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言少帆和花粥
纯良的云人2020-06-04 18:217,314

  车祸的发生

  夜晚的上海非常繁华。车辆还是这样川流不息。路上的行人也不比白天要少。对人们来说夜生活才刚刚开始。

  ——上海第一人民医院,花粥正在进行一台手术,这是一个车祸病人

  手术很顺利,可病人突然大出血

  “不好。”

  他们试图给病人止血。花粥是一个经历非常丰富的年轻医生。可是今天她连续做了五台手术了。显得有些力不从心,正是这样这台手术病人大出血,她有些心慌,错失拯救的良机

  “​纱布快拿纱布来”

  助手大喊道,护士拿来纱布,却因为慌乱打翻在地……

  手术结束,家人见医生都出来了,连忙问

  “怎么样怎么样?我爸爸他怎么样了?”

  一个年轻的女孩儿问道。花粥抹了抹汗。十分自责

  “对不起,我们尽力了”。

  这句话犹如晴天霹雳

  手术失败影响到了花椒的心情,一连好几天都不在状态

  医院决定派她去曼谷参加一个医学讨论

  第二天。

  花粥收拾好了行李。准备去机场,坐上了出租车。她就坐在后边打开电脑。开始看资料。

  车很快,花粥提醒道:“师傅,开慢点吧,我不急的。”

  那司机不以为然“没事,我开了五年了,​稳得很哦。你快点到我也快点接下一单。”花粥抓抓头,有点不放心,却不好再说什么。只好低头看资料

  “前方十字路口,红灯,请慢行”​高德地图的语音提示响起,司机一踩油门,花粥猝不及防往前倾倒,十分惊讶

  抬头看,前面红绿灯,分明是红灯啊,他怎么加数了“师傅!前面是红灯啊,怎么加数了?”​花粥抓紧把手,十分慌张

  那司机笑笑,嚼着槟榔说道“侬表慌好伐?前面肯定没车”

  花粥无语,这时候只有尽人事,听天命了

  车子开到十字路中间,司机对花粥笑着说“侬看,吾就说没车吧,这么多年经验不是吹的。”

  “砰!”​

  货车撞向出租车,出租车立刻飞了出去,车窗立即被撞得粉碎,跟着惯性,向右飞散,有的划伤了他们的皮肤​,花粥疼得眼泪飞出

  如果可以重来一次,坚决不上这辆车!​

  _______架空朝代,穿越

  蓝天白云青山绿水,在一个种了中了许多的桃树和竹子小屋前,女主花粥摊坐在着,手撑着脸,百无聊赖。

  这时得花粥已经知道自己穿越了。这里是大周一个平行世界。纵使历史再好的花粥,也不知道这里是哪?可能是一个架空的朝代。

  花粥做梦都想杀了那个司机。毕竟是他结束了自己辉煌的一生。竹桌上还有一个生物。呃,一只仓鼠——花大粥,

  “狗车祸的发生

  夜晚的上海非常繁华。车辆还是这样川流不息。路上的行人也不比白天要少。对人们来说夜生活才刚刚开始。

  ——上海第一人民医院,花粥正在进行一台手术,这是一个车祸病人

  手术很顺利,可病人突然大出血

  “不好。”

  他们试图给病人止血。花粥是一个经历非常丰富的年轻医生。可是今天她连续做了五台手术了。显得有些力不从心,正是这样这台手术病人大出血,她有些心慌,错失拯救的良机

  “​纱布快拿纱布来”

  助手大喊道,护士拿来纱布,却因为慌乱打翻在地……

  手术结束,家人见医生都出来了,连忙问

  “怎么样怎么样?我爸爸他怎么样了?”

  一个年轻的女孩儿问道。花粥抹了抹汗。十分自责

  “对不起,我们尽力了”。

  这句话犹如晴天霹雳

  手术失败影响到了花椒的心情,一连好几天都不在状态

  医院决定派她去曼谷参加一个医学讨论

  第二天。

  花粥收拾好了行李。准备去机场,坐上了出租车。她就坐在后边打开电脑。开始看资料。

  车很快,花粥提醒道:“师傅,开慢点吧,我不急的。”

