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哑蝉39932020-07-22 12:275,146

  鸭子 ,鸭子知道吗?就是嘎嘎乱叫的鸭子,闹人不说,还跟鹅一样特别爱记仇,不是从小带大的他一脚会特别怨恨的躲着你,到特别时还会啄啄菜叶,捣捣乱之类的,但更你熟了呢,反而会赖皮的贴近你。

  你可以让他们去田地除虫,水塘捉鱼,无聊时像撸猫撸狗那样给他们梳梳羽,烦躁时就拉着他们细长的脖子,慢慢使劲的捏着,憋的他们翅膀扑扇扑扇的那才解压。

  还有一点不得不说像那些鸭肉美食,什么鸭血粉丝汤,北京烤鸭什么的,让人特别有食欲。

  总之吧,鸭子是一种自视甚高但一旦熟了之后就会特别好玩的动物,这也是大学生李凌毕业后为什么回家乡选中他们的原因。

  好玩好吃又好用…

  ……

  李凌望着眼前一片的养殖地,心里满满的自豪感,丝毫不掩饰的流露出来。

  (但若是让老爷子看他这副模样一定会打死他吧,他哪里做过什么?)

  大学学历的他当初以六百多分的优异成绩考上杭海市重点,学的是设计,想当个房地产老板,这个异想天开的梦到现在都还在他脑海徘徊。

  拥有一片自己的房子,属于自己的地盘,以后再去见老同学,亲戚朋友,别人一问“咱家李凌做什么的?”然后可以骄傲的仰头,自己还没开口身边就有人巴结自己,拍拍胸脯竖起大拇指“李老板,年轻有为,房地产生意!”

  那该是多好啊!

  虽是有些规模的养殖场,但却是满足不了李凌的野心。

  李凌收回目光转头看向桌上的一份合同,环境很安静,都是茂密的树林,玻璃做的墙,没关窗时整个房间都会充斥绿意。

  养殖地建的小洋房是他的办公地,房子不算大但周围环境很安静,绿树环绕的,还有一个不同于养殖地的小鱼池里面全是长不大的观赏鱼用来给他解乏的。

  虽说养殖场是他一手办大的(自认为),但他从不亲身下地,养殖间的那些鸭子他从来不会碰,因为那都是骚臭骚臭的味道他很讨厌,但只要洗干净了那就不一样了,他会将这些鸭子宠上天的,淡黄色的小可爱,根本不舍得让他们再去那些泥泞之地,不过谁知道养鸭费水呢。

  正是一天中最热的时候,但在林中小屋的李凌毫无感觉,大片大片的绿荫照进来,打在李凌身上,他穿着轻快的便服,白净的尖脸同衣服被照的绿匆匆。

  看着桌上一沓的A4纸他皱起眉头,过一会才自言自语道:“花费这么多,王老板资金都还没转过来。”

  李凌看了许久才放下文件,停留半会揉揉太阳穴就拿起另一张:姓名:孟晓 年龄:19 性别:男 应聘职位:临时跑堂。

  “原来已经又是暑假了啊,这些年轻人到处找零工,可怜。”李凌看着是一副为年轻人着想样,好像不知道他这场子是怎么办起来的样,要不是家里有点钱,他能一开始就有办场的资本?不过这几年处了开始的时候去过场子,后面都在规划酒店他倒也没怎么晒过太阳,受过累,当然,家里有钱自然不会要他做些什么。

  总归来说,养殖场因为他的缘故已经是摇摇晃晃的了,而现在欠了人家一屁股的债。

  李凌看了看照片,总觉得很是眼熟,惊讶的道:“这不是以前邻居的小孩吗!”

  以前在老房子那边 ,他那时还是个大学生,邻家的小孩就经常带着妹妹去楼下玩,而每次他在复习总会被一阵阵笑声惊扰,然后每次往楼下看每次都会不知不觉的沉迷,倒不是羡慕他们有多开心,而是看到孟晓那张白净的脸感到的惊叹,一个男的怎么这么漂亮,他以为自己已经够帅的了,白净的肤色,炯炯有神的眼睛,有棱有角的瓜子脸,却跟眼前的这位比起来大巫见小巫。

  李凌是个生意上的缺心眼,养殖场的事鲜少去管都是他爹雇的一个有经验的老头在打理,说是他的场子只不过是他老爹不想让他一天到晚游手好闲的借口,近年他才慢慢关注场子,老爹也是非常高兴,按他的喜好牛场改成鸭场,一下子亏了好几个亿,够坑爹的吧,这还不算,从小有洁癖的他口头功夫还行,给管理员讲的头头是道,可就是不下场,这就出现个问题,贪污腐败,偷懒怠工的问题,别看只是几只鸭子,这一年下来也才刚好撑得过去,根本赚不到什么钱。

  老爷子也意识到问题骂了他几句,缩小了他的养殖规模,过段时间养殖场的资金好不容易缓和下来就又被自视甚高的李凌拿去盖酒店。

  不过上帝关上李凌的生意头脑,也注定让他学习爆棚的好,才区区十七岁就考进重点大学,拿了无数奖状,奖学金,更重要的是他根本就没好好学过,每次老师讲课不是吃零食就是打游戏,但老师讲的他就是能一遍记住,终身不忘,气人不!

