑招实在太快。慕容霸勉强躲过。几乎没有还手之力,一个不留神,宝剑又冲着哽嗓咽喉而来,慕容霸赶紧侧身,剑刃已经将肩头的衣服划破。慕容霸倒退几步。惊出一身冷汗。刺客的剑招阴狠毒辣。而且可以看得出来,刺客并不惧死。每招每式都是要与慕容霸同归于尽的态势。慕容霸定下神,这时两个刺客同时,刺剑,使出的一招叫玉石俱焚,一起慕容霸刺来。慕容霸眼看着这一招即使左边的躲过,右边的剑招也势必难躲过。正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突然在院墙上飞身跃下一个白衣少女,这白衣少女人未到近前,可手中的软鞭已经先到,软鞭劈头砸在慕容霸与两名刺客之间。两名刺客急忙后退几步。慕容霸借着月光仔细观看,这少女一身白衣,瓜子脸,一双眼睛明眸善睐,乌黑头发简直如画中美人。手持一把金丝软藤鞭,白衣少女也并不说话,扬鞭便向两名刺客打来。两名刺客向旁边闪躲。这少女啪啪啪接连又是几鞭,与两名刺客战在一处,两名刺客双剑合并,左挡右杀,一招快似一招,白衣少女的鞭法娴熟轻灵,加之轻功了得,所以刺客的宝剑每招都似乎要刺到少女,但却总不能近身,白衣少女纵身跃起,一个蝎子摆尾,挥舞软鞭向左边的黑衣刺客袭来,这刺客急忙用剑抵挡,只是这金丝软藤鞭内心乃是鹿筋所制,外表用金丝缠绕,属于软兵器,宝剑与软鞭相碰之后,柔软的鞭尖仍然下垂,直接打在刺客的肩头,这刺客哎呦一声,后退五六步。左边的刺客被击伤,两名刺客的剑法不能互相配合,自然也就乱了,这少女不容刺客喘息,紧接着又挥动软鞭,步步紧逼。慕容霸喘了几口气,在旁观战。此时封奕、阳鹜等都因为厮杀声来到院子,驿馆的护卫也都闻讯赶来,慕容霸心里暗自叫绝,这软鞭上下翻飞。不知比自己的剑法强了多少倍?这软兵器本来就不好操作。却在少女手上得心应手。两名刺客几次想同归于尽,都没有机会。就在这时,右边的刺客好像触电一般摔倒。只是不见这少女出招,右边的刺客就仿佛着了魔一样。两名刺客以及慕容霸都觉得这少女简直如鬼魅一般。眼见驿馆的护卫来到,而刺客不能取胜,两名刺客互相对了一下眼,两人虚晃一招,飞身跃上高墙,回手发出几枚飞镖,慕容霸急忙躲闪,刺客趁机逃遁而走,护卫呐喊着去追击刺客。慕容霸见刺客已逃走,宝剑回翘。封奕等跑过来询问有没有受伤,慕容霸摆摆手,示意自己无碍,径直走向少女,双手参拜道:谢谢姑娘刚才出手相救。这少女收起软鞭,呵呵一笑道:慕容哥哥,你不认得我啦!慕容霸刚才就觉得这白衣少女眼熟,似曾在哪里见过,只是一时不能想起,听少女这么一说,更是细细观看少女。努力回想在哪里曾见过,却又怎么也想不起来。只能硬着头皮道:姑娘,敢问慕容霸在哪里曾见过?那少女笑又是呵呵一笑,抿了抿嘴道:慕容哥哥。我是晨霜啊,怎的多年不见,竟然不认识了。晨霜是段氏鲜卑段辽的长女。比慕容霸小一岁,当初段氏与慕容氏和亲。段辽与慕容皝商议将晨霜许配给慕容霸,那时慕容霸和晨霜才七八岁岁。那时两个人每天都在一起玩儿,十分要好。后来两个部落交恶,晨霜被段辽送到卧云山杯犀湖向凡静师太学艺,两人就再也没有相见,如今一晃十年过去了。慕容霸仔细看,果然有小晨霜当年的影子,他万万没有料到,眼前这个少女,竟然是自己十几年没见的晨霜,不但救了自己,而且还是自己的未婚妻。他难掩自己心中的兴奋,疾步上前道:晨霜妹妹,真没想到竟然是你。晨霜道:当然是我,要不然,慕容哥哥以为是谁?慕容霸转头对阳鹜道:阳大哥,你先去应付一下驿馆的护卫,咱们进房间说话。阳鹜允诺后忙着去应付驿馆的护卫。