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医师就应该恪守本分
归俞2020-07-01 22:213,391

  季墨对人嘿嘿一笑,立马倒床上翻了个身,准备装傻蒙混过关。

  谢怀景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将药放在一旁,将有些孩子气的季墨的身子板了回来,轻言轻语的劝着。

  “乖,把药喝了好不好?”

  季墨态度强硬的表达了自己誓死都不会喝药的决心。

  谢怀景嘴角抽了抽,伸手弹了弹人脑门,眼底滑过一丝戏谑的说道。

  “那你坐起来,我给你看个好东西怎么样?”

  “什么好东西?”

  季墨眼神一亮,滴溜溜的看着谢怀景。

  谢怀景一看人上钩了,立马接着套路道。

  “起来便给你看。”

  “好嘞。”

  季墨死也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被自己的儿子套路,她想也没想的坐了起来。

  谢怀景神色一闪,眼疾手快的扶住人后背,防止人躺下去。

  另一只手拿起药碗猛的灌了一大口,在人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强行吻了上去。

  季墨直接蒙了,心跳漏了一拍,直到嘴里传来酸苦的时候,她才反应过来对方在干什么。

  她不停的呜咽,伸手拍着人背,想把人推开,可谢怀景依然纹丝不动。

  直到将嘴里的药都逼着季墨喝完以后,轻轻舔了舔人唇,舔掉了人嘴上的药,季墨恼羞成怒的想也没想就在人嘴上啃了一口。

  嘴上猝不及防传来的痛意,迫使谢怀景松开了嘴。

  豆大的血珠从嘴上滴落,渗透进身上红色的衣衫里,消失殆尽。

  他却完全没有恼意,伸手抹去了嘴上的血珠,对人勾唇一笑。

  “墨儿,真甜。”

  本来季墨还有点于心不忍和歉意,但是看人这嘚瑟的样子,火立马就上来。

  “你,给,爷,爬。”

  “怎么爬,带着墨儿一起爬?”

  谢怀景将药碗放好,直勾勾的看着季墨。

  季墨被看的发毛,别过了头。

  “你自己爬。”

  “哦?自己爬?”

  谢怀景轻笑了一声,听得出来是难得的心情愉悦,他笑着看着人。

  “墨儿都给我咬了这么一口,迫不及待的盖戳了,怎么可以让我自己爬。”

  “墨儿这是想要……始乱终弃?”

  谢怀景轻啧一声。

  “你以为我乐意咬你吗?”

  “那墨儿是更喜欢亲我了?”

  谢怀景边说边迫近人,给季墨一种强烈的压迫感。

  她不禁的咽了咽口水。

  要说有帅哥这么逼近你,你不心动是假的,她明显的听得到自己的心跳声“咚咚咚”的跳个不停。

  “嗯?”

  谢怀景伸手半环着人腰,眼神在人漂亮的五官上打量着,轻轻吻上了人鼻梁,一路下滑。

  季墨的手抓着被子,浑身打了个颤。

  正当要吻上人唇的时候,门被猝不及防的打开了。

  几乎是遭受到迎面暴击的又是冒冒失失的月摇。

  谢怀景咬了咬下唇,将季墨轻轻的放在床上,挑开幔帘,望着煞风景的月摇似笑非笑的问道。

  “怎么?太子府的侍从都是这么的不讲规矩吗?”

  “行了。”

  季墨白了一眼谢怀景,从床上坐起来,拉着幔帘探出头。

  “月摇,怎么了?”

  “又是裴医师,殿下您也知道……”

  月摇欲言又止。

  这句话不由得让季墨看向谢怀景那个还留着刀疤的手腕上,神色一闪,冷冷的问道。

  “她来干什么?”

  “说是奉了陛下的旨意来给殿下把脉的,其次,带来了太傅送您的东西。”

  太傅,送的东西?

  听到这里,季墨眼神明显一亮,眼神眨巴了好几下,排扇般的睫毛颤了颤。

  “你让她等着,我马上就去。”

  季墨边说边从床上下来。

  谢怀景神色不满的抓住人手腕往后一扯,季墨猝不及防的掉入人怀里。

  “你干嘛?”

  “这句话应该是我问你才对,殿下。”

  “人家都送上门来了,哪有不去给她看看的道理,是不是啊,嘿嘿嘿。”

  季墨赔着笑。

  再说了你不就是喜欢她的黑心吗?在你亲妈眼前装什么装。

  “你要不要一起去?”

  谢怀景一愣,淡淡的“嗯?”了一声。

  “走走走,一起去一起去。”

  季墨想也没想的扯了扯人袖子。

  所谓千里姻缘一线牵,季墨就算不太喜欢那个裴医师,可是为了自己儿子终身幸福,她还是不介意给他们牵线搭桥的。

  正所谓打是亲骂是爱。

  以后肯定会甜甜蜜蜜的在一起的。

  而自己,只要拿着太傅特意送的东西,跑路就行。

  季墨不由得为自己的机智点了个赞。

  谢怀景点了点头,眼神中尽是无奈之意。

  “流火,轮椅。”

  轮……轮椅?