  那司机不以为然“没事,我开了五年了,​稳得很哦。你快点到我也快点接下一单。”花粥抓抓头,有点不放心,却不好再说什么。只好低头看资料

  “前方十字路口,红灯,请慢行”​高德地图的语音提示响起,司机一踩油门,花粥猝不及防往前倾倒,十分惊讶

  抬头看,前面红绿灯,分明是红灯啊,他怎么加数了“师傅!前面是红灯啊,怎么加数了?”​花粥抓紧把手,十分慌张

  那司机笑笑,嚼着槟榔说道“侬表慌好伐?前面肯定没车”

  花粥无语,这时候只有尽人事,听天命了

  车子开到十字路中间,司机对花粥笑着说“侬看,吾就说没车吧,这么多年经验不是吹的。”

  “砰!”​

  货车撞向出租车,出租车立刻飞了出去,车窗立即被撞得粉碎,跟着惯性,向右飞散,有的划伤了他们的皮肤​,花粥疼得眼泪飞出

  如果可以重来一次,坚决不上这辆车!​

  _______架空朝代,穿越

  蓝天白云青山绿水,在一个种了中了许多的桃树和竹子小屋前,女主花粥摊坐在着,手撑着脸,百无聊赖。

  这时得花粥已经知道自己穿越了。这里是大周一个平行世界。纵使历史再好的花粥,也不知道这里是哪?可能是一个架空的朝代。

  花粥做梦都想杀了那个司机。毕竟是他结束了自己辉煌的一生。竹桌上还有一个生物。呃,一只仓鼠——花大粥,

  “狗血的还穿越。早知道这样,我就不应该去什么曼谷。遭这罪?”花粥幽怨道。

  仓鼠看了她一眼。冷呵一声。

  “呵!你还抱怨。附身到我的身体里面,我都没抱怨,你还好意思抱怨。”

  花粥扫了他一眼。

  “死仓鼠。你别吵,信不信我把你扔出去。”

  “你敢,这里是我家”

  “怎么不敢,现在我要弄死你就跟弄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

  仓鼠扁了扁嘴,不再说话。

  是夜

  晚风吹来,带来阵阵桃花香。这个屋子前面种了许多的花。

  “嗯,看来那死仓鼠挺喜欢花啊”

  花粥说道。花粥一边欣赏那些花,一边吃着从镇长那抢来的食物,主要自己不会做

  第二日, 经过一晚上的思考,花粥终于认想清楚了,21世纪的花粥向来不是一个懦弱的女人。既然花大粥因为她变成了一只仓鼠,那么她就得替花大粥好好活下去,在这里打出属于自己的一片天地!没错,像武侠小说里的女主一样!

  早晨,花粥收到一封信

  信是言府言少帆写的,花粥继承了花大粥所有的记忆。

  自然知道言少帆。就是花大洲的好朋友,说起这个言少帆啊,她可真是可怜。

  她是严府的庶女。经常被其他姐妹打压,

  好在他有一个白莲花母亲。她的母亲是言丞相的挚爱,言少帆性情温柔体贴,是大家闺秀的典范

  “估计少帆又被欺负了”大粥说道

  “那,我去言府看看她?”

  “嗯” 第二天

  花粥身穿一件红色的衣服,长发只是用发带简单的捆住了

  慵懒又漂亮,其实这时的花粥并没有21世纪那么漂亮,但却很耐看。吃过从镇长那抢的美食,便动身去言府了

  “诶,我的名声不保”

  大粥看着桌子上的美食,摇摇头

  ……

  安城——

  安城是大周的首都,十分繁华

  青石巷,古木的屋子,街上很热闹,行人很多,正是因为这样,晚上打更的人,现在在街上扯着嗓子提醒行人“小心扒手!”

  前面围了一群人,花粥问路人:“这是怎么了?”路人笑道;“害,东街的刘大妈在这买鸭,西街的牛大妈在这卖鸭,这不两人因为价钱不合,吵起来了,我们啊凑个热闹”“哈哈哈,东街的刘大妈见不的西街的牛大妈的生意好,牛大妈又见不得刘大妈的儿媳妇孝顺,两人相见两生厌,街坊邻居都笑说,这是牛刘不合。”话音刚落,路人都哈哈大笑。

