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哑蝉39932020-07-20 13:245,208

  李凌拍拍酸累的后脖颈打着哈气下了楼。

  昨晚不知怎的发的神经让他睡得很难受,被窝里被他出的汗打湿了一大片,现在都还湿漉漉的。

  “哥,下来啦,快吃饭啊。”

  李冬换上一身轻快的休闲服,看到睡意朦胧的李凌热情地打声招呼。

  这婊子,当着爸的面就这样太恶心了。李凌立刻没了那股睡劲,“踏踏踏”快速下了楼,眼里根本没瞥李冬一眼,无视他然后伸手去拿面包打算上楼吃。

  正所谓眼不见心不烦,李凌无视李冬但却忘记了还有一个人。

  “干嘛呢!有没有点教养!”

  粗怒的低吼声传来,坐在主位上的高壮男人便是他俩的父亲,用李凌的话来说是他一个人的父亲,可他即便这样认为也还是感觉自己就是有娘生没娘养的龊货,以前在自己不受待见,小三死了后,自己还是不受待见,就算自己已经这么优秀但就是不如那个小三的孩子。

  “坐这儿,一起吃!”

  “真搞不懂你妈怎么教你的,大家都在等你,你就耍少爷脾气?”

  李凌只得默默坐下,邹邹眉,显然是很不满的。

  “诶,爸,别说啦。”李冬安慰地插了一句,他想让父亲少说几句,他想帮李凌讲话的,这倒好偷鸡不成,蚀把米,弄巧成拙。

  父亲李涛是军人出生,退伍后才做的商人,但无论是哪个职业都是要有严格纪律的,要听得懂话,服从的,要不然还怎么带兵,还怎么做生意?即使在家他也希望家里人都是有条有序的,懂得什么叫尊重,什么叫规矩!

  显然李冬是最能让他安心的了,笑着看了看李冬然后再瞥李凌时眼神更加冷漠:“跟你弟弟学学!人家都这么有礼貌,你就这样?大家都在等你,你那了东西就跑?有没点规矩!”

  听到这话李冬尴尬的低下头,他没想到李涛竟还会那他当理儿继续批评李凌,这下哥哥又该讨厌我了吧。

  李冬埋头没再吭声,不时地会微微抬头瞥一眼李凌,看他没啥动静然后又埋头。

  对于父亲李涛总拿他跟李冬做对比,李凌也是习以为常,反正在他眼里这个小三的儿子就是要比他好,好上千倍万倍,好的不能再好,嘴巴又甜又会哄人的,就更那小三一个样。

  一大清早就弄的这么不愉快,能怨谁?

  吃过饭,李凌依旧面无表情,也许看向李冬时还有一丝厌恶,默默地上楼。

  李涛对于这个儿子也是恨铁不成钢,他怎么就不能跟他这个弟弟和睦相处呢?天天板着张脸,做给谁看似的。

  李冬最为尴尬了,都是因为他的原因,每次想跟爸说点哥的好话,每次想劝劝爸都会被李凌误解,关键是爸还总是那他来跟李凌做对比,这样关系怎么好的到?

  李冬也早吃完了早餐,只不过他坐在这儿动一动都会引起李凌的不满所以才半杯牛奶喝了半天,看到李凌上楼了,他也就放松了。

  “爸,其实哥还是对我挺好的,他就是有些敏感而已。”李冬和和气气的讲。

  李涛摇摇头,有些叹气,有些失落:“他以前不是怎样的啊,怎么会越长大性格就越…”

  看到愁眉苦脸的李涛,李冬站起身子:“爸,还有几天就是哥的生日了吧。”

  李涛撇了撇李冬,想了想好像是李凌的生日了,然后才点点头。

  “那我们给哥办个生日Patty?”李冬有些兴奋地道,这下应该可以让李凌没这么讨厌自己了吧。

  李涛迟愣一会,才道:“他都这么多年没过过生日了,也算我亏欠他的。”然后从兜里掏出钱包,抽出一张金色的卡道:“这是我在A区开的休闲庄园的贵宾卡,可以无限透支,聚会的事就你来办吧。”说着李涛把这张金闪闪的贵宾卡递给李冬。

  “爸,您原来这么关心哥的啊,他知道的话应该会很高兴的。”李冬接过金卡,随即又道:“那,爸你去吗?”