  季墨下意识的转过头去看谢怀景,却只看到了人下巴。

  “公子。”

  正在季墨诧异的时候,流火就推着轮椅走了过来,谢怀景将人横抱起来,轻轻的放在轮椅的软垫上面。

  “你干嘛?”

  季墨嘴角抽了抽,自己又不是残疾人士,不需要轮椅照顾。

  她下意识的要从轮椅上站起来,谢怀景却将人按了下去。

  “生病了就不要活蹦乱跳,你好好坐着,我推你出去透透风。”

  “月摇,带你们太子去束发,换身衣服。”

  月摇强行忍着笑,脸都憋红了的看着季墨。

  季墨脸黑的快滴出水来了。

  “我不坐。”

  “不坐,我就说太子殿下为了不上朝而装病,太子殿下可以随意。”

  草。

  季墨气的不停的吸气呼气,在心里把谢怀景踩了无数遍。

  ……

  等到月摇将人推出来,季墨故意的穿了一身青色的衣服,由谢怀景接手推着,两人一起有一种说不出来的。

  潮流。

  裴七有些伤眼的嘴角抽了抽,对人行礼,冷冷的说道。

  “臣,拜见太子殿下。”

  “免了免了,来来来,东西那?”

  季墨眨巴着眼看着裴七。

  裴七从药箱里拿出两本书递到了季墨手上,淡淡的说道。

  “太傅说,太子殿下身体抱恙,但是作为国之储君,课是不可落下的,所以特意送来了今日所学内容注解,以及作业。”

  听到这句话,季墨顿时觉得自己心脏不好的猛的拍了好几下。

  谢怀景看着人的样子,唇角忍不住的微微上扬。

  季墨面部表情扭曲,无比心痛的对着裴七说道。

  “替本宫好好的感谢一下太傅的美意,本宫感动到心脏都落泪了。”

  “是。”

  虽然她无比心痛,但是还是不忘给这对官配牵线搭桥,她转过头拍了拍谢怀景的手,眼神鼓励,然后叫来了月摇,将自己推倒别的地方转转。

  谢怀景眉头一蹙。

  “不用了,我带着你转。”

  “不行。”

  季墨想也没想直接拒绝,对着人说道。

  “裴医师是太子府的贵客,不过本宫今日身体不佳,所以麻烦你帮我接待一下了。”

  “那我呢?”

  谢怀景突然问道,质问的眼神看着季墨。

  手紧张的握着轮椅,青筋凸起,神色上滑过一丝小心翼翼。

  害怕被拒绝,又希望被承认。

  季墨脑子永远慢半拍的没反应过来,拍了拍人手说道。

  “乖,你们聊,我去转转。月摇。”

  除了季墨一个人以外,月摇和裴七都感受到气氛的不对劲了。

  月摇走到谢怀景旁边,看着人青筋凸起的手,欲言又止。

  “公子……”

  谢怀景阖上眸子,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缓缓的松开了手。

  再睁眼是眼底不经意之间流露出来的失望,消失殆尽。

  月摇赶快接手,推着自家不解风情的主子火速离开现场。

  谢怀景收拾好情绪,转过身,视线在裴七身上淡淡的停留了一秒,冷冷的说道。

  “裴医师今日来是何意?只是单纯的来看太子。”

  裴七往前逼近了一步,嘴角勾起一抹笑意,眼底却冷的要死,她对上谢怀景的神色,冷笑一声。

  “怎么?堂堂烙蘅国三皇子,文武双全名誉天下的天下第一公子,喜欢上了这个不男不女的草包太子?”

  谢怀景神色一寒,嘴角嵌着冷笑,眼底划过一丝杀意。

  “医师就恪守本分,别掺和进来不应该掺和的事情。”

  两人之间的气氛迅速降到冰点,空气中弥漫着让人不能忽视的杀意。

  “怎么?你恨太子?”

  “恨,是她杀了以前的我。”

  说到这里,裴七的神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又降了温。

  谢怀景冷笑一声,从怀里拿出一把红色的匕首,在手上转了一圈,递给了人,淡淡的说道。

  “多说无益,我也不想了解其中原由,既然你说她杀了以前的你,那你就拿这把匕首杀了我。”

  “天下第一公子总比你口中的草包太子,值钱的多。”

  谢怀景边说边拔开匕首的刀鞘,将刀把放在人手里,往前逼近了两步,让匕首抵在自己的心口上。

  “公子!”

  流火着急的宛如热锅上的蚂蚁。

  谢怀景压根听不进去,对人说道。

  “一命抵一命,我的命抵你的命,以后别再找她麻烦,如何?”

  “你!”

  “嗯?”

  裴七握着匕首蓄力,神色一狠,就要往前扎去。

  谢怀景淡然的闭上了眼,唇角微微上扬。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汝甚骚[穿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汝甚骚[穿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