  刘大妈听了,怒道:“笑什么笑!有这么好笑?小心笑掉大牙,得不偿失!”说罢,又阴阳怪气的说“有的人啊,自己非棒打鸳鸯,把孝顺的姑娘拆散掉,非要自己儿子娶个“小姐”回家,天天什么事也不做,还反要公婆伺候媳妇,瞧那被拆散了的姑娘呢?现在在南街柳家做媳妇,那可真是富贵,公婆疼着,丈夫爱着,比在西街不知道强多少倍呢。”

  众人听了,也是议论纷纷,牛大妈气的脸红“呵,好意思说我?不知道谁,自己家生意不好,反过来说我碍着你家生意,呵,真是笑死人了!”听到这,众人又是议论纷纷。

  花粥也是笑笑,这可比21世纪,大妈骂街高级多了,这是指桑骂槐呢。

  街上有很多特色美食,混沌,面条,糖葫芦……花粥都想吃,却没钱,只得往言府去了。

  ____言府

  “砰砰砰”花粥敲了敲门,有人来开门,见来人是花粥,便让管家前来招待。管家正打算带花粥去见李夫人(正室),花粥却摆摆手,往后院去……

  后院的路大多用石子铺的,种了许多名贵的花,至于为什么?是因为妾室王娘子喜欢花。言少帆住在梧桐苑,走进梧桐苑,可以看见很多很多梧桐树,言少帆养了许多的鸟,鸟儿在梧桐枝头,静静地,也不啼叫。忽然,一个带哭腔的声音传来“怎么办啊?”“不要慌,这种事,应该去请花大人。”这道声音的主人很镇静,“阿若,你去请花大人,先别惊动夫人,如今老爷不在府中,夫人处处刁难,如果让她知道了,又要有麻烦了”花粥走近一看 前面是一个凉亭,此时几个丫鬟个个面露难色。

  “好,我这就去。”叫阿若的侍女走出凉亭,撞见花粥,先是楞了一下,然后微施一礼“花大人。”

  “怎么了?”花粥直径走过去问

  几个丫鬟看清来人纷纷行礼

  “花大人”

  花粥淡淡应了一声“嗯”

  几个丫鬟中有一个贼眼熟,花粥大脑疯狂运转,哦~是言少帆的贴身丫鬟叫——啊大

  “啊大,怎么了?你家小姐呢?”

  啊大眼眶红红的,看来是哭过了

  “小姐,小姐,在凉亭里面,我们进不去啊,小姐都弹了一柱香了,再弹下去,手会废的!”啊大哽咽道。“是这样啊,你们怎么不去告诉言丞相呢?”花粥疑惑道

  “奴婢可不敢,老爷还未归来,言府上下是大夫人管的,到时候,大夫人又该说小姐娇气了。”

  啊大身旁的幸千嘟着嘴。花粥无语,古人就是顾忌太多,有时可以挽救的事,偏偏的毁在顾忌太多。

  “我去看看”这么说着,已经进去了。

  只见一个美人坐在石椅上,一双千千玉手正抚着一架古筝,只是,琴声明显可以听见杀气,这是言少帆不能做到的,言少帆性情温婉,琴声也是温柔无比。此时的琴声凌乱刺耳,明显不是言少帆弹的

  美人便是言少帆,此时言少帆的已然在走火入魔的边界了

  花粥一开始还忍着,可言少帆越弹越难听,粥忍不住了,对百物囊里的大粥说道

  “你不管管么?难听死了”

  大粥没好气: “现在你是我,我只是一只仓鼠,这种事,当然要你管”

  “那我把她扔水里”花粥扶了扶额

  言少帆是大粥的好朋友,大粥自然不会不管

  “……”

  “嗯?”

  “我进入你的身体里”

  “啊?那是不是要念个什么法术……”

  花粥还在那里叨叨,大粥已经准备好了,一道白光闪过,大粥成功进入久违的身体里,大粥活动活动身体,向言少帆走去,一把抓住她的手

  “行了,别再弹了”

  哪知言少帆目光突然凌厉,反手扣住大粥的手,两人交起手来

  琴声变作一道道锋利的刀子直冲大粥而来,

  “苍穹剑”

  言少帆勾起嘴角

  这就要用苍弯剑了?看来恒山花粥也不过如此嘛

  “嗖”一把做工精致的古剑应声而出,闪着瘆人寒光

  大粥握住剑柄“你到底是什么人?还不出来?”

