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落园之夜
暮浅痕2020-08-15 22:382,889

  初夏的晚风温和而舒适,裹挟着小溪的凉爽和白云的柔软,掠过多情的柳梢。

  柳梢外,是一片人迹罕至的公园。确切地说,是一棵老柳树立在公园的中央,粗壮的主干五六人合抱,沟壑纵横,却意外的郁郁葱葱。

  苏窈就站在这棵老树下。

  此刻的她,身着乳白衬衫,泡泡长袖的一截袖口和百褶半身裙都是亚麻色棕黄格子的,十指长而线条流畅清晰,在袖中交扣。不盈一握的腰身恰到好处地勾勒出来,裙摆上那起起伏伏的褶子下露出莹润纤细的小腿。

  白皙的脸上沁着些薄汗,苏窈柳眉微蹙,月光洒下细细碎碎的光点,映衬着她娇嫩的唇,明秀的眼,以及眼里写满的警惕!

  “沙沙……沙沙”风渐渐大了起来,枯枝落叶随风在水泥地面刮蹭游走。苏窈松松挽起的长发被吹乱几缕,她顿时心头一紧,要知道,这可是有着十余年闹鬼传闻的荒园啊……

  天啊……这里的气氛果真阴森可怖……苏窈不敢动弹,只有瞪圆了的眼珠子不住地扫着四处。

  “喂,你是谁?”身后传来一道清冷的嗓音,带着微哑,在黑暗中突兀地响起。

  “!”,苏窈急忙转身后退几步,站定去看那声音的主人

  好美的少年!苏窈不禁暗暗心惊。

  那少年曲着一条腿,斜靠在树干上,个头高挑纤瘦,莹白细腻的脸一半隐没在夜色里,只看得见卓绝的身影和清逸的眉眼。

  “……看够了?”

  “唔……”苏窈从怔愣中猛然清醒,抬眼便撞入了一双漆黑漆黑的眸子。那少年的眼睛像一涧幽潭,深邃平静,不起涟漪。

  哈……苏窈啊苏窈,你今天可是眼福不浅呐……苏窈留意到自己的幼稚想法,忍不住微低下头,轻笑一声。

  呼~是个好看的活人!

  她像是被解了封印一样,活跃起来。

  “抱歉,我的一条手链丢在这里了,我在找它。”她掖了一下耳边的碎发,眉眼带笑,站在原地静静看着他。

  这人不知道在这里待了多久,凑巧的话,苏苕苕正好扔进来砸他脑袋上……也不是没可能!苏窈的心里算盘拨得噼啪作响~

  那少年沉吟片刻,嘴角缓缓勾起一条斜斜的弧度,突然一抬手:“接着。”一道银线在空中绽出优美的弧度,“哎!”,苏窈踉踉跄跄往前跨了几步,慌乱伸手,险险接住。

  垂眸,稳稳托在手心的是一条银色织钻的手链,链身串了一颗泛淡粉光泽的雕花珍珠,清贵优雅,价值不菲。

  真的是她的啊,呵……苏窕,你还真是舍得……苏窈眼里飞速滑过一丝淡淡的讥讽,转瞬即逝。

  再抬头,阴霾已散:“呦,拾金不昧么,好人啊!~”苏窈俏皮地眨眨眼,调侃道。

  真是像只猫一样,少年在心里哼唧一声。或许是被眼前女孩明媚的笑感染,他的颊上攀上一抹极浅的粉色,心情愉悦不少。

  “好人卡?这可不像吓得僵在原地的兔子会跟我说的话啊~”那少年从树荫里走出来,脸上怎么看都是单纯耿直的疑惑神情,眼里却有不加掩饰的戏谑。

  ??!

  苏窈后知后觉地记起刚刚进到这暗不溜秋的荒园时,自己畏畏缩缩紧张的要死的样子,脸色一阵红一阵白。进到这荒凉的园子里只顾着想那骇人传闻中的鬼怪,竟没发现旁边有人看了那么久好戏…现在可好了吧,哎呦丢人!!

  “你到底看了多久?”苏窈把葱管一样细嫩的手指挡在脸上,欲哭无泪。

  “不重要了,你能不能问点有意义的?”他整个人暴露在了月光下,腿很长,背很直,挺拔俊朗。几步便迈到苏窈跟前,一字一顿:“我、叫、楚、衍、辞。”

  “啊……?”

  越靠越近,像被缓慢播放,楚辞衍那张俊脸映在苏窈瞳孔里的缩影不断放大,最终定格。此时的他离苏窈只有半米距离,一米八二的身高比苏窈高了大半头,居高临下,看着苏窈瞪着眸子结结巴巴不知所措的囧样。她的半张脸都粉了!

  楚衍辞忽然微微俯身,平视苏窈的眼睛,他嘴角上扬,挂着坏坏的笑。四目相对……距离一下子又拉近了!!!

