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变(2)
秋风暖2020-07-17 00:113,223

  被叫大哥的人正是刚刚去找老板的男人,侧脸上有一道伤疤。人长得很高大,脸上显现的是一个亡命之徒有的表情。

  高大的男子走到了那名叫唤的女生面前,似是有些可惜这么好的生命就此丢失。可不一瞬陈曦便感觉到不好的预感,那名男子所站的地方就在她身旁,杨跃的身子颤抖得越发厉害。

  “这位大叔,我们只是在这吃饭的学生。您看这大家都在狂欢,谁还有那心思去看手机?您便当做没看见我们,我们大家也没见到过你们。陈曦使劲的掐着自己的另一只手,有些牙齿打颤的对大汉开口。

  她现在真是后悔得要死,怎么就忽然出来了。现在顾云苼也不知道是否知道她没回家,今夜不会小命就丢在这儿了吧,她还不想这么快离开。

  大汉许是没有料到都这个时候了,旁边的小姑娘还能跟他说这些。有些意外的瞧着陈曦看,只见眼前的姑娘虽是浑身都有些发抖却还是坚持将另一个人的手拽在手中。

  再细细看了一圈这里的人,好像也确实是这样。有好几个男生都是醉倒在桌上的。

  “大哥,您可别听这小姑娘说的,不怕一万就怕万一……”那名男子还是想要动手,却遭到了阻止。

  “我们走”

  听见那声走,陈曦整个身子都有些发虚,好在现在他们应该是安全的。有些脱力的靠在杨跃身上,却在下一面面如死灰。

  店门口传来了警车的声音,应该是周边的住户报了警。虽说报警是一件好事,可眼下明显局势对她们不利。那些人迅速返回,已经有人拿着枪指着他们。

  门外是喇叭声里传来的声音,可里面的人现在那还能听进。陈曦已经有些不报希望,她现在只希望顾云苼能够发现她不见。以后一定要记得她来过他的世界,眼角缓缓划过一滴泪。

  感觉到自己被粗暴的从地上拉起来,抬头一看。是刚刚那个瘦小的男人,他这是想让自己出去做人质。

  外面的人见到有人出来,居然还挟持着个小姑娘。

  “将人质放下,你们已经逃不掉了,不要做无谓的挣扎。”

  瘦小的男子闻言嗤笑了一声,等着里面的大哥出来。

  “小姑娘,真是对不住,原本想将你们放了的,现在只能对不住了。”

  里面的大汉也带着个人出来,正是陈曦他们班的班长。他们是想要利用他们逃离,冰冷的温度就抵在陈曦的脖颈处,有些令人大寒颤。

  所有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眼前的人都是学生,还很鲜活的生命,若是在此刻凋零。他们想都不敢想,就在警方下令去调集车辆时,陈曦有些艰难的转头看了一眼在大汉手中的班长,瘦小的男子以为她只是害怕,并没有做些什么。