  天生英才的他自觉得父亲太小看他了,一个板不上台面的养殖场?这让他以后怎么跟那些老朋友炫耀,别人一问“小李,毕业后干撒了”,他扬眉吐气“养殖场!”这还不给他们逗笑?肯定会有人觉得他要变成那种油腻的暴发户那样的了。

  一想到这李凌就不由地浑身冷抖,太没面了!

  李凌看着照片上这个俊俏模样的青年,嘴里低声得道:“挺帅的,他也是二十了……”

  李凌拿着简历,酒馆刚开业他也想正真有一份自己的产业,所以说要比养殖场用心的多,事事亲力亲为,也幸亏这样要不然还发现不了他当年的小朋友。

  他用白净修长的食指不断的磨搓照片上那一张少年的脸颊,眼神尽里是柔情暧昧的依稀,嘴里低声念叨他的名字,孟晓……

  ……——……——

  六年前的冬夜,空气中是无法呼吸的寒冷,天空下的是鹅毛片片的大雪。

  亏的家里有钱,李凌一身睡衣地坐在床边沙发上,右脚脱鞋光着脚丫盘在沙发边,衣裳半开着并不栓紧,精致的头发,刚刚脸上还敷有面膜,才摘下来,正水灵着。

  那时精致boy李凌才十七岁,正离高考只有两个月,若是其他人恨不得通宵不睡去复习,可他却精致到睡前都要定造型,复习也不忘打整自己,如此浪费时间也只有他这样臭美,要面儿的人才会去干(直到现在)不过就算这样他后来也还是考上重点,如果知道这样的结局他也许会多睡几个美容觉,就不花这么多时间复习了。

  黄昏般的灯光柔和而又平静的照在他脸上,半拉开着睡衣,脖子到胸脯那一块是淡淡的黄晕色,其中还有没擦干的水珠显得他更加干净帅气。

  一副帅帅脸蛋更是饱含青春的味道,淡淡的柳眉大眼,水淋淋的,那时便已经是炯炯有神的了。

  专心致志地看着复习资料,不时还换着造型,只要有人过来就不会乱动,每次楼下一有人来看到他就会兴奋道:“好帅啊。”然后两人相视,激动不已,拿出手机一通乱拍。

  他也很配合,不会乱动,眼睛时不时地会往一边撇,观察他们的样,然后嘴角上扬。

  与其说复习倒不如是所拿复习的事合理的在别人面前耍帅,经过的男的也就罢了,要是是女的非得惊狂乱叫一通才行,虽说隔着玻璃听不到他们在说什么,但看他们一会相互切耳相听,一会欣喜若狂的样,就是爽!

  “兄嘚!”

  李冬走进,一脸的窃笑似有图谋不轨之色,也是半露着睡衣,胸脯晾在外面,水淋淋的头发还滴滴答答,淡黄的灯光把他照的同样帅气许多。

  李凌转过身子道:“来我房间做什么。”

  语气有些冷漠,但李冬仍旧笑脸:“哥~”

  受不了这肉麻的语气,更受不了这个不知从哪里来的弟,李凌面无神色:“有事?”

  “当然啦,哥你…”

  李冬正准备说些什么,却被楼下的人吸引注意力:“有人偷拍啊?”说着李冬走到李凌身边,伸长脖子好像是要看看清楚偷拍者何人。

  看到李冬走来,李凌明显有些不耐烦“啧”了一声道:“有事说事!”顺着便往一旁挪了挪身子,他一点也不想挨着这个弟弟一点。

  “啊,咱爸说要您一块去楼下吃饭。”

  “别咱的咱的,你搞清楚,那是我爸!”李凌不耐烦的瞥了李冬一眼,一个小三生的孩子,哼,跟他攀亲戚?

  “是是,哥您是我端上来,还是下去吃?”就算已经把气氛弄得很难堪了但李冬还是笑笑喂喂道。

  “真是交猪都教遍了,教人还叫不变,我不是你哥!”李凌的不耐烦已经到了极限特别是后半句讲的很重,再不拿正眼看了,好像李冬再呆一会,哪怕一会他都会爆发。

  李冬也没再说什么,即使已经知道李凌很不耐烦他了。

  他不腻,李凌还腻了,话已经说的这么伤人了,他还赖着,是猪吗,脸皮是有多厚?看见李冬向他发笑,李凌就一阵恶心,终于忍不住了起身要走,他不在,我走总行?

  “哥,去哪,不吃饭吗?”

  “滚!”

  对于李冬的挑战,李凌的耐心已经到底了,长这么一副跟他妈一样的恶心嘴脸,还对自己发笑,天要命的,真特码晦气!