  “不去”

  “为什么?”

  “你们年轻人的事,我个老头去干什么,晦气。”

  李冬没有再说话,父亲已经知天命之年,确实青春不复但说这话还是伤感的很。

  “别傻愣着了。”李涛看到傻傻愣着的李冬,便想这小子又在伤感了。

  “哦,哦好,那我出去了,爸再见。”李冬回过神,道声再见便出了门。

  李冬的身影走远,李涛才回过神来:刚才…我都不知道李凌生日,他怎么这么清楚?

  容不得再多想,李涛便心口闷痛…

  李凌躺在床上,回忆刚才的事,好像是有点过了,至少当着爸的面不应该这样,便宜了那小子。

  一想到李冬当时一副骄傲的样,好像什么事得逞了就讨厌。

  李凌感到一阵阵恶心,那小三胚子真的是婊的很!

  李凌翻过身闷头扎在软绵的枕头里,尽力不去想这档子事。

  刚才的饭他根本就没怎么吃,家长总在一旁说教,那他跟他恶心的人作比较,怎么吃得下,气都气饱了。

  “咕噜噜~”

  气消了,肚子也在打鼓了,刚才真不该不吃的,受了气还没吃到饭,真着了那婊子的道,这下他应该在偷笑了吧,李凌暗想。

  锤头扰耳,李凌自觉得这次又被爸讨厌有让李冬得逞了奸计,他怎么这么糊涂,本来爸就很烦自己了,这下估计反感值又蹭蹭上涨。

  这一切都是他的错,对,就是他的错!

  李凌内心一出大戏上演脑补了很多人物心理活动,觉得好像还有什么在等着他的阴谋,但现在不管他肚子实在饿得遭不住了,昨晚没吃,今早有不怎么吃,只觉得胃酸似快把他给消化了,实在太饿了。

  李凌直起身子,用手按住肚子,这样会好受些但还是需要吃的啊,他按着肚子的手都能感觉到有肌肉块在慢慢消失。

  四周环顾一下,一个大口的白瓷碗引起注意力,那是昨晚李冬端来的。

  李凌抚着咕咕乱叫的肚子,迅速跑来。

  往里一看,面没多少,肉倒是占了半碗,关键全是他喜欢的大块大块的红烧牛腩肉和Q弹的虾丸。

  虽然已经凉了但那股香气依然四溢,飘进李凌鼻腔里不由得咽了口口水。

  管他的,老子饿了,就吃!

  李凌拿起筷子,狼吞虎咽的夹起一块块大肉往嘴里塞,他没有发现这肉不仅多还比往常的更入味,但对于一个饥饿到极致的人就算在难吃再好吃在他嘴里都是一个样的。

  很快一大碗面就见底了,李凌满足的擦了把嘴,放下碗筷去到卫生间。

  李凌确实聪明,成绩好到没的说,就算是再难的知识他也能轻松驾驭,相比李冬就普通的多了,不过这样的人有个好处就是活泼好动,朋友多。

  李冬吩咐司机把他带到了李涛手下的休闲产业——醉酒山庄。

  绿林浓密的把这里照成绿意一片,清风弗弗,穿过假山流水,朱亭石园,嫣花林柏,给人的是一种清心放松的感觉。

  李冬深呼吸,负氧离子大把大把的吸进肺部呼吸道,顿时感到神清气爽。

  “这不错啊!”