慕容霸和封奕请晨霜进了房间,侍卫们已经被惊醒,慕容霸吩咐去倒茶水,稍事片刻,阳鹜也进来。慕容霸对封奕和阳鹜道:这次若非晨霜妹妹,我恐怕已经遇险。阳鹜道:公子,来中原不足半月,你已经被刺客袭击两次,尤其是前天晚上,在兴隆酒家吃饭之际,若不是那个叫梁犊的赵国义士相救,我们早就遇险了。这刺客如同死士,多半都是要与我们同归于尽,目前我们并不能确定刺客到底是谁派来的,原本以为待在驿馆比较安全,没想到这刺客如此大胆,今天还多亏晨霜姑娘相助。几句话说的晨霜有些不好意思,慕容霸转头对晨霜道:这么多年不见,猜想你不在卧云山学艺,也是在段氏鲜卑那,你怎么会在这里出现? 晨霜怔了一下,收起笑容,过了片刻,又笑着道:其实我也没回段氏,这次是奉师傅之命去江南办事,回来的时候知道你到了邺城,就忍不住想来见你一面,其实我并不想现身,只想偷偷看你一眼就走,没想到遇见这些事情。想必经此一役,刺客必不敢再现身了。说到这些,晨霜有些害羞,红着脸扭过头。封奕哈哈大笑道:今天多亏了晨霜姑娘,晨霜你在卧云山这的武功现在可真是了得啊!晨霜道:其实只是练了十年,师父他老人家的武功只学会了皮毛,我这三脚猫的功夫怎么比得上慕容哥哥。 慕容霸笑道:你啊你,刚才我们都看见你的武功如何了,还那么谦虚,其实说到底,我的武功才是不行,我慕容家我父汗,大伯,以及几位兄长,都到九鼎铁刹山师从长眉大仙学习武功,各个武功高强,只有我 ,只跟大伯学了点皮毛功夫,这几年行走在中原江南,到处游历,否则今日又怎会连几个刺客都应付不来。晨霜道:世间也绝非武功盖世就可,武功无止境的,慕容哥哥这几年大江南北的游历,定然增加了不少阅历见识,这又岂是我这种整天带在卧云山上所能晓得的。阳鹜道:晨霜姑娘的鞭法像带了仙气一般,我见鞭子都没打到刺客身上,刺客就倒下了,莫不是姐姐学了什么仙术?晨霜笑盈盈的道:哪里有什么仙术。只是刺客不小心罢了。慕容霸知道这是谎言,但属于别派武功,也不好多问。阳鹜等也知趣的各自回屋,慕容霸和晨霜又谈了分别这十年的情况,不自觉的聊到了段氏与慕容氏两部的恩怨,晨霜也收起了笑容,忍不住唉声叹气,只道:这恩怨也不关你我。慕容霸见此情形,也不便多说,便转移了话题。不知不觉已然天亮。吃过早饭,晨霜道:慕容哥哥,我还要回山向师傅回禀,不能在这里多陪你。慕容霸等人也知道师命难违,也就不再多留。慕容霸道:不知何时才能再看见你呢?晨霜笑道:只怕是两家的恩怨让你不想看见我,若是想见,无论我是在段部还是在卧云山,你都可以去的。慕容霸一干人等送了很远,才返回。封奕笑道:没想到陈年的一个和亲,竟然有了这么一段美好姻缘啊!说的慕容霸心里美滋滋的,嘴上也只是应付道:封叔叔哪里话!阳鹜道:今日公子要去佛图寺,我看得多加派人手,防止刺客再度前来。

     慕容霸笑道:阳大哥多虑了,刺客再大胆,也不敢在高僧佛图澄面前出手的。此行安全至极。

      封奕也附和道:放心吧,佛图澄如此厉害,那刺客是断然不敢在佛图澄面前出手的,况且就算有情况,那么多护卫也会保护好公子的。

     三个人都不约而同的哈哈大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孤狼嗥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孤狼嗥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