  “好吧,哥,晚安。”李冬退回客厅。

  躺在床上,李凌真的一阵不解,这个李冬说是兄弟这种多么亲热的关系,李冬进门时跟着小三就有六岁那时他都才七岁对于这个和他一边大的孩子,他就没看过他一天,没和他呆过一天说过一句话,相见是都是形同陌人,根本没有社交,而且中途他还去日本生活一段时间,怎么会对自己这么亲近?还脸皮厚的不管怎么说他都不惧,果真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啊。

  李凌只能得出这个结论: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实在是想不出还有其他什么理由。

  “对,还有钱!”李凌突然想到有种恍然大悟的感觉,虽然那个小三也去世了,但他儿子终究还是受小三真传,钱No。1。若是以后自己掌了权,那他肯定会在自己打压下,所以他才会献尽殷勤,一方面跟自己搞好关系先稳住自己,另一方面去做戏给爸看,然后在爸面前说些他的坏话,那这样不管结果如何对李冬都是百利无害的。

  想到这里,李凌深深地陷入了阴谋论,一时间无数想出李冬无数种害他的方法。

  李凌躺在床上,睡衣解开,腹部的八块奶白色肌肉块微显,这是他为了帅气故意去练的,正要睡觉梦外就一通的咚咚声。

  “谁啊,进来。”

  李凌想的脑瓜子疼,微微的道。

  吱吱

  门开了,李凌微转身子眯眼看过去。

  “哥,是我。”

  门外李冬探进脑袋,弱弱的道,手上还端着热气腾腾的食物。

  操,早该想到是他的,就不该让他进!李凌被自己的愚蠢蠢得难受,皱眉闭眼,一点也不想见到他。

  看到对自己已经不耐烦到这种程度的哥哥,李冬当然也还是没有丝毫怨气和不喜的表情,一脸微笑:“哥,我给你端了肉面,还是热的,记得要吃哦,不然半夜容易饿肚子的。”

  说完这句话,见李凌还是眉头紧缩,闭眼不张,李冬识相的不再打扰他,最后地再看了一眼李凌的奶白腹肌,退了出去。

  听到关门声李凌才睁开眼,看着桌上端的是他最喜欢的牛肉虾丸面,还冒腾着热气,他喉结微微滚动,闻着香气咽下几口口水。

  不过,这样一个有心机的人的面,能吃吗?谁知道会不会下毒。

  李凌打转身去,眼不见心不馋。

  不知不觉,李凌睡着了…正舒服时楼下一阵吵闹弄醒了他。

  “雪下大了,该回去了!”

  楼下的声音很大,从小被李冬弄得暴脾气的李凌被闹醒了,这事当让不能就这么算了,他半睡半醒,惺惺睁眼光脚走到窗边,他到要看看谁这么没素质,大半夜的吵人睡觉。

  适应了下光度,李凌揉揉眼睛定睛一看,是两小孩?

  一大的带一小的,小的想再玩会,大的拖她回去?

  真的无奈,太让人无奈,这要怎么说,人家都是小孩,要怎么说?

  反正没了睡意,李凌就呆呆的站在床边静静看着两个雪地翻滚的小孩。

  “哥哥,你看,那个大哥哥在看我们,好帅”

  小一点的是妹妹扎着两个小辫子粉红的小裙子,此时发现了站在窗边看着他的李凌,一边指着他一边对身边的哥哥说。

  李凌也发现了,礼貌的挥挥手,笑了笑。

  “别乱说。”

  哥哥拉下妹妹的手,道:“以后,别用手指别人不礼貌!”

  妹妹嘟囔着嘴,最后跟窗边的李凌打了个再见的手势便随哥哥回去了。

  隔着玻璃,李凌不知道那对兄妹指着他说些什么,不过他这么帅,十有八九是夸他的话吧。

  李凌看着离去的小孩,他们不是住这里的,他们走向对面的平房,那边破破烂烂的,又脏有危险,有很多没修好的路面坑坑巴巴,有很多放在路上的砖块,没人收拾,在那边不能尽情玩,所以才来这边宽敞的玩吧。

  李凌看着渐行渐远的兄妹俩,不知道怎么了从起床就一直呆呆的看着他们,他们渐远的背影。

  我这是发什么疯?直到看不到兄妹俩,李凌才回过神来,这是发什么疯了?他扭头回到床上,脑海里都是那对兄妹,妹妹还行,但哥哥确实那么,那么…好看?

  又是在发什么疯,觉得一个小屁孩好看,李凌越想越混乱,越不想越想,然后被子拉上盖住脸。

  这种不知道是什么但就是忍不住去想的感觉实在太奇怪,明明就是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屁孩,干吗就是要想?

  夜里李凌翻来覆去睡不着,而且越来越兴奋,一想到那个小男孩,那卡姿兰的大眼,薄薄的小嘴,白嫩的皮肤,为什么一个男的长的这么…这么…让人切齿?人家女孩在他身边的黯然失色,他就是这么光鲜。

  李凌反复回忆起他的样子,实在好看,看样子已经读初中了,稚嫩的样子有几分大哥哥的眉头,实在好看!

  可能是后半夜想累了,李凌终于睡去,痛苦的挣扎终于结束了。

  ——……——

  终于写完了,我终于可以睡觉了,天撸啊~

  各位读者大大,拜拜😊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空想人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空想人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