  说罢向言少帆刺去,说时迟那时快,言少帆敏捷的向一边躲去,苍穹剑呼啸而过,割断了言少帆一缕青发

  俩人同时稳住身形,大粥眯了眯眼睛勾起嘴角

  “有点意思”

  言少帆拿起古琴,玉手一抚,美妙的音乐变成了匕首向大粥刺去

  “以为这样你就赢了”

  大粥挥剑,将匕首纷纷斩落,言少帆见状,又一抚琴,无数的匕首像变戏法一样凭空出现,与上不同,这次匕首还冒着黑气

  “沾了毒?”

  言少帆微勾嘴角,很满意大粥的反应,再次抚琴,匕首向大粥冲去,直冲其要害

  “这次你必死无疑”言少帆恶狠狠的说

  大粥微施法术,苍穹剑立刻变大,将其身影挡了去,言少帆见状,又一抚琴,匕首便像铁钉一般,坚硬无比,大粥竟有些吃力,这样不行,体力消耗太大了,一拈脚,运着轻功飞至半空,收剑,苍穹剑变回原样,大粥用力挥剑,强大的剑气将匕首击飞,言少帆受到反噬,带倒一大片桌椅,吐出一口血水,正想起身再战,大粥却用剑抵住她的脖子,不让她再起来

  大粥元气不足,抽离了身体。花粥回到身体,看着嘴角流血的言少帆一脸莫名其妙。“稳住,她杀了你不在话下。”

  耳边传来大粥的警告,花粥不禁缩了缩脖子。随后正了正脸色,一本正经的说。

  “你是谁?是谁派你来的?你来有什么目的?”

  “哼!就算你杀了我,我也不会告诉你的。”嘴还挺硬“这不是你的身体,快点出来。”花粥道

  那人竟乖乖听话,抽离了言少帆的身体,一股黑气从言少帆的身体里出来。言少帆立刻瘫倒在地。

  “算你识相。”

  “呵……”

  “呵什么呵,我不杀你,就算是你的恩人了好吗?”花粥翻个白眼

  “多谢姑娘不杀之恩。”那人抱拳道。

  “嘿嘿嘿,好说好说。”花粥的脸上立刻挤满了微笑

  那人像是想起了什么。

  “在下千尘阁弟子。今日承蒙姑娘大恩。来日若姑娘有需要来千城阁寻我便是” 花粥随便敷衍一句“嗯嗯,我知道了”

  此地不宜久留。且任务已经完成。那人便不再多待,一个飞身走了。

  ………………………………………………

  花粥让婢女们把言少帆扶回了房间。又请来了大夫。弄完这一切,天已经黑了。花粥不知从哪弄来一壶酒。坐在门槛上。独自一人喝着酒

  阿大走过来。不禁皱眉。“女孩子家家的喝这么多酒不好。”颇有些大姐姐的风范。

  花粥看了她一眼。继续喝酒“阿大姐姐,你怎么什么都管?”

  阿大失笑。“大人以为婢女想管吗?若您们这些贵人在府上出了什么事,遭罪的还不是我们这些奴才。” 花粥听了,庆幸自己穿越成的不是奴才,好歹还是个大人,想着,把酒壶拿到阿大面前晃了晃

  “要喝吗?”

  阿大受不了酒的味道,邹了邹眉头

  “还是大人自己喝吧,恕阿大无福消受”

  花粥将酒壶收了回来,喝了一大口

  “大人还是少喝些,莫喝坏了身子”阿大劝道

  “知道了知道了。阿大姐姐就别说我了。”花粥倒是无所谓

  阿大也不好再说什么

  ……

  夜间言府有萤火虫飞入,星星点点的,花粥伸出手指,一只萤火虫竟直停在指尖,花粥“咯咯咯”的笑起来,阿大拿来糕点,吓跑了萤火虫 ,花粥瞪一眼阿大

  …………………………………………………………………………

  半夜了,言少帆还未醒来,梧桐苑的人又不敢去惊动王氏(大夫人)只好等的言少帆醒来。阿大陪着花粥解闷,聊着聊着就聊到了婚姻大事

  “奴婢不求其他,只想解除奴籍,还人生自由。”阿大对着夜空说

  是了,谁想做一辈子奴隶呢?花粥此时不知,几年后,阿大成了她命运的一个转折点

  “大人呢?大人又想做什么?”阿大问

  “我啊,我是个俗人,只想做一个拥有好多好多金银财宝,荣华富贵的人,不想再在刀尖上生活了。”花粥此言完全发自内心,她可不想打打杀杀的,万一哪天被人杀了呢,还是小命要紧,阿大有些心疼这个女孩。 是了,这么多些年来,总是能够听到花粥,又被谁寻仇。有时候还会受伤,受了伤也不能让别人知道,只能来言府寻言少帆,能自己写好药方让婢女去药管抓药

