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艰难时刻
马甲大人2020-06-05 04:171,597

  遇到你之后,

  我常会觉得自己蠢,

  但我希望自己能再蠢一点,

  这样,

  就能将你所有的反应,

  当作是,

  喜欢我。

  ——泽兮

  泽兮头一次觉得神生很艰难,比破百个界还难。他现下持着利器却又不能冲锋陷阵,他如今还是不明白,为何璃鸢当初是猫妖时如此决绝自陨于他面前。

  但却知晓,璃鸢当时定是恨极了他。

  那种绝望和愤恨的眼神,如今仍是历历在目。猫妖死在怀里那一刻,虽已无情根,情绪却仍如雪崩般排山倒海。他不知那是什么情感,但绝难再次承受。

  此刻,他只能小心翼翼抱着璃鸢。她说“滚”,他便不敢动。

  两个时辰后,璃鸢身上的淡粉红晕终于褪去。泽兮抱着她出了浴池,掐了一个净身诀弄干衣衫,将璃鸢轻放在他床上,盖上被子。

  后半夜,璃鸢居然发起高烧来,全身滚烫。连夜将军医唤来,原来是受不住万年寒冰引起了伤寒。

  军医熬好特制的伤寒药端来,却又怎么都喂不进去。

  蓦然想起合卺酒时,璃鸢气愤擦嘴的模样,也不敢再喂。军医只好开了付用来擦身降温的蕴香露,每两刻钟全身抹一次。

  让大福从前殿唤来一名宫娥,给璃鸢擦身顺便换衫。

  在殿外等了好一阵,宫娥终于处理妥当。泽兮进殿一看,璃鸢的胳膊竟一些微微泛红。掀起裙摆,腿竟也是泛红。

  泽兮拿起蕴香露,原来此物是细细的结晶所凝,有粗糙的沙砾感,难怪璃鸢抹了之后肌肤泛红。

  泽兮将蕴香露倒在手心,握住璃鸢的手臂,涂抹时用玄力将结晶化开,这次肌肤再未泛红。

  定了定神,扯开衣衫上的系带,轻轻拨开衣领,露出淡粉色的蕾丝内衣花边。

  泽兮深吸一口气,灭掉了屋内的灯,又闭上双眼。

  可肌肤上细腻柔嫩又充满弹性的触感,在黑暗中更加清晰。

  一寸寸,他能清晰地感受到,掌中是璃鸢的手臂,是她不及一握的小腰,是光洁的蝉背,是紧致的小腿,是软糯的大腿,呃,不能再向上了。

  如此这般,天光泛白时,璃鸢终于退了热。泽兮长舒一口气,泡了三次万年玄冰的洗澡水。

  璃鸢醒来时,已是晌午。全身乏力,额间胀痛。低头一看换过的衣衫,瞬间惊坐而起。

  泽兮手中的药碗差点扔了出去。

  璃鸢一字一句道:“你!干!了!什!么!”

  “端药。”

  “我问的是昨晚!我喝醉了以后!我衣服怎么回是!”

  “我没有,我什么都没做!有宫娥。你衣服在这儿。”说着用手一指旁边的躺椅。

  璃鸢松了口气,嗅了嗅,觉得自己身上香香的。抬起胳膊一闻,道:“这擦的什么?”

  “蕴香露。”

  “解酒的?”

  “不是,你得了伤寒。”

  “伤寒?我一个仙人得了伤寒?”

  泽兮点点头:“你身体太差。”

  “不可能,一定是你,老实交代!”

  “就是,给你解酒的时候用了点冰。”

  “什!么!冰!”

  “万年玄冰。”

  璃鸢抄起枕头就扔了过去:“你怎么不用普通冰!你家没冰么!你家没冰你凝不出来冰!”

  “没普通冰,我凝出来的冰,你早死了。”

  “呵,你厉害啊。”璃鸢气结,咳嗽起来。

  泽兮忙坐到床边,递上药:“来,把这个喝了。”

  这药闻着都苦,璃鸢看了一眼:“就没个丹药,胶囊什么的?还喝这种?”

  “伤寒这种低级病,只有这种。”

  “低级病,是谁害我得这种低级病的?”

  “是我,但是要不给你加冰,你又脱衣服又抱我的……”

  “得得得”璃鸢抓过药碗一饮而尽,脸苦得皱起来。

  泽兮接过碗,璃鸢嗅嗅:“怎么你手上有蕴香露的味道!”

  张大嘴巴,指着泽兮:“你擦的!”

  泽兮点点头。

  “你这个不要脸的渣男!趁机占我便宜!”

  泽兮看着耳根泛红的璃鸢,低声道:“又不是没看过。”

  “你你你!死不要脸。那个不是我!”

  “虽然凝出的身体不同,但就是你。不过为什么同样是你,现在的你胖了点。”

  “你!滚!”

  泽兮起身离去,临走前塞给璃鸢两颗荔枝糖。瘪瘪嘴道:“这是我的寝殿,我的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主神大人天天求抱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主神大人天天求抱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