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幼虫进化
不给吃饭2020-06-22 15:452,107

  韩傲然把巧克力棒掰掉吞进肚子里,又仔细地检查了一下周围的门窗,把该堵上的口子都用硬物堵上。

  怀中的庄佳慧一直没有醒来的迹象,该不会是生病了吧?他搜又把办公室翻了个遍,并没有找到医药箱。现在看来,呆在这绝对是个糟糕透顶的主义。

  没有食物和水,把所有的门窗堵住,这里就是一个自己建造的囚笼,丧尸进不来,他们也不出去。

  滴答,滴答,走廊中回荡起皮鞋后跟敲打着地板所发出的声响。韩傲然紧张兮兮地盯着堵在办公室门,生怕发生些什么意外。等到声音远去了,他才渐渐又把悬在半空中的心放了下来。刚刚应该是几只丧尸在门外徘徊,幸好她们已经走远……

  “滴滴滴……线路正忙,请稍后再拨。线路正忙,请稍后再拨。”高德气得把座机的话筒摔在地地上。从刚刚开始,他就一直不停地往外拨打电话号码进行求救。可无论是110热线还是ZF热线都是忙音,没有应答。黑已经渐渐黑了下来,办公室的光管虽然还亮着,可谁也不能保证何时会断水断电。

   韩傲然想得很清楚,留在这里等待救援完全就是无稽之谈。首先他们根本通过通信手段联系到外界;其次这里也没有充足的屯粮让他们能够固守;最后就是这堵在办公室的柜子到底能阻挡多少丧尸,他自己心里也没底。

  今天就在这里稍作休息,明早察明周围情况后再突围。他身上的暴君系统依旧在冷却,待到明天冷却完毕之后就开始突围。

  晶核,这些从丧尸身上掠夺而来的东西到底是什么作用?难道只是单纯是系统进化的原材料吗?韩傲然把那几颗细碎的红色颗粒从口袋里拿出来。每一个晶核大小不一,形状各异。有的整个通透圆润,看上去非常鲜活,就像是血块一样。有的看起来却漆黑臃肿,仿佛是变异的肉瘤……

  但每一颗晶核显然都是不讨人喜欢的,因为它们拥有一种强烈而让人排斥的血腥味。每当想起他们是从鲜活的人或是丧尸的身体中提取出的东西,韩傲然就感觉到胃部一阵剧烈的痉挛。

  先休息一下……

  他轻轻地合拢上眼睛,精神一度在被极度不安和恐惧所侵蚀困扰着,视线也逐渐变得模糊起来。想起4个小时之前,自己还是一名最普通的高中毕业应届生,转眼间就要为了生死存亡的问题而拼尽全力。韩傲然的客观理性也逐渐变得迟钝起来……

   如果是一场梦,那就赶紧醒过来吧!

   报告,宿主已进入休眠状态。NECUSLEX幼虫将进行自我蜕变进化。将主动自我修复身体机能,提高宿主综合素质。

  真好,在这危机四伏的校园内能有一宿安眠的地方。

  与此同时,韩傲然感觉到一阵强烈的冷热交替的感觉席卷全身,一下子仿佛掉进了冰库,一下子又仿佛进了熔炉。每一寸肌肤,每一寸毛孔,每一个细胞都在因为剧烈的疼痛而不断收缩。这种锥心的痛不亚于千万条蛆虫同时从各个部位啃噬他的身体般让人绝望。

  可更让他感受到无助的是,周围并没有人能帮他承受这种疼痛,这种疼痛并不知道会持续到何时。是因为系统进化带来的问题吗?

  果然,天上不知是会掉馅饼,有时还会掉冰雹呀!

  韩傲然猛然睁开眼睛,单膝跪在地上,全身因为疼痛而变得几近虚脱。可越是疼痛,身上的神经就越是敏锐。他能渐渐感受到自己的身体在被幼虫潜移默化地改造着,越是疼痛就代表这种脱胎换骨的改造越是进行到高潮。

  就在这时,身边的庄慧怡却开始缓缓地动起来。她的手指,手掌开始慢慢无规律地抽搐起来,仿佛是失控的零件在胡乱挥舞。手臂上被校服遮住的伤口在抖动中裸露了出来,韩傲然猛然记起了几小时前的画面。

   庄佳慧总是用右手捂住自己的左手,右手的长袖校服卷起了衣袖,左手处却用白色校服遮盖处。为什么自己当初没有留意想到这个关键的细节呢?

  伴随着手的抖动,她的身体也开始不自然地抽搐着,睁大眼睛。没有乌珠的眼球只剩下一层白色的浊膜,瞪得宛如两颗随时会掉下来的铜铃一般大小。在一阵剧烈的喘息声后,庄慧怡慢慢地爬起来,双手舒张开来往韩傲然身上靠去。

  “你醒来了吗?”韩傲然表情有些僵硬,可还是挤出一个笑容。她的左手手腕处呈现出一个撕裂状的伤口,外面的皮肉都被咬掉了,能清晰地看到里面微微动弹的血管,周围还有一些受伤的息肉。

   这绝对不是意外造成的伤口,只可能是人为和动物的啃咬。那么其实答案并不能推断,庄佳慧一开始就被咬了。如果他没有估计错误,刚刚的沉睡只是病毒侵蚀身体的尸变过程,现在她已经完全失去了人类意识,成为了一具没有灵魂,只剩下躯壳的怪物。

   但无论怎么说,她都是庄佳慧呀!她是朝思梦想的女神,是自己人生的梦想,是自己最喜欢的女孩。她变成了丧尸,如果她真的变成了丧尸……自己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呢?

  “快!赶紧打死她。”高德迷迷糊糊地揉了揉眼睛,韩傲然刚刚痛苦的挣扎声的确影响了他的睡眠。可当他看见庄佳慧狰狞恐怖的模样后连忙失声尖叫起来。

  高德的声音宛如一道惊雷,把韩傲然从呆滞中唤醒了过来。他咬着嘴唇,手中握紧的拳头却怎么都下不了手,他不想把庄佳慧推开!这对他来说是一种致命的伤害,如果一开始他没有选择观望,而是陪在庄佳慧身边……  

   如果一开始,他就充当那名护花使者,影影不离地陪在她身边,那么结局会有所不同吗?韩傲然突然感觉身体很沉,那不是一种劳累,而是一种发自心底的痛苦和挣扎。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末日暴君系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末日暴君系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