  交换了眼神,陈曦已经将生命交了出去,成败就在此一举,若是不能领会那他们今日便真的要交代在这儿。

  好在就在陈曦咬住瘦小的男子那一刻,另一边有了动静。这时候他们终于明白过来刚刚那小姑娘为何会忽然不顾的偏头。

  就在千钧一发之际,那几名警员抓住了机会制服住了大汉,而陈曦就在即将脱离瘦小男子的掌控时,他手中的刀瞬间就要落在自己身上。

  有些笨拙的将自己摔在了地上,躲过了挥向自己的刀。

  周围人见这些人都被控制住,有些惊奇这个小姑娘的胆量。纷纷鼓起了掌,有人上去将陈曦拉起来。

  以为是刚刚的警员,正要道谢却觉得抓着自己的手有些紧。劲大得有些生疼,不由抬头看。

  “顾云笙,你来了。”见到是顾云笙,陈曦一直高高悬挂的心松懈了下来。天知道她今晚经历的那些胆战心惊已经将人磨得疲惫,有些虚脱。

  原本拉着她的人此刻没有说话,直接打横将人抱离了人群。

  直到被放进车里,顾云笙也没有跟她说一句话。不仅如此,就连个眼神也没给她。

  陈曦有些委屈,在店里被恐吓,出来被劫持她都没有这么委屈。

  “顾云笙,我手疼。”伸出自己因为重重摔在地上而擦伤的手掌,有些可怜的伸在冷着脸的男人面前。

  顾云笙将车开进了市区的公寓,这里一向是他平日若是不回家便来的地方。将车停下来,没有什么动静。

  陈曦从一开始的忐忑到现在的不安,她知道顾云笙定是很生气。若是平日里遇上她说自己哪里不舒服,定会顺着她。

  车内的气氛有些微微凝滞,谁也不曾开口打断。

  过了半响,原本冷着脸的男人终于有了动作。拉过了她的手,仔细看了一眼,开启车门下车。

  下车时,陈曦也不知道那根筋忽然不对,就是不下来。车外的人有些无奈,最终还是败给了她。

  进了公寓,她清楚的听见头顶上的人似是叹了一声。

  “陈曦,你知道今晚有多危险吗?我刚刚赶到便见到一下挣脱的你,你成功的让我害怕。”很平淡的声音,陈曦却能从中听出男人的害怕,他在害怕。

  窥探到他的情绪,陈曦也顾不得上自己还隐隐传来疼痛感的手,握住了顾云笙的手,坐在他身边。将头靠近男人的胸前,有些不依不饶。

  看着将自己缩在怀里的人,顾云苼有些无奈。他一直在与沈御之谈事情,还是后来季衍将她不回家的事告诉自己,打开了手机看到了她发的消息。

  去到饭店那一刻,见到的便是重重将自己摔在地上的人,若是当时晚了那么一秒钟,他不知道会看到什么样的场景。那一刻他的眼里都是猩红,不能想象她离开自己会是什么样。

  “顾云苼,你去哪儿?”陈曦盯着那个将自己放开站起来的人,见他拿回来棉签与纱布这才放下心来。说实话,她刚刚真的很担心眼前的男人不再理会自己。

  替她包扎这些已经不是一次两次,男人显得很熟悉。陈曦有些着迷的盯着蹲在自己面前的男人。快三十岁的男人,眉眼深邃,浑身散发着荷尔蒙气息。有些让人移不开眼,此刻聚精会神的给纱布打了个结。

  没想到她家的顾云苼都快三十岁了,季衍都快结婚了。也不知他身边有没有符合他心意的,可是只要一想到今后他身边的人不是自己,而是换了另外一个女人。陈曦有些不敢想象,她只觉得一想到那些就会窒息。

  原本半蹲的男人站起来,见到面前的小姑娘一脸发呆状的盯着自己,有些好笑。伸手在她眼前挥了挥,半响也不见回应。

  “陈曦,陈曦,别妄图蒙混过去,好好交代今晚的事情。”突然听见他提高的声音,陈曦终于回过了神,有些迷茫的看着他。

  沙发上坐着的人似是还没有反应他刚刚说过了什么,现在一双眼睛有些迷蒙的盯着他。活像一直刚刚转醒的猫,睡眼惺忪。

  罢了,就当给她一个教训,日后希望她能够记得今晚的惊吓。不要再做这些傻事,那些后果不是他可以承受的。

  “顾云苼”

  就在他准备督促小姑娘上去睡觉时,后者的声音响起。有些困惑的回头,不知道她又想到了些什么。

  “顾云苼,有没有人说过你长得很好看。确实很好看,长得比我还好看。”

  顾云苼:“……”

  “不过再怎么好看也是我的,谁也不能拿走。谁也不能,不可以。”有些犯傻的对着他傻笑,浑然不知她嘴里跳出的字眼令眼前的男人有些发笑。

  只是觉得眼前的小姑娘还是像没长大似的,也是,十六岁的姑娘,内心就像个孩子。并未点头也并未摇头,只当她是依赖自己。

  殊不知眼前他所知的小姑娘此刻眼里已经多了一些情绪,一些叫人摸不透的情绪。

  顾云苼只能是她的,这一刻她仿佛与过去相比变了一个人。也是在这一刻,她内心产生了一种叫做占有欲的东西,他是她的,谁也不能抢走!

  “顾云苼,我手疼。”将被他包上的手伸出去,有些可怜兮兮的看着。

  也不知从哪里得来的,手上多出一颗糖,撕掉糖纸递给小姑娘。只要她一不开心或是哪里痛,这好像已经成为了一种习惯。随身都会带着那么一两颗糖,就为了他的小姑娘。

  季衍有次看见他西装口袋中装着的糖,笑了一整天。纷纷猜测他是不是想念小时候,可后来见到亲自给陈曦。他们也不奇怪了,以顾家三少对那小公主的容忍程度,这有什么好奇怪的。只差将人给揣进怀里,随身带着……

  张嘴将男人递过来的糖接住,顺势靠在他身上。后者稳稳的接住她,有些无奈的说了句:“坏丫头”

  低沉的嗓音,似是情人之间的呢喃。可陈曦知道,这是他一贯对自己说话的语调,没有掺杂任何东西,这让她有些不愿意相信。

  竟敢说她是个坏丫头,好啊。有些恶意的伸出另外一只手,环上他的脖颈,将人拉下来。

  顾云苼一时没注意倒是让她得逞,有些踉跄的倒向她。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先生请听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先生请听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