  “当然不错了,小少爷。”

  答应的是个一身西装,背直挺挺的老头,虽说白发苍苍但却十分有气势。

  “小少爷,我是酒庄的经理,您是老爷吩咐过来的要办生日会的吧。”老头有些沙哑的声音,却每个字都细纹斯里,清清楚楚的传到李冬耳里。

  “对,老伯,这是父亲的卡。”李冬伸手掏出侧身口袋里的金色硬卡递给老经理。

  经理:“确实是老爷才有的特别卡片,那就请您进来吧。”

  李冬跟着经理进到酒庄内部,一进门就有阵阵酒香掺杂这木香飘来,一排排的黑色琉璃瓶有条不紊的放在黑檀上,黑檀做的架子将他们分开,由上到下,由左到右,瓶子的颜色,形状渐渐改变。

  空气里的味道让李冬很不适应,这种气味他很不喜欢,而且这种暗黄的灯光打在这房间里,总觉得让人感觉这不是他该来的地方。

  李冬和李凌是一边大的,所以李凌不爽他是自然的,而李冬原本也是更李凌行同陌人直到前年才这么粘着李凌,谁都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是小三觉得李凌太可怜了,所以想让自己的孩子尽量不要太惹着他吧,毕竟心中有愧。

  李冬虽是被叫做小三的儿子,私生子,但他一直也没干什么出格事,只是老老实实的做自己该做的,自己的老妈出车祸离世后就一直安安分分的,在日本接受的教育后而会杭海市读的书都让他心里不至于多扭曲,他想孝敬父亲,也想和自己的哥哥多交流交流。

  穿过一扇门,走到酒庄较深的位置,李冬看到眼前的场景不禁蹙了蹙眉,里面竟还藏着一个小型的嗨所,各种各样的,形形色色的男人女人在乱蹦乱跳。

  “小少爷,这里的人最好不要不要去接近。”经理牵着李冬的手快速穿过这片人海。

  “为什么”李冬不解。

  “这的人啊,多半都是些富家子弟,愿花些冤枉钱满足他们的特殊需求,老爷当然也默许了,来钱的活谁不做?”

  这片区域是李涛专门为这些傻子消费的娱乐场所,尽是些怪人的场所,李涛让他来这里是也是忘记了这片污垢之地,要不然谁会让自己的儿子来这?

  这一片的房间都是灯光缤彩的,从门缝里看去,很多的衣服都摔在地上,里面很多人都是光着膀子。

  大厅里的人还算正常就是群魔乱舞而已,可房间里的时不时还会发出阵阵嘭哒声,这令李冬还是蛮好奇的。

  “小少爷,聚会就在这里举行吧”

  经理打开一个与众不同的大黑木门,点开灯,金黄的灯光把偌大的房间都照的金光闪闪,显得皇堂富贵,一看就是大人的聚会场所。

  “小少爷?”

  李冬被一旁房间的嘭哒声吸引了注意力,这才回过神来:“不好,把灯调成彩色吧。”

  “可以。”

  安排好了地点,打电话给了七大姑八大姨,李冬还找来了他们班全部同学,要是一般人可不敢打电话去,没这么大脸,万一被拒绝那不得尴尬的要死?可李冬无所谓,给哥哥办的宴会必须大气,这点丢脸的事算什么?

  回到家,李涛因为有事已经出去了,空荡荡的房里李冬有些孤独。

  因为李涛的缘故,家里迟迟不请保姆,也不知道为什么,要是有什么卫生方面的事最多的就是请家政过来,标好几个禁止打扫得地方,如果敢违背就投诉,那些把顾客当做衣食父母的家政服务那会故意去碰雇主的蹙,还有就是吃饭问题要么就是买速食的那种,要不就是点盒饭,李凌对这一点也是见空司惯了,李冬也觉得这些小事没什么要去花那些钱的必要。