  “大人可曾想过入……”

  “小姐醒了!小姐醒了!”阿若大声喊道

  阿大往屋里看了一眼。来不及再说什么。又看了一眼花粥

  “大人随心便好。”说罢,提起裙角,匆匆往屋里跑去。

  “随心?臭仓鼠你说呢”

  “随你”

  翌日

  天边泛白,清晨,鸟儿叽叽喳喳地叫着,花粥坐起身子,伸个懒腰。屋外的婢女听见屋里有声响,推门而入。对着花粥行了一礼

  “大人。”

  花粥打个哈欠。“怎么啦?”

  “小姐请大人前去凉亭一叙”

  “好,我知道了。”一边穿衣一边答应着

  凉亭__

  花粥向凉亭走来。今日花粥身着青衣,长发乱七八糟的用骨簪簪住,额前有碎发散落。显得整个人十分慵懒。凉亭前的婢女行了一礼,花粥直径走向言少帆前面

  言少帆笑了笑。“梓京来啦,坐”

  花粥应声坐下。

  “你们都退下去吧。”阿大说道。啊若看了一眼阿大,心下不满,却也还是同其他婢女一起退下了。

  言少帆喝了口茶,抱拳笑道“多谢大侠又救小女子一命”

  阿大亦是掩唇笑了笑

  “言小姐这么说,本大侠十分欣慰,阿大姐姐不如给本大侠倒杯酒?”

  阿大正准备给花粥倒酒,却被言少帆拦下

  “小姐?”阿大不解,言少帆笑了笑,倒了杯茶,放到花粥面前

  “清晨不宜饮酒,不妨喝杯桂花茶,醒醒神。”花粥也不好拒绝,拿起茶杯淡淡的抿了一口。

  “嗯,好喝。”

  言少帆又笑了笑,却没说什么。

  “大人,这可是我们家小姐亲自泡的茶呢。”阿大说道

  “我当然知道,除了少帆谁还有这么好的手艺呢”花粥迅速搜索着所有关于言少帆的事儿

  “梓京打算在府上逗留几日?”言少帆似是不经心的问了一句

  “怎么不欢迎我啊?我刚救了你一命。你就赶我走?”花粥一副颇为受伤的表情。

  言少帆笑了笑,“怎么会,我巴不得天天跟你住在一起。” 两人笑了起来

  “你这言府好生无聊。”花粥百无聊赖。

  “那你想去哪?”言少帆问,花粥想了想

  “嗯,我想去看看生的俊俏的小哥。”

  此言一出,言少帆口中的茶差点喷出来,阿大也吃了一惊,这完全不是一个女儿家家敢说出来的话呀,实在想不到花粥花大人竟说的出这样的话

  “怎么啦?我说的有错吗?”花粥一脸莫名其妙。古代女子有很多束缚,可花粥才不管呢

  言少帆正了正脸色

  “听说千尘阁是个好地方呢。里面的弟子都生了俊俏”

  “是吗?!”花粥一听说有帅哥就像打了鸡血。“我,我也是听别人说的”言少帆不觉红了脸

  “太好了!”花粥贼兮兮的笑着

  翌日

  花粥随便的敷衍完言铮廷(言丞相)便动身前往千尘阁,途中问过大粥要不要一同前往,可大粥一副死都不去的样子

  言府___

  “阿若姐,要我说啊,你比那啊大不知强上百倍呢偏小姐就是信任她。”

  “就是呀,你看她那趾高气昂的样子。都是奴才,谁也不比谁高贵啊!”

  啊若越听越来气,拍桌怒道“都别说了!活干完了吗?在这嚼舌根。”说罢,还狠狠地瞪了那几人一眼。

  那人悻悻闭嘴,临走时小声嘟囔了一句。“冲咱们发什么火呀?有本事冲啊大发火去,就知道欺负我们”

  “怦”阿若把桌上的东西扫落在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出山之你是我藏不住的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出山之你是我藏不住的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