  “嗯?我都自报家门了…”楚衍辞压低嗓音,幽幽地道。

  猝不及防,苏窈闷了满腔那少年独有的薄荷味,清冽,有些甜,该是令人舒心的味道。苏窈的脸“唰”一下,红到了耳根,额角风干的汗珠又细细地沁出来,细细绒绒的发丝被打湿,贴在鬓角打起了圈。

  这……是在恶作剧??苏窈很是怀疑,思量着,把张口欲说的自我介绍咽回了肚子。这么清贵的少年怎么不太像好人哪……

  她暗戳戳瞪了他深深一眼。

  他也当没看见。

  楚衍辞眼中的光越发亮,目光灼灼地盯着苏窈。

  “咳咳,楚衍辞,谢谢你把我的手链还给我!改日我一定登门拜谢。”苏窈微微正色,语速有些急,“天晚了,我先回去了,再见了~”说完,鞠了一个幅度很小的躬。

  “啊,也没那么……”严重

  没听楚衍辞说完,她逃也似的,扭头就走。只看的见低着头的背影,还有远远可见上下起伏的裙摆。

  哎,这警惕性有些高啊……这才说了几句话??楚衍辞心里默默流泪。

  拜谢么……?这话可是说的不走心,连地址都不问。楚衍辞一手插兜,另一只手抬起往上撸了一下碎刘海,表情很是无奈,若有所思着。看来这个晚上只身闯落园的女孩,很不想来个再次邂逅。

  人已走远,楚衍辞像是想到了什么,皱了皱眉头,随即从黑色连帽衫的兜里拿出手机,编辑出一条短信——“爸……我看见娅璇阿姨的手链了,在一个女孩手里。” 骨节分明的手指悬在了半空,迟迟不对着发送键按下去。

  时间像凝滞了,楚衍辞顿住动作,周身散发着冷冷的气息。被睫毛投下的阴影挡着,看不出眼里的明明暗暗是喜是悲。

  一秒、两秒……七秒,八秒。

  “呼——”像是刚刚结束一场泥沼中的挣扎,他快速清空了输入栏里的字,像是什么都没发生,把手机揣回了兜里。心中却是另有一番打算。

  * * * * *

  另一边,苏窈绕过迂迂折折的路,离复式古欧风格的铁门还有几步时,她猛地收住步伐。灌木不怎么修剪,长得张牙舞爪,恰到好处地遮挡住了苏窈整个人。温润的表情在暗处消失,唇抿地发白。

  门外冷冷清清的街上,只有路灯投下了一片昏黄,一个小女孩站在落园门口的街道中央,眼睛眯得很细,笑得安静可爱。翘首,等待着谁。

  她叫苏窕,小名苕苕

  苏窕,苏窈同父异母的妹妹么。

  ……

  深呼吸一口气,苏窈理了理衣角,缓步走向苏窕。暖黄的光色从头顶洒下,漫至全身,衬着苏窈暖暖勾起的嘴角,弯弯盈盈的眼似乎也染上了闪闪的笑意,却始终不达眼底。

  “姐姐!”苏苕苕朝苏窈歪头一笑,紧接着就迎了上去,“人家好担心你哦…你这么久才回来,是都把我忘了吧…”苏苕苕挽着苏窈的臂弯,低着头,齐肩的乌发披散下来,苏窈看不清她脸上的表情,只听见像是在柔柔地控诉。

  “啊哈,苕苕辛苦了。我把你的手链拿回来了。”苏窈把手覆在她的乌发上,“以后,不能再随便扔掉喽~这是妈妈留给我们的。”

  最后一句话,苏窈说得很轻很轻,难掩落寞,声音像掺了冰碴子般喑哑。她淡淡地勾着唇角,似笑非笑,眸子直直与苏苕苕对着,像是在温柔叮嘱,也像在冰冷地下达命令。

  “可是,我们的妈妈就是阿曼啊。”苏窕抬起头,仰着小脸看苏窈。浓密卷翘的睫毛像蝴蝶的翅膀,扑扇扑扇,像个洋娃娃一样。

  她比苏窈真的矮了好大一截,长得娇小玲珑,才刚刚及苏窈的胸口。

  苏窈微张了张口,眼里暗芒微动,不再说话。苏窈拉开苏苕苕的一只手,松开手里攥热了的手链,沉默地放进苏苕苕摊开的柔软掌心,一根手指一根手指的扳弄起她的小手。动作柔和却透着不容抗拒,直到把那道晃眼的银色紧紧包住。像在做一件极其重要的事,表情少有的严肃。

  一高一矮两道影子长长拖曳在晕黄的路灯下,手牵在一起,悠悠荡荡地走。

  ——“姐姐,那落园里有什么啊?有怪物吗?像阿曼讲过的那样的!”

  ——“落园里有月亮和风……反正不好玩。”

  苏窈似是在认真回忆,突然顿了一下,不再多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苦海无涯,回头是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苦海无涯,回头是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