  看了会电视已是到正午十分,李冬肚子早就打鼓了,在日本的那段时间他也是自己独立生活做过饭的,每次父亲都是去点外卖,那些脏东西他也一直很抵触,这次他打算自己做饭。

  没多久,一桌子的饭菜,六菜一汤就做好了,要是他自己吃根本不会做这么多,在日本的时间他最大的收获就是杜绝浪费。这么多菜是因为他想到还有一个人。

  咚咚

  没人回应,李冬瞧瞧打开门:看来哥还没醒呢。

  第一次上来李冬就发现那一大碗的牛肉面被消灭的汤都不剩,才很开心地做了一大桌子菜,哥哥很喜欢吃他做的饭这一点就让他开心了好久。

  “哥,哥”

  李冬温声的推动李凌的胳膊,相比李冬,李凌长的是又高又壮的,胳膊肘一比,李冬的要小上一圈。

  李凌并没有醒来,迷迷糊糊的听到有人叫他名字然后翻了一圈又继续睡觉。

  真可爱呢,李冬没有再推搡他,反而在一旁慢慢的观察。

  李凌睡觉穿的是一身薄薄的单衣,半解开的扣子,大片的胸脯又坚实又白,看得李冬不知不觉就浑身发烫。

  “哇,哥…”

  李冬仔细的观赏眼前的尤物,一种不知名的感觉涌上心头,就跟上次看见李凌的感觉一样,那次他上初三,第一次和李凌坐在一张桌子上吃饭,尽管李凌对他爱搭不理的,但就是忍不住的抬头看他。

  “大概是哥长的太像女人了吧”李冬只能这样安慰自己,不然还能怎样,他又不是基佬。

  李冬盯着盯着越来越着迷,他想凑近些看,实际上已经近的可以听到李凌的呼吸声了。

  青春期大脑都有些奇怪的事想要去做,就想更年期会发脾气一样,李冬也不例外,他已经十六岁了,长的除了个子还看的过去,严严整整的一服初中生模样,一副稚嫩与有棱有角的成熟感之间不上不下。

  听到李凌平静,有序的呼吸声,李冬心里直直跳动,好像在不停挑逗着他的血液充斥全身,他的脸通红,清秀的脸上一抹不正常的晕红,这是女生才有的痕迹吧。

  “嗯…”

  李凌转身,被一股热气打在脸上痒痒的,下意识地就要用手去扰。

  “额…哥”

  靠得太紧,李凌的手摸在李冬脸上,李冬下意识地推后,重心不稳,一屁股瘫坐在地上。

  “嗯?怎么了…”

  李凌半睡半醒的问道,并没察觉什么,还以为是梦呢。

  听到那一声紧张的“哥”李凌才缓过神来,睁开眼,同样的,是惊讶表情转而愤怒:“李冬!你趁我睡觉想干什么!”

  气急败坏的李凌迅速从床上起身,拉好衣服,一脸质疑的看着李冬。

  李冬瘫在地上一动不敢动,大把的汗水“哗”地流了下来,嘴巴结结唔唔半天说不出话来。

  看他的样肯定是要做什么坏事,李凌一声大吼:“滚出去!”

  李冬馨馨弱弱从地上站起来出门去。

  “玛德,他肯定是干什么坏事了,又想害我?我身上的衣服…”

  安静下来的李凌整理整理身上邹巴邹巴的单衣,那是他睡觉时姿势不当压的但这时却也归功于李冬。

  李冬在走廊里并没有走,他是要叫哥下去吃饭的,怎么反而会成这样?但现在吧,上去肯定不可能了,下去吃,一会他下来了有太尴尬了。

  李冬在不上不下间徘徊,终于有了决定:回自己房间,他饿了自然会吃,自己不再他也不会尴尬。

  回到房里,李冬回想刚才的场景,太尴尬了!不过刚才好像是哥第一次碰他吧,还是十分温柔的碰,李冬回味着那种感觉,自笑道:“哥的手好凉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空